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十八章★

「好,明天就要正式挑戰了。」晚飯過後,一邊在自己的玩家日誌整理BOSS資料的桃井一邊說道。

不管當天有沒有重要進度,他們每天晚上一定會進行當日的檢討和開會。

「今天青峰君、黃瀨君與赤司君也近距離跟BOSS接觸過了。」黑子那時只待在門口看著三名隊友半是打帶跑半是試探的戰鬥,不能上場的他按捺住對同伴的擔憂,用卓越的觀察力遠距離分析那個名為「狗頭人之王」的BOSS。

明明只是第一層的BOSS,無論是巨大的身軀、猙獰的臉孔還是強悍的跳躍力與誇張的攻擊方式都讓待在門外的黑子等人冷汗直流。

如果不是赤司事前嚴厲命令外面的人不准踏入房間,桃井又在旁邊死死拉住差點衝動行事的他們,黑子、綠間跟紫原都好幾度想衝進去幫忙。

畢竟是為了試探BOSS的能力,不需要全部人一起上,又因為那是他們進入遊戲中的第一次偵查行動,為求謹慎,只有敏捷度最高、速度最快的青峰、黃瀨,以及因為參與過封測、原本就有打BOSS經驗的赤司進去與BOSS接觸。

「雖然目的放在觀察,沒有認真去攻擊,但我們的招式都打不了多少血。」黃瀨懊惱地說,最犯規的是,那個狗頭人之王有四條血量就算了,還拿著盾牌,已經夠會閃了居然還會擋攻擊!

有沒有這麼過份的啊!

「全力奔跑起來,我跟黃瀨的速度還勉強有得一拚,你們其他人應該沒辦法跑得過牠。」青峰像是野獸般地擰起鼻,認真來說,他跟黃瀨速度夠快還是因為遊戲輔助的關係,他們兩個最近升級時都不約而同把點數點到速度上,「還有牠的跳躍力也必須注意。」

「豈止是必須注意,是得小心!」狗頭人之王第一次跳起來的時候,就算知道那是遊戲怪物,綠間還是傻眼了。

「我第一次見到居然有人跳得比小火神還高。」想到那隻BOSS跳到半空中的模樣,黃瀨直接嘆氣。

「黃瀨君,那個不是人,還有請不要拿火神君跟遊戲怪物相比。」黑子的語氣透出一股無奈。

黃瀨的語氣說得好像火神是怪物一樣,但此刻不在場的火神才是那個每次交手都在心裡罵他們不是人的一方。

「那隻怪物的高度至少四公尺吧?」近身時即使膽大如青峰都捏把冷汗,膽子小一點的人大概直接腿軟了。

「有兩個我的高度耶!」一點緊張感都沒有的紫原咬了一大口手上的麵包。

就算是在死亡遊戲之中,紫原依舊維持著現實世界的生活步調,現實世界他只在籃球上認真,遊戲裡他就只在戰鬥中認真,其他時候維持懶洋洋的模樣。

而且紫原同樣喜歡邊走邊吃,雖然遊戲裡面沒有零嘴這種東西,他照樣買了一堆麵包來啃,反正這遊戲同樣也少了碎屑與垃圾問題。

「也就是說如果小綠間踩在小紫原肩上,說不定就跟BOSS一樣高了?」黃瀨天馬行空地想像著。

「那樣根本沒辦法戰鬥,還有不要一直拿真人和遊戲怪物比較!」綠間不悅低吼道。

「我開個玩笑嘛!」黃瀨吐了個舌頭。

完全無視於旁邊隊友的離題與吵嘴,相當習慣這種開會模式的赤司繼續把會議繼續下去:「BOSS旁邊的狗頭人護衛也不能無視,儘管單一參數能力不高,就算是五月都能單挑,但在旁邊還有BOSS虎視眈眈攻擊的情況下會礙手礙腳。」

