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二十章★

不曉得什麼時候出現的黑子臉上同樣是一點表情都沒有,在短錘朝赤司揮去的同時,他的短劍也到了。

早就在上一場交鋒中摸出這些狗頭人護衛的攻擊模式與技能發動時間,黑子搶先對方一步完成技能並將牠彈開。

他抽出插在綁腿上的短刃,在等級到達十二後就能拿到第四個技能格,選擇投射技能的他儘管熟練度不如綠間高,但面對近在咫尺的對手要打偏也不容易,黑子手中的短刃準確無誤地插入敵人身上沒有以盔甲覆蓋的弱點頸部。

與身著裝備的狗頭人之王相同,這些狗頭人護衛每隻都穿著看上去相當廉價的盔甲,不過盔甲怎麼說也有防禦功能,要使暗器就不能朝那裡攻擊,黑子沒有自信他現階段的攻擊威力與這種初級的暗器能夠打穿盔甲。

事實上就算不打穿盔甲,附加在短刃的技能一旦擊中還是會對怪物造成一定傷害,只是會比較小而已,而且也無法造成僵直。

但由這點也能看出黑子的遊戲經驗不足,他還不習慣與遊戲中的怪物作戰。

一旁不敢與BOSS正面交鋒,躲在旁邊伺機而動的桃井也在看到其他再生的小兵時提刀而上。

她的敏捷度與反射神經都不夠快,所以在她殺到的敵人面前時,另一頭的綠間早已瞄準狗頭人護衛跳出的那瞬間,對方落地的腳步都還不算站穩,散發碧綠光輝的長槍就已經突入並貫穿對手身軀。

由於長槍的攻擊力比較高,所以一般除非怪物距離自己太遠,一時趕不上的綠間才會用投射技能先牽制再以速度型招式一口氣殺過去。

而在前鋒組將BOSS的血量削減至一條後,逐漸習慣與護衛戰鬥的桃井已經能游刃有餘的和小兵們周旋,黑子甚至能夠辦得到一打二了。

在將眼前的其中一隻小兵打敗時,黑子的視線一瞬間與正前方的綠間四目相對,然後他輕輕地點頭。

「哼。」綠間微微勾起弧度不太明顯的笑,在那秒就明白黑子意思的他將外圍的戰局徹底交託給黑子,他把全副精神轉移到主戰場上面。

原本就是一打二,在殺死眼前的一隻怪物後黑子一個回身,深色的斗篷在身後拉出俐落的弧度,憑藉聲音和氣息準確無誤地算出彼此距離,原本向著黑子身後突襲的另一隻狗頭人護衛直接暴露在蓄滿淡藍色光輝的匕首之下。

『啪擦!』當眼前的怪物化成碎片時,熟悉的聲音也出現在黑子的耳中。

「狗頭人之王有無盡的護衛……」黑子喃喃地說,還無法確定那些護衛會以何種什麼頻率冒出的他不敢大意,在將注意力轉向主戰場時,他也沒有鬆懈周遭的任何動靜,另一頭已經解決手邊敵人的桃井也一樣。

而主戰場那邊雖說呈現圍毆局面,但在赤司的指示下,他們依舊是輪番上陣攻擊,沒有輪到的人會和BOSS保持一段距離。

因為狗頭人之王更換武器時會多出全範圍攻擊技,觸發該技能的條件就是將牠包圍,儘管現在還沒將BOSS的HP殺到最後一條,但初次與樓層BOSS作戰的他們戰鬥經驗尚不充足,非必要赤司不打算在這場戰鬥中更換團隊作戰模式。

換句話說,即使自身擁有優異的指揮能力,赤司也不認為他們的小隊伍在現階段下能夠隨意自在地切換各種戰鬥模式,如果是和其他隊伍作戰的話,那倒還能夠在隊伍輪流上前線時變更隊形與指示。

赤司選擇了最保守、安全的戰法,因為狗頭人之王的全範圍攻擊技是這場戰鬥中赤司決定要絕對避免被使出的招式。

名為「旋車」的絕招,不僅攻擊範圍大,威力也很強,而且要是被擊中就會出現「暈眩」這個異常效果,玩家會變得無法行動,就算時間只有幾秒也足夠讓他們被BOSS殺個十幾次了,那種情況下必須馬上有隊友衝上來輪替、替無法迴避的同伴擋下BOSS接踵而至的招式。

這時不得不再次重申某件殘酷的現實,這支隊伍的人數非常不足!

