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十九章★

再次穿越迷宮區來到BOSS房間,已經有過一次經驗的黑子等人只用了不到上次三分之一的時間。

陰暗的洞窟裡,鐵製的大門帶著沉重的氣氛,旁邊兩只熊熊燃燒的火把照亮整個空間,眼前的景象與上一次相同,不同的是這次他們居然在房間大門前遇到五名玩家。

昨天他們一路上也不是沒碰上其他團體行動的玩家,先不說目前被開發出來的第一層活動範圍就那麼大,沒辦法分散到其他樓層去,迷宮一直都是通關的關鍵地區,不少玩家已經把足跡擴張到這。

「喔呀?」很驚訝會恰巧在BOSS的房門前碰上另一群玩家,而且光看臉就知道他們都還相當年輕,帶頭的隊長率先對赤司等人伸出友善的手,「你們好啊!」

「您好。」赤司也伸手回握。

「昨天好像也在迷宮區看到你們,你們已經是固定團隊了啊?」那名玩家好奇地攀談道:「以後要組成公會嗎?」

「是啊,我們也確實有組建公會的打算。」因為不是需要隱瞞的事情,赤司也就照實回答了。

「嘿,我們這裡也是,雖然根據商店街派發的情報冊,好像要第三層才能申請公會,不過我們已經決定好公會名稱了,叫『千斬堂』,你們決定好公會叫什麼名字了嗎?」玩家相當自信地自報門戶,那是個既有日本風格,又符合玩遊戲的公會名稱。

「『帝光』。」赤司簡潔地給他兩個字,他身後的黑子等人則或是無奈或是偷笑地對望一眼,赤司之前也曾跟他們提過創建公會的事情,名字更是那時就決定好了,他們都曾在心裡吐槽赤司有夠偷懶,卻也想不到其他更適合的名字。

總不能在遊戲裡也叫「奇蹟的世代」吧!要知道他們在現實世界裡已經受夠這個稱呼了!

「總覺得這名字好像有點耳熟……?」帝光怎麼說也是日本的名門中學,不過那名玩家只說到一半就住嘴了,畢竟公會名稱那些都是人家的私事,即使聯想到現實中的任何事物,按照遊戲裡面「不能隨便刺探他人現實世界生活」的不成文規定,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該多問。

「不用在意。」赤司微笑地將話題打斷。

「也是啦!」因為赤司刻意表現出來的親切而直接將他當成好人的玩家點點頭說:「我叫阿列基,是這個隊伍的隊長,請多指教!」

「叫我『赤』就可以了。」最初懶得想遊戲名字的赤司直接把名字的第一個字登記為遊戲名。

後來他才知道,除了桃井將暱稱設定為「桃子」之外,他的隊友們都不約而同地將自己的遊戲暱稱設定成姓氏裡的第一個字。

只能說在這種地方,他們這群老隊友真是莫名其妙地有默契,或者該說他們在初次涉獵的領域思考模式是極為相近、且討厭麻煩的。

好吧,其實有不少人是基於無取名天分才這麼搞。

「話說回來,終於找到這個第一層的BOSS房間了!」將注意力拉回旁邊的BOSS大門上,今天才帶著隊友殺到BOSS房門前的阿列基興奮地說:「出去後我想馬上公布這個消息,然後召集其他玩家來挑戰!你們也一起來吧!」他的想法很單純,既然赤司等人也是有實力走到這個地方的玩家,那麼肯定擁有不俗的實力。

目前第一層迷宮區已公開給大眾玩家們的地圖還屬於未完成狀態,先前將地圖交給綠間的封測玩家並沒有公開手中的地圖情報,並不是私藏,他只是想盡量隱瞞自己封測玩家的身分,另一方面他原本將地圖交給綠間也是以為他會幫忙公開。

但他千算萬算也沒算到綠間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公開,以他目前的遊戲程度也還沒辦法想到這種事。

