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二十一章★

「勝利!」在狗頭人之王被消滅的系統效果散去後,黃瀨才發出歡呼,其他人像是鬆開的發條一般紛紛放鬆下來,原先銳利的架式也蕩然無存。

「儘管累人,但只要事前盡人事,似乎不會有太大危險。」謹慎地確認著自己與隊友們的血量,確定在場沒有人的血量低於一半後,綠間鬆了口氣。

就連因為兵器長短關係而距離BOSS最近的青峰、黃瀨、紫原也憑藉強大的反應力與個體迴避能力鮮少挨上強力的攻擊。

「看來大家都有在戰鬥中乖乖回血。」黑子鬆了口氣,但這點也得感謝無時無刻都在留意隊伍HP槽的赤司,只要有人HP低於四分之一卻忘了喝藥水,嚴厲的隊長一定會出聲提醒。

順便一提,前鋒組的黃瀨、青峰是最常被提醒的人,這兩名神經大條、在籃球之外的事情上都非常健忘的同伴都尚未將頻繁確認自己的HP殘存,以及恢復HP練成反射動作,所以赤司不得不盯緊擔負最危險工作的他們。

好在他們幾乎確立了未來的戰術──「擋下攻擊、迴避大型招式」,只要能確實執行並且將意外減到最低,就能夠避免受到大傷害,隊伍人數嚴重不足的他們未來也只能以此為方針。

雖說他們目前的等級都不高,系統能輔助的數值相當有限,能如此快速地應對BOSS的攻擊並躲開所有招式不得不再次感謝他們籃球員的身分。

籃球本來就是高強度、高速度的運動,由於籃球的規則是一進球,球權就會自動轉到敵方手上,速攻在比賽中也極為常見,特別是到了比賽終盤時,豐富的經驗導致他們轉換攻防的速度異常乾淨迅速,反射神經也遠超過正常玩家。

在激烈比賽的鍛鍊下,每個人都練就了勝負尚未分出,精神絕對不會放鬆下來的反射動作與抗壓性。

原本就相當優秀的運動神經與比賽經驗,加上他們這個月的種種戰鬥訓練,這些條件造就了他們首次BOSS戰的大捷。

「這次的團隊合作的確可以稱作完美。」連一向標準極高的赤司也不得不點頭承認此次的行動很成功,只是他回去依舊會挑出不足之處檢討。

唯有不斷鞭策才能持續進步,從自滿的那瞬間開始,生物便會退化。

「小黑子、小桃,你們在發什麼呆?」從後面環住兩名同伴的肩膀,黃瀨一臉疑惑地問。

「我沒有在發呆。」黑子替自己反駁道。

「五月,妳的臉太蒼白了吧?還行嗎?」誤以為桃井是因為首次BOSS戰的壓力而感到虛脫──事實上也確實有,不過更大的因素還是在最後的那個錯覺──青峰微微皺眉問道。

「咦?我、我沒事,大概是精神突然放鬆下來才造成恍惚吧!」桃井慢了一拍回道,她的回答不算說謊,也被所有人接受了。

「沒關係,以後慢慢就會習慣了。」綠間安慰道。

「……話說回來,小黃你最好不要隨便摟女孩子的肩膀喔!」眨眨眼發現眼前出現系統框,在確認其他人都沒發現時,桃井開口道。

「啊,我沒有非禮小桃的意思啦!」黃瀨趕緊鬆開手。

「我知道,但我的視線裡出現一個系統訊息,好像只有我能看見。」桃井苦笑地按下訊息中的「拒絕」。

「是什麼方框?」離桃井最近卻什麼也沒看見的黑子困惑地問。

「這個遊戲的性騷擾防治功能。」桃井略帶尷尬地說。

「咦?!」聽到這話,最驚愕的莫過於黃瀨本人,他馬上為自己叫冤,「但我剛才真的沒有要對小桃做什麼啊!」

「我知道,不過系統在偵測到過於親密的肢體接觸後,對我發出訊息,剛才如果我按下『同意』,小黃你好像就會被送入初始城鎮的黑鐵宮監獄。」桃井的話讓青峰、綠間、紫原都笑了出來,就連黑子跟赤司都難掩嘴上笑意。

「桃井妳幹嘛不乾脆把這個吵死人的傢伙送去冷靜冷靜。」綠間無情地說,不過他先前對這遊戲的負面觀感倒是因此提升一點點。

「好主意!五月妳下次就這麼做吧!」青峰附議道。

當然不可能因為同伴的無心之舉就把人送去監獄的桃井卻也跟著玩鬧起來:「嗯,小黃下次不小心一點的話,說不定我哪次真的按錯我們就得去監獄探望你了!不知道性騷擾要坐牢坐多久?」

