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十二章★

難得一頓好好的晚餐,由於在最後發現了恐怖的食材,導致除了赤司之外的所有人都有點精神恍惚,連紫原的神經都沒大到在發現自己吃的料理如此驚悚後還能保持平常心。

但人是很容易習慣的生物,承受度也可以鍛鍊,特別是在隊長叫作赤司征十郎的時候。

總之,他們未來的飲食現在暫且跳過,因為他們此刻有更重要的危機,逐漸邁入深夜後,四周開始飄起奇怪的白霧,氣氛也變得十分陰森,白天美麗的林子與草原讓一群膽子其實不算小的少年們(赤司例外)感到毛骨悚然。

赤司無情地讓綠間把昏過去的黑子和桃井叫醒,想靠暈倒逃避任務在赤司手下是行不通的。

然後待在涼亭裡的他們看見了。

因為涼亭的其中一面直接面對草原,失去樹林的遮蔽後,所有人都將那些自白霧中拖行著身體搖搖晃晃走入他們視線的「東西」看得一清二楚。

「骸骨?」綠間臉色蒼白地說。

一具一具枯黃的骷髏開始在草原上徘徊,身上沒有穿戴任何防護,就是純粹的骨架,可手中卻拿著斷掉的劍或刀。

「好像是怪物的樣子……」黑子注意到每具骷髏的頭上都有一個紅色箭頭,這代表那些看起來應該屬於妖魔鬼怪一類的東西是這個遊戲設定的怪物。

「我可不可以不要玩了啦,為什麼連這種東西都出現了!」黃瀨有點歇斯底里地說。

但所有人一致無視這段話,他們就是因為無法登出遊戲才得那麼累的想辦法攻略遊戲啊!

「怪物的名字是『骷髏士兵』,看起來只是最初階的骷髏兵。」在場唯一神色不變的就只有赤司,「封測時總共攻略到遊戲的第八層,我曾在第七層的迷宮裡碰上名為『戰敗骸骨』的骷髏兵,對方身上還帶有護具,相較之下這個看起來簡單多了。」不過第一層的怪物和第七層的怪物原本就不在同個等級上。

這下不只黃瀨,連綠間跟青峰都不想幹了。

「嗚……好可怕。」桃井死死抓著黑子的肩,躲在他的身後。

「好,誰要先上呢?」赤司說出讓所有人面如焦土的話。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沒人想當第一個敢死隊。

「沒人自願的話就抽籤囉!」似乎早就料想到會有這種情況,赤司點開自己的道具欄,然後叫出不知道什麼時候準備好的籤筒。

「遊戲裡面居然有這種東西。」綠間傻眼地說。

「裡面的籤紙共有七張,四張白色、三張塗有紅色顏料,抽到紅色的人就打頭陣吧!」臉上掛著笑容的赤司說出在其他人耳中彷彿死神低語的命令。

既然隊長赤司都發話了,眾人只得一邊祈禱自己別抽到那三張下下籤,一邊乖乖伸出手認命地抽出籤紙。

「嗚伊!」

「呀!」

「……嘖。」

所謂幾家歡樂幾家愁,在紫原、青峰跟黑子如釋重負地鬆口氣時,黃瀨、桃井和綠間臉孔發青地抽中了紅籤。

「不用那麼害怕。」赤司有些好笑地說:「那只是遊戲怪物,像平常那樣打就行了,真的有危險我也會出手。」

「小赤司,求求你一定要出手!」黃瀨哭喪著臉說。

「最後給你們一個建議。」赤司總算像是良心發現地說道:「這個遊戲在戰鬥部分的細緻度很高,也極盡逼真,因此,玩家的『攻擊』一定要準確命中怪物才能生效。」

「那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嗎?」綠間皺起眉,攻擊不管多兇猛,只要沒擊中就一點用處也沒有,這種常識即使是初學者都該曉得。

