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十六章★

在赤司的威脅利誘(?)下,所有人都在晚飯時間準時回到旅館,用完餐後則照慣例是他們的開會時間。

「那麼,來統整今天得到的情報吧。」儘管知道隊友們沒什麼收穫,這句話還是成為這場例行會議赤司的第一句話。

事實上赤司也不打算讓隊友們知道自己今天下午跟著他們跑了一段時間,至於知情的黑子也不是多嘴之輩,何況真的把赤司的跟蹤狂行為給說出來……即使是黑子也不想被惱羞成怒的魔鬼隊長盯上。

在隊長的微笑下,眾人你看我我看你,誰也沒有先開口的慾望。

「除了這本在商店裡由封測玩家們免費派發的情報策之外,我沒能順利探查到……太多情報,」從會合後就一直表現得相當不安的桃井愧疚地說,昔日以頭號情報販子自稱的她很挫敗,雖然對其他玩家來說那本情報書有十足的價值,只是他們隊伍裡已經有赤司這名封測玩家,那麼這種程度的情報其實可有可無。

「我也有拿到那本情報書。」黑子跟著說道:「裡面記載了第一層迷宮和BOSS的相關資訊。」

「我也看過這本情報。」綠間一邊將自己拿到的情報書實體化一邊說:「但我覺得BOSS的部分資訊或許跟封測不太一樣,因為我今天與NPC對話時,有個NPC提到:『BOSS的身邊有無盡的護衛。』,所以我想BOSS身邊的雜兵可能不像這本攻略裡面所寫的只會出現幾隻。」

「封測時每打掉BOSS的一條血就會冒出三隻雜兵,但前提是得耗掉BOSS的血才會冒出,換句話說會出現的雜兵數量有限制。」赤司豎起兩根手指,「真太郎得到的情報有兩個可能性,一是冒出的雜兵數量不只三隻,二是雜兵可能會不斷冒出來。」

「綠間君遇到的NPC說的是『無盡』的護衛,而不是『無數』的護衛,我想應該是赤司君說的第二種可能性。」酷愛閱讀、相當注意文字細節的黑子分析道。

「會不會是你們想多了?」青峰覺得如果是他從NPC那邊聽見這種情報,毫無疑問會直接當廢話掠過。

「任何可能性都必須考慮進去,沒必要老是考驗隊伍的臨場反應。」就算是赤司這樣的隊長都沒有自負到認為可以用自己的領導能力去隨機應變戰場的情況,「五月,妳想說什麼?」留意到從剛才開始桃井就一直坐立難安,儘管有認真在參與會議,可卻常常不小心走神或游移,以她來說,這是很罕見的情況。

桃井的模樣很明顯像是在擔心什麼,卻也同時在顧忌什麼。

桃井欲言又止:「我這裡勉強能說是情報的資訊還有一條……但不太好。」

「說吧!」看桃井這付模樣,赤司對她想說的事情心裡有底了,他今天也有探聽到這條情報,可那件事他認為在座的所有人都有義務與必要得知道。

嘴巴開開合合了好幾秒,或許是因為桃井的臉色十分糟糕,即使是沒什麼耐心的青峰也沒催促,最後桃井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說:「……這個遊戲的死亡人數……已經快到兩……千人了。」

『……』全場靜默,原本還有些浮動、懶散的氣氛消失得一乾二淨。

就連原本沒什麼幹勁、一臉懶洋洋的青峰與紫原都瞬間瞪大眼並且反射性坐直身體。

「兩、千?」半分鐘過後,黃瀨瞪大眼,他難以置信地問。

「是的……」桃井的語氣有點抖,「初始城鎮的中心有個叫『黑鐵宮』的建築物,裡面聽說除了監獄外還有個『生命之碑』,上面記載了所有玩家的名字,如果死掉的話……名字會被畫線、暗掉,後面會寫上死亡時間和原因。」

