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十三章★

他們與魔犬的纏鬥嚴格說來並不久,還不到十五分鐘就結束了,會讓人感覺到戰鬥時間很長,主要還是因為他們出招的次數多。

只能說這個遊戲雖然開始沒多久,但這支團隊已經養出一定的戰鬥默契(不排除有部分是從現實世界中帶進來的),彼此的攻擊間行雲流水地找不到破綻,隊長除了是主力輸出之外,還能指揮甚至引導其他同伴們的攻擊,這樣的條件下導致他們對BOSS的攻擊和牽制幾乎可說是毫無間斷,如六彩(六個人進行攻擊)的狂風暴雨般招呼到狂暴魔犬身上的技能即使單發削減的HP不多,持續加疊起來不管是誰都會被磨死──在怪物無法自主回血的情況下。

圍攻BOSS的玩家數量一共是五加一,這人數其實並不算多,在其中一名少年主要負責外圍警戒,偶爾抓到時機才會補刀的條件下,嚴格說來只能算是有五名玩家在跟BOSS戰鬥,要形成如此緊密的攻擊節奏,每人的出招次數想當然地可說是非常頻繁。

但一般來說,就算組成幾十人的大型團隊,一次能上去攻擊BOSS的小隊也差不多是這個人數,這個遊戲會以六人當作組隊人數最高上限不是沒理由的。

姑且先不論後面的樓層會不會出現超大體型的BOSS,前面樓層這些BOSS大小差不多就是這樣,不會大得太誇張,如果不管人數問題一大群人圍到BOSS身邊的話毫無疑問只會讓陣行亂掉並且彼此妨礙,先不提只能仰賴技能輔助的玩家們搞不好還會誤傷彼此,搞不好還會誘發BOSS的大範圍攻擊技能被一口氣全部消滅掉。

若是真正的戰士與騎士上去打,他們原本就具備貨真價實的劍術與武術,當然就不會有彼此互相制肘的問題,還可以在狹小的空間內配合著一起抵擋BOSS的大規模招式,但這個遊戲中大概不存在這類角色。

大多數的玩家都是完全沒有武學底子的普通人(絕大多數甚至是平常宅在家裡,別說戰鬥如此高竿的事情,根本連運動都不常接觸的御宅族),那種情況下還能做到彼此配合才真的見鬼了!

儘管赤司等人是運動量極高的籃球員,但他們在現實中對戰鬥的接觸頂多只到個人防身術,想要他們進行如此高段的戰鬥完全是強人所難。

所以像現在這樣一次用大約五、六人的規模上去挑戰BOSS無疑是最正確的戰鬥方式──再說他們其實也沒有多餘的人力了,即使未來桃井順利加入BOSS戰,他們的人數上限頂多七人。

姑且先不論之後要不要和其他團隊聯手,他們本身的團隊要再吸收新成員進來的可能性……除非又再遇到現實中認識的朋友,否則或許會比他們順利破關逃出遊戲還低吧?

「大家辛苦了。」在同伴們結束戰鬥回到涼亭休息回血的時候,桃井有些愧疚地說。

無法加入戰鬥的她,待在旁邊甚至連守望都做不到。

如果是在現實世界,身為球隊經理她還可以為他們遞毛巾、水灌,此刻她卻只能口頭上表達關心,一點實際作為都沒有、也無法有。

想到這裡,她就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又丟臉又不甘心。

即使理智上知道自己並不算是團隊裡的米蟲,平時的戰鬥她有參加,也會進行情報蒐集,可桃井就是無法驅散忽然從心底生出的自我厭惡感。

她很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重,在戰鬥上她完全不如其他人,就算她平常有乖巧加入團隊的訓練和作戰,其實她心裡也清楚有她沒她差別不大,他們的團隊根本不差她那點攻擊輸出,而且其他人還常常得等待她完成訓練。

