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三章★

「小黑子目前幾等了?」黃瀨開始確認大家各自戰力。

「因為避開怪物,儘管不是完全避免戰鬥,但目前只有LV2。」黑子反問道:「你們呢?」

「小青峰LV5,我LV4……不過快升等了!」似乎很不甘心連在遊戲世界都輸給青峰,黃瀨強調道。

「我則因為戰鬥經驗比較少,所以只有LV3。」桃井無奈地笑著說。

其實他們的練等速度都算快了,他們一開始就離開初始之城鎮,在不知道安全路徑的情況下往下一個城鎮前進,途中一定會遭遇大大小小的怪物。

更加上他們找不到安全區域休息,最後就只好由青峰與黃瀨輪流守夜,但還是常常發生半夜被怪物襲擊的事情,好在他們都是精力旺盛的青少年,撐個幾天不在話下。

至於單獨行動的黑子,則注重於修練自己的鎖敵技能(這是遊戲系統所提供的技能之一),並且靠著觀察怪物的出現地點與行為模式來避開被襲擊。

「看來我似乎最低。」雖然知道自己取得的經驗值一定遠低於這些正面作戰的同伴,不過這差距也比他原本預想的還大,黑子開始默默反省自己躲避所有怪物的舉動。

之後得積極參加戰鬥才行。

何況這裡是遊戲,原本的身體素質應該不會影響到遊戲角色……

「喝!」在看見青峰用著完全不是新手的高速滅掉草叢裡剛生成的怪物後,黑子決定對上述論點持保留態度。

「小青峰絕對把升級時得到的可分配點數全部點在速度上了。」照理說武器是細劍,速度應該要比青峰快的黃瀨不甘心地說。

「沒有啊,我點力量比較多,不然五月說會拿不動之後的武器。」青峰第一百零二次在心裡抱怨這個遊戲超麻煩。

……這樣算不算外掛?

黃瀨開始認真地考慮這個問題。

青峰升級時的點數分配完全是靠直覺亂點,反正每次得到的點數只有三點,也只有速度跟力量兩種選擇,但野性的直覺似乎幫他調出一個還不錯的配點。

「看來大家應該很快就可以把等級練上去了!」桃井很有幹勁地說,就在她轉頭想徵求黑子附議時,卻發現黑子已經不在原地。

後方忽然傳來的悲鳴聲讓她反射性回頭,黑子已經在那瞬間俐落地一劍把小型的怪物給擊破。

「總覺得小黑子很擅長找尋藏起來的敵人耶!」黃瀨和青峰通常要等對方進入視線或者聽見風吹草動才能展開行動,但黑子在這點上卻比他們更能先發制人,「而且小黑子還能一擊必殺?」黑子的等級不是比他們低嗎?

「因為我有在練鎖敵技能。」黑子想了想補充道:「鎖敵技能可以幫助找到簡單躲起來的怪物。」當初點開技能列表時,他謹慎地研究過每個技能的功用與類型,最後才選了自己認為最合適的來修練。

在這種有大量躲藏物的樹林中,鎖敵技能其實非常好用,何況這裡還只是新手區域,不會出現躲得極深的高級怪物。

儘管才剛進入遊戲沒多久,但只要醒著的時間就幾乎維持在鎖敵狀態的黑子正緩緩地將該技能的熟練度給練上來。

遊戲內提供許多不同類型的技能,每個技能都有熟練度,只要不斷重複使用與修練該技能,熟練度就能夠提升,熟練度練高後,就能學習該技能類別裡面更多進階招式,黑子讓自己時時刻刻保持在所敵狀態,只要是醒著的時間通通都拿來偵查附近所有東西。

「不愧是小黑子!」還沒選擇其他技能的黃瀨佩服地說。

「每個玩家一開始的技能格都有兩個,如果黃瀨君跟青峰君還沒選的話最好快點決定。」黑子認為要在遊戲中活下去,首要條件就是善用遊戲賦予的能力跟技能。

「隨便啦!」對那些技能根本一個頭兩個大,秉持船到橋頭自然直主義的青峰不耐煩地繼續找下個獵物。

一路上狩獵起來他們都非常順利,這裡還是低層級區域,怪物的AI也很有限,只要能克服死亡壓力,戰鬥起來其實非常輕鬆。

「這樣看來我們搞不好可以第一個去打王?」黃瀨興奮地說。

「好啊!這裡的怪太簡單了。」青峰聳聳肩。

「否決。」黑子毫不留情地將他們的提議打回票。

「同意否決!」桃井跟著說:「小黃、阿大你們也給我一點時間去蒐集情報呀!對於第一層的BOSS我根本還完全沒有頭緒!而且我們才剛進入這個遊戲,對這個遊戲打王的模式根本完全不了解!」