「而現在、已經有將近兩千名玩家……退場?」不想說出「死亡」二字的綠間語氣艱難地問。

「似乎是……如此。」桃井不安地點頭。

「我們連第一層都還沒打通吧?」青峰咬牙道:「只要待在初始城鎮至少不會有生命危險,既然很弱就別出來送死啊!」即使不曉得死去的玩家之中有沒有自己認識的人,青峰也覺得非常不舒服。

就算是他、黃瀨、紫原這些只要事不關己就興致缺缺的人,在聽到這種消息也無法不受到影響。

就連黑子、綠間、赤司這樣的理性主義者也沉下臉色,更不用說桃井。

當初他們離開初始之城鎮的時候,的確是以自己作為優先考量,完全沒有幫忙其他玩家的意思。

黑子與綠間明白自己的斤兩,他們都是第一次接觸遊戲,對這個死亡遊戲的運作方式也不清楚,自保已經是極限,沒有餘裕幫助其他人,他們也沒有這種義務,何況他們都覺得只要不踏出初始之城鎮,照理說就不會有生命危險。

桃井則是徹頭徹尾的被保護者,別說協助其他玩家,她本身還是因為青峰與黃瀨的保護才能安然無恙地到達下個城鎮。

至於赤司,他不是沒本事保下其他初學者,但他是現實主義者,他不可能主動去幫忙連最基本生存能力都沒有、一遇到危險就只想著去依賴他人的陌生玩家。

只是從小在安逸的環境中長大,他們幾時聽過那麼可怕的死亡數字?殘酷現實如赤司的另一個人格也一樣。

雖然所有人都勉強能保持理智,情感上也無法完全不動搖。

「嘛、說不定、不曉得是不是會真的死掉……」臉色蒼白的黃瀨囁嚅地說。

「會死,一定會死。」不希望同伴抱持不切實際的樂觀,赤司殘酷地打破這種僥倖的想法,「否則外界早就想到辦法把我們拉回去了。」

「就是因為真的會死,才不敢強制停止這個遊戲吧?」黑子嘆了口氣。

他們都明白,在這個遊戲待得越久,來自外界的救援就越不可能出現,因為能夠救的話早就救了。

「黑鐵宮在封測的時候是玩家復活的場所,現在則變成監獄以及確認玩家生死的地方。」大概想多少轉移眾人的注意力,赤司淡淡地附註上一條現在的SAO根本用不上的情報。

於是現場再度陷入一片沉默。

「我絕對、不要死在這個世界。」黑子忽然用著堅定的語氣將所有同伴的注意力都引到自己身上,「我們還有很多事情想做、還有很多事必須去做、還有許多人在等著我們回去,所以我們得一起離開這裡。」

「一點也沒錯,只要盡人事,才不會輸給一個區區的遊戲。」像是要藉此驅散不安的情緒,綠間以自負的語調說道。

「我想,有必要在最快的時間內突破第一層。」原本完全不想去考慮其他玩家的赤司突然嘆了口氣。

他絕對不是個爛好人,但身為一個「人」,他不能也不想再冷眼旁觀。

原本只想顧好自己的封測玩家們開始發送情報給其他玩家應該也是基於相同的心情吧?

「雖然這是當然的事,不過小赤司……?」對赤司的口氣感到疑惑,黃瀨猶豫地說。

「我想那些死去的玩家,有很多都像真太郎所說的那樣,『沒有盡人事』。」赤司語氣平淡地說道。

「他們放棄了打通這個遊戲。」馬上意會過來赤司的意思,黑子在微微睜大眼的同時也用力地握緊拳頭。

所有人不約而同地皺起眉,這種像是放棄比賽的行為是他們最為厭惡的事,也是他們心底曾經的一根刺。

「為什麼可以連命也放棄啊?」過去的記憶與現在的情況沒來由地疊合,青峰忽然感到一陣火大。

「再怎麼去揣測這種事都沒有意義,我們不是他們,無法理解是正常的事。」赤司迅速打斷現場漫延開來的恐怖氣氛,「而我之所以說要馬上打通第一層是因為要給努力活下來的其他玩家一個希望。」

