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十章★

「喂,現在這個遊戲只要殺了人,現實一定會死耶?」青峰難以置信地說。

「但即使是在現實世界,也有殺人犯的存在。」早就猜到遲早會碰上這種犯罪者玩家的黑子靜靜地說。

「所以說,剛才那些玩家……」紫原歪著腦袋說。

「我想應該沒那麼快。」赤司輕輕地搖頭,他一邊重新邁開步伐一邊對同伴們解釋:「雖說是橘色的指標,但我想他們大概也只幹過在野外攻擊或搶劫其他玩家的事情,真正的Player Killer還沒那麼快出現。」因為SAO對玩家們來說還極度陌生,也要先能確保衣食無虞以及自身安全問題才會開始有玩家動壞腦筋。

「搶劫玩家的確比打怪物輕鬆,能得到的報酬也高。」綠間冷哼一聲。

「但是碰上比自己強的對手就會識相離開。」黃瀨也總算弄明白剛才是怎麼回事了。

不管怎麼看,他們這支隊伍都非常難啃,隊伍人數一共七名,又有四名具備體格上的絕對優勢,單以視覺威脅就能嚇退那些欺善怕惡的犯罪者。

「如果被他們攻擊,我們能反擊嗎?」黑子忽然問道:「攻擊他們後,我們會不會也變成犯罪者?」

「綠色指標的玩家攻擊橘色指標玩家不構成犯罪。」赤司微微一笑,「但如果打到其他綠色指標玩家,那就是犯罪行為了。」

「成為犯罪玩家的話,會有什麼制裁嗎?」綠間相當不悅地問道,對於那些為了求生存便將其他玩家當成肥羊的投機者,他感到很不爽。

「橘色玩家無法進入一般受到系統保護的城鎮,會在進入的那一瞬間遭到系統警衛攻擊,順便一提,系統警衛的實力應該是這個遊戲中最強的存在。」由於不久前初始之城鎮曾經發生過類似事件,這方面的情報赤司倒是十足清楚。

