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十四章★

「奇怪了……昨天我們是在這邊的林子裡遇到那個老爺爺NPC。」隔天一早帶著同伴們來到先前接到任務地點的黑子皺起眉頭。

「難道這個任務還有後續?這裡是第一層吧?」綠間相當懷疑地問,雖然從來沒有接觸過線上遊戲,但綠間不認為還在一百層中的第一層──也就是初始關卡的地區,他們會接到太過複雜的任務。

事實上也沒有哪個遊戲會跳級到這種程度。

「我也覺得這個任務不會那麼複雜。」赤司肯定綠間的臆測:「黑子,你稍微確認一下自己的任務欄。」

「已經完成了。」黑子點點頭說。

「那麼當時NPC把任務交給你們時還有提到什麼嗎?」赤司當初沒直接把接任物的工作丟給黃瀨、青峰這兩個粗線條,將黑子也派去接任務的最大原因就在於要他留意任務細節。

「有一批盜賊想攻擊附近的村莊,結果碰到了魔犬出巡,偷走魔犬寶物的他們被魔犬殺死……那些盜賊應該是我們昨晚殺的骷髏兵。」黑子歪著腦袋說道:「老爺爺說只要一到這個時間這附近就不太平靜,所以才拿了鎮魂石過來。」雖然最後他把鎮魂石弄掉,好讓玩家將這個任務完成,但大致就如黑子所說。

「我想那個NPC可能是他口中『那座村莊』的人,所以我們得去那裡才能找到他。」赤司一邊說一邊叫出了每名玩家都會配備的基礎地圖,「這附近的話我想應該是『托爾巴納』。」

「那就往那前進吧!」黃瀨相當有幹勁地說。

這畢竟是他們進入遊戲後的第一個任務,而且根據赤司今天一早的解說,這類型的任務有很大機率會贈予稀有道具,實在無法讓人不期待。

儘管感覺像是被丟到了異世界,不過這個世界的地圖構造卻十分簡單……不管怎麼樣,至少在低樓層是很簡單的,再加上帶路的人是赤司,想迷路搞不好比想辦法打敗BOSS還困難。

「這算村莊嗎?怎麼看都像城市吧!」剛接近名為托爾巴納的市鎮,綠間啞口無言地說。

眼前的城鎮佔地廣大,還沒踏進去就能聽見各種人聲與車馬雜沓的聲音,當然也少不了系統撥放的樂音。

遊戲裡的各個城鎮隨處都能聽見系統為它準備的背景音樂,就這點來說,他們確實是貨真價實在玩遊戲沒錯。

「托爾巴納確實是第一層最大的城鎮。」赤司點頭道:「這裡比初始之鎮的規模還大,商店與各種遊戲機能也較為齊全。」

「好熱鬧的感覺,不過裡面的人應該很多都是NPC吧?」遠遠就聽到可以被歸類為人類喧譁的聲音,紫原偏過頭問。

「確實如此,為了讓遊戲逼真,設計在遊戲裡的村莊、城鎮,其規模與設計都不是一般線上遊戲可以比擬,遊戲設計者十之八九有學過市鎮設計等相關專業學科。」赤司最初近來這個遊戲時有觀察過所有經過的城鎮村莊。

「看來為了要求逼真,很多地方都下了功夫。」觀察著前方的城鎮,桃井覺得要不是她已經知道自己正身處遊戲世界,否則她真的會誤會自己跑到某個外國城鎮。

「我想你們幾個當初也沒停留在初始城鎮吧?加上先前我們落腳在小村莊,你們可能沒怎麼注意,但這個遊戲就連一座正常市鎮該有的房屋數量、容許的居住人口都在合理範圍內,為了配合玩家數量,城鎮中的餐廳、旅店等等很明顯都經過設計。」赤司補充道。

「……我比較介意的是小赤司你明明是在玩遊戲,為什麼會去觀察那種東西啊!」黃瀨覺得自己即使封測時有進入這個遊戲中,恐怕也不會去留意赤司說的那些事。

反正看起來正常就好了嘛!

就算不正常,這裡是遊戲世界,看見什麼不合理的東西應該都要見怪不怪才對!