「遊戲可能破關的希望……是嗎?」綠間輕聲地說。

「只要有希望,人就會想辦法咬牙堅持。」黑子點頭道。

「所以我們也得認真些了。」說實話根本沒混過的赤司以極輕確飽含壓力的語氣讓他的隊友通通繃緊神經,「今天下午還有誰有調查到新的情報?什麼樣的情報都無所謂。」

「目前來到這座城鎮的玩家算上我們大約是220名,有紀律的團隊共有25支,組成的大型聯隊共有3支。」黑子報出讓包括赤司在內的所有同伴們全部傻眼的資訊。

「阿哲,這種情報要從哪生來啊?」青峰目瞪口呆地問。

「我今天調查過整座城鎮,包括所有能進入的旅店和NPC的房子,我觀察並記錄城裡的所有玩家,雖然被玩家承租的房間原則上不可進入,但既然能來到這座城鎮,想必玩家也不會只龜縮在房間內,傍晚時我還爬上城牆去計算從迷宮區回來城鎮的玩家總數。」儘管沒多久就因為時限關係得回旅店與同伴們會合,但黑子覺得自己的數字應該八九不離十才對。

這下連赤司都不得不佩服了,他再次於心中感嘆,這支隊伍潛在的績優股果然是黑子。

「另外……以後如果在城市的巷弄間迷路的話,可以付給NPC錢請他帶路回廣場,只要10柯爾就行了。」這是今天曾經在巷子裡迷路然後跑去向NPC問路的黑子得到了另一條情報,由於他們隊伍裡有路痴存在,因此他認為這條情報很有必要與同伴共享。

「敦。」顯然赤司也明白最需要這條情報的人是誰,由於封測時從來沒在城鎮中迷路過,所以赤司還真不曉得遊戲內有這樣的設定,否則他老早就會提了。

「嗯,我記下了。」很清楚知道自己迷路的功力有多高,記性其實不差的紫原老實地把這條資訊在腦中建檔。

「我這邊的情報……大致就是這些。」黑子微微地偏頭,似乎是對自己的貢獻有點不太滿意。

「嗚……我只大概知道有隊伍好像跑去迷宮區想挑戰王,但到底有沒有挑戰到、結果怎樣不曉得就是了。」今天努力和其他玩家閒聊半天才稍微套出這種訊息的黃瀨搔著腦袋,相比黑子提供的資訊,他自己也明白這種情報有跟沒有差不多,所以在同伴們將視線集中到自己身上時黃瀨乖乖地合掌低頭,並且開始反省之後該怎麼從其他玩家那裡挖情報。

「涼太不用自責也沒關係。」赤司安慰道,畢竟他們隊伍裡還有對情報毫無貢獻的成員存在,要追究黃瀨的話,赤司得先去修理跑去睡午覺的青峰和紫原。

「青峰君和紫原君睡了一個下午的覺,相比他們,黃瀨君確實不用自責。」黑子用毫無起伏地語氣朝旁邊的兩名隊友刺下去。

才開始學習收集情報,黑子當然不可能一下子就掌握有效率的方法,結果就是他今天一整天為了探聽情報都在城鎮裡到處亂竄,這樣的他自然不會漏看光明正大在廣場睡午覺的兩名顯眼同伴。

「……」完全不在意,甚至根本沒發現被刺的紫原打了個呵欠。

「……」儘管很在意,但也沒辦法反駁的青峰把頭撇到另一邊。

「你們兩個給我好好反省啊!」對兩位同伴裝死(?)的舉動看不過眼,生性嚴謹的綠間儘管知道紫原、青峰將自己的話聽進去的可能性極低,他還是認真地斥責道。

「嗯?要反省什麼?」這麼說著的紫原絕對不是故意挑釁綠間,他是真的不曉得要反省什麼,只是他的回應讓綠間的責備像是打進棉花的拳頭,根本無處發力。

「反正你這傢伙也沒拿到什麼重要情報……」青峰半是不甘心、半是純粹沒話找話吵地說。

「我這裡拿到了整個迷宮的地圖,包括BOSS房間的位置。」直接把自己的地圖叫出來的綠間露出高高在上的表情朝青峰瞪過去。

『欸!』徹底意料外的情報讓所有人通通震驚了。

「……真太郎,你和其他玩家做了地圖交易?」雖然覺得很不可思議,但先不提以綠間的性格不會違背赤司那道「不許出城」的命令,綠間不管有沒有和外人組隊都不可能在一個下午內將第一層的迷宮完成探索,所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從其他玩家那裡得到地圖情報。

