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十五章★

黑子等人進入這個遊戲已經超過三個星期,再幾日就滿一個月了,但他們幾乎不曾與其他玩家進行互動。

這個生存遊戲是在他們登入的第一天傍晚「正式」開始,然後他們不約而同地選擇離開初始之鎮,為了避開那座城鎮的混亂狀態,第一個星期他們幾乎都忙著趕路到下個城鎮,由於他們最初都不曉得彼此進入了這個遊戲,所以一直到第九日他們才在各種巧合下終於全員會合。

那天晚上,赤司制定了一連串的訓練,第十日,熟悉遊戲的赤司很快地帶著他們來到一處偏僻的村莊,那裡與最大的城鎮托爾巴納中間隔著一座山和兩片以上的樹林,與初始城鎮則相隔更遠,除非是封測時就全面探索過整個地圖的封測玩家,否則在那種階段下不會有玩家曉得那個既無任務、也無特殊劇情,就只是妝點第一層風景的小村落。

為了解說遊戲與訓練同伴們的實力,他們停留在那個村莊超過兩個星期的時間,先是一邊習慣戰鬥一邊磨練戰鬥技巧,然後是將戰鬥技巧與技能銜接,在大家都差不多習慣後,他們才正式展開探索遊戲。

這段時間內,他們幾乎沒有碰上其他玩家,偶爾有也是零星的一、兩人,能夠在遊戲剛開始就搞獨行的玩家多半是封測玩家,他們之所以當獨行玩家就是想避開與新手玩家們的交集,由於赤司對其他玩家採取迴避的態度,在大家都對彼此有所保留的情形下當然就不會特別交流。

在正式離開那個小村後,他們第一天就遇上了犯罪者玩家,而且還是一群,儘管最後順利避開衝突,但還是讓赤司意識到不能繼續躲著其他玩家。

比起制定好的遊戲怪物,赤司從一開始就認定身為人類的「玩家」才是這個遊戲內最大的危險,不是因為玩家智慧比較高,雖然這也是事實,但更大的原因是人類具備遊戲怪物沒有的惡意。

在隊伍的實力成熟並且增加對遊戲的了解程度前,赤司選擇避開和其他玩家打交道,特別是他的隊友們非常不熟悉所謂的線上遊戲,這個遊戲採用全息模式確實讓他們得以快速適應遊戲內的生存方式,但很多規則與系統這群遊戲菜鳥卻是兩眼一黑,這種情況下太容易被暗算了。

即使理智上知道玩家們還不會那麼快誕生出真正的殺手,再說,進入這個遊戲的一萬名玩家是否會有那種惡劣份子甚至是未知數,但赤司還是不願意賭會不會遇到那個倒楣的可能性,他賭不起自己的夥伴,哪怕是萬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也不想賭,他絕對不會讓那個「萬一」出現。

乍看之下鐵血無私、比遊戲BOSS還像BOSS,且動不動就揮著鐮刀威壓同伴的鐮刀使隊長其實對這群同伴相當保護過度,雖然他死都不會承認,而且以他建立出的暴政模式即便有人察覺到也沒人想說破。

……沒有人想挑戰惡鬼隊長若惱羞成怒會不會對他們做出什麼危險的事。

不過以打通一百層通關遊戲為目標的他們,儘管不想承認和面對,但毫無疑問會停留在這個遊戲很長的時間……證據是他們都在裡頭待了快一個月卻連第二層都尚未到達,雖然很大的原因是為了打基礎,正所謂凡事起頭難。

在這段時間內,他們不可能完全與其他玩家劃清界線,所以赤司也得在安全的地區放自己的同伴們去學習。

不過這不代表他能改過老媽子屬性。

(差點忘了我們這群人即使在現實世界也很少主動跟人打交道。)以靈活的身手飛馳於巷弄和屋頂,還沒拿到第四個技能格,在組建團隊後就放棄隱蔽技能的赤司依靠著自身對托爾巴納城鎮的格局知識完美地藏匿著身形。

特意將身上的服裝更換成簡單的布衣,不仔細注意頭上箭頭的話此刻的赤司大概會被誤以為是城鎮裡的某個NPC。

讓他如此大費周章的原因就是他那群某方面來說非常少根筋的隊友們。

監視他們有沒有違反自己的命令是理由之一,更大的因素是要觀察他們能否好好地和其他玩家進行交流或者向NPC蒐集情報。

但目前為止似乎沒有哪個人有辦法好好完成上述兩點。

紫原和青峰愜意地找了舒服的草地與長凳享受著午後的陽光開始午睡,看來這兩位都不打算在戰鬥之外的地方為隊伍出力。

和其他人分頭行動沒多久的桃井沒兩下就陷入被其他男性玩家搭訕的境地,畢竟女性玩家本身就不多,在現階段能來到其他城鎮的女玩家就更稀少了,好在她在現實中也有這類經驗,勉強還是能甩開人,只是在這種條件下,她想好好打聽情報就有點困難了。