「隨時掌握自己身處的環境是很必要的喔!」儘管知道同伴裡面有人對這類的話肯定左耳進右耳出,赤司還是進行叮囑,因為一定會有人把他的話聽進去。

「不愧是赤司君……」桃井深深地覺得自己想在遊戲中想成為情報販子大概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而一靠近城鎮門口,黑子眼尖地看見了昨天碰上的NPC老者。

事實上對方就站在城門邊,如果從涼亭的位置往托爾巴納前進的話,一定會在進入城鎮前碰上他。

在黑子與他對話後,任務很順利地結束了,與黑子組隊的隊友們也順利分到了經驗值與金錢,不過只有當初接下任務的黑子一人拿到了道具。

這個遊戲在組隊時完成任務會有兩種結果,一種是全員都能得到獎勵,一種是只有接下任務的人可以拿到獎勵,這次的任務就屬於後者。

NPC遞給黑子一只木盒,長度大約四十公分,寬度卻只有十五公分左右,在黑子接過後,NPC老人瞬間化為旁邊的路人,完全不再搭理這群玩家。

客觀來說,木盒的尺寸不大,放在裡面的道具當然不可能是大型兵器或者盔甲,不過如果是飾品又嫌盒子大,因此最了解遊戲的赤司對裡面的東西其實心裡已經就有底了。

於是他用著看好戲的眼神偏向捧著木盒的黑子,黑子不是沒注意到自己的隊長一臉看好戲的樣子,但他不明白什麼樣的道具能讓赤司用這種眼神盯著自己。

即便拿到了女孩子用的道具,依照他們隊裡已經養成的習慣,毫無猶豫會直接交給在場唯一能使用的桃井。

所以黑子一言不發地在赤司不懷好意的眼神下輕觸了木盒的蓋子,已經進入遊戲一段時間了,很多系統功能他也略知一二,就算先前不知道,也多少能自己猜到該如何做,不用赤司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地指示。

被黑子碰觸的木盒上方馬上出現系統訊息,顯示是否要打開,黑子理所當然地選擇了「是」。

木盒掀開的那一秒,黑子的眼神死了。

不是他對得到的道具有意見,是他已經預料到了同伴們會有的反應,以及赤司到底為什麼會有那種眼神。

放在盒子裡的是一把有著黑色刀柄的匕首,匕首的刀身一面是鋒利的刀刃,另一面卻有著梳子般的凹槽,道具的名字是「暗夜匕首」。

「看來連遊戲都想叫小黑子去當暗殺者。」一旁的黃瀨認真地說。

「……」這是黑子的回應。

「可以增加爆擊──也就是攻擊到對手要害的機率。」赤司直接湊過去觀看黑子教出來的裝備資料框,「很適合黑子的戰鬥方式與配點。」

「……」黑子繼續無言。

「所以哲你就認命繼續當暗殺者吧!」青峰拍了拍黑子的肩膀。

「……」非常想反駁自己從來沒當過暗殺者,何來「繼續」二字的黑子開始考慮將手上的匕首朝青峰的腰側桶一刀。

「這種造型的話,應該是折劍匕首。」綠間想了想說:「我聽說只要用刀身另一邊的凹槽卡住朝自己攻擊的武器,就可以把那把武器折斷。」

「……」黑子已經懶得吐槽為什麼自己的前隊友會知道這種事。

「這應該是專業技巧吧?遊戲有嗎?」紫原懷疑地問:「還是黑仔會用?」

「……」明明從來就沒在現實世界中從事任何相關工作,黑子很想質疑紫原為什麼會認為自己會用這樣的武器!

「嗯……」桃井也跟著正大光明黏到黑子旁邊好觀看道具顯示框,「資料上的確有說它有一定機率可以破壞卡在刀身上頭的兵器。」

「……不過這種尺寸的話,也就只能卡一般近戰用的刀劍吧?而且尺寸還不能太大。」黑子不太明顯地嘆口氣。

反正不管怎麼樣,這把兵器毫無疑問會由他收下。

先不提匕首被歸類在短劍的分類,他們團隊中沒有其他人用這個兵器,這支隊伍的六名隊友已經擺明要看他好戲了!

衝著這點,黑子暗自決定要讓他們在未來好好懺悔叫他去當刺客。

「我們不用去找住的地方嗎?」完全不曉得黑子在內心做了(對他們來說)相當危險的決定,黃瀨向身為隊長的赤司詢問道。

「要,跟我來吧!」封測時也來過這個城鎮的赤司早就想好要選擇哪間旅店入住了。

旅店本身是在狹窄的巷弄,不用擔心會被人佔去,最重要的是那間旅店最靠近的城門離地一層的迷宮區最近。

是的,赤司已經開始計畫要帶著隊伍去挑戰第一層的迷宮,必須穿越迷宮才能到達守護樓層的BOSS所在的房間,即使沒有打算馬上去挑戰BOSS,先把迷宮打通也不失為一個好選擇,而且迷宮中的怪物毫無疑問比之前在野外中碰到的更加具有挑戰性。

照慣例把還未有其他玩家入住的旅店給整間包下,赤司沒有立刻拖著隊伍出城訓練,而是乾脆地放大家自由活動。

「赤司你撞到頭?」青峰難以置信地問。

這個魔鬼隊長不是滿腦子想著要快點通關,所以根本不想浪費時間嗎?