要說情報蒐集,封測玩家的赤司握有比自己更詳細的情報,要論戰鬥能力,她毫無疑問敬陪末座。

就連在現實世界中體能不佳的黑子都很快地找到自己的戰鬥方式,何況現實裡的身體能力可以靠遊戲數值補足,無法擔任前鋒的黑子說穿只是受限他所選的武器和點數配置,以及被現實中對自己的既定認知影響。

但黑子現在所選擇的戰鬥模式,其在團隊中的價值卻不下於擔任主力攻擊手的另外五人,因為黑子用他的方式確實地守護住團隊。

黑子的存在讓其他五名隊友能夠毫無後顧之憂,而他的能力也讓他們願意放心交付身後,甚至在前線出現漏洞與破綻時,黑子會以優異的觀察力迅雷不及掩耳地補上,他徹底發揮了自己在球場上磨練出的各項能力,並且一如在球場那般令自己的團隊戰力得到增幅。

那麼自己能做什麼呢?又能做到什麼呢?

桃井捫心自問。

黑子的方法她學不來,即使學起來也沒意義,因為她不可能做得比黑子更優秀,何況她沒有想取代黑子的意思。

在籃球場上,她是可以支援隊伍的球隊經理(情報販子),在遊戲中,她又該擔任怎麼樣的角色才最能輔助團隊?

遊戲裡也有情報販子吧?

但有沒有其實都不重要,沒有她可以自己開創,現在的重點是她該怎麼做?

此刻令桃井迷惘的是,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或說,她不知道有什麼是自己能做的。

「!?」輕微又溫柔的碰觸讓不知不覺分心的桃井倏然回過神來,身停一顫後,眼神重新聚焦的她發現走到她面前的黑子一如在現實世界那般,帶著溫柔的眼神揉了揉她的頭,和她交錯而過的青峰也用自己厚實的掌心按在她的肩上。

那一瞬間的溫暖與安心感讓桃井有落淚的衝動。

黑子原本就相當拿手觀察人類,更何況他與桃井也認識了好些年,在桃井迎接結束戰鬥的他們時,他就敏銳地察覺對方的眼神不對。

性格豪放而不注重細節的青峰也沒粗枝大葉到連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陷入低潮都看不出來。

但不管是體貼的黑子還是不善於言詞的青峰,他們此刻都選擇保持沉默,因為他們也猜到了桃井的糾結,他們知道現在的桃井需要的並不是同伴的安慰,所以他們什麼也沒說,也不打算提供她任何幫助。

其實其他四名少年也多少看出桃井的狀態,而他們同樣保持緘默。

他們不會向對自己的定位感到徬徨與迷惘的同伴提出任何建言或安慰,這是他們從中學以來的慣性。

即使未曾交流過彼此在這方面的想法,本質其實極為相似的他們卻默契極佳地在潛意識中一致認定,能為自己找到未來道路的人只有自己,他們頂多給予簡單的鼓勵,但想從他們這些人身上獲得再多的安慰或援手就是奢望。

過去的他們幾乎不對陷入低潮的同伴伸出援手,那是他們身為強者無自覺的傲慢,想與不斷向前邁進的他們一同前行就得自己踩油門。

不過相比中學時的冷漠,現在的他們雖然同樣不會開口,可經過許多的磨練後,他們已經學會對同伴的悲傷付出細微的關懷,而不是漠視到最後。

儘管他們同樣不打算對遇到瓶頸的桃井伸出援手,理由卻已經不同,昔日的旁觀是因為各自的驕傲,此刻不插手是由於對同伴的信任。

他們相信同伴會自己跨越障礙、會自己摸索出道路,因為曾經的他們也是這麼做的,而他們也確實做到了,或許在那些過去的經歷中有不少來自彼此的助力或阻力,但最後決定咬牙堅持下去的人永遠都是自己。