「不好意思可能得潑您冷水了。」赤司神色不變地用相同的笑容說:「我們昨日已經完成對第一層BOSS的偵查,今日是來正式挑戰。」

「欸!」阿列基與身旁的四名隊友都瞪大眼,並驚疑不定地交換一個眼神,「那個……呃,我沒有惡意,也不是小看你們,只是這個遊戲的BOSS不是單一一個隊伍能夠吃下來的,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大家一起攻略比較安全。」雖然沒打算自曝身分,同樣也是封測玩家的阿列基由於擔心赤司這群少年會輕忽BOSS實力還是開口提醒道。

「請放心,我說過了,我們已經進行過偵查,會注意自己的安全。」赤司一口婉拒對方的提議,在後方的紫原跟青峰開始露出不耐煩神色時,他伸手推開通往BOSS房間的大門。

看上去非常老舊的鐵門緩緩往兩旁滑開,發出令人牙酸的生鏽聲音,放眼望去是漆黑的房間,在玩家走入BOSS之間前,基本上BOSS的房間都是全暗狀態。

眼看阻止不了赤司等人,阿列基決定妥協,但還是不放心地耵聹:「你們千萬要小心,我們會在房間外面關注戰況,要是你們不行,我們就會插手!」不是想要搶怪,但他不希望這個遊戲再增加犧牲者,更何況還是在自己眼前戰死。

「那就先謝過了。」赤司沒有理由對他人的好意惡言相向,何況他看得出來這群玩家確實在擔心他們的安危。

「謝謝你們。」跟隨著赤司穿過大門,桃井與黑子都在與阿列基等人擦身而過時向他們道謝。

「真、真的沒問題嗎?」隊伍裡唯一的女性玩家十分擔心地說。

「既然已經偵查過的話,應該不會勉強吧?」與阿列基同為封測玩家的另一名同伴謹慎地說:「那些孩子不像有勇無謀。」

「不過話說回來,其中四個人的身高是怎樣?」一名玩家從見到紫原等人時就很想說了,「拿單手錘的那個根本超過兩百公分吧?」

「的確。」阿列基苦笑著說,即使是自己設定角色也很少有人把身高調得那麼高,何況在被關進遊戲的那一日時,他們就被強制變回了自己在現實世界的面貌跟體型。

儘管髮色、瞳色等細節系統還開放調整,但身高、臉孔則完全被定型了。

真的很難想像現實中日本人居然有那麼高的個子!

「算啦,我們就在門口待機,等等進去救人吧!」說實話還是不太看好赤司他們能憑一個隊伍單吃BOSS的玩家雙手抱頭,用著半開玩笑的語氣說:「也能順便看看這個BOSS的能力,之後打起來應該會更輕鬆。」

「說的也是。」不打算扔著一群年輕人不管的阿列基點點頭,他卻不曉得他們的這個決定讓他們見識到這個遊戲的「奇蹟」初始。

走進BOSS的房間中,與上次相同,在他們開始深入房間後,房間就自動亮了。

腳下的石製地板繪有奇異紋路,天花板亮起的光芒閃著炫幻的七彩光輝,兩旁聳立一排樸素的石柱,鮮紅色的BOSS坐在大廳最裡面的王座上。

燈光大亮時,狗頭人之王睜開鮮紅雙眼,巨大的咆嘯聲響徹寬廣的大廳,手持短斧的牠極具氣勢地向前一躍而起,短短幾秒內就會拉近與挑戰者的距離,落地後身旁也會出現三隻狗頭人護衛,並且與BOSS一起朝挑戰者進攻。

這是上一次赤司等人進行偵查戰時的攻擊模式,這回有備而來的他們可不打算將主導權拱手讓人。

在現實世界中的籃球場上,他們可都是先發至上主義者(紫原除外),不管是什麼樣的比賽,都得先把第一節搶下!