他們所在遊戲世界,從外面來看,就是一座巨大的浮游城,一共有一百層。

但每一層都是一片巨大的地圖,有著各自的地理環境和城鎮,這個浮游城就像是有一百座島嶼堆疊起來那種感覺,只要抬起頭,他們甚至能看見天空。

而攻略遊戲的條件就是打倒第一百層的BOSS,但要往上爬到下一層,就得打倒前一層的守護BOSS,也就是說玩家們此刻都還只能在第一層活動,除非他們能夠打敗第一層的守護BOSS。

「這可不是一般遊戲,不是在打王前存檔之後就能重新來過。」黑子平靜地說:「即使只是第一層的BOSS,從未有過這種戰鬥經驗的我們還是得仔細調查過對方的能力,等級方面超過牠10級也比較安全……考慮到這是我們第一次接觸的遊戲,說不定15級會比較妥當。」

「而且因為我們現在是新手,所以等級升得乍看下算快,可大家其實還沒完全適應這個遊戲,還有太多功能我們不曉得。」桃井翻出地圖,「再者,要找到打BOSS的房間就得通過迷宮區,那裡可是怪物的密集地,對人數少、藥水不夠充裕也不具備回城道具的我們來說實在太危險了!」說到最後,她的語氣不知不覺地拔尖。

「哎呀哎呀。」雖然提議被嚴厲否決,但黃瀨沒有氣惱更沒有反駁,既然頭腦比他好的黑子與桃井都這麼說了,他當然不會一頭熱地往前衝。

「那就先安分練等吧,何況我們也得多賺一點錢,不然又露宿街頭就得輪流守夜了。」青峰也十分安分地接受了兩名同伴的意見,而他的最後一句話則得到所有同伴的一致通過。

畢竟他說的事也是迫切要解決的民生問題。

他們到達城鎮前都露宿野外,還好現在的氣溫在可以忍受的範圍,外面圍一層披風就能禦寒,而且不管用什麼姿勢睡覺,隔天早上起來都沒有肌肉痠痛的問題,大概是不管再怎麼擬真,這個遊戲終究與現實有些細微差異。

但不可否認,這點也給他們充足的便利性,否則在道具不足的情況下露宿野外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黑子忽然皺起眉頭,「附近好像有人在戰鬥,就在不遠地方。」他的鎖敵技能說到頂也只練了一個星期,能察覺的範圍其實有限。

隔著林子,他們看見兩名少年正在與一隻巨大的紅熊纏鬥。

「好大!」還是第一次看見大型怪物的桃井忍不住靠到黑子身旁。

平常在動物園看見熊沒什麼感覺,因為隔著安全設施,但在野外碰到熊時都有生命危險了,何況是在這種死亡遊戲裡面與一隻站起來體型超過兩公尺的大熊正面作戰!

