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十一章★

靠到一定的距離後,黃瀨跟青峰也看見單獨站在樹林中的人影了,確切來說那個人正左右徘徊著,看似在找什麼東西,步伐卻凌亂得像是毫無目的。

「那個是NPC。」看清楚對方頭上的箭頭指標時,黃瀨有種鬆口氣的感覺。

不是只有玩家跟怪物頭上有箭頭,NPC也有。

由於先前碰上犯罪者玩家群,對現在的黃瀨等人而言,他們寧願在野外碰上怪物或NPC也不想碰到其他玩家,即使對方頭上是綠色指標,誰曉得他會不會下一秒翻臉呢?

此時出現在他們面前的NPC頭上有一個問號,這代表對方可以觸發任務。

「看起來應該是任務,大概是希望玩家幫忙找東西。」黑子仔細觀察一下那個有著老人家外貌的NPC後,他下了結論。

「怎麼辦?要去接任務嗎?」不敢擅自決定的黃瀨問道。

「應該可以,如果不能接任務的話,赤司君剛才就會提醒。」黑子的語氣很肯定。

「你確定?」青峰有點懷疑。

「青峰君跟黃瀨君也都知道赤司君在某種意義上,有兩個吧?」在兩名同伴雖然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卻還是點頭後,黑子繼續說道:「以我們認識的順序來劃分,第一個赤司君會叮嚀比較多的東西,可以做的事情與不可以做的事情都會仔細告誡,第二個赤司君則是放任主義,只有絕對不能做的事情會嚴厲警告我們,其他就隨便。」

「好像是這樣沒錯。」黃瀨歪著腦袋想了一下,他覺得黑子的形容還頗貼切自己腦海中的記憶。

「虧你能分得那麼清楚。」青峰根本懶得區分兩個赤司到底有什麼差別,反正不管是那個都是隊長,他也沒跟哪個有特別好或特別壞的交情,所以對他來說任何一個赤司出現都沒差。

「剛才赤司君已經說了,確認目標身分後,該怎麼行動由我們自己決定,這代表我們也可以接下任務。」不如說,黑子認為把任務接下來比較好,現階段下他們的隊長一定不會放過任何可以得到經驗值的機會。

「既然如此,我們就去看看情況吧!」黃瀨提議道。

走到NPC的身邊後,由黑子發問:「老爺爺,請問您在找什麼?」

「嗯?」直到黑子出聲,或說「觸發」自己,NPC頭上的金色問號轉成驚嘆號,黑子的視野中也出現領取任務的圖案,眼前的老人這才像是看見自己身旁出現的三名少年驚訝地說:「唉呀唉呀,老頭好幾年沒看見那麼年輕的冒險者了!」

(你確定你「誕生」到現在有好幾年了嗎?)尚未從NPC那邊領取過任何任務,對於眼前對話感到好玩的黃瀨在心裡吐槽著。

「您好,我們是最近才出門歷練的冒險者。」明明知道眼前的「人」只是個遊戲程式,黑子還是對話的有模有樣。

「喔喔,不過我勸你們還是快點離開這附近比較好,每到這個時節啊……」說著,老人搖搖頭,露出嘆息的表情。

(有話快說,別吊人胃口啊!)青峰不耐煩地想道。

「請問這裡怎麼了嗎?」通常這種時候要繼續問下去,即使知道眼前的老人不過是一行程式,黑子還是相當配合地問道。

「正如您們所見,這附近是很安全的林子。」老人用慢悠悠的口氣說著。

(哪裡安全,先不提有成群結隊的狼犬,還有會偷襲人的狐狸耶!)黃瀨繼續吐槽。

「難道這裡有什麼不安全的東西?」黑子用恰到好處的困惑神色問道。

「這個地方,每到這個時節,晚上就會出現一片鬼哭神號,傳說久遠以前曾有一批集結起來的盜賊想攻擊那邊的村莊,結果經過草原時恰逢『狂暴魔犬』出巡,起了貪念奪走魔犬之寶的盜賊們被憤怒的魔犬殺光了。」說到這裡,老者露出十分人性化的悲傷與嘆息,「狂暴魔犬是棲息於那邊山裡的怪物,只在晚上會下山遊蕩,但平時不太出現在人類面前,遇到牠也算是他們倒楣,而且狂暴魔犬在這個白蠟樹之月的兇性會加倍。」