不是只有桃井有在進行情報蒐集,比每個隊員都更晚睡也更早起的赤司不可能疏漏情報。

「……所以那些人之中才會有綠色指標的玩家?」黑子很快地注意到重點。

「啊!」綠間也在這時會意過來,「都是橘色玩家就無法購買食物與藥水等物品,搶到的道具也沒法販售。」

「不能進入城鎮也代表必須要一直待在野外吧?」紫原微微皺眉,「每天被怪物攻擊不累嗎?」

「誰知道呢?」赤司的語氣帶著點不易察覺的諷刺,「有些人說不定是在成為橘色玩家後才發現會有這種後果。」

「變成橘色玩家後就無法變回綠色玩家了嗎?」沒有更進一步情報的桃井好奇地問。

「可以,但聽說有很複雜的任務得解,相關情形我就不清楚了。」當初封測時,赤司其實也沒見過多少犯罪者玩家。

「真是一群笨蛋,就算打劫其他玩家能得到大量金錢,連去安全地方睡覺的權利都沒有了不是本末倒置嗎?」黃瀨雙手抱頭,語氣十分鄙視。

「同意。」青峰也認為那些玩家簡直是自己斷了後路。

「倒也未必,野外還是有不會被怪物攻擊的安全區域喔!」赤司的話馬上吸引了全體的注意力。

「無論如何都不會被怪物攻擊?」桃井瞪圓了眼睛。

「對,但是有停留時間的限制,我們等等要去的涼亭就是這樣的地方。」赤司指向已經可以從山坡上看見的銀色涼亭。

有著圓形屋頂與雪白石柱的涼亭坐落於草原之中,整體風格也偏向西洋風,因為周遭沒有遮蔽物,從山坡上看下去非常清楚。

「我們今晚要在那裡過夜?」紫原疑惑地問。

「對。」赤司用著無可反駁的命令語氣回道。

「那個涼亭附近會遇到什麼嘛?」黑子不覺得赤司只是單純為了找個過夜地點而選擇那個涼亭,何況在這種偏僻無人的地方忽然出現一座涼亭,違和感實在太重了。

「邊走邊說吧!」領著眾人沿山路而下,赤司指著山腳下的樹林說:「那個涼亭附近在特定時節據說有觸發任務,平常時候則是不會受到怪物攻擊的安全區域。」

「所以現在是特定時節?」桃井歪著頭問。

「不知道,很可惜,先前封測時我也沒碰上那個隱藏任務。」赤司搖搖頭,「但我曉得那個涼亭面向的草原區入夜後會出現地域性BOSS,我們要趁著今晚深夜去狩獵牠。」

赤司的發言完全不負曾經在籃球部裡被某些隊員畏懼地私下取的「魔鬼隊長」稱呼。

「不能先吃晚餐嗎?」紫原實在覺得提不起勁,因為要預防會可能會發生的意外,為了保持在備戰狀態,他不能像在現實世界那樣邊走邊吃。

「當然可以。」赤司還沒殘忍到會剝奪休息與進食時間,「而且地域BOSS的出沒時間是午夜之後,大家最好得小睡一會。」他們可還沒試過通宵打獵。

「涼亭有提供睡覺的地方嗎?」青峰很懷疑地問。

「沒有。」赤司的兩個字馬上讓已經住習慣旅店的同伴們苦了整張臉,「但我已經準備好七人份的睡袋、露營用的提燈還有鍋碗。」

「睡袋跟提燈就算了,為什麼要有鍋子和碗?」黃瀨面色古怪地問道。

「當然是烹飪用。」赤司用著再正常不過的語氣回道。

「技能列裡面的確有料理技能。」當初在設置自己的技能時,秉持著必須善盡人事的格言,綠間也將所有技能都研究過一次,甚至將能嘗試的技能都嘗試使用一遍,唯獨料理技能直接被他跳過。

原因無他,煮飯是品學兼優、文武雙全的綠間在現實中最不擅長的事情。

「其實這些娛樂技能都很簡單,玩家本身不需要什麼操作,只要把熟練度練高些就可以了。」赤司雲淡風輕地說。

真的有練過這些技能的玩家要是聽到赤司的話可能會馬上反駁,但反正他旁邊的同伴都是一群遊戲菜鳥,與其讓他們一開始就打退堂鼓,不如稍微哄一哄,有點動力才能嘗試下去。

「我們這陣子的確有打到食材。」黑子叫出自己的道具欄,先前也是考慮到說不定可以自己煮食,所以他才沒有把食材拿去賣。

「晚餐時試試看吧!」桃井幹勁十足地說,雖然她現實中總是做不出能夠入口的食物,但遊戲裡面說不定可以?

「這個遊戲不會拉肚子吧?」從小深受桃井那可怕手藝荼毒的青峰不由自主地擔心起他們的腸胃安全。

「不會,因為遊戲沒有排泄功能。」赤司面不改色地說出讓所有人臉色一僵的話語。

都被關在遊戲裡面超過半個月了,所有人都知道他們不需要上廁所,因為完全沒有這種生理需求,只是直接被講破,果然還是怪彆扭的。

至於他們在現實中的身體……還是不要深思對心理健康比較好。

「但若吃了不該吃的東西,可能會中毒。」像是沒注意到周遭同伴們古怪的神情,赤司繼續說道:「因此我不建議在飲食上亂來,有的毒沒有及時解開也會死人。」

「五月妳不准下廚!」這下問題可不是拉肚子,而是直接提高到生命安危層級了。

青峰可不想沒死在怪物的口中,最後卻被青梅竹馬的料理毒死。

「咦!阿大好過份!」桃井嘟起嘴,卻沒有堅持要下廚,對自己的手藝她心裡還是多少有底。

儘管一直保持沉默,綠間也默默地決定自己以後還是離廚具遠一點比較好。

「小黑子會煮飯嗎?」黃瀨好奇地問。

「如果是做水煮蛋的話就不會輸給任何人。」簡言之就是黑子只能煮簡單的料理,「黃瀨君呢?」

「沒煮過,我家還有兩個姊姊,雖然偶爾會幫忙,但基本上輪不到我做飯。」黃瀨乾笑著說。

這下好了,即使有廚具,他們這票人裡面真的有可以下廚的人嘛!?