黃瀨維持著到處走走看看的模式,即使偶爾和其他玩家巧遇最多也只能說上兩三句的話,他的性格不是不擅長與他人交流,但他的容貌相當容易吸引男性的仇恨值,而他本人交際手腕技能裡的「圓融」一直都維持著慘不忍睹的熟練度。

綠間就很現實了,自己的性格自己知道,不用其他人提醒他也曉得自己不是個能好好與他人交流的主,所以他乾脆把重點放在NPC上,秉持著盡人事的原則,只要看到NPC他都會上前詢問,內容則千篇一律與迷宮區有關,看來他是想盡可能探聽看看有沒有樓層BOSS的情報。

然後黑子……不知所蹤。

赤司在將整個城鎮快速繞了一圈後,他非常確定自己沒看見黑子。

黑子不可能違反赤司的命令,想偷偷賺取經驗值而跑出城鎮去殺怪物什麼的是一般玩家會幹的事情,但絕對不是黑子哲也的行事風格。

那麼就只剩一種可能了,黑子進入了隱蔽狀態。

赤司有修練能夠識破隱蔽的鎖敵技能,只是黑子的隱蔽技能熟練度應該也滴不到哪去,如果距離不夠近的話,或者黑子身邊有什麼可以增加隱蔽效率的環境優勢,赤司還是有很大的機率無法識破黑子。

(看來是打算隱蔽然後偷聽其他玩家的對話……)赤司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欣慰,黑子的腦子實在動得很快,不愧是所有隊友裡他最寄予厚望的人。

戰鬥能力是這個遊戲裡最重要的生存條件,但那是在單純只面對怪物的情況下,如果要加上「人」的因素,擅長觀察人類的黑子就是絕對不能缺少的隊友。

「嗯……?」倏然發覺身後的動靜,赤司勾起意味深長的笑,「黑子,我沒有自言自語的習慣,就算你跟著我也拿不到重要的情報。」

「……」完全沒打算裝死或者去賭赤司只是裝腔作勢的可能性,黑子解開隱蔽狀態並乖乖走到赤司的旁邊,「那麼赤司君監視著大家也沒有用吧?」他的語氣依舊平淡,不過卻隱約透出一抹和赤司槓上的火藥味。

「我是隊長,掌握好隊員的情況是必要之舉。」赤司以四兩撥千金的態度回道。

「……赤司君剛才是怎麼發現我的?」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相當聰明地決定不能不懂裝懂,黑子不恥下問道。

「只是感覺到周遭有人,但我剛才維持著鎖敵狀態移動到這裡時卻沒發現這附近有其他玩家或NPC的存在,除了你之外,我想現階段應該沒有其他人能躲過我的鎖敵。」赤司聳聳肩道。

「感覺到我?」黑子歪著腦袋。

「黑子,這是全息遊戲,我們的五感幾乎被完整帶到了遊戲裡,現實世界中的一些直覺、感覺也都適用於遊戲內,一般這種能力被稱為系統外技能,不是遊戲所提供,但玩家卻能在遊戲中加以活用。」赤司維持著有問必答的模式,對自己人他向來不會吝嗇,能告訴他們、能教導他們的事情他絕對不會藏私。

「我明白了,就像我的觀察力那樣吧?」黑子一點就通,系統技能可不包含告訴你怪物的行動模式,但他卻可以靠自己的觀察與分析來掌握這些情報。

「沒錯。」赤司很滿意地笑了。

無辜地對赤司眨眨眼,黑子明目張膽地在赤司的視線下隱去身形。

(看來之後可以考慮去弄些增加隱蔽效率的道具給黑子。)赤司一邊在腦袋裡的備忘錄添上一筆,一邊將視線轉向廣場上的綠間,從他現在的位置可以看見正在睡覺的青峰以及不斷重覆與NPC對話的綠間,他們周遭其他玩家的舉動也能盡收眼底。

對這兩名身高超過普通日本人,看上去就不太好惹的少年,大多數玩家都沒有主動攀談的意願,廣場上來來往往的玩家在經過時會對睡得香甜的青峰投以注目禮,但多半沒什麼含意,也不會停留在他身上太久。