(你剛才不是才說這裡很安全嘛!?還有一隻狗幹掉一整支盜賊團是哪招啊!)上述是黃瀨與青峰共同的OS。

因為黑子已經觸動任務開啟條件,因此這次不等黑子繼續發問,身份為NPC的老人就繼續把情報說出:「自那次之後,這附近的林子每到白蠟樹之月就不太平靜,聽說死去的盜賊們怨氣未散,我本來拿到一顆『鎮魂石』,想要安放在那邊草原上,卻不小心弄掉了。」

「不會吧!這個遊戲有鬼耶!」黃瀨不知不覺揪住旁邊青峰的衣袖。

「怎麼可能是真的鬼!一定是遊戲怪物!」青峰一口咬定。

「老爺爺您把鎮魂石掉去哪了?」黑子問道。

「不曉得吶,說不定是被附近的狐狸給叼走了。」老人繼續搖頭嘆氣。

(你都說石頭被狐狸叼走了,那你剛才是在地上找什麼啊!)青峰跟黃瀨毫不留情地繼續在心裡找NPC的麻煩。

「這下可糟糕了,沒有那塊石頭,今晚一定又不平靜了。」說著,才剛講石頭被狐狸叼走的老人又低下頭開始四處找尋那塊不存在的鎮魂石。

接著不管黑子怎麼問,老人來來去去就是幾句喃喃自語,像是要快點找到石頭啊、狂暴魔犬很兇啊之類的。

「看來有關任務的情報就到這裡了。」黑子下了結論。

不過這下有點麻煩了,原以為只是個找東西的小任務,看來這任務有一定程度的複雜。

「那就回去告訴小赤司吧!」黃瀨立刻說道:「要是真的有鬼,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裡啦!」

「你不覺得赤司那個魔頭一定會把我們踢去打鬼嘛!」青峰翻了個白眼。

「呃。」黃瀨也認為這可能性蠻高的。

「青峰君、黃瀨君,那邊的樹後面有三隻狐狸,我們一人一隻。」拔出短劍的黑子指向附近的一棵大樹。

「欸?為什麼忽然要打狐狸?」耐心被耗盡的青峰不解地問。

「啊,小黑子想拿回鎮魂石吧!」黃瀨擊掌道:「因為我們接了這個任務,解開關鍵大概就是那個鎮魂石,而通常NPC說東西可能被什麼怪物拿走,就得去打那個怪物才能要回來。」

「是的,從剛才的情報來推測,要處理今晚的死者軍團,那顆鎮魂石一定是關鍵道具。」黑子點點頭說。

「等、為什麼是軍團啊!」連青峰的臉色都變了。

「因為剛才那個老人說被狂暴魔犬殲滅掉的是一支盜賊團。」黑子用著毫無起伏的聲音指出重點。

「……」壓根不想對上任何非科學生物,更別提一整支軍團的青峰和黃瀨瞬間衝向躲在樹後面的狐狸,黑子來不及出手,兩名行動力超高的前鋒就火速將三隻狐狸消滅,接著開始確認道具。

他們太清楚自家隊長一定不會放過這個任務,管他對手是什麼牛鬼蛇神絕對照砍不誤。

「有了!」黃瀨高聲道:「我拿到鎮魂石了!」

「要拿給那個老頭嗎?」青峰轉頭向黑子問道。

「……」對於自己來不及出手而有點小小的不甘心,但黑子還是很快地重整心情,「不用,因為剛才老爺爺沒有要我們幫他找石頭,只是告訴我們有這麼一樣東西,這應該是任務提示。」

「原來如此。」完全沒去注意這種對話細節的黃瀨恍然大悟道。

「那我們現在要回去跟其他人會合吧?」青峰望向不遠處的涼亭。

「當然要,這是深夜任務,離現在還有一段時間,而且光靠我們三個可沒辦法同時對付一個等級提升的區域BOSS和死者軍團。」黑子神色平淡地說出讓黃瀨跟青峰頭皮發麻的話。

「那個什麼魔犬的也會出現?」如果可以,黃瀨還蠻希望可以聽見否定的答案,但往往事與願違。

「會,而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

「……?」

「沒錯,狂暴魔犬就是我先前提到的區域BOSS。」聽完黑子的回報後,赤司一口肯定了他的臆測,「照你們得到的情報,牠在這個月的晚上會增強實力。」

「而、而且旁邊還附帶死者大軍?」一想到連在遊戲裡都得撞鬼,懼怕鬼怪的桃井不由自主地全身發抖。

「反正一定是遊戲怪物,消滅牠們就行了。」綠間用力握住手中的長槍,但微微發抖的手指還是不小心洩漏了主人的不安。

「至於這個特別任務可以得到的任務獎賞,大概就是『魔犬的寶物』了。」三兩下就抓出所有任務重點的赤司用事不關己的語氣說,接著他點開介面將道具欄中的鍋子、盤子與菜刀實體化,「任務發生時間在深夜,我們就先吃晚飯吧!」