綠間忍不住擔心起今晚的飲食安全。

他跟桃井不用說,黃瀨和黑子大概也只能做簡單的食物,青峰與紫原看起來就跟廚房無緣,標準的只會吃,讓他們待在廚房除了擋路外沒有其他功能,至於家境富裕、豪門出身的赤司根本不可能下過廚。

不只綠間,其他人也開始覺得他們前途渺茫。

「啊,前面好像有一群狼?」沒有加入這個話題──事實上是明白自己只能負責吃──的紫原仗著身高優勢眺望不遠處的怪物。

「數量一共有三十二?」早就放出鎖敵技能開始偵測怪物數量的黑子臉色有點蒼白,他從來沒有一口氣遭遇那麼大量的怪物。

「『草原狼狗』不只會成群結隊行動,他們的感知範圍相當廣喔!」赤司姿態優雅地揮出鐮刀。

雖然他沒把話講白,可是跟他認識已久的黑子等人還是明白他的弦外之音,於是所有人自動進入備戰狀態。

果然沒多久那群才剛進入視野範圍沒多久的狼(還是狗?)來勢洶洶地朝他們撲了過來,三十二隻已經是很可怕的數字,更別提牠們的體型跟獅子差不多。

但青峰跟黃瀨也不是吃素的,速度最快的這兩人立刻衝出隊伍,青峰一甩刀就揮開兩頭衝得最快的怪物,黃瀨則在短短數秒內揮出幾十發刺擊,馬上彈開三隻狼狗。

「等級似乎比之前遇到的野狼高。」接連發動攻擊的黃瀨猛然一個回身,在另一頭狼狗要撞過來時側身閃過,讓那些AI不高的怪物自己撞在一塊。

「看起來肉質還不錯,能煮成晚飯就好了。」很久沒吃肉的青峰一邊揮刀一邊繼續剛才的晚飯話題。

「嗯~我贊成!」加入戰局的紫原橫向揮動巨錘,在紫色的光芒爆開後,三隻狼狗被彈開然後落地散成一片片的碎光。

一邊掃光沿途的怪物,所有人一邊往赤司指示的涼亭前進。

在靠近涼亭時他們遭遇了名為「狡猾赤狐」的怪物偷襲。

這種怪物的體型不大,跟一般狐狸差不多,可AI大概是至今為止遇過最高的,居然還知道要隱匿起來偷襲玩家!

但黑子跟赤司的鎖敵技能也不是練來擺設,往往前鋒組還沒反應過來,他們就已經砍下狐狸的腦袋,再不然也會被有遠攻優勢,而且開始練鎖敵技能的綠間射下。

一般的怪物通常只要玩家做出砍頭這類要害攻擊,就能瞬間削減大量HP,大部分都能直接消滅。

「NICE!不愧是小赤司跟小黑子!」黃瀨豎起大拇指。

到達涼亭時已經太陽西斜了,赤司直接宣布修整,眾人也開始整理一天下來打到的道具。

「我沒吃過狐狸的腳呢。」看著自己的道具欄裡面居然有名為「狐狸後腿」的食材,黑子露出微妙的表情。

「啊,我這邊不知道什麼時候打到一個耳環和戒指,都是能夠小幅度增幅速度的裝備。」桃井很訝異地發現自己居然拿到裝備了,儘管性能很低,但對等級不高的他們來說一樣重要,「給小黃和阿大吧!」青峰與黃瀨是他們之中最注重速度的人。

「我要耳環!」沒有推辭,黃瀨馬上要求道。

「那麼戒指就給阿大。」桃井分別對他們提出交易要求。

「我怎麼覺得有帶沒帶感覺差不多?」將戒指裝備到身上的青峰完全沒有手上多出什麼的感覺。

「可能是怕玩家不方便。」黑子覺得這個遊戲在許多小細節上會刻意省略。

「我倒認為是因為遊戲的系統無法細緻地模擬出太多瑣碎感官,否則再好的硬體也負擔不過來吧?」綠間相當現實地說。

「我同意綠間的猜測。」赤司也隱隱約約有這種感覺,畢竟這只是第一款潛行遊戲,許多設備、系統都還在發展中,「大家整理好道具後把食材都轉到我這邊吧!等等我教你們這個世界的料理該怎麼做。」