「要出手嗎?」黃瀨皺起眉。

「如果他們有危險就幫忙一下好了。」既然都撞見了,也不想見死不救的桃井謹慎地說。

「不過我看他們根本不需要我們幫忙吧!」青峰瞇起眼,雖然還隔著一段距離,他沒辦法清楚鎖定那兩名少年,不過還是能看出他們沒有立即性危險。

兩名少年一高一矮,一個大概和青峰、黃瀨差不多身高,手上使細槍,另一個身高則與黑子、桃井相當,不過手上的武器是一把鐮刀。

無論是速度還是下手時機,兩名少年都拿捏得恰到好處,特別是手持鐮刀的少年,幾乎是算準了那隻大熊的每一次攻擊,完美避開的同時還順便反擊。

「要靠近點看看嗎?」黃瀨提議道。

「我的直覺告訴我最好不要。」青峰雙手環胸,難得說出偏向示弱的話。

「欸!真不像小青峰!應該沒關係吧!」黃瀨不怎麼在意地說出讓他事後不知道該慶幸還是後悔的話。

掙扎幾秒後,他們還是決定要靠近一點,也順便觀察其他玩家的戰鬥方式,他們對這個遊戲都還不熟悉,必須把握每一次機會。

「我覺得那兩個人長得好眼熟。」躡手躡腳地靠到附近,並與同伴們一起低匐在附近草叢之後的黑子說出感想。

「……我、我忽然想逃了。」黃瀨開始冷汗直流。

「怎麼了嗎?」不解地看著表情變得相當微妙的同伴們,離主戰場最遠的桃井眨眨眼。

「我是不覺得那傢伙不會發現我們。」青峰相當肯定地說。

與此同時,那邊的少年以鐮刀使出三連擊將眼前血量所剩無幾的怪物消滅。

「這應該是附近的小頭目吧?」細槍使少年說:「比其他怪物難纏很多。」

「這個應該算好對付了,至少還是動物型態,不過遠高於玩家的血量跟數值也算麻煩就是了。」鐮刀使開始思索以後要採取的戰鬥方針,身邊有同伴的話,戰鬥起來就能更加安定,但在思索那些事情之前……「躲在那邊的小老鼠們,看夠了沒?」閃著銀光的鐮刀準確無誤地指向黑子等人的躲藏處。

儘管原來沒察覺到有人躲在附近,可深信著同伴能力,也相信他不會無的放矢的細槍使跟著擺出戰鬥姿勢。

鐮刀與細槍閃爍技能蓄力的光芒,只要一有不對勁,隨時會朝那邊攻擊。

細槍使雖然不曉得若在遊戲中攻擊玩家會怎樣,但他對被其他玩家埋伏攻擊可也沒有興趣。

「我就說吧。」完全不驚訝被發現的青峰低聲碎念一句,一旁已經看清楚那邊兩名玩家長相的桃井跟著露出苦笑。

黑子更乾脆了,他索性站起身、撥開草叢走出去,讓自己暴露在兩名不可能認不出他的友人面前。

「……黑、黑子?!」細槍使少年拔高嗓音。

「好久不見了,真沒想到能在這個世界見面。」黑子禮貌地打招呼道。

「這可真是讓人驚喜與驚訝,這麼說那邊的其他人……」說著,鐮刀使少年微微瞇起異色雙眼。

「好久不見,小赤司、小綠間。」黃瀨尷尬地揮揮手,跟著踏出草叢,青峰與桃井也同樣沒有躲下去的意思。

「為什麼你們都會在這裡!」綠間張口結舌地瞪著眼前一票前隊友。

「囉嗦!你自己還不是也在這裡!」青峰直接回嗆。

「我是因為……!」雖然想解釋什麼,但或許是考量到時機與場合都不對,綠間最後還是把話吞回去。

「我們還真有緣呢。」將武器收回的赤司用視線輪流掃過他們的神情與身上的武器後,完全沒有在這裡閒話家常打算的他馬上讓眼前的幾名友人們對還沒有組隊的他和綠間發出組隊邀請。

而儘管赤司是新加入隊伍的成員,桃井還是馬上將隊長身分轉到他身上,再怎麼樣,赤司都比她合適多了。

「所以小綠間的武器是細槍,小赤司則是鐮刀囉?」黃瀨感到很新鮮地說。

姑且不論綠間,他們不約而同地覺得赤司的武器還真有幾分適合他的性格。

「你自己不會看嗎?」綠間轉過身去,面露煩躁。

因為一時的大意而被困在遊戲中已經很丟臉了,沒想到還接二連三被認識的熟人撞上,這讓綠間覺得自己真是倒楣透頂。

他現在無法使用外面世界的身體,根本無法準備早安占卜的幸運物啊!

這個遊戲為什麼不播那個節目!就算只能在遊戲裡面準備至少也能多少盡一點人事啊!