所以他們相信桃井也做得到,因為站在球場邊支撐著球隊的桃井是他們所認同的同伴,她也具備著讓他們承認且正眼相待的實力和意志。

因此他們不會對桃井說什麼,只會靜靜地守護在她身旁,而和他們待過同一團隊、相識已久的桃井也不會向他們尋求更多的依靠,她同樣認為只能靠自己找到克服挫折的方法。

赤司在餘下安靜的夜裡煮起茶水,沒人去想到要提出自己沒有杯子的事,反正細心的隊長肯定在之前的城鎮中就將所有他們會用到的東西準備完畢。

在茶水沸騰後,赤司果不其然地叫出了七個杯子。

「我們的東西還有隊上公用物品都收在赤司君那邊可以嗎?」喝過茶水後,終於有說話心情的黑子提出了先前就注意到的事情。

「道具欄位有限制吧?」綠間也跟著說道,事實上赤司剛才把籤筒收回去時他就在想這事了。

「目前還沒問題,畢竟遊戲剛開始,拿到的道具數有限。」赤司當然不會沒注意到這種事,「只要好好利用每一個道具格的物品疊加功能,佔的欄位就有限。」

「這麼說也沒錯……」黑子點開自己的道具欄開始研究,一旁的綠間也是。

「物品疊加功能?」青峰一臉不明所以地重複,事實上紫原也沒聽懂。

「就算是青峰君應該也有注意到,同樣的道具在自己的道具欄中都會被收在同一個道具格吧?」黑子招手讓青峰到自己身旁觀看自己的道具欄。

「這個我知道。」沒介意黑子前半段暗示自己笨的說法,湊過去看的青峰馬上點頭。

所謂的「物品疊加」指的是相同的道具,若被收到玩家的道具欄後,會被合起來放到同一個道具格中。

舉例來說,黑子的道具庫裡有八瓶的回復藥水,但實際上這八瓶的回復藥水只佔了一個道具格,因為是同樣的道具所以被收納在同一個道具格中,只在那個道具格的角落標上一個「八」代表剩餘數量,這是大部分的遊戲都有的設定。

「每一樣道具,被放入道具欄中都有自己的『物品疊加數限制』,在到達數量限制前,不管放入多少相同的道具都不會佔到其他道具格。」在照顧這群新手同伴的日子中,赤司已經養成詳細解說的習慣,「『杯子』這項道具的最大疊加數上限是十個,超過十個後,第十一個杯子就會被放入第二個道具格,所以七個杯子放在我的道具欄中其實只佔了一個格子,但若讓你們自己收自己的杯子就得每人都消耗一個道具格,反而浪費了。」

「這麼說的話……那我們把同樣的道具都集中在特定的人身上,理論上就可以增加隊伍的總道具格囉?」黃瀨舉一反三地問道。

赤司頓了一秒,然後才點頭道:「……事實上的確如此。」黃瀨所提出的事情其實大部分的老手玩家都知道,但很少有人會這麼做。

放在自己背包的道具屬於自己,而用這種方式處理的道具,不只等於是成為團隊的共有財產,同時也是把自己辛苦打到的道具交給別人保管。

這樣的行為相當考驗團隊的信任度。

但完全沒有這種意識的黃瀨,在赤司肯定這點後,已經開始拉著身旁的同伴們交換彼此的道具了。

黑子瞄了赤司一眼,但他卻也沒什麼猶豫就跟著進行這個乍看下很容易成為未來戰利品瓜分衝突導火線的舉動,綠間偏頭想了想後也加入。

並不向另外三人,一根筋到連這樣的行為會引發的可能問題都沒發覺,起初還有些遲疑的桃井在黑子和綠間都沒表達異議後,她也跟著放下心來。

她確定謹慎派的黑子與綠間既然沒提出,那就代表他們已經有想法了。

證據是一定會考慮到這些的赤司也面帶微笑地跟著加入道具分配。

事實上赤司早已提前在鋪路,黑子、綠間就是了解到這點才選擇放心──即使他們一點也察覺不到赤司的計策,但他們相信赤司一定有方法。

「每個人必須各自配戴的藥水可別跟著換了。」赤司淡淡地提醒道,他相信自己這群在某方面脫線到令人歎為觀止的朋友們,如果沒人提醒的話,可能一個換得高興就連不該換的東西也會跟著換。