至於逢NPC就問同樣問題的綠間則被其他玩家投以看好戲、或者看白癡的失禮目光,但綠間本人完全不在意,在現實世界中永遠手握自己幸運物的綠間想必沒有少遭受過這種視線,不過他永遠堅持著原則和作風,不會受到他人影響,因此也沒什麼好擔心。

雖然這個角度看不見同樣在睡午覺的紫原,但他那邊應該也不需要擔心,那種體格普通人看到就會下意識想迴避,何況他不管醒著還是睡著都常常散發出不想與他人牽扯的獨特氛圍。

剛才再度使用隱蔽技能躲起來的黑子恐怕是隊伍裡面扣除赤司之外,對這個遊戲適應速度最快的人,赤司已經確定可以不用去替他操心了,即使不小心捲入麻煩,黑子大概也有充足的應變能力。

目前隊伍最大的變數應該還是在黃瀨和桃井……嗯,或許桃井身上比較高。

稍微回想一下桃井先前的位置,腦中快速地計算出她的腳程以及中途可能被其他搭訕者絆住的時間,赤司很快地找出她此刻的所在位置。

已經被搭訕到上火的桃井眼下不可能自己主動湊上去詢問玩家情報,何況她大概也還沒想到該怎麼問比較好,太露骨的問法行不通,如果刻意裝出不安的樣子去打聽迷宮的事情,要是那些男玩家邀請她入隊就慘了。

最後她也乾脆把重心轉向NPC,而且為了避免再度被男性玩家纏上,她特地跑去服裝店裡買了棉質的亞麻色披風來個包頭蓋臉,然後由於大多數女性都有的某種天性,不可避免在向NPC探聽情報的過程中一個不小心地開始逛起街。

這裡畢竟是第一層最大的城鎮,廣場附近的商店多得數不清,販賣的商品種類也讓人嘖嘖稱奇,一般的防具、武器和食物算是最常見的物品了,許多在現實世界常見,但在遊戲世界沒啥意義的東西這裡也不少,例如一些沒有實際防禦數值的服裝、飾品,赤司封測時甚至在某條街道上看過販賣女性內衣褲的店家。

那家店靠在街道上的那面牆有個非常大的櫥窗,櫥窗裡還展示了好幾個穿著內衣褲的假人模特兒,一眼看進去,裡面的內衣褲種類實在多到讓人懷疑其存在的必要性。

不過到底有幾種赤司就不曉得了,怎麼說他都是個具有正常羞恥度的高中男生,光明正大踏進女性內衣褲店家去調查什麼的……那是只有當天幸運物為女性貼身衣物的綠間才做得出來的事情。

(這麼看來應該是不會有多餘的危險。)午睡的午睡、逛街的逛街、找NPC問話的找NPC問話、隱形的隱形,完全是各做各的事情,而且多半對打通遊戲沒有直接幫助,赤司不禁有點感慨他們這支隊伍果然一如既往地隨性且毫無團結力。

身為這種隊伍的隊長,赤司深深地覺悟他得自食其力些,雖然他一開始也多少料到了。

於是赤司矯健地翻下屋頂,飛快地穿過了幾個巷弄開始確認記憶中的幾家武器店、防具店與藥水店,要準備攻略迷宮與BOSS,這些物資會非常重要,如果可以的話他們隊伍內的成員都得換把稍微好一些的武器。

先前因為都是在修行,因此所有人使用的都是些在戰鬥中耐久度到極限後直接扔掉也不心疼的便宜道具,BOSS戰可不能帶著粗劣的武器與防具去打,武器最好也得經過強化比較好。

好在他們這幾個星期打的怪物數量不少,赤司也有意識地挑了幾種可以獲得強化素材的怪物當練習對手,這段時間他們湊足不少必需品,不得不說赤司所下的每步棋背後都有好幾個目的在。

遊戲已經開始一個月,破關進度一直都是零雖然在赤司的預計中,但他不是一點壓力都沒有,和外表的游刃有餘相反,他一直都在絞盡腦汁去提升每個步驟的效率。

(不斷的戰鬥是通關的唯一方法,但必須讓戰鬥得到的效益最大化,才能真正加快步伐。)如此思考著的赤司再度穿過了一條巷子,(也得去確認一下其他的封測玩家到達什麼進度了。)

.
.
.
作家的話
有沒有人發現……其實赤司的監視舉動等於跟蹤狂呢~XD(笑倒)(被鐮刀砍)
反正就是有個老媽子隊長擔心自家脫線隊友~(再度被砍)
不過目前攻略遊戲的速度好像有點小慢,都已經十幾章了還沒去打第一層的王啊~~~
不行,再這樣下去赤司君會來砍某雪的,得稍微加速一下囉~(被打飛)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