「話說,赤司君的鎖敵技能非常高超呢。」黑子沒發現、或者是發現了但卻不想理會那邊有點歇斯底里的綠間,對赤司的洞察能力他感到有些佩服,雖然相隔距離不長,但他們可是穩妥地躲起來了,真沒想到一下子就被揪出。

「因為這是個很好用的技能,而且我原本打算要當一陣子的獨行玩家,所以一開始就在練了。」赤司說出讓桃井與黑子不約而同露出疑惑神色的話。

赤司的語氣,太過肯定。

「赤司……」從同行開始後就在懷疑著的綠間猶豫幾秒後還是問了,「我覺得你非常了解這個遊戲。」

「因為我不是第一次玩。」赤司給出讓所有同伴驚愕不已的答案。

「啊,赤司君是封測玩家嗎?」早就開始搜索情報的桃井雙手合十說道。

「沒錯,『赤司財閥』有贊助這個遊戲的開發,當初封測時就將遊戲主機與軟體送一份到我們家,希望作為赤司家獨子的我見證遊戲成果並且協助測試,因為父親也這麼要求了,那時我就當作打發睡眠時間來參與這個遊戲。」一點隱瞞的意思也沒有,知道以青峰和綠間的性子,平常絕對不可能接觸這種遊戲的赤司進一步解釋道:「所謂的『封測』,簡單說明,就是封閉性的遊戲測試,只開放少量的玩家進入遊戲中搶先體驗遊戲,在這段期間,玩家若發現遊戲內有何問題都可以馬上向管理者反應,但在封測結束後,當時所使用並培育的角色都會被系統自動刪除,不過封測玩家還是會比新手玩家擁有更多經驗與情報的優勢。」另外封測玩家據說還有遊戲優先購買權,不過這個對他們這些已經進入遊戲內的玩家不重要就是了。

「原來小赤司之前就玩過了啊!」黃瀨開始讚嘆前隊長的神通廣大。

「所以當時還沒發生這種事嗎?」不用說,青峰指的自然就是這種無法登出且無法復活的詭異事態。

「沒錯。」赤司點點頭,「封測的整整一個月,我每天都能妥善登出。」而儘管封測時沒有死亡過──以赤司的性格,就算要去測試遊戲性能,也絕對不可能讓自己被殺死,哪怕是在一個可以無限復活的遊戲中──但周遭的其他玩家也有在死亡後復活。

「……為什麼你先前都沒向我說明?」打從一起行動沒多久後綠間就多少察覺到了,但他的試探卻被赤司刻意忽略過去。

「因為好不容易才找到沒有外人的場所。」先前巧遇時,他們附近正巧有其他玩家,所以赤司沒有在那裡解釋的意思,但剛才已經確認過此刻周遭沒有其他陌生者後,他也不覺得這種事情需要隱瞞同伴,「像我這類參與過封測的玩家,大概很快就會變成其他新手玩家的敵人吧。」儘管不在意這種事,但在這種異常的遊戲狀況下,赤司還是打算扼殺所有會對自己不利的不安定要素。

「欸?」桃井睜圓了美麗的眼眸,不只他,其他人也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

他們了解赤司不會判斷錯誤,所以赤司口中的情況未來必定成真。

「這個要對你們解釋有點太複雜,大概沒多久後你們就能感受到了,我是想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不過要不要將這件事情說出去就由你們自己決定就行。」在比賽之外的事項非常放任這群前隊友的赤司不太在意地說。

「既然都知道說出去你會有麻煩,我們還有可能說嗎?」與其他或是疑惑或是尷尬的同伴們不同,向來一根筋的青峰白了自己的前隊長一眼。

雖然沒到紫原那麼誇張的程度,但他向來也討厭麻煩。

儘管不認為赤司會畏懼其他玩家的排擠,不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絕對不會說錯的赤司都說以後會引起麻煩,而且還讓他決定要提前迴避,那麼以這名前隊長的變態預測能力,百分之百事態會變得很棘手,既然如此他們還是徹底忘掉這件事比較快!

「不過這樣一來,有關遊戲系統與通關問題就能詢問赤司君了。」並不在意旁人看法的黑子將注意力轉回攻略遊戲上。

「系統問題都可以問我,除了這個『無法登出』事件我真的束手無策外,其他系統我幾乎在封測時都嘗試過了。」赤司難得承認自己也有辦不到的事。

不過外面的父親應該已經在想辦法了吧?