「我們攻擊BOSS時也會妨礙我們。」青峰翻了個白眼,「這不是第一層嗎?BOSS已經夠麻煩了居然還配護衛。」

「就是說,根本存心不讓人過關!」黃瀨不滿地附議,其實BOSS會配護衛是昨天就知道的事,不過這不妨礙黃瀨抱怨。

「既然名字裡都有個『王』,那麼有護衛好像是正常的?」黑子相當客觀地分析道。

「你們一定要一直偏移重點嗎?」綠間努力地按耐住想要掐死身旁隊友的慾望。

「先把牠們捏碎好了。」也覺得那些護衛非常礙事的紫原如是說道。

「今天雖然只粗略交手,但BOSS的資料差不多就是這樣了吧?」同樣習慣並忽略旁邊的抬槓,操作系統進行會議記錄的桃井問道。

「我有看見BOSS的背後揹的武器。」黑子猶豫地指出下午發現的事情,「是一把很長但好像沒那麼寬的刀。」

認真來說,與青峰、黃瀨等級差不多的黑子在升級時其實將點數全點到了速度上,在系統輔助下,他目前的速度也躲得開BOSS的攻擊,可若是論身體的瞬間反應力,黑子遠不如黃瀨跟青峰,即使他跑得夠快,閃躲時機太慢一樣躲不過BOSS的攻擊,再加上赤司要黑子用他的觀察力在戰圈外觀察,因此他才沒進去打偵查戰。

整個團隊中赤司與黑子的觀察能力要說最強也不為過,所以赤司才會不讓黑子下場去打,要他在外面觀察,自己則親自上陣去試探敵人,一遠一近兩邊綜合下來所得到的情報準確度就能逼近完美。

「我也有看到!」曾繞到狗頭人之王後面攻擊的黃瀨跟著說。

「BOSS今天都只使用手上的斧頭和盾牌,但遊戲讓牠在後面掛武器不可能是為了裝飾,我記得攻略有提到,BOSS會更換武器。」說到這裡,黑子下意識看向封測時曾與狗頭人之王交手的赤司。

「就如攻略本上面所說,在四條血量被打到僅剩一條後,狗頭人之王會扔掉手上的斧頭與盾牌,更換成長彎刀。」赤司點頭道。

「啥!還能換武器?」根本沒看過攻略本,昨天會議上這件事也沒被提出,所以根本不曉得該情報的青峰覺得這遊戲根本在坑人。

今天的偵查戰鬥目的在於測試BOSS的能力,戰鬥時間不長,他們連BOSS的一條血都沒打完得到情報的赤司就下令撤退。

畢竟他們打偵查戰的目的是試探BOSS的能力,要是把BOSS打到殘血那乾脆直接幹掉BOSS就好,沒必要下次再來過。

「我今天看見的武器是彎刀沒錯,不過好像和其他怪物拿的類型……不太一樣?」黃瀨歪著頭,不太確定地說。

「我也覺得牠背在後面的武器比較像……武士刀?」黑子跟著提出自己的看法。

「今天見到的那把武器的確跟我封測看到的那把不同,封測時的是一邊的單手彎刀,今天則是雙手大刀,而且還是接近太刀的武士刀。」觀察力卓越,今天下午也沒看漏這點的赤司面不改色地同意了,「換句話說,封測時得到的資料,恐怕不完全適用。」

「真是惡質到極點的設計。」綠間口氣很差地說。

「的確如此,要是有封測玩家只靠著封測時的經驗強行挑戰的話……」黑子的眼神流露出一抹氣憤,「那隻BOSS的資料跟攻略本提到的幾乎一樣,只有在最後更換的武器不同,換句話說,依靠先前經驗的封測玩家以及依賴封測玩家提供情報的一般玩家很有可能沒辦法臨時應變,導致棋差一著。」

要是BOSS本身的資料就與封測時完全不同,那麼玩家們一定會更加小心去應對,但遊戲卻只在最後設下這樣的陷阱,簡直就是為了開玩家們一個致命的惡劣玩笑,好嘲笑他們的天真。

單手彎刀與雙手大刀都是刀,但攻擊方式跟技能都完全不同。

假設玩家們已經設定好對付單手彎刀攻擊模式的應對方案,BOSS卻忽然抽出雙手彎刀來放技能攻擊,某些反射神經不好的玩家會被殺個措手不及。

人類對於計畫之外的突發狀況很容易反應不來,何況這只是第一層的BOSS,大多數的玩家都沒有打BOSS的經驗,就算是封測玩家,在首次帶著死亡壓力去與BOSS對戰時發生這種情報誤差的突發狀況,應變能力一定會急遽下降。

如果這是普通遊戲的話,再捲土重來就好,問題在於這是血量一歸零就會失去性命的死亡遊戲,一旦在最後犯了致命的失誤可就永遠無法重新來過。

所以黑子才會那麼憤怒,綠間才會說這個遊戲惡質,兩人對於這個遊戲的觀感更是下降幾十個百分點。

「好在我們先注意到了。」明明還沒正式開打,前鋒組的黃瀨已經覺得心有餘悸。

「看來以後也不能完全依賴封測時的資料。」桃井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這陣子提供他們最多情報的赤司。

「不用顧慮我的感受,我原本就知道封測時的BOSS資料能夠起作用的前提是現在的數據得跟當時一樣。」否則他們極有可能因為錯誤的情報而全滅,要曉得錯誤的情報比毫無情報還要來得更加糟糕!

