[置頂]第二人生 ★第四百一十章★ (NEW) 3/29

  「我們學院的每個人都會喝,每位來訪者也會喝。」仙人語氣輕巧地回覆了詩織剛才那略帶挑釁的提問。

  言下之意就是,妳有我也有,而且我家的絕對比妳多,我們才不介意給敵人這麼點小小的「好康」!

  嚴格來說,女仙人某種程度來說也算是在挑釁。

  「啊、的確非常美味。」不知何時自動自發給自己斟酒飲下的蘄克亞有點讚嘆地說。

  無論前世還是今生,他們這些男人都很愛喝酒,不過在他至今為止喝過的酒類當中,巴布雷斯學院放在這邊供所有來訪者飲用的薄酒確實堪稱品質優異,一整個相當滑順好入口,哪怕是從來不喝酒的人,也可以輕易吞入喉中。

  如果是他們真正精心釀造的祭酒,不熟悉的人恐怕一入口就會陷入與喝醉不大一樣的飄飄然狀態了吧!

  離開前得找機會去一趟他們的販賣部買些伴手禮,不然下次想光明正大進入雪國學院就得經過重重申請,麻煩死了。

  雖然也不是不能網購,可是雪國學院的祭酒實在太出名,不僅種類眾多,而且泛用性高,除了喝下去可以給身體暫時增添輔助狀態外--甚至可以根據狀況不同挑選最適合當下狀況的酒類--長期飲用也能調整體質,同時還適合各種各樣的祭儀與大型術法。

  使用起來相當便利,還不需要經過前置處理,味道更是沒得挑剔,雪國的祭酒自然會成為守世界的熱門商品,據說下了訂單後至少得排隊排上超過五十年,蘄克亞實在沒那種耐心慢慢等。

  話都說到這份上,隊上的兩名紅袍也假借同流合汙之名行分析情蒐之實。

  「嗯……華雪草、克克果,還有穆雷花嗎?」希歐仔細分析口中的味道,他總覺得好像還有一、兩種材料,但實在猜不到。

  習字如今的仙人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只喝一口就開始挑戰猜原料的敵方隊員,她完全沒打算公布答案,不過希歐說出的三種植物名確實是原料,第一次喝就能立刻分析出來,也著實不容易了。

  對此,希歐有點扼腕,要是他們真正的領隊者今天能帶隊的話,肯定只需一口就能把答案說得一清二楚,不、搞不好他光聞到味道就能把人家的成分和製法全部說出來,直接打臉人家的商業機密,哪還有雪國學院裝高深莫測的機會!

  「比賽場地在這個方向。」依舊不打算詳細導覽的女仙人在外來者們飲盡手中的酒杯後,繼續替他們帶路。

  「看來不是需要搭馬車才能到的距離。」話雖如此,詩織還是希望雪國學院可以貼心一點,幫忙準備個交通工具不好嘛!

  提亞學院的南瓜馬車親切多了,裡面的坐墊不只特別舒服,每經過一個景點時還有解說員會車內廣播說明。

  這大概就是臉面的差距吧!

  假如今天還是那位天使黑袍帶隊的話,巴布雷斯學院的服務大概會比較周到一點。

  一路上,很習慣被針對甚至圍毆的詩織甚至能饒有興致地對旁邊偷看或乾脆光明正大觀賞他們經過的路人們揮手打招呼,彷彿自己是受到了熱烈歡迎的大明星,而不是正被側目的無袍偽領隊。

  畢竟雪國學院的學生和今日的來訪者們都是比較溫和的類型,連直接放話或噓聲都沒有,只是瞪大眼或白眼或斜眼,十分慣於單人叫陣的詩織臉上的笑容絕對不是假笑。

  看來雪國學院還算友善嘛!

  雖然這條評價在她被領到競技場後直接撤回了。

  場地──一馬平川的小山丘。

  觀眾席──雪霧繚繞白茫茫。

  休息室──純白小雪屋一棟。

  不要懷疑,就是經典的因紐特人雪屋,雖然外觀還算有一定尺寸,可是入口稍微有點迷你,別說人高馬大的男性騎士,就算是詩織這個身高都得彎腰才能進去。

  就算因為「大人」不在只給次等待遇,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詩織差點都想抗議了,但是一抬頭,她正巧看到遠方身穿白色競賽制服的三名少女有說有笑地鑽進對面的雪屋。

  好吧,看來這是雪國特色,也沒法說什麼了。

  向來認命速度奇快,對莫名其妙的事情接受度也異常快速的詩織甚至沒有吐槽他們為什麼在學院裡走著走著竟然會走到雪原上,不想繼續在開闊空間吹風的少女二話不說蹲著身體爬進去了,緊接在後的則是艾梅、羅蘭和一臉不情願的蘄克亞。

  蘭卡按住額頭,他實在不確定是上回的童話南瓜馬車(兼選手休息室)帶給他的精神傷害比較大,還是如今得彎腰爬進去的雪屋休息室更讓他困窘。

  其實這些異能學院是不約而同說好要整人的對吧!