即使沒有修行料理技能,雖然還是能進行烹飪,只是味道方面最好別期待。

不過以赤司萬事都先做好準備的性格,最先拿到第三個技能格的他其實早就將料理技能放進自己的技能欄了,這幾日還偷偷在旅店內練習過。

但赤司也是確定自己接下來的冒險都會跟著隊伍一起,而非當獨行玩家,因此才有恃無恐地選擇相當於娛樂技能的料理技能。

等級還不高的他們都只有寶貴的三個技能格可以選擇技能修行,在這生存遊戲裡面,技能是玩家最重要的保命符,一般而言不會有玩家在自己等級還不高的時候選擇支援系技能,料理這種娛樂技能就更不用說了。

只是赤司會這麼做自然有他長遠的考慮在,何況比起普通封測玩家,他運氣十分好地在遊戲的一開始就組織起自己的隊伍,還是一支會全心全意信任他與聽從他指示的隊伍,擁有夥伴支援的他才有餘裕去做這種事。

不過認真來說,赤司會選擇這個乍看下無益於戰鬥的技能,絕大多數的原因也是為了身邊的同伴。

「遵命!」黃瀨擺出一個敬禮姿勢,然後對赤司提出交易要求,將自己道具欄中的所有食材都轉過去。

黃瀨結束後,其他人也紛紛上繳了打到的所有食材。

「還真是琳琅滿目什麼都有。」道具欄一下子被食材塞得滿滿的赤司有些嘆為觀止,明明打的怪物種類就那些,他的隊友們到底是怎麼打到各種各樣的食材呢?

他甚至連「黃雀胃腸」跟「幼犬腦」這種聽起來有幾分恐怖的食材都看見了。

「……欸?」

「怎麼了嗎?黑仔?」發現黑子的視線忽然定格在遠方,紫原疑惑地問。

「那邊的樹林裡好像有人。」黑子指著涼亭東南方相隔一小段距離的林子說道。

「附近有其他玩家?」青峰皺起眉。

「可是這一帶沒有村莊,如果不曉得涼亭的話,一般快入夜的時間不會出現在這種區域。」綠間叫出地圖確認。

「說不定是NPC?」桃井猜測道。

「……但是我先前經過這一帶時沒有碰見任何NPC。」回憶了一下,赤司確定記憶中這個涼亭周遭沒有遊戲NPC。

「會不會是先前小赤司提到的時節觸發任務?」黃瀨偏頭說道。

「有可能,那麼黑子、黃瀨、青峰去察看。」赤司很乾脆地下達指示,「確認對方身分後,由你們自己判斷該怎麼做。」

「分開行動?」綠間的語氣帶著不贊成的意思。

「我們也不可能一直都是七個人綁在一塊,趁著現在還沒什麼危險性的時候也得學習只有兩、三個人個別行動。」沒有人能夠反駁赤司的論點,「只要有危險青峰跟黃瀨馬上帶著黑子回到這邊涼亭,這裡屬於安全區,即使怪物追過來,也會停下並且轉頭離開,以你們的速度目前應該沒有跑不過的怪物。」

而他們所在的安全區受到系統保護,所以絕對不可能有來自遊戲的危險。

「了解。」為求安全起見,黃瀨抽出腰間的細劍。

「明白。」青峰也直接進入隨時可以戰鬥的狀態。

「千萬不要逞強。」綠間忍不住叮囑一句。

「我們會小心的。」黑子保證道,這才帶著黃瀨跟青峰往剛才看到人影的方向前進。

.

.

.

有關隊長大人選擇烹飪技能的原因,之後還會繼續公布~
他之所以選了烹飪技能共有三個因素,其中兩個還非常複雜且心機很深咧!
只能說不愧是有雙重人格的赤司,連搞個烹飪技能背後都有重重的理由~XD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