唯一的家族繼承者被關在遊戲裡面,這對赤司財閥來說可是致命性的打擊。

但赤司其實不打算被動地等待親人的救援,那太不符合他的性格,從外頭著墨或許是方法之一,可直接把遊戲打通關才是這個遊戲正規的逃脫方式。

赤司甚至還升起要與父親競賽,看誰先處理掉這種異常事態的念頭。

再說,身為封測玩家的他,實在擁有太多一般玩家所沒有的優勢。

與其他因為興趣而參與封測的遊戲迷玩家不同,赤司的身分是贊助開發廠商的財閥之子,他進入遊戲是為了幫外面那些大人們確定遊戲內部狀況,比起挑戰把遊戲打通關,他自然更加注重在系統功能上的查驗。

不過這不代表赤司就沒去攻略BOSS,因為那也是很重要的遊戲環節。

他只是沒有其他遊戲狂熱份子那麼熱衷而已。

但在這種條件下,這個遊戲的系統他大半都親身使用過了,甚至比某些封測玩家更加熟練,即使有些高等級的功能沒有開放給那時等級沒有升得很高的他(封測只有一個月),不過那也不是現階段他們能接觸到的東西。

「不過小赤司既然封測時都測試過遊戲了,為什麼正式營運還會登入呢?」黃瀨不解地問,他不認為赤司對遊戲有熱衷到這種程度。

「……」微微停頓幾秒,赤司在其他人開始覺得不對勁時才開口說:「要解釋這個問題得先讓我統整我們每個人的情況,就留待晚上回到旅館後再詳細說明好了。」

赤司的沉默在那一瞬間讓他們覺得有點不安,但眾人現況下還是決定聽從赤司的話。

.

.

.

作家的話

這章一口氣讓赤司和綠間一起出場了喔!
綠間是細槍使,赤司則是鐮刀使~

當初會選擇細槍給綠間是因為綠間給我某種纖細(神經質)的印象~(喂#)
而且一般來說,槍是可以投擲的武器~
(雖說SAO裡面目前好像還沒看見相關設定,投擲系武器也就是刺針、匕首、鈎爪、短錐類……感覺都比較適合以後要當刺客的黑子~XD)
(黑子:……)
總之,某雪經過一番猶豫後,最後還是把綠間的武器設定為細槍~
感覺綠間就該拿攻擊範圍比劍遠的長兵器呀~~
不過投射技能綠間是一定會練的~(笑)
(綠間:攻擊遠處敵人並在對方靠近自己前消滅或削減對方HP比前線組更有效率!)

至於赤司隊長,會選鐮刀純粹是因為……
某隊長大人的格言似乎是不允許任何人違逆自己,違逆自己的人都得死這樣~
(剪刀什麼的從一開始就沒有考慮過喔!原因一是SAO沒有剪刀這個武器,原因二是隊長大人又不會隨身攜帶剪刀,那天用來刺火神的剪刀物主是綠間啊~~~為什麼大家都忘了這點呢?((歪頭))
總之,說到殺人的武器,感覺最合適的就是象徵死神的鐮刀~
(赤司給某雪的形象=紅色=鮮血=殺人=死神=鐮刀)(←不要吐槽我,我自己也覺得很莫名)
而且當初某雪想到進入遊戲的赤司時,腦中出現的畫面是–
赤司將鐮刀架在不聽話的隊友脖子上~(至於那個可憐的隊友是誰大家就請自行想像了~)(欸!)
再加上後來研究SAO設定時,我發現SAO裡面有騎乘技能,可以騎馬~
(小補充:一般沒有玩家會去修行騎乘技能((不實用+騎馬很貴)),如果沒有技能輔助,就得全部靠玩家能力~而現實中真的會騎馬的人也不太多~XD)
但在現實裡拿騎馬當假日興趣的隊長大人馬術一定沒問題的!
雖然某雪原本還有點煩惱鐮刀跟騎馬的組合……
結果弟弟說:很適合啊!電影裡死神(?)都是騎馬追逃走的倒楣鬼,然後鐮刀一揮一排人的腦袋掉下來~
於是我就瞬間將赤司的武器拍案為鐮刀了~(掩面)
只能說最近黑籃漫畫裡面的赤黑戰,隊長大人反派的魔頭形象已經深植人心了~(望天)
可是還是好帥啊~~~~(被踢飛)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