  「好了,快進去。」不想站在外面被參觀的希歐──儘管四周根本看不到觀眾席,可是空間中的視線以及隱隱有些熱絡的氣氛怎麼樣也無法忽略──一把將死死杵在原地的隊友塞進小屋裡。

  不管怎麼樣,只要是個可以隔絕外人視線與探查的密閉空間,對現在的他們來說就是個好地方!

  姿態俐落地滑入小屋後,已經決定要對學妹心平氣和的希歐徹底無視自顧自鑽進不知為何出現在這種地方的暖爐桌的詩織,仔細地觀察起周遭環境。

  按照慣例,雪屋內部的空間遠比外頭看上去的寬敞,不過也絕對稱不上寬廣,頂多是讓十人以下的小團體短暫休息還算綽綽有餘的程度,搭配鋪在地上、掛在牆上的柔軟白色獸毛軟墊,整體感覺有幾分溫馨。

  休息室本身給人某種雪地遊牧民族的意象,就是日本風的暖桌十二萬分的格格不入!

  居然連桌布都是小碎花,未免太突兀了吧!?

  相較之下,放在旁邊小櫃上、疑似是招待兼宣傳的熱酒都顯得正常多了。

  「……」艾梅再次糾結起該不該阻止後輩賽前喝酒的不良行為。

  「賽前一壺酒,勝利帶著走。」即便學妹為了把行為正當化而隨口唸出意義不明的句子,也沒法讓她的行為合理化。

  「騎士不該陣前飲酒。」羅蘭終於忍不住說教了,其他四人紛紛對他投以或是欽佩或是鼓勵的視線,期望這位行走的騎士守則可以好好規勸一下從頭到尾都在放飛自我、故意讓他們頭疼的學妹。

  不要以為妳背後有太陽騎士,他們就真的沒法拿妳怎麼樣啊!

  要知道太陽騎士遇到進入騎士守則狂熱模式的魔獄騎士也得投降!

  「魔獄騎士長,小的如今連把劍都沒帶喔!」言下之意是,野上野詩織今生只是普通的結界師甲,不是騎士,沒道理遵從騎士守則!

  『……』差點忘了,論油嘴滑舌絕對沒幾個人拚得過太陽小隊出身的人。

  「戰鬥在前,身為即將上場之人,應該嚴肅以對,否則就是對自己、自己人與敵人的失禮。」相較生前原本就不知變通,死後變成不死生物而更加無法變通的上輩子,羅蘭這一世的口才進步許多,主要得歸功他有位相當靈活又八面玲瓏的二哥。

  「可是對面選手肯定喝得比我更歡耶!」詩織故作無辜地說。

  此話不假,考慮到巴布雷斯學院的特性,同樣身在雪屋中的敵方選手十有八九正在喝酒給自己上增益狀態。

  「人家那是在準備比賽,妳這又是在幹嘛?」希歐沒好氣地說。

  「當然是在暖活身體啊!」詩織臉不紅氣不喘地回道,下一秒,她的嘴角勾起只屬於太陽小隊地下副隊長的微小弧度:「不然我有等等會變成冰棒的預感。」

  『……』差點忘記這學妹還有輕微的變臉屬性,這點應該也是師傳他們那位真的會黑化的龍頭老大,而且認真來說,那位太陽騎士才是那個經常讓人搞不懂他到底是在胡鬧還是在認真處理事情的祖師爺。

  話都說到這份上,其他人索性放棄和得到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真傳的難搞小隊員溝通,決定先把注意力轉回比賽上。

  距離開場應該還有幾分鐘,等等就會開始直播了吧!  

  「啊、這個好暖和。」早就放寬心的蘄克亞乾脆一起坐進暖桌裡,他真心覺得這東西很讓人放鬆,會不想出去打比賽。

  反正從生為鳳凰族的那一刻開始,他就注定擔任各種大小比賽的醫療人員,除非是那種實地任務型的比賽,否則基本上沒有他實際戰鬥的機會,蘄克亞很早以前就不得不看開了。

  倒不如說,如果現階段就碰上了他得出手的條件,那才是笑不出來!