不清不重地瞥了青峰一眼,赤司緩緩地開口說:「……玩遊戲的要點可不是只要跟怪物戰鬥就好,你們得習慣與城鎮裡的各種NPC互動,了解如何從NPC那裡收集通關的必要情報,有些NPC甚至會有鎮守樓層的BOSS資料,這點絕對不能放過。」畢竟赤司本人對遊戲的了解最多只到第八層,何況也不確定遊戲在正式營運後是否曾做過修改。

「這麼說也對啦!在沒有攻略與官網可以查詢資料的條件下,關於情報來源也只能是遊戲設定的NPC了。」黃瀨苦笑著說。

「而且也要留意其他玩家,先不提他們有沒有情報,這個遊戲目前是封閉狀態,也就是說玩家只會減少不會增加,那麼即便有一萬名玩家,來來去去也只會是固定的人。」赤司雙手環胸說道:「關於玩家個體的資訊也很重要,以及大多數玩家目前的動向,即使我們不想跟大團體有多餘的互動也不能徹底在狀況外。」這樣發生事情時他們會處於被動狀態。

「這部分就交給我吧!」桃井很有幹勁地說。

「小桃單獨行動沒問題嗎?」黃瀨可沒忘記這個遊戲的潛藏危險……或者該說,這個遊戲的玩家群潛藏的危險性。

「只要在城鎮裡面問題都不會太大。」赤司不認為他們的團隊會永遠保持複數以上的人一起行動,偶爾也會有人非得脫隊,得在無危險性時趁早習慣,「我的命令有三個,首先,不管有什麼理由今天一整天都不許離開城鎮,只要踏出城門就視同離開,要是發生意外就馬上發訊息給我,未經過我的同意離開城鎮視同抗命,回來我會有所懲罰。」赤司刻意把話講重,讓所有人明白他是認真的。

城鎮裡面是安全區,一般又俗稱「圈內」,除非接受決鬥否則HP絕對不會減少,但一旦離開城鎮就會失去這層保護,哪怕你只是在城門外閒逛。

即便赤司不刻意扮黑臉,黑子他們這群老隊友也不會不識相到在這種環境下公然挑戰隊長的命令,何況即將迎來高中畢業的他們也比初中時成熟許多。

「第二,不管任何玩家挑釁了你們什麼,或者起了什麼樣的衝突,都不許接受任何人的決鬥要求,敢擅自和人決鬥的話,回頭你們的對手就是我。」赤司微微地瞇起眼,在不少人明顯表情抽筋的神色下毫無還轉餘地地說,「最後,所有人必須在晚上六點前回到旅店,超過時間的話……晚餐就自己處理。」說到最後一句,赤司的臉上勾起一抹笑。

不少人馬上就明白他的弦外之音。

換言之今晚還是赤司下廚,遲到的人就沒晚飯,得去吃外頭那些千篇一律的食物。

儘管昨晚才被驚悚食材給嚇過,但不得不說,現階段下他們想吃到肉類食品大概只能仰賴這名隊長,赤司也是有十足的把握他們會妥協才會說出那番話。

當然他們也可以在城鎮找找有沒有什麼好吃的料理,可赤司既然身為封測玩家,而且還是用完全異於一般玩家的玩法將遊戲環境調查得一清二楚,他會那麼有自信地拿晚飯威脅他們,想當然就是他知道這座城鎮可能沒有其他他們會感興趣的食物。

於是所有人含淚點頭領命了。

心細的黑子、綠間和桃井甚至有點猜到為什麼赤司會自告奮勇(?)地選擇料理技能。

畢竟他們隊伍裡會亂來的那些成員都是一群罰不怕的人,依他們的體能,體罰一類的肯定沒感覺,要動手修理的話還得顧忌一個不小心可能鬧出人命……但赤司此刻採取的「食物制裁」,這個手段對他們這票人或許出乎意料地會非常有用。

即使他們曉得裡面的食材百分之百不會正常到哪去。

別說腦子轉很快的黑子他們,連向來後知後覺的青峰、黃瀨、紫原都在赤司越發溫和的笑容下開始替他們自己的未來擔憂。

.
.
.
作者的話
總之就是,黑子決定要走暗殺系路線了~(並不是#)
還有赤司開始採取「想抓住一群/個人的心,就得抓住他(們)的胃」這個策略~(笑倒)
看來隊長在各種方面毫無疑問不要去挑戰呀!(XD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