就像投籃不管投得多麼漂亮,只要沒進一樣得不到分數。

「那你們就加油囉!」綠間相信赤司此刻臉上那抹神秘的笑容絕對不是他的錯覺。

「黃瀨君、綠間君、桃井さん,請小心!」望著已經踏出涼亭一段距離的隊友們的背影,黑子不放心地喊道。

「嘖,有危險我會去救他們。」青峰的刀已經出竅了,一臉驚恐的黃瀨跟全身發抖的桃井再加上死撐著臉的綠間,這個組合怎麼想都讓人很不放心。

「說的也是呢~」還是覺得讓隊友們就這麼自生自滅不太好的紫原接在青峰後頭踏出了涼亭。

「以武器種類來說,紫原的武器對骷髏兵效果最好。」旁邊傳來赤司有些風涼的話,「而黃瀨的兵器大概相性最差。」

「……」青峰跟黑子同時轉過頭用無言以對的眼神瞪向他們的隊長。

而那邊馬上傳來慘叫聲。

「咦!為什麼攻擊沒用!」接連的刺擊都沒有擊中的觸感,本來心理狀態就已經很糟糕(不排除有驚悚晚餐造成的精神衰弱後遺症)的黃瀨整個嚇到了。

他打的怎麼說也是骷髏,又不是幽靈!

如果是幽靈的話,那攻擊沒用他還可以理解,可為什麼骷髏也打不到啊!

因為速度最快、率先攻擊的黃瀨發生這種事情,導致本來要跟著動手的桃井跟著愣在那裡,而在骷髏向著傻住的她撲上來時,綠間趕緊扔出飛樁救援,但卻碰上與黃瀨一模一樣的問題。

但綠間的兵器是投擲型,因此他能清楚地看見自己投出的樁子穿過了骷髏的身軀,落在後方的草叢中。

「咦……!?」這下桃井真的不知所措了,一邊後退一邊閃避骷髏揮出的刀刃,或許是由於極度慌張,導致她的腳絆了一下,原本就因為恐懼而失去平衡感的身體當場摔倒在地。

「小桃!」

「桃井!」

「五月!」

黃瀨馬上扔下手邊的對手,高速衝過來擋下骷髏士兵揮出的生鏽鐵刀,與此同時,青峰也到了,伴著青藍色光輝好似流星一般地切過骷髏士兵的身軀,當場讓等級其實並不高的骷髏兵爆散。

「嚇──!」與青峰同時進攻的紫原,雖然攻擊速度比較慢,但他手上的重錘也正面擊中了原本跟黃瀨對峙的骷髏,並且一擊讓牠消滅。

「原來如此,是有沒有砍中的問題嗎?」原本也衝過來救援,只是沒趕上的綠間在看見青峰的攻擊後,他終於弄明白了。

「一點也沒錯,黃瀨的刺擊與綠間射出的飛樁都穿過骸骨中間的縫隙,沒有攻擊到怪物的本體,因此才沒有產生作用。」踏著輕鬆的步伐走過來的赤司語調平穩地說。

這是只有潛行遊戲才會發生的狀況,換成一般的線上遊戲,只要鎖定怪物使出攻擊,就沒有這種會因為穿過怪物身上的間隙而產生落空的問題。

「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早點說會死嘛!」如果身體能流汗,剛才一定已經被嚇出一身冷汗的青峰不爽地說。

「……」但赤司卻笑而不語。

「……赤司君是想要我們學會自己摸索吧?」觀察赤司的神情幾秒後,黑子嘆口氣說。

「不愧是哲也。」赤司的左眼透出一抹妖異的金,他向來不是個會過度保護隊友的人,他甚至在許多地方上非常不近人情與殘酷,「說穿了,我對這遊戲的知識僅適用到第八層,之後還會遇上更多突發狀況,你們要是光依賴我提供情報的話,我會非常困擾。」

「……」赤司說的話實在太過現實,卻又正確到令人無可辯駁,沒有人能夠回嘴。

「不過我還是示範一次吧!」這麼說著的赤司揮出鋒利的鐮刀,然後示意其他人後退。

先前他的重心主要都放在訓練隊友學會遊戲內的團隊合作方式與跟怪物戰鬥的基本技巧,還有最重要的──技能的使用。

而現在,該是時候讓他們明白,在生存遊戲裡面面臨死亡恐懼時,該怎麼戰鬥才能夠活下去。

赤司在下一秒筆直衝進眼前的骷髏大軍,一般選擇長兵器的玩家鮮少做出這種根本不要命的事情,因為長兵器不利於近身戰,要是被骷髏包圍起來貼身圍攻,那可不是好玩的事。

但這種距離的拿捏與彼此位置的掌握卻是赤司的拿手好戲,他在極短的時間內準確無誤地在腦中計算出每隻骷髏士兵的攻擊順序與行動模式,因為只是低AI的遊戲怪物,所以攻擊方式也極為單調。