其實能這樣搞的道具就僅限於在打怪物時得到的瑣碎物品,例如某某動物的毛皮、牙齒等等,這種沒什麼實際用途的東西。

「話說回來……草原上沒冒出其他骸骨了。」警戒心高的綠間即使身在安全區的涼亭內也還是有在留心著草原上的風吹草動。

「嗯,我把鎮魂石放到草原上某個石製的簡陋小檯子上後,那些骸骨就自己消失了。」黑子點點頭說。

『……』完全沒意識到黑子是什麼時候去做了那些事的隊友們回了六個點。

「我記得在我們剛才對付狂暴魔犬時,黑子曾一度閃得到很外圍的地方。」赤司回憶著不久前的戰鬥,一直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他雖然也沒察覺到黑子詳細的舉動,但他也不像其他人那樣不知不覺,赤司的確有注意到黑子在戰鬥中曾與主戰場拉開一段距離。

以黑子為自己建立起的支援模式來說,這種舉動很奇怪,但赤司相信他會這麼做必然有其理由,所以他當時沒提出質疑。

赤司可不認為黑子會因為想去進行不必要的舉動而讓團隊面臨危險,事實上黑子就連脫離戰圈的時機點都掐得極好,選在他們攻勢正甚,附近也沒冒出新的骷髏兵時。

「就是那個時候,畢竟我們拿到一顆鎮魂石,這個任務如果沒用到任務道具的話就太奇怪了。」黑子正色道。

「而且在你歸隊前,狂暴魔犬的防禦力有下降,我們技能削減的HP增加了些微的幅度。」在戰鬥中敏銳察覺到這點的赤司原本就懷疑過應該是黑子當時的舉動所造成,現在得到答案了。

「這樣的話,這個任務就算結束囉?」不想去糾結黑子的神出鬼沒,黃瀨把話題轉到任務上。

「我想應該還得去找NPC交接,這個任務還存在在我的任務欄中。」其實也不是很有把握的黑子看向赤司。

「沒錯,若任務完成的話就會從任務欄中刪除。」赤司同意道。

「所以我們得待到早上,然後去找先前的老頭?」青峰懶洋洋地問。

「既然如此,大家就輪流守夜吧!」黑子看了看自己系統視窗顯示的時間,現在距離天亮還有幾個小時,已經處理完任務後似乎沒有通宵的必要。

「不能直接睡嗎?」像是覺得很麻煩,紫原拖著長音問道。

「雖然這裡是安全區,身處安全區中玩家不會被削減HP,但玩家在這邊還是可以進行肢體碰觸。」赤司直勾勾地看著同伴們,「就算怪物踏不進安全區,但我們要提防的不只怪物吧?」

「即使不會被扣血,但也不能讓其他玩家隨意觸摸。」綠間馬上就意會赤司的意思,「而且說不定還會被動什麼難以察覺的手腳。」

「啊嗚……我們還是守夜吧!」黃瀨馬上投下贊成票,其他人也紛紛點頭。

雖然擁有值得信賴的團隊可以彼此依靠,但他們恐怕還是得維持充足的危機意識才可以,特別是在他們還不夠熟悉這個遊戲的條件下,就算遊戲裡面有許多防範的系統規則,但永遠會有人想到辦法去鑽規則的漏洞,或者乾脆利用規則。

.
.
.

作家的話

呼呼,他們進入遊戲後的第一個任務總算圓滿(?)結束囉~
但接下來的路還很~長的說……
其實大家都注意到了,他們被放進遊戲的世界中就等於被扔到異世界,所以需要新的生存方式~
現實世界的自己是自己,遊戲中的自己也是自己!
因為這並不只是個「遊戲」~XD

另外赤司君已經在替未來鋪路囉! 不過他做的實在很隱諱,不曉得有沒有人能提前看出來呢~~~(笑)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