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九章★

「看這樣子大家也習慣得差不多了,等級最低的黑子跟桃井也都有十等了吧?」晚飯過後,照慣例開會的赤司詢問道。

「今天傍晚剛升上十二。」黑子的語氣其實有點不甘心。

先不提原本進度和實力都超前他們的赤司,雖然黑子一開始等級最低,拼命地訓練幾天後,他和同伴們的等級差距依舊沒有減少的跡象,甚至還被拉大。

這讓黑子默默地覺得自己的自尊心似乎受到某種程度上的打擊。

「我這邊也有十一了。」儘管最初等級高過黑子,戰鬥時的分組又幾乎都是跟黑子一起,可比起常常慢半拍才發現敵人的桃井,黑子每次都能搶得先機,系統在組隊狀態下的經驗值分配自然會偏向黑子一些。

「這樣的話,每個人都有三個技能格了。」等級早就超過十等的綠間從兩天前就把鎖敵技能給移到技能欄之中,他主要是為了配合自己主攻的投射技能,要是能早一步發現怪物就能早一步瞄準攻擊,這樣才能發揮投射技能的遠距離攻擊優勢搶得先機。

「我之前確認拿到技能格後就選了隱蔽技能。」黑子泰然自若地說出讓旁邊包括赤司在內的所有同伴們頭上掉下三條斜線的話。

「小黑子,沒必要連在遊戲都玩消失吧!」黃瀨無奈地說。

再說,黑子沒練隱蔽技能時都能照常用那種低存在感嚇人,練了之後還得了啊!該不會以後連怪物都會被黑子嚇吧?

「黑子的技能修練十分偏向獨行玩家呢。」自己也是從一開始就選了獨行玩家一定會用的鎖敵技能的赤司露出玩味的笑容。

「彼此彼此。」根本不曉得獨行玩家會用什麼技能的黑子僅僅只是不甘示弱地回道。

「我這邊除了細劍技能外,另外選的兩個是『電光石火』和『戰鬥技巧』。」黃瀨擺明要依賴隊友們的支援,他選擇的都是可以增加速度的技能。

「黃瀨要走速攻路線嗎?」赤司確認道。

「要以細劍當武器的話,毫無疑問得當速度型吧?」即使對武器不了解黃瀨也知道他的細劍不可能發揮紫原那種重錘的威力。

「你的想法很正確。」赤司點點頭,「玩遊戲與打籃球一樣,沒有人可以兼顧所有數值和能力,就像籃球隊伍中不可能有隊員能同時負責所有位置。」

「我的話,那就選『舞踏』跟『反映迴避』好了。」前幾天就研究過的桃井開始替自己裝備技能,怎麼說她還是害怕受傷,那麼乾脆增加身體的迴避能力最安全。

「欸,那我要選什麼好?」青峰叫出了自己的技能列,雖然技能表與幾乎都寫英文的系統選單不同,每個技能是用日文書寫,但他大半還是有看沒有懂。

「赤仔,你幫我決定要選什麼技能好不好?」紫原很乾脆地把要動腦的事情丟給旁邊的赤司。

「可以。」赤司二話不說地同意了,事實上比起慢慢向紫原解釋或者讓他自己亂選,他覺得由自己指定比較有效率也更不容易出錯。

「那赤司你也幫我選好了!」青峰跟著有樣學樣。

「我說你們兩個啊!」綠間看不下去地開罵。

「沒關係。」赤司反倒是相當習慣,事實上紫原這種一碰到麻煩事就向他求助的性格也是在初中時被赤司本人寵出來的。

至於青峰則是因為有個扣除廚藝之外其他都萬能的青梅竹馬。

由於原本就在腦袋裡構思好隊伍內所有成員在戰鬥中的適應與負責位置,赤司很快地幫紫原跟青峰選完技能。

「那麼我們明天後就可以重新使用戰鬥型的技能了嗎?」這幾天已經快累死的黑子有些鬆口氣地問。

「可以。」赤司宣布道:「我們明天要移動到新的地點,接下來會有亞人型的怪物,那些怪物也具備劍術技能可以使用,所有人要開始學習將技能銜接到這幾日磨練的戰鬥技巧並且與牠們戰鬥。」

『喔!』好似過往的籃球訓練那般,大家反射性地回話道。

「而且我們也要開始解任務以及挑戰區域BOSS。」赤司已經在腦中規劃出新的訓練方案,這一帶周遭剛好有適合的小BOSS可以挑戰。

這個名為艾恩葛朗特的遊戲世界共有一百層,外觀看上去就像是一座不規則形狀的高塔或說城堡,想要開啟再上一層的地區,就必須打倒所在該層的鎮守BOSS,才能通過相連每一層的階梯,因此還沒打倒第一層BOSS的玩家們,目前都只能在第一層活動。