赤司用乾淨俐落的身手躲過每一道攻擊,並且抓準骷髏兵的空隙與戰鬥時機揮出鐮刀,他攻擊的怪物不一定距離自己最近,卻百分之百能一擊將牠們消滅,閃耀著技能紅光的鐮刀在赤司的周遭劃出一道又一道的紅色殘影。

那每一道紅弧都帶著犀利的獨特美感,配上赤司輕盈的身手與沉重又狠冽的打擊,他們的眼前上演的屠殺乍看下竟然好似一支鬼魅的圓舞曲。

而赤司臉上的神情,卻是種讓人看了會膽寒的愉悅。

不是為了殺戮,而是單純的享受著戰鬥與勝利。

「我越來越覺得小赤司才是真正的BOSS。」黃瀨虛弱地說。

「贊成。」桃井覺得自己離再次暈倒只有一步之差。

「同感。」黑子不得不承認黃瀨這次的形容一點也沒錯。

由於等級威壓加上戰鬥技巧卓越,赤司打起骷髏兵來可說是毫無懸念,但是忽然冒出來的魔犬跟骷髏兵的程度可就不在同個級別上了。

深紫色的身影猛然竄出時,赤司也以驚人的洞察能力向側邊一躍避開對方放出的技能。

身穿血紅色鎧甲、手持長刀,以兩腳站立的怪物跟青峰和綠間差不多高,這隻名為狂暴魔犬的怪物就是先前赤司提過的亞人型怪物。

嚴格來說,剛才被打倒的那些骷髏兵也是,只是牠們的等級太低所以不會使用技能。

可這隻狂暴魔犬可就不是那麼回事了,震耳欲聾的咆嘯聲打碎了本來就不怎麼寧靜的黑夜。

「等級有點高。」以鎖敵技能偵測對方後,赤司瞇起異色的雙眼,「不過只有兩條血,是因為這裡是第一層嗎?」一般來說,BOSS會有四條血,在赤司的記憶裡面,鎮守通往第二層的第一層BOSS也是如此。

若真是如此,那位遊戲設計者或許出人意料地相當溫柔?居然還給初學者們適應的時間,更何況他們身後就是可以躲避怪物的安全區域(涼亭),真的打不贏的話還有地方可以躲。

「嗯……看起來的確是可以一隻狗殲滅一整支盜賊團的模樣。」毫無緊張感的黑子望著體型龐大的怪物感嘆地說。

事實上因為今天已經被嚇過太多輪了,比起自家隊長,黑子甚至覺得那隻怪物比較和藹可親。

「黑子你還在說什麼風涼話啊!」不過旁邊同樣被嚇一輪的綠間似乎就沒有這種閒情逸致了。

「一般的亞人型怪物可以單挑,但分屬在BOSS類的得團體作戰,大家應該都還記得我先前教的『切換』吧?」這幾日赤司同樣訓練過他們進行團隊作戰。

「記得。」青峰嚴陣以待。

「嗯,沒忘。」嚇過一輪後,反而讓原本有點渾渾噩噩的腦袋清醒些的黃瀨也握緊手中的細劍。

「五月如果還不行的話,先退回涼亭。」赤司對還腳軟在地的桃井下令道,對付王級對手時,有人扯後腿會相當危險。

「我、我知道了。」不想當拖油瓶的桃井趕緊試著撐起身體,但根本還來不及恢復過來的她整個身子搖搖晃晃,最後還是讓不想浪費時間的紫原一把拉起才終於站直,然後她跌跌撞撞地跑回涼亭處。