迷宮區的地圖在玩家親自走過前都會是一片未知,除非有人給你,SAO的地圖可以用交易道具的方式進行傳遞。

「有個從迷宮區回來的玩家給我的。」綠間點點頭說。

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地圖能用這種方法交換,那名指導他進行地圖交易的玩家身上透出與赤司相當類似的氣息,對方十之八九也是封測玩家。

雖說平時特立獨行、對周遭不相關的人事物也相當遲鈍,不過綠間也大致感覺到封測玩家在其他玩家間不受歡迎的氣氛,所以當時他沒有說破這點。

「為什麼他會給你這種情報?」即使是黃瀨都曉得地圖情報肯定很有價值,而且他也知道綠間不太可能主動找上對方交易──不說性格方面,綠間也看不出誰有什麼樣的情報可以交換,換句話說,是對方主動將地圖交給綠間的。

「可能是看到我一直在跟NPC問迷宮的事情吧?」綠間本人也不太確定,但他當時正在向遇到的第七十八名NPC打聽迷宮區的情報,「我不想平白收人情,所以有支付一筆錢當交換。」支付報酬這點是綠間自己向那名玩家提出的,雖然不缺錢,不過對方也沒推辭,比起單方面地給予,有來有往的互動方式對雙方其實都比較輕鬆。

事實上正如綠間所猜測的,那名在迷宮區單刷的封測玩家一進入城門就看見各種意義上都十分顯眼的綠間在向NPC打聽迷宮的事情,而且綠間還是用地毯式的方法,非常有耐心和毅力地逐個找上自己沿路碰到的所有NPC去問。

乍聽之下這沒什麼,而且這是新手玩家最常見的收集情報方法,單機的RPG遊戲就是這麼玩的。

但這是全息遊戲,可不是打RPG遊戲時操作自己的角色,身體力行向NPC打探情報的綠間,他的舉動在外人眼中看起來其實很好笑,畢竟一個身高超過一百九十公分,髮色、瞳色又相當醒目、看上去一臉菁英分子的少年一個一個地找上路邊不是人類的NPC去詢問相同且枯燥的問題,不管是誰都會覺得那畫面十分滑稽。

可是看久後,卻不得不讓人佩服他的毅力。

綠間始終帶著同樣的神情,既沒有不耐煩也沒有尷尬,他徹底無視附近偷笑與看好戲的玩家們,不管有沒有在前一個NPC那裡問到有用的資訊,綠間都會用毫無猶豫的腳步向下個NPC邁進,然後土法煉鋼繼續重複不久前的問題。

那位當下在旁邊也看了一段時間的封測玩家某種程度上就是被綠間的行為打動到,又從旁邊討論綠間那番行為的玩家們口中得知那名新手玩家(旁人認定)已經重複這種行為一整個下午,所以他才主動向綠間提供了迷宮的地圖,或許也有不希望這樣努力想通關的新手玩家死在迷宮裡的原因在吧?

「這就是所謂的盡了人事,天命就會開嗎?」赤司決定在心裡修正,原本整個隊伍中他對黑子最寄予厚望,但綠間不愧是他當年的副隊長,果然不能小覷。

「那是當然的!」綠間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他才不管這裡是不是遊戲世界,他會用他自己的方法打通一條路!

.
.
.

作者的話

終於要往打BOSS的路邁進了~~~

雖然大家現在都還是遊戲新手,不過總是會慢慢摸索出自己的方式!
菜鳥就是這樣慢慢變成老鳥的~XD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