但也因為這種層層往上的構造,就像金字塔那樣,艾恩葛朗特的第一層是整個世界最廣闊的樓層,要同時容納上萬玩家不成問題,能探索的區域也不小,特別還是在這個幾乎沒有交通工具的世界,在只能依賴雙腳的情況下,玩家們就像是中古世紀的旅行者。

「終於要開始攻略遊戲了嗎?」黃瀨興奮地問道。

「我個人認為赤司君的『訓練課表』還沒有完全結束。」他們也不過才剛習慣戰鬥而已,甚至還沒把技能練熟,黑子不覺得赤司安排的訓練菜單會那麼半吊子。

「只是接下來可以兩邊同時進行了吧?」桃井歪著頭說。

「沒錯。」赤司點頭道:「不過與其說是攻略遊戲,我們現在應該還比較偏向探索遊戲。」為了將所有隊員的根基打實,他相當樂意多花一些時間在最初的這層樓上。

「了解。」桃井將赤司的計畫寫進自己的玩家日誌中,進到這個遊戲後,她不知不覺地養出了寫日記的習慣。

「今晚大家得做好補給,確認背包與隨身包裡面是否有規定數量的藥水,此外還得檢查裝備狀態,我們明天一早先去維護武器與防具的耐久度,接著再去購買三天的糧食,明晚我們不會回來城鎮過夜。」赤司交代道。

由於隊伍裡面會脫線的隊友實在太多了,赤司這名隊長不得不在許多地方上一板一眼,例如每名成員身上要配備的藥水以及其他輔助道具等等都有規定數量,何況比起不斷重複叮嚀,他直接用命令的方式這群隊友的達成度會更高。

「是我的錯覺還是第一層的狗型怪物比其他種類的怪物多?」在殺死當天碰上的第四十七隻『狂暴獵犬』之後,黃瀨有些疑惑地問。

雖然名字是獵犬,但體型卻比之前的野狼還大,至少是一台自行車的尺寸。

不過怪物變棘手這點對他們的影響不大,熬過了赤司上個星期的恐怖訓練之後,全體的戰鬥實力水平往上提升不只一階,再加上今天以後就可以照常使用技能,眾人打怪的速度相比之前反而快上兩倍。

「因為『狗』是第一層的主題,如果封測時的資料沒被修改,那麼第一層的BOSS就叫『狗頭人之王』。」赤司一邊警戒著周遭一邊前進:「艾恩葛朗特每一層都會有自己的主題特徵。」

「以遊戲設定來說還挺有趣呢!」桃井開始記錄資訊。

「如果別把我們困在這裡的話!」青峰翻了個白眼。

「不過我真的越來越感覺不出來這裡是遊戲的城堡裡面。」因為他們目前的位置是座丘陵,黑子藉著地形優勢遠眺下方的村莊和樹林,他發出感嘆:「我覺得我們比較像穿越到小說世界裡面,被迫成為勇者要去打魔王。」

「我同意你的形容。」綠間罕見地附議了黑子,「這裡的確是另一個世界。」

「可是我覺得如果說我們要去挑戰魔王的話,這樣在最上層等我們的應該是小赤司才對吧!」黃瀨給出了十分失禮卻讓同伴們默默在心裡贊同的評語。

「該不會赤仔其實是幕後主使人?」紫原也跟著起鬨。

「等我們到最上層後再來個大揭幕嗎?不要吧!」青峰一邊想像一邊覺得這種劇本真的太惡質了,而且如果這是真的,即使對象是赤司他也會毫不猶豫地揍下去!

「當然不是。」很習慣同伴們常常沒話找話聊的赤司沒動氣,只是似笑非笑地瞅了一眼黃瀨、紫原和青峰,「不過如果你們那麼希望我當『魔王』,我相信我也能不負所托。」

「不,赤司君麻煩請維持現在這樣!」黑子趕緊阻止道,他可沒忘記當初跟赤司對戰時究竟有多辛苦。

「別鬧了!」綠間也是一陣寒顫,儘管知道同伴們只是在開玩笑,但連桃井背後都爬滿雞皮疙瘩。

只能說他們對成為敵人的赤司都有某種程度上的陰影存在。

拜託,連打個籃球他都能讓自己的敵人體會何謂體無完膚與絕望,換成這種生死相見的戰鬥,那還給不給人活!