前線人員只有五名,一旦被「旋車」擊中,等於有四分之三的人都無法戰鬥了,再加上這群青少年們非常大氣地在初次的BOSS戰中搞了單吃,現場自然沒有其他隊伍可以輪替上來撐住前線,因此向來奉行保守戰法的赤司判斷出他們的前線無論如何也不能崩潰!

因此怎麼樣也不可能全員避過的「旋車」在這場戰鬥中不能出現。

如果只是普通攻擊,至少還有擅於見縫插針的黑子能救援,這幾日的團隊訓練中,原本就是「帝光之影」的他迅速摸出在遊戲中的支援方式,能夠在各種意外與危急中準確無誤地支援隊友,可如果狗頭人之王繼續施展技能,那麼有危險的就變成攻擊力不足以與BOSS相互抵銷的黑子。

而且如果狗頭人之王跳起來,那就更加棘手了。

不管牠是跳起來趁機攻擊,還是大幅度移動位置,對他們都十分不利。

前者的攻擊方式太過難接,硬碰硬可能只有使用重兵器的紫原能抵擋,其他人只有躲開的份,但這樣一來容易讓對方搶得下一波攻擊的主導權,而後者則會讓他們失去夾攻的優勢和陣型,不管怎麼樣都會讓這場戰鬥的時間繼續拉長。

要說他們這些玩家比起怪物最大的弱勢不是技能強弱或血量多寡,而是體能極限,儘管理論上血量歸零前都能繼續戰鬥,但這個遊戲卻莫名地有體力問題,筋疲力竭的話自然也不用打了,遊戲怪物卻明顯少了這種問題。

不幸中的大幸是,他們原本就是身體素質極高的運動員,比起其他人甚至擁有更強悍的體能,這點似乎也被系統完善地反射出來。

再加上常常打滿四十分鐘比賽(而且籃球比賽算上休息時間、暫停時間等基本上會超過一個小時),也有足夠的精神力和專注撐完整場戰鬥。

一個小時內的戰鬥對他們來說沒問題,但時間繼續拉長無疑對他們不利。

好在每個人都有這樣的自覺,因此他們的攻擊幾乎是以零時差的模式接連而上,即使是最外側的黑子都能一邊戒備其他小怪一邊找時機補刀。

籃球是攻防速度切換快、需要在428平方公尺的場地滿場來回跑動的運動,身為頂尖籃球員的他們才能保持絕佳的節奏在BOSS身邊輪番上陣打零時差游擊,沒輪到的人會自動踩好位置或閃遠一段距離絕對不讓牠呈現被包圍的狀態。

再說狗頭人之王現階段的武器是斧頭,那是能橫劈的兵器,複數以上的人圍在怪物的身側只是增加牠每一次攻擊的攻擊人數,一點好處也沒有。

「呼,攻擊力真強。」擋下狗頭人之王的一波招式並且與黃瀨互換位置的青峰抽出隨身包的回覆藥水,他是整支隊伍中最常和BOSS刀劍相交的人。

雖然他能把BOSS的攻擊擋下,但招式威力是對方占優勢,所以每次擋下攻擊他身上就會有些微的損血,因此他是整個隊伍中最需要找時機回血的人。

赤司強制規定只要損血量超過總血量的四分之一,就得在切換的間奏中找時間喝藥水,好在他們這種需要高機動性的輪替戰鬥方式比較容易在攻擊的間奏裡找到回血的空隙。

SAO裡的回復藥水屬於持續性回復,喝下後不會一口氣回復HP,而是隨著時間一點一點地往上漲,如果受到大傷害,保險起見就得退到後面慢慢等待、無法加入戰局。

人數不足的他們當然不可能有這種餘裕,所以必須迴避所有可能造成大量失血的恐怖招式,小失血一旦累積起來超過四分之一就得馬上喝藥水,接著就一邊依靠剩餘四分之三的HP戰鬥一邊讓HP自己恢復去。