所有人中,也就只有他和紫原從頭到腳面不改色。

「小紫原不怕鬼嗎?」這是來自黃瀨的詢問。

「……沒見過耶?應該不怕吧?」紫原想了想,給出模稜兩可的回應。

「……」

「剛好是個機會,封測時我恰巧有聽其他NPC談論到,這個世界有某些區域會出現鬼怪,我想他的意思應該是某幾層會出現鬼怪系的怪物,面對那種怪物恐怕需要另一種作戰方式,趁早習慣也不錯。」赤司一邊從選單裡面叫出各種食材,一邊說出讓隊友們完全無法放心的情報。

「……赤司君想做什麼料理?」看著涼亭桌面那些有的根本不明所以的肉塊與植物,黑子眨了眨眼問道。

「就……全部切碎丟到鍋子裡面熬煮成肉湯?」赤司難得給出了不太肯定的答案,「這個遊戲的料理方式很簡單。」這麼說著,他用手中的小刀分別指了指桌上的食材,被他點到的食物馬上變成碎塊。

「這樣還算煮飯嗎?」黃瀨傻眼地說,根本隨便哪個人來就可以了吧!

「遊戲把烹煮的許多過程都省略掉了,只要準備好烹飪工具、食材用對、順序無誤、調味正確就能煮出料理。」赤司邊解釋邊把桌上那些已經被切碎的食物倒入鐵鍋裡,然後他點了一下鍋子正中間的開關,那裡馬上浮出一個數字面板。

「這是電鍋?」綠間錯愕地問。

「應該算煮鍋。」赤司將烹調時間轉到十五分鐘,「這樣就可以了。」

「十五分鐘能熟嗎?」青峰可沒忘記赤司剛才放了一大堆生肉進去。

「沒問題喔,因為遊戲也壓縮了製作時間。」既然主菜已經弄好,赤司也就將那些還可以再重複使用的廚具收回。

「到底會煮出什麼東西來啊?」黃瀨十分懷疑地問,他剛才疑似有看見好像是動物內臟的不明物體。

但這也難怪,他們的食材都是最近打怪物時得到的,會有各種肉塊、骨頭或內臟都很正常。

「嗯……這是個好問題。」連紫原都少見地感到不安。

「唉呀,黃瀨、紫原,你們的隊長難得下廚,有必要那麼害怕嗎?」赤司面帶微笑,但他的隊員們十分不給面子地倒退三步。

就算赤司給的是問句,可答案只有一個。

隊長大人擺明他都親自下海……不,親自下廚,身為隊員的他們要是不吃也太不給面子了吧?

在赤司的笑容下,連青峰都不敢造次,即使他現在是較溫和的那個人格。

其實赤司的兩個人格都採專制政權,只是一個是開明專制,一個是恐怖統治而已。

「你剛才那算下廚嗎?」綠間低聲地抗議道,但他也明白自己在劫難逃。

赤司根本擺明了即使他煮的東西是穿腸毒藥,他們也得乖乖吃下去。

在食物完成後,所有人幾乎是抱持著,反正全員暈倒在這邊的話,至少可以逃過深夜的恐怖任務,這樣好像也算因禍得福的想法坐到桌邊。

哪怕潛意識依舊知道這想法非常天真,做人還是要適度地逃避現實。

「呃,好像意外的……正常?」在桃井小心翼翼地替每個人將鍋子裡的肉湯裝盤遞給他們後,黑子悄聲地說。

他和隊友們都用著彷彿發現新大陸的神情,手上碗裡的食物散發著熱騰騰的香氣,似乎混了某種草藥的淡淡甜味,看起來極其普通,說穿了不過是琥珀色的湯汁與久違的肉塊以及看起來像是胡蘿蔔丁和青菜的配料。

但眾人只是面面相覷,就是沒人敢下筷……下湯匙(赤司沒買到筷子)。

最後第一個開動的還是赤司本人,不管是將食物放入口中前還是咀嚼食物時甚至是吞下食物後,他的表情都極其正常,好像他吃的是再正常不過的東西。

……可身為食材提供者,還親眼目睹食物料理過程,眾人實在無法欺騙自己的良心說這是正常食物。

而且赤司是誰?他可是那個赤司征十郎!

奇蹟之世代中,要說是最強演技派也不為過(雖然其他人也不擅長演戲)!