在桃井回到涼亭時,其他的六名少年也早就各就各位。

「攻擊!」赤司一邊下達指令一邊揮下鐮刀,他的神態和帶兵打仗的將領竟然有幾分神似。

在赤司揮下鐮刀時,速度快的兩名前鋒直接衝出,因為配點與招式速度關係,技能攻擊速度比青峰快的黃瀨率先以細劍的「線性攻擊」命中BOSS龐大的身軀。

雖然這隻狂暴魔犬的長相猙獰,氣勢也相當震懾,但比起剛才分屬在鬼怪類的骷髏,黃瀨打起這種標準的遊戲怪物還更沒心理負擔。

「切換!」而在攻擊命中後,因為使出技能而暫且無法隨性移動的黃瀨藉著剛才攻勢的衝勁偏過身子,讓遭受技能攻擊而同樣無法移動的BOSS暴露在青峰的劍下。

因為武器種類關係,青峰的招式威力比黃瀨大得多,連攻擊的勁頭也較為強悍,這回被招式技能彈開的魔犬退後了兩大步,不過身為BOSS的牠很快就重整好態勢準備向青峰跟黃瀨追擊,但赤司與綠間卻早已繞到牠的兩側。

『切換!』兩名少年飛快地從BOSS的左右兩邊進擊。

『吼─────!』當分別閃著紅光和綠光的鐮刀與長槍分別從左右兩邊插入牠的腰部時,擬真度相當高的怪物發出咆嘯。

但牠右手拿著的巨大長刀卻發出紫色的光芒,長刀以犀利的角度向右劃出難以迴避的弧度,向後躲開的綠間沒能完全閃過,胸口被拉出一道紅色的痕跡。

這個遊戲設計上沒有「鮮血」,不管場上打得再怎麼激烈,也絕對不會出現鮮血非濺等怵目驚心的畫面,倒也省下玩家必須適應血腥場面的功夫。

只是胸口這種幾乎等於要害的位置被劃傷,綠間的身體反射性僵住一秒,他的眼珠近乎本能地看向自己視野裡的HP血槽,儘管沒有被BOSS的技能完全命中,但他卻下降了十分之一的血量。

(BOSS的攻擊力和普通的小怪果然不在一個級數!)好在這段時間綠間加減也算受過訓練,他馬上恢復冷靜的判斷力,並在下一道追擊砍來時向自己的左後方一越躲開,原因是他看見了被BOSS忽略過的赤司甩著大鐮刀朝他支援。

鐮刀以刁鑽的角度自BOSS右邊的空隙斜向砍下並架住牠的脖子,然後藉著發動技能的後座力,赤司用力把怪物往自己的方向一帶。

「切換。」紫原揮舞著巨大的單頭槌筆直衝上前並朝魔犬身上砸去,在攻擊成功後,他看都不看被自己命中的敵人而是直接向前一跳,藉著技能的衝勁,他直接跳過了BOSS的身軀,而青峰馬上接著補上他原本的位置繼續攻擊。

團體戰的最大好處就是,只要銜接得宜,他們的攻擊就可以不間斷,但要是默契不佳就會彼此妨礙。

「防禦力比一般的怪物強。」沒有加入圍擊的黑子在較外圍處觀察著,接連挨了五名同伴的招式,眼前的BOSS卻只下降了其中一條血槽的三分之一血量。

(看來以後和BOSS作戰得有持久戰的心理準備。)黑子默默地在心底下了結論,而在同伴與BOSS纏鬥時,他手中的短劍也閃出淡藍色的光輝,幾乎把所有技能點數扔到速度的他用其實不下於黃瀨的速度衝出去,藍色的短劍橫過了想要偷襲的骸骨士兵胸口。

『啪嚓。』伴隨著清脆的音效,早在赤司與骸骨大軍作戰時就看出牠們弱點的黑子一擊將對方消滅。

他的神色自始至終都是波瀾不驚,淡藍色的眼珠再度掃過戰局,他的身影在轉瞬間繞到另一側,移動的同時,他也擺出放技能的姿勢,並且在一隻骸骨想從紫原身後偷襲時搶先一步將牠消滅。

「所以我說了,影子的功用都是一樣的。」將黑子的所有舉動都看在眼裡的赤司在誰都沒注意到時勾起一抹笑。

影子會在暗地裡支撐起整個團隊,擁有影子的光才會更加屹立不搖。

.
.
.

作家的話

呼~ 先前因為生病的關係,生存遊戲停更了三個星期,對不起讓大家久等了!(合掌)
這章已經開始挑戰區域BOSS,不過因為只是第一層的BOSS,所以還算簡單~XD
不過團體戰還真不好寫呀…雖然這也是種樂趣~(捧臉)
黑子的功用也差不多要慢慢浮出囉~(笑)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