  「兩位,請不要太過放鬆。」艾梅苦笑著提醒道。

  「聽說那種暖桌雖然是原世界發明,但具有讓人倦怠與鬆懈的不明所以力量,你們還是出來比較好吧?」蘭卡開始懷疑校方別有用心了。

  「反正我不負責上去打。」蘄克亞聳聳肩,等等搞不好得連打兩場的人都沒在擔心了,他完全不想替不斷給他們找碴的學妹擔憂,不過這份淡定只維持到他把桌上招待的熱酒送入口中,「咳!」

  『!』非常有警覺性的四名騎士長立刻進入備戰狀態,羅蘭和艾梅瞬間召出武器,希歐彈指放出搜索術法,蘭卡則完全不怕髒地伸手沾起蘄克亞反射性吐出的酒水。

  「裡面被下了咒毒。」蘭卡的五官整個擰在一塊。

  因為那是致人於死地的要命玩意!

  「唉,都特意用了咒術型的毒,做到會死的程度,不就沒法栽贓嫁禍給雪國學院了嗎?」詩織懷疑起下毒的人究竟有幾分認真。

  特意用了好像是巴布雷斯學院手筆的毒藥,但有腦子的人都明白,他們怎麼可能毒殺敵校選手啊!

  就算是惡靈學院那種光明正大陰人的學院都不會做這種明擺著校方就是凶手的事情啊!

  你們以為主辦單位真的不會追究嘛!

  而且明明沒有氣味,放入口中後味道卻很明顯,稍有實力的人都不會真的把酒水吞下肚,真要動手的話,會用遲發性的毒藥或咒術,就像上一屆對冰炎他們使小手段的明風學院。

  所以綜合起來,眼下這完全就是「惡作劇」。

  想了想,詩織再次慢悠悠地品起酒。

  「妳還繼續喝!?」蘄克亞決定要去跟對方的直屬上司告狀了,又不是只有這位小隊員能上達天聽!

  「這是我自己準備的熱酒。」在原.聖騎士長們開始考慮要幹掉這位暫時性的領隊時,詩織不慌不忙地說。

  都知道要來這種冷死人的地方,除了結界其他法術能力都很低落的詩織姑且也(被同伴們強迫)做了各種準備,以免不小心橫死在外。

  不是只有參賽者才會想到要針對她的最大特徵來打好嘛!

  再加上這陣子她被堵的機率屢屢創下新高,上一場還吸入了海德拉的劇毒,學院祭的時候又被搭檔坑害而曝光弱點,她那票同樣與競技賽八字不合的狐群狼黨還不卯起來替悠哉到好似沒有危機感的當事人準備。

  拜此所賜,詩織身上的武裝、護符完全不輸給地位比他高的袍級們。

  「話說回來,這暖桌該不會也是妳自備的吧?」因為希歐和蘭卡是最後進入的人,確實可能漏看最先進來的學妹是否幹了什麼。

  仔細想想,暖桌的確是日本人發明的東西,這學妹姑且是日本系家族出身,就算她跟家人關係不好,也不代表她不會接觸東洋的物品。

  「我自備的喔!來這種擺明冷死人的地方當然要帶保暖物品嘛!」這暖桌還特地先收在特殊空間裡面,只要按個按鈕就可以放出來,可說是居家旅行必備好東西!

  感謝負責出錢購買還提供儲物空間的搭檔,果然人家說出門要靠朋友嘛!

  尤其是財大氣粗又才華洋溢的那種朋友更是得抱好大腿才行!

  ……儘管詩織想氣斷搭檔的理智線時依舊沒在嘴軟。

 

 


 

讓大家久等了!

非常對不起時隔超過一年才再度重開更新!

……儘管某雪完全不確定能不能恢復每周一更新的頻率(遠目)

嗚嗚,店裡四月有個很大的活動啊!!!(倒地)

咳咳、言歸正傳,雖然今天早有預告要發文,但是因為打掃家裡的緣故,不小心又壓線了……

洗完澡回過神才發現快十二點了!(被打死)

這篇依舊是通常運轉代替隊長當笑面虎整人的詩織,加準備勞心勞力的騎士長們!

不過詩織應該逃不掉勞碌的命運,因為她那位好面子的隊長很不想在預賽動用後輩選手。

為求債務不要再增加,她應該得自行努力,可是努力過頭導致出現危機可能反而會債台高築~

事實證明,要當某太陽騎士的手下,心眼不夠多也不行~(笑死)

 


 

上一篇:第二人生 ★第四百零九章★

一般留言 (4)

  1. 猛诶 多年想到這個本來查 結果一個月前更新了
    都三年沒更了

  2. 大大加油

  3. 大大,你终于更新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