反正系統沒限制回血時無法參與戰鬥,至於會不會浪費每瓶藥水的總回血量(畢竟當HP滿槽時,就不可能繼續往上加血)進而增加藥水消耗然後導致藥水支出的成本增加則完全不在赤司的考慮範圍內。

俗話說兵法無萬全,求萬全者無一全,赤司雖是保守派,也不可能做出畏首畏尾、顧此失彼導致什麼都沒能兼顧的菜鳥領導者行為。

「紫原,注意你的站位!退後兩步!」畢竟是第一次打BOSS戰,不可能沒發生失誤,所以赤司的注意力一刻也沒放鬆。

整個隊伍中以紫原對距離的拿捏最差,連桃井都還高出他一線,在進行這種「不能將BOSS包圍」,卻必須「圍著BOSS打超快節奏游擊戰」的戰鬥中,紫原無疑相當吃虧,赤司自然盯他盯最緊。

「嘖。」耳朵接收到赤司的命令,紫原龐大的身軀反射性照做。

他常常在還沒輪到自己攻擊時就踩得太前還有另一個原因,重裝備的他不像其他幾人擁有那麼高的機動性,技能的速度同樣不夠快,離怪物太遠要接替而上時就會更費力,所以會下意識往前站。

好在紫原的反射神經很好,其他人也會在這種細微的攻擊輪替中彼此配合、銜接,所以才能繼續維持這種超快速節奏的無間格游擊。

在順利將狗頭人之王的血量削減至僅剩血條的五分之一時,如同他們的情報跟預測,狗頭人王扔棄手上的短斧與圓盾開始咆嘯。

「就說你吵死了!」完全不打算給對方好好換武器的空檔,技能速度最快的黃瀨再度拉近彼此距離,手中細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連續在狗頭人之王龐大的身上留下傷口。

對方不過是遊戲怪物,何況現在又不是在打電動遊戲,管牠是要變身還是換武器他們都沒必要配合等待。

「閉嘴!」從戰鬥開始就被那種震耳欲聾的咆嘯聲弄得相當煩躁的青峰也沒放過攻擊的機會,在BOSS扔掉武器無法攻擊時,他反手就將長刀送進狗頭人之王那刺眼的紅色身軀。

「說的沒錯。」為了保持不包圍的距離,位置站在狗頭人之王後方較遠處的綠間同樣沒有等對方換武器的禮儀──與文明人類相處才需要禮貌,對怪物客氣就是跟自己過不去──在扔出小刀時他甚至特地瞄準狗頭人之王打算拔出新武器的那隻手。

用他的看法就是,若能讓那隻手僵直,狗頭人之王拔出武器的速度就會頓上一頓,即便只有一、兩秒也無所謂,這樣他們就會有更多時間攻擊這頭暫時沒法出招的BOSS。

與綠間的攻擊幾乎是同一秒,和綠間有類似想法的赤司下手更狠,儘管因為站位關係他砍不到BOSS的手,但他卻以手上的鐮刀暴虐地劃過狗頭人之王的左腳,或許是因為血量殘存不多,赤司居然硬生生地將怪物大腿以下的部分斬斷。

「不、不愧是赤司君,攻擊好狠……」把新追加的狗頭人護衛消滅後,依舊沒辦法加入包圍的桃井喃喃地說。

「我覺得其他人也差不多。」站在她附近戒備的黑子覺得自己的同伴們簡直像是被按下某種開關一樣,但他卻沒注意到自己擁有另一層面的恐怖。

不過被放出閘籠的野獸的確非常適合用來形容他眼前的戰況,遠眺過去,正站在門口注視這場戰鬥的那五名玩家個個目瞪口呆,他們總覺得這與其說是玩家在挑戰怪物,不如說是怪物在打怪物!