一開始就在手中握好投擲小刀,在隊伍一口氣向前衝時先出招的是身為後衛的綠間,他以極快的速度朝高高躍起尚未落地的狗頭人之王投射複數小刀。

儘管他的投射技能熟練度還沒練得像現實世界那麼高,但狗頭人之王的身軀龐大,也不至於落空,何況還有系統輔助的瞄準功能。

閃爍著耀眼光芒的小刀像是碧綠色的彗星,一瞬之間擊中狗頭人之王,對方氣勢萬鈞的動作馬上被打斷,在半空中微微僵住身體沒能擺出確切的攻擊姿勢,當牠落下時,綠間以極快的速度又送了兩支小刀過去,落下中並呈現僵直狀態的狗頭人之王在沒辦法防禦的情況下被往後打飛些許的距離。

與此同時,已經衝過一半房間的隊伍也遭遇了自動生成的狗頭人護衛。

衝得最快的青峰、黃瀨首先與牠們短兵相接,兩人毫無猶豫地各放一發技能略略彈開這些雜兵好爭取到讓後方的黑子、桃井接手戰場的時間。

碧藍色的弧形刀刃與金燦的無數劍影將護衛們殺個措手不及,跑在中段的赤司揮出一發威力不高,但勝在攻擊範圍較廣的技能,知道狗頭人護衛弱點處的赤司甚至主動瞄準牠們的頸子,於是就導致其中一名護衛由於被擊中要害而直接爆散成碎片。

當另外兩隻怪物因為挨招而頓住時,負責對付BOSS的先鋒成員一口氣越過狗頭人護衛,直直往重新站起身的狗頭人之王衝去。

在狗頭人護衛反射性回過頭想追擊已經越過牠的紫原時,黑子的短劍也毫無猶豫地從牠的後頸位置捅了下去。

照黑子的看法就是,對方都把後面留給自己了,那麼就不用客氣地攻擊吧!

早已揮出彎刀的桃井也擋住另一隻狗頭人護衛想揮出的短錘,戰鬥力較高的綠間則從腰間拔出三根鐵樁,先用投射技能封住狗頭人一瞬間的行動,下一秒一槍讓對方透心涼。

擔任後衛、擁有冷靜觀察力的他在這次戰鬥的配置中擔任狗頭人之王以及狗頭人護衛之間的協調支援者,主要來說還是擔心初次與BOSS共處一個戰鬥場的桃井無法發揮平時的水準,黑子可沒辦法一個人解決三頭護衛。

這時前鋒組已經與狗頭人之王短兵相接,上次早就摸清楚狗頭人之王攻擊軌道的青峰連技能都沒用,他以兵器擋兵器,動態勢力卓越的他滴水不漏地將令人眼花撩亂的攻勢給接下。

在狗頭人之王咆嘯著想發動技能時,斧頭上的紅光剛出現,跳起的紫原就將已經準備好的雙手重錘技能惡狠狠地往牠臉上送去。

「吵死了!」紫原的音量不大,神情卻十分陰狠。

「同感!」趁著青峰絆住BOSS而直接繞到對方後頭的黃瀨下一秒就以細劍送出一堆攻擊,細劍的單發威力不高,但優勢在於可以短時間內連發。

「那就讓牠徹底閉嘴吧!」赤司的臉上帶著殘忍快意的笑,早已脫出狗頭人之王攻擊範圍的他由側邊朝盾牌防禦不到的位置發出弧形攻擊。

金屬製的鐮刀因為狗頭人之王赤紅的身軀而反射出冷酷的血光。

接連的攻擊惹得狗頭人之王大怒,揮動斧頭的速度開始加快,力道也逐漸加重,但負責接著青峰卻沒有漏接:「別太囂張了!」而在青峰同樣以技能擋下狗頭人之王的攻擊時,看準時機的黃瀨馬上從側邊突入。