這也是赤司今天沒有貿然讓隊伍直接上場而是先來場偵查戰的另一個原因,他從不覺得那個把他們關進遊戲裡的遊戲製作者會輕易讓他們通關,赤司原本就是個謹慎的領導者,在會死的情況下當然要格外小心。

不管是在情感上還是理智上,也無論是赤司征十郎的哪一個人格,「赤司」都不願意讓同伴們因為自己錯誤的指示而喪命,那是比失敗還要更加令他無法容忍的事情。

不,當失去任何一名同伴的那瞬間,他這個領導者就已經徹底失敗了!

所以絕對、不允許!

「那個惡劣的遊戲設計者無論如何都不會讓我們輕易過關。」對這個遊戲印象壞到幾點的綠間口氣相當糟糕。

「但BOSS應該還是有幾個共同特性不會改變,」畢竟這是個「遊戲」,沒有基本規則就玩不下去,赤司一根一根豎起修長的手指,「一,BOSS絕對不會離開房間,若有危險,只要搶在死亡前衝出房間就能得救;二,BOSS的名字上面會加上定冠詞,在怪物的英文名字前看見『The』就代表那是BOSS;三,BOSS的房間非常寬敞,而且沒有地形限制與其他陷阱……至少我相信初階的BOSS戰應該還不會碰上環境問題;四,BOSS的血量有四條,要全部打光才能消滅BOSS;五,打倒BOSS之後都會得到稀有道具。」

「如果要撤退的話,我和黃瀨可以負責掩護。」速度最快的青峰馬上把自己定位到敢死隊。

「斷後就交給我們吧!我們兩個逃命速度也夠快!」黃瀨用力地點頭道。

「但是這樣小黃跟阿大要怎麼逃走?」桃井擔憂地問道。

「比照昨天的模式,撤退時我負責攻擊,用遠距離投射技能,當BOSS被擊中而出現僵直效果時,大家就馬上往房間出口逃跑。」綠間馬上說道。

「雖然這麼說……」黑子露出擔心的神色,要他把隊友扔在戰場上自己逃走這種事他根本做不出來!

「哲也,若是真要撤退,就得乖乖退,其他人也一樣,誰都不許逞強!」赤司鄭重其事地警告道:「同伴間還要互相等待的話只會拖慢逃走的速度,本來能全身而退都會變成有人意外犧牲。」

「……好的。」很明白自己絕對會成為包袱的桃井乖巧地點頭。

「……我知道了。」黑子也用鋼鐵般的理性壓抑住起伏的情緒。

「涼太跟大輝也給我注意一點,前鋒不等於敢死隊,不許你們輕忽自己的性命安全,我也不允許任何人犧牲掉。」赤司嚴厲地看向青峰跟黃瀨。

「切,不用你說,老子也還不想死!」青峰昂首答道。

「我有很多事情想做,跟小青峰one on one也還沒贏過,所以絕對不會送死的!」黃瀨理所當然地說。

「既然大家心理建設都做好了,那就安靜下來聽我分配明天的戰鬥位置,」環顧周遭的同伴一眼,確定大家都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後,赤司開始解說思索一整天的戰鬥方案:「我們沒有多餘的人能夠將小怪與BOSS徹底分開,所以一開始就要集中火力消滅會干擾的狗頭人護衛或者將牠們帶開。」

「從今天情況看來,護衛會衝在BOSS之前,所以速度最快的我跟小青峰要去打護衛?」黃瀨露出古怪的表情,他總覺得這個分配方式怪怪的。

「當然不是,護衛由真太郎、哲也跟五月負責。」赤司哪有可能把隊伍中能夠與BOSS貼身戰的主要戰力扔去打雜兵。

「咦!黑仔就算了,月仔也要上陣?」除了一臉緊張的桃井之外,包括皺起眉的紫原,其他人都或多或少露出不贊同的神色。

「當然要,若以攻頂為最終目標,我們的戰力遲早捉襟見肘,必須妥善運用每個成員的能力。」哪怕全部隊員都持反對意見,赤司也毫無動搖,「隨著攻略層級變高難度也會增加,就算我們也會隨著等級提升而變強,但遲早遊戲關卡會超過我們的戰力,特別是守護每個樓層的BOSS。」