而原本就相當具有當反派潛質……事實上以某種角度來說也確實當過反派的赤司等人則帶著一般玩家根本不可能有的氣勢繼續進攻。

少了一隻腿的BOSS儘管勉強把武器拔出,卻失去移動的優勢,這讓牠的攻擊軌道更好預測,龐大身軀的另一側露出更多空隙,既然無法任意移動的話,一定會有無法砍中的死角,那裡就是最佳的攻擊位置。

在赤司的安排下,那裡交給了單發攻擊威力最高的紫原,紫原的攻擊力肯定很容易拉走BOSS的仇恨值成為主要攻擊對象,但狗頭人之王卻難以攻擊到進入牠死角的攻擊者,更別提旁邊還有身手靈巧的黃瀨在阻礙牠出招。

普通玩家很容易趁勢一擁而上,但此刻五名攻擊者完全進入籃球比賽最終階段的精神狀態,儘管纏鬥的時間早已超過半個鐘頭,可因為過往的高強度比賽又加上熟悉這種分分秒秒的精神壓力,不要說沒有分心,他們的專注更是達到前所未有的頂峰,輕敵和失誤一類的錯誤不可能犯下。

按照最初訂下的攻擊模式與赤司的現場指揮,雖然不可能無損血,不過他們幾乎是無驚無險地化解BOSS的困獸之鬥,由紫原最後的重擊打爆眼前的敵人。

鮮紅色的BOSS身軀發出白銀色的光,然後在碎裂的音效下,化成銳利的光片爆裂在空氣中。

打敗BOSS是值得慶賀的好事,上頭也出現了Congratulation的恭喜字樣,大門那邊還傳來後知後覺地拍手聲,但桃井總覺得心臟漏跳幾拍。

剛才那瞬間,她真的有看到五隻冷靜卻狂暴的野獸在圍殺一頭怪物的錯覺。

正想回過頭去悄悄詢問黑子的看法時,桃井卻發現黑子正一言不發地看向房間外頭的玩家。

桃井這才想起黑子似乎從剛才開始就在留意那些外人的舉動。

不是感覺到他們別有居心,黑子只是單純在戒備。

儘管從未在現實中經歷類似的戰鬥,黑子還是本能地察覺到了,在戰鬥進行到終盤的時候,若有第三勢力要介入,這會是最好的時機。

如果只是單純的搶怪或許還是最好的情況,怕就怕有人趁隙攻擊他們,唯一能夠進到這個房間的入口就只有那個大門,黑子正是為了防止這一情況發生而凝神警戒。

儘管擅於觀察的他不覺得剛才碰上的那五名玩家們會做這種事情,卻也無法預料是否會有其他玩家出現並干預。

黑子那雙冰藍色的眼睛像是毫無機質的琉璃,由於無存在感的體質,他身上明明沒有散發出任何氣息,卻讓桃井默默感到顫慄,如果這是現實世界,她的背上恐怕都爬滿冷汗了。

她深深地明白,如赤司所言,這真的不是遊戲,而是可以稱為「現實」的戰鬥,但正因如此黑子的表現更加不尋常。

激戰方歇,即將打敗BOSS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會反射性將注意力集中到BOSS的身上,有人是為了避免BOSS在困獸之鬥下突然發出恐怖攻擊,有人是單純不想錯過勝利的瞬間。

可黑子卻以遠超過常人該有的理性壓抑住胸口的澎湃,近而冷靜地暗中守護正在戰鬥的同伴。

正如同赤司曾經教導他的,將鬥志收在內心,以過往身為幻之第六人那鋼鐵般的意志力支撐團隊。

也因黑子有這種能力,被世人稱為「奇蹟之世代」的五名天才球員才願意信賴黑子,就像剛才本來負責處理其他怪物的綠間才會在消滅雜兵的同時,放心地將「背後」的安全交給黑子,若不是深深相信著他的能力,就無法做出這樣的事情。

作者的話

所以某支隊伍真的很大氣地搞出了單吃~XD
不過他們戰鬥的時間很長,幾乎超過一個小時了……(遠目)

然後為了避免有人老是沒看我的食用前言,所以某雪再次提醒~
這篇是以刀劍神域SAO遊戲為背景的半架空文,原作角色除幕後BOSS外,其他都不會登場喔!
所以不要再來跟我抗議打倒第一層BOSS的人是刀劍的主角~~><”
謝謝大家的支持與配合~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