「怎麼了嗎?為什麼要一直看我呢?」過了幾秒才貌似注意到同伴們正瞬也不瞬地盯著自己,赤司回以一抹再無辜不過的笑容。

乍看下他就是個親切溫柔的領導者,但認識他已久的奇蹟之世代們哪有可能被欺騙啊!

(我的頭皮麻掉了……)黃瀨吞了口口水。

(看起來好像沒有五月的那麼可怕?)青峰的眼皮還是抖了抖。

反正伸頭一刀縮頭一刀,吃了說不定不會有事,不吃絕對會有生命危險(隊長大人正在旁邊虎視眈眈),黑子也面無表情地挖起碗中的肉塊塞進嘴中,他相信味道不管再可怕,應該都沒有他們籃球部那位女監督的手藝可怕。

其他人馬上把視線集中到他臉上,可惜從他們認識的時候開始,黑子就是一個面癱,隱藏情緒的技術跟他平常玩消失的功力差不多強。

「其實……很好吃。」這是幾秒後黑子給出的評語。

「……」由於黑子幾乎沒說過謊的優良品德,其他人才硬著頭皮跟著進食。

而味道,正如黑子所說的,還真的不錯。

「就是一般的肉湯嘛!」黃瀨感嘆道:「可惡,都怪料理的方式跟食材那麼奇怪,害我白緊張一場。」

「嗚,再來一碗。」兩三下就將碗清空的紫原伸長手,把空碗遞給離鍋子最近的桃井,其實湯鍋放的位置在桃井跟赤司的中間,但他沒膽子麻煩赤司。

由於教養關係,綠間奉行嘴巴裡面有食物就絕對不開口,否則他剛才一定會訓斥紫原的懶惰行為,要他自己去添食物,而綠間此刻的表情其實也有幾分意外,因為口中的食物儘管說不上是多麼美味,卻也沒有他們一開始想得那麼可怕。

硬要形容的話,其實還頗像小學的營養午餐。

不特別好吃也不特別難吃,非常普通的味道,但由於他們最近吃濃湯跟麵包吃到快發瘋,一個月來第一次吃到燉肉的幾名少年不知不覺越吃越多。

最後除了黑子跟桃井只吃兩碗,其他人都吃了四碗以上,大大的鍋子很快就見底了。

「啊,快沒了……」黃瀨有點遺憾地翻攪著鍋子,接著撈起一顆圓球。

上頭沾滿琥珀色湯汁,但還是能看出那顆「球」原本是白色的。

「這是什麼食材?」青峰也跟著湊過去看,但在黃瀨用湯勺轉動了一下那顆球後,他馬上臉色發白地拉遠距離。

「小青峰?」

「赤司,那種東西為什麼會在鍋子裡!」青峰立刻轉頭向他們偉大的隊長咆嘯,如果仔細聽的話,會發現他的音量大歸大,卻夾雜著一絲抖音。

「青峰君?」第一次聽見青峰用這種語氣跟赤司說話,黑子用不解的神色看向還被黃瀨舀在湯勺裡的東西。

「呃……」也看清楚那是什麼,黃瀨開始想暈倒了。

「為、為什麼會有眼珠在湯鍋裡面?」青峰咬牙切齒地問出讓其他人開始反胃的話。

如果這個遊戲允許嘔吐的話,他們此刻絕對已經把剛才吃下去的東西通通吐出來了。

「喔,那個啊!」赤司的表情仍舊是從容不迫,「那個食材的名字是『鮮嫩野狼眼珠』,還是我們所有人打到的食材中最高級的。」而且嚴格來說,打到的人也不是他,他只是順手扔下去一起煮了。

在其他人張著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滑稽模樣下,赤司以優雅的儀態用手中的湯匙將湯勺中的眼珠接過,然後一口吃下。

「其實口感有點像豆腐……」赤司的話還沒說完,對面的桃井跟黑子就昏過去了。

「哇,小桃、小黑子!」反應神經好的黃瀨馬上跟青峰一起接住隊友,以免兩人撞到地板受傷。

「嘖嘖,心臟有待磨練。」

「……」看著好似在盤算著什麼的自家隊長,綠間也開始想要一起昏過去了事。

.
.
.

隊長大人以後會兼任團隊的廚師喔~
然後敢抗命的人除了要被隊長大人剝皮…咳,修理之外,還會被扣晚餐~XD
不過赤司當廚師,有個很可怕的後果,那就是好吃歸好吃,可是千萬不可以去深究食材~(欸欸欸!)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