「咦咦!小綠間小青峰就算了,連小桃都這樣,嗚嗚,你們好過分!」黃瀨開始誇張地假哭,「小黑子,他們都欺負我!」

「不過剛才的行為的確是黃瀨君自己要檢討。」黑子毫不留情地說。

這次是因為對象為桃井,要是換成其他女性,即使不被送去監獄也難保不會被趁機要脅。

「嗚!」黃瀨覺得自己的心遭受到連續攻擊。

「沒想到還有這種自動功能……」無視於眼前鬧劇,赤司開始思索遊戲的創造者設計這種性騷擾防治功能的背後含意。

之前當封測玩家時,赤司既沒聽過、更不可能接觸過這個功能,他既沒有騷擾過女性也沒有被任何女性騷擾,所以現階段下他無從判斷這是不是正式營運後才加入的設計,但既然會出現這類功能,就代表……性騷擾、甚至近一步的性侵害果然都是有可能發生的事。

眼神很快地掃過同伴們一眼,赤司知道細心的黑子和綠間也發現這點了,這樣未來放桃井出去搜查情報時或許得再衡量一下安全問題。

「不過同性之間的肢體碰觸好像不會出現防治功能。」黑子剛才也同樣被黃瀨摟住肩膀,以動作條件來說他和桃井一樣,但卻只有桃井那邊出現了性騷擾防治系統,這代表同性之間允許某種程度的碰觸,就不曉得到哪種程度了。

「嘛……現在想太多也沒用。」順著黑子的思路跟著思考幾秒後,綠間沒好氣地說:「我們現在用的身體是虛擬的吧?光是男女之間有沒有可能發生性關係就是個系統技術上的問題了不是嗎?」說著,他看向身為封測玩家的赤司。

「別看我,不管是同性還是異性,我在這個遊戲裡從沒跟任何人發生親密關係。」赤司更沒好氣地回道:「而且會在封測期間就搶到名額進入遊戲的玩家多半是遊戲狂人,封測只有短短一個月,大家把注意力放在探索遊戲都來不及了。」

換句話說當時也沒有哪個閒人會去測試這種功能。

不過相信隨著被關在遊戲內的時間久了後,自然會有「有這方面需求的」玩家去研究這種事,他們到時再留意情報就行。

「不知道第二層有沒有好吃一點的食物。」沒有興趣加入青峰、桃井、黃瀨那邊的玩鬧,對赤司、黑子、綠間這邊的系統功能討論更加沒興趣的紫原不知何時又拿出一塊麵包啃。

「那……」綠間似乎還想問什麼,不過注意到門外那群「觀眾」已經踏進失這個房間的赤司使了個眼神讓他安靜,會意過來了綠間也很配合地閉嘴。

赤司從一開始就說過他不打算暴露自己是封測玩家的身分,哪怕對方十之八九也是封測玩家。

親眼目睹BOSS真的被一隻隊伍打倒的阿列基與同伴傻在門外傻了好幾分鐘才想到要進來道賀,但即便回過神來,由於不曉得該怎麼跟眼前這群年輕人搭話的阿列基等人又面面相覷地呆站在門外一會兒。

「呃、恭喜你們打倒第一層的BOSS。」好不容易才在他們的對話中找到停頓的空隙,阿列基馬上帶著自己的隊友走到赤司等人的附近。

這群年輕的孩子乍看下是在玩鬧沒錯,就像一般的少年少女,可不知道為什麼整體氛圍就是給人一種難以接近的氣場。

「謝謝。」赤司禮貌地收下了對方的祝賀。

「你們……呃,你們要去第二層了嗎?」原本似乎想說什麼,但阿列基最後還是吞回原本想問的話,沒來由地,他有預感不管他問了什麼,一定會被眼前這名看上去很好說話,但搞不好根本不是這麼回事的少年呼攏過去。

「對,我們沒有在第一層停留的理由。」目標早已設定為攻頂的赤司不疾不徐地回道。

「那、就祝你們旗開得勝!」阿列基實在想不到什麼送行的話。

「你們不一起來嗎?」黑子不解地問,照理說大多數玩家應該都會想往第二層前進才對。

「謝謝你的邀情,但是沒辦法,剛才穿過迷宮區時我們的回復藥水都快用光了,為了小心起見要先回托爾巴納。」阿列基搖搖頭婉拒道,他很清楚自己的隊伍絕對沒有眼前這支年輕團隊的實力,不想冒險的他們選擇先回去目前的根據地重振旗鼓,「而且只要你們先到第二層的主城鎮『烏魯巴斯』啟動傳送門的話,我們就能跟其他玩家一起從第一層的主街區傳送過來了。」