「即使如此……」黑子還是非常猶豫。

「一般攻略BOSS的方法,除了增加玩家實力外,也會增加玩家數量,這也是公會人數一般不設置上限的原因。」說到這裡,赤司換上玩味的眼神,「不過你們覺得我們的隊伍還會增加人嗎?」

「……」所有人都沉默了,這個問題的答案顯而易見。

他們這群人說好聽一點是個人色彩強烈,說白些就是自我主義中心,而且每個人的性格都在不一樣的層面上非常難搞,以大眾標準來衡量,他們就是一群怪人的集合體,在學校也常常被師長同學當成另一種意義上的問題學生。

初中後期團隊分裂後,大家各行其是,幾乎每個人都養出一身桀傲不遜的性格與氣息,現在雖然都變得比較圓滑(?)了,那時的誇張行徑也不再出現,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要他們跟旁人,特別還是不認識的人好好合作難如登天,更別提還是在這種必須賭上性命去戰鬥的環境下。

所以他們每個人都很清楚,除非在這個遊戲中再碰上其他現實認識的朋友,而且還是那種實力被他們認可的友人,否則他們這個隊伍可以直接蓋章,確定會維持七人規模直到最後。

遊戲裡面這種小公會不算少見,但在打強大的BOSS會十分吃虧,大多數公會都會選擇彼此聯手,赤司也沒有完全剃除與其他公會合作的可能性,不過若是可以,他會繼續以用他們公會單吃為主要方案,原因同上。

「更別提BOSS的能力上升後,移動方式會更加多樣化,第一關的BOSS光那強大的跳躍力就有一定程度上的威脅了,如果後面有BOSS會飛的話,即使五月待在場邊也會被當成攻擊目標。」赤司就事論事地說:「若是五月堅持不參與對BOSS的戰鬥,那我也不會再勉強,可是我們去打BOSS戰就不能帶上妳,得請妳在這等我們回來。」

原因他們都清楚,一般的戰鬥還可以兩說,但在生死一瞬間的戰鬥中,無法成為戰力的同伴會直接變成拖油瓶,只要有人扯後腿,隊伍的生還率便會急遽下降。

桃井的眼神很明顯地動搖,卻不是為了自己有可能發生危險。

「……我也要跟大家一起去。」桃井閉上眼,表情痛苦,「我不是不相信大家,也不是在詛咒大家,只是如果大家在打BOSS時有個萬一,我絕對不要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

「小桃……」即使想對桃井說:請相信我們,但理智還是清楚桃井說的那個最糟糕結局可能成真,黃瀨最終還是無法說出如此不負責任的安慰話語。

這也算是他多少有些成長的證據,換成初中的話,他一定會不由分說地給出一點可信度也沒有的保證。

「如果變成那樣的話,我還不如跟大家一起死在BOSS戰。」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桃井睜開美麗的眼,即使眼角含淚卻用著再堅定不過的眼神直視著身邊的同伴,「而且要是我的參戰能夠讓勝率變高,我也戰鬥!」

她絕對不要再被扔下了!

不單是因為想到要一個人生活在這個世界有多可怕,而是每當回憶起初中後期的寂寞,回想起那時身邊的空曠,她就不寒而慄。

「別說那麼不吉利的話,我們才不會死。」青峰冷哼一聲,卻不再反對桃井的參戰,身為桃井的青梅竹馬,青峰多少猜得到桃井在恐懼什麼。

「為了以後不成為拖油瓶,我會現在開始努力!請讓我參與明天的戰鬥!」好似害怕真的被赤司留下,桃井筆直地看向赤司。

「沒問題。」赤司愉悅地笑了。

萬丈高樓平地起,即使桃井不像他們,能夠馬上與BOSS正面相交,也可以先從BOSS身邊的雜兵打起,光是這樣也能讓隊伍更加輕鬆。

畢竟比起等級數值,與可怕的怪物正面作戰最需要的東西其實是能夠克服死亡恐懼的抗壓力,即使一開始辦不到,這些也都能慢慢訓練出來。

「既然沒問題了的話,我就繼續解說明天的佈署與攻擊順序了。」叫出了昨晚事先用系統畫好的平面作戰圖,赤司開始下一步講解。
.

.

.
作者的話

下個星期就是等待已久的BOSS戰了!
呼,我終於要寫到進入遊戲後的第一場BOSS戰!(拭淚)
這邊補充一點,事實上,姑且不論第一層的BOSS攻略戰,
之後的樓層其實奇蹟們有時也有加入其他玩家的聯隊中~
沒辦法,一組人馬單吃到最後太困難了~~@@
雖然事實證明,這群傢伙每次加入別人都很容易引起紛爭~(攤手)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