「小青峰,切換!」青峰在聽到黃瀨的聲音後算準短暫僵直時間結束的那秒向後一躍,黃瀨立刻補上他的位置,早已準備好的技能毫不猶豫地往怪物身上招呼過去,在赤色的龐大身軀上留下代表傷痕的亮紅色光痕。

「切換!」在黃瀨的連招結束後,紫原接連衝上,本身力量就很大,升級時也把點數點到力量的他在以巨錘接下狗頭人之王的斧頭後,硬是用蠻力以半壓制的形式牽制住敵方的武器,而再次重整好的青峰則往狗頭人之王的胸口揮出青藍色的刀刃。

青峰的耳邊傳入武器刺穿血肉之軀的噁心聲響,明明就沒有真正的血液跟肉塊出現在視線內,但音效卻非常逼真。

乾淨俐落地揮出鐮刀,赤司在自己的下一波攻擊擊中時,利用反作用力,將身體彈到狗頭人之王的正上方,因為狗頭人之王的頭上與肩上都有穿戴護具,為了增加傷害的赤司以極高難度的動作半回過身,然後將鐮刀的弧形刀刃繞過腦門刺向怪物的臉部!

赤司用毫無破綻的刀法自額頭貫穿狗頭人之王的頭蓋骨,如果這是存在於現實世界的戰鬥,這名BOSS不可能還活著,不過這裡是遊戲世界,在血量歸零之前不管受到什麼樣的傷害,這隻怪物都還能繼續攻擊。

不過相當於要害的位置受到如此嚴重的打擊,狗頭人之王的HP這回下降了比較大的幅度。

對於玩家而言這是很大的劣勢,儘管上述同樣適用玩家,可是玩家與打不怕的怪物不同,儘管因為系統保護而減輕不少,但玩家在受到重大傷害時依舊會感覺到一定痛楚。

就算不會留下內傷等淺在性傷害,因為劇烈打擊而一時站不起來是除了恐懼之外導致許多玩家死在怪物手上的主因之一。

不過若這裡是現實世界,赤司也做不出那麼高難度動作就是了,遊戲世界的方便在餘,只要利用系統輔助與遊戲數值,他們就能做到許多現實中不可能實現的高難度動作,前提是玩家得先拋開現實中觀念的束縛,相信自己做得到才行。

而這點他們隊伍裡大部分的人都已經能夠辦到。

(這個身體真的輕得不可思議,好用是好用,但要是習慣回到現實世界可就麻煩了。)由於整支隊伍的準確發揮加上擬定的計畫過於完整,在半空中完成攻擊並且向側邊翻落的赤司還能游刃有餘去考慮其他事情。

反正在他做出如此高難度的攻擊時,他的隊友依舊完美地銜接他們所有人的攻擊,早已打倒剩下兩頭護衛的綠間也加入攻擊行列,就連黑子都能看準時機補刀,接連不斷地挨刀,狗頭人之王哪有空去追擊落下的赤司。

但下一秒,剛要落地的他身後不遠處的洞口跳出再生的另一隻狗頭人護衛。

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們接連的攻擊已經耗光狗頭人之王的其中一條HP,所以儘管腹背驟然受敵,赤司連眉頭也不皺一下。

事實上其他看見的人即便多少感到訝異,但他們臉上的驚訝情緒僅表現在臉孔更加面無表情、眼睛稍微張大幾釐米,以及眼神變得更加兇狠。

對這群骨子裡都相當好戰且性格與溫和八竿子打不著邊的少年們來說,接連冒出的敵軍攻擊與其花力氣訝異,不如加倍打回去!

再說,赤司也沒有手忙腳亂的理由,哪怕狗頭人衛兵已經朝他揮出短錘,他也沒有回過身接招的打算,因為他們的隊伍一直都有著「影子」在暗中支撐。

.
.

.

作者的話

呼~結果最後他們的戰鬥還是被我分成了兩篇~
對不起前陣子狀況很多,加上SAO的戰鬥又不容易寫,讓大家久等了!(合掌)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