「!」黑子向來波瀾不驚的視線忽然定格在不遠處的道路間。

這個區域的道路寬敞、平坦又好走,非常適合全家開車出遊,他們周遭又沒有任何樹木,僅有一些巨大的岩石,因此有什麼風吹草動其實很好發現。

在黑子的眼神產生變化時,赤司也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赤司一停,打前鋒的黃瀨跟青峰馬上跟著停了下來。

「赤司君。」黑子有點不知所措地看向除了他之外,唯一有發現的赤司,在場之中就只有他和赤司的鎖敵技能熟練度最高。

「請問有何貴幹?」沒有回過身安撫同伴,赤司冷著聲放話道。

「!」慢了半拍才意識到赤司說話的對象不是自己人,除了桃井之外的其他人都不約而同將武器抽出,而且他們的動作俐落到好似老練的武者。

一時間,空氣靜止了。

意識到對方不打算主動製造動靜,懶得耗時間的赤司不帶感情地說:「隱蔽技能並非萬能,只要我方的鎖敵技能比較高,你們的隱蔽沒有意義。」

赤司所提到的兩個技能黑子都有修練,其實這算是兩個相對的技能,隱蔽技能顧名思義能讓人隱藏起身影甚至聲音(熟練度要練得很高),鎖敵技能除了搜索怪物之外,也能夠識破使用隱蔽技能的玩家,只是能否成功識破得看雙方技能上的熟練度差距。

而黑子跟赤司的鎖敵技能熟練度恐怕還無人能出其右。

「唉呀,沒必要那麼殺氣騰騰吧?」赤司話都說到那個份上,原本還不清楚隱蔽技能會被鎖敵技能識破的青年半舉起雙手走出樹木之後。

他的臉上掛著苦笑,舉起雙手也是為了表明自己沒有惡意,但如果真的光明正大一開始就沒必要躲起來了,所以赤司的警戒心不降反升。

其他人不一定能意識到赤司注意到的事情,只是隊長沒解除攻擊狀態,他們的架式就絕對不會鬆開。

「我們可不是好宰的肥羊,如果硬碰硬,會被吃的是你們。」赤司的神情異常冷冽。

「嘖。」青年的表情大致上是沒有改變的,不過他的眼神很快地掃過眼前的青少年集團,五男一女(身形剛好被青峰擋住的黑子照慣例被忽略,雖然玩家的頭上都會有箭頭,可是七個人聚在一起,箭頭過於密集導致一般人不會反射性去仔細數),年紀看起來都不大,可是勝在體型,六人中有四人的身高都遠超過日本人的平均值,而且從身上的肌肉來推斷,十之八九是運動員一類。

最重要的是,整個團體流露出來的眼神不像無害的小綿羊,舉起武器的模樣找不到破綻,那名隊長更不是省油的燈,大概從一開始就看出他們一方的目的。

青年放下雙手的同時也用左手搔了搔脖子,他的表情顯得有點無奈,下一秒六名與他看起來年紀差不多的男性玩家也跟著走出原本的藏身處。

在看清楚這些玩家頭上的箭頭後,赤司的眼神危險地瞇了起來,即使他知道他們沒有要與己方開打的意圖──儘管說不上是多友善的一個群體,倒也是全體將武器收在鞘中,臉上的神色多半帶著某種不悅,卻沒有露股地表現出敵意。

應該說眼前的青少年團體讓他們不敢貿然下手,生物對危險都有一定本能,何況都在這個生存遊戲裡待了半個月。

「不好意思打擾啦!」吃定眼前的小鬼們擺明敵不動我就不動,青年領著自己的夥伴與赤司等人擦身而過,快速地下山並且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中。

「赤司君……那些人頭上的箭頭指標有五個是橘色的。」在用鎖敵技能確定周遭沒有其他人後,黑子遲疑地問道。

「那些是犯罪者玩家。」回答的人卻是桃井。

「欸!?」黃瀨和綠間一同露出愕然的神色看向語出驚人的同伴。

「我這幾日有在村莊那邊蒐集情報,雖說那個村莊先前只有我們落腳,但好像有封測玩家在派發情報到各個NPC商店,因此我有看見相關說明。」桃井稍微解釋道:「玩家頭上的指標一般好像都是綠色,可如果進行一些諸如搶劫或傷害其他玩家等犯罪勾當的話就會變成橘色。」

「……我說桃井妳每次回旅店時不是都沒力了嗎?」綠間完全不曉得在赤司那嚴酷的訓練下,每天都累趴到還得讓青峰揹回村莊休息的桃井是什麼時候去蒐集情報。

「啊啦,可是我每天早上很早起床喔!」團隊的集合時間被赤司訂在八點,桃井一般七點就會起床,拜系統著裝十分方便所賜,連同早上梳洗的時間在內,整理儀容大概五分鐘就能搞定,之後桃井就會開始調查現階段下能接觸到的情報與系統功能。

「太厲害了!」黑子佩服道。

「桃井剛才的情報沒有錯誤。」赤司開口補充道:「所以以後只要看見頭上指標不是綠色的玩家,能閃多遠就閃多遠。」

「赤司君的意思是,除了橘色和綠色之外,還有其他顏色的指標?」黑子敏銳地問。

「紅色。」赤司頓了一秒,「殺死一定數量的其他玩家後,頭上的指標就會變成紅色。」

.

.

.

作者的話

按照目前的預定,奇蹟之世代們之後也會陸續與犯罪者玩家們交手~
不過還不是現在,遊戲才剛開始,一般的玩家們還無法隨便痛下殺手~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