黑子與綠間都是一臉似懂非懂地點頭,畢竟他們從來沒使用過傳送門,不過在場沒有人想繼續邀請阿列基等人同行。

這幾名少年少女都很有自知之明,哪怕是單純順路,他們這支隊伍也不適合與其他人一起行動。

不同黑子等人,不是第一次玩這遊戲的赤司居然擺出恰到好處的疑惑神色問道:「我不確定我們找不找得到那扇門,沒啟動會怎麼樣嗎?」

這個問題是明知故問,赤司的所有隊友都在那瞬間意識到他們家的隊長在裝傻,可是眾人很配合地沒有戳穿,不擅長演戲的人乾脆繼續跟其他同伴瞎鬧去。

「只要打倒BOSS,兩個小時後無論如何傳送門都會自己啟動。」一瞬間露出了古怪的模樣,但兩秒後就恢復正常的阿列基以相當謹慎的語氣回道。

他確定這支隊伍裡一定有封測玩家,如果新手玩家現階段就能搞出一支隊伍單吃BOSS這種事的話,其他封測玩家還要不要活啊!

不過由於阿列基本人也像夥伴外的其他玩家保密自己的身分,所以他倒是知道自己沒立場去揭穿眼前的赤司等人。

「好的。」赤司露出受教的模樣點頭。

「……」注視著眼前笑得一臉人畜無害的紅髮少年,阿列基沒來由地直覺赤司就是那個封測玩家,儘管偽裝得很好,但實力不俗的阿列基還是能看出赤司身上屬於強者的氣息以及對戰鬥的熟練感。

好歹剛才也在外面看了一個鐘頭多的BOSS戰,要是完全沒看出所以然阿列基也不可能活著帶領隊伍通過迷宮。

明白赤司打算裝傻到底的阿列基只好也皮笑肉不笑地向赤司笑了回去,不過這種程度的精神攻擊對赤司根本不痛不癢。

「那就在這裡分別了,如果我們到時有找到第二層的主街區,我們會記得去開通傳送門。」赤司臉上的笑容讓阿列基的眼皮抖了抖,他有預感,他們大概得等足兩個小時才能藉由傳送門前往第二層。

「總之、就是這樣囉……」完全不曉得該怎麼跟眼前的笑面虎少年接話,阿列基只好含糊過去,猶豫了幾秒,最後他還是忍不住彎起佩服的笑容說:「……你們真的好厲害!沒想到真的用一支隊伍就攻破第一層的BOSS,回去後我會馬上告訴其他人這件事!」

「也是呢,如果能給其他玩家一點希望,說不定犧牲者就不會再增加。」赤司深知在這一個月內死去的上千名玩家,除了是因為不熟悉戰鬥與遊戲運作方式之外,更多是自暴自棄。

明明有時能夠逃走,卻由於對遊戲未來的無望而選擇放棄。

但只要知道有其他隊伍可能峰頂,在只要有一人攻略遊戲就能使所有玩家得到解放的條件下,許多人即使無法上最前線戰鬥至少也會保護好自身性命。

再來就是,他們的勝利也能鼓舞其他有志挑戰,但多少還畏懼著BOSS能力的玩家,況且他們還是一支隊伍搞了單吃……希望這不會成為不良示範。

赤司事不關己地想著。

畢竟不是哪支隊伍都有本事這麼搞,玩家基礎能力不夠、系統外能力不足的話,這種行為無疑就是自殺。

但即便真有隊伍在實力尚不成熟時不自量力仿效他們的行為導致團滅,赤司也不會有任何良心不安,自己判斷不足所導致的苦果就該由自己吞下。

但就算是這樣的赤司,他也千算萬算也沒料到,在眼前的玩家將這場戰鬥擴散出去後,玩家們之前居然開始流傳起關於「奇蹟」的謠言。

不是因為阿列基他們看出赤司等人在現實世界中的身分,說到底他們也只是一群優秀的運動選手,重點是高中都還沒畢業,如果不是有在打籃球,或者關注高中籃球界的人,根本不會曉得他們。

但僅憑七人的隊伍卻攻略一隻BOSS,這在其他玩家眼中看起來實在太過不可思議,他們在戰鬥中展現出壓倒性實力──其實剛才能打得如此輕鬆,絕大部分因素是先前的試探已經摸清楚BOSS的底,他們連人家的底牌都看穿了,昨日擬定的計畫非常充分,也沒有發生任何計畫外的狀況,在這樣的團隊合作下要還打得辛苦那就該檢討了──讓不具備與怪物戰鬥之能力的弱小玩家們將他們當成「奇蹟」,並期待著這些奇蹟有朝一日能帶他們回到現實世界。

.
.

.

作者的話
咳,這集是打算裝死(??)到底的隊長大人~(笑倒)
總之,從赤司決定裝傻衝楞的行為就能看出,某位向來以自家人作為第一考量的隊長肯定不會特地繞路去進行開通傳送門這種造福大眾的行為~(笑)
他並沒有桐人那麼好心,而且也完全不怕犯眾怒~XD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