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六章★

「……」或許是因為我的態度和眼神都相當堅定,最後暴風點點頭,接受了我的話語。

「喝點水。」正好,和雅子護士去拿水的審判回來了,並且將手上裝著溫水的紙杯遞給暴風。

「你是審判?」暴風這時才終於察覺到審判和白雲的存在,「白雲也在?」

「好久不見。」白雲靜靜地說。

「真抱歉這麼晚才找到你。」審判露出歉疚的神色,事實上我現在也想一頭撞牆撞死我自己了!

比起我們,一直遭受非人待遇的暴風恐怕才是最痛苦的那個人!

我現在強烈地希望寒冰沒事才好……

「暴風,你先喝一下水吧!」儘管掛心著寒冰的情況,但我不敢將暴風獨自放置在這。

「謝謝。」暴風終於完全平靜下來,最初的慌亂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你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我們三個面面相覷、不知道該不該說實話。

如果要說實話,就得告訴暴風這裡是療養院,這不就等在說,你現在是精神病患嗎?

「不用在意我的感覺,我知道自己先前的精神狀態不太不正常,也猜得到這裡大概是精神院。」根本沒有剛恢復清醒的人該有的樣子,哪怕動作還是有些僵硬,但暴風已經自行整理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了!

我和審判對望一眼,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不過因為雅子護士還在旁邊,所以不少話都是壓低著聲音再說,而且不少重點也被我們省略,例如我們就沒把大家都不是人類這點說出來,何況暴風現在的狀態只是看上去沒問題,我們還無法確定他能不能接受,儘管我看他目前挺好的。

「那我真該感謝寒冰可能在這,不然天曉得你們還要多久才找到我。」聽完後,暴風用很慶幸的語氣說。

「是啊!但最終我一定會找到你,因為希歐.暴風也是格里西亞.太陽的兄弟,就算要掀了整個世界也絕對把你找出來!」我毫不猶豫地說。

暴風終於露出我熟悉的笑容:「也是呢,那麼你們不去找寒冰嗎?他的情況說不定不比我好。」

「那麼我去找寒冰,審判留下來陪你好嗎?」不太想放暴風一人,我決定分頭行動。

「好!快去把寒冰帶過來吧!」暴風很乾脆地頷首,他目前的精神狀況看上去真的還不壞。

「白雲也和你去,如果寒冰的狀態不好,才有人幫你。」審判不太放心地說。

在旁邊還有外人的情況下,我不能動用神術或魔法,雖然不曉得寒冰的狀態如何,但他本身的攻擊力絕對比我這個純法系的高上很多,要是他忽然失控的話,旁邊有白雲協助的確比較安全。

「那麼,白雲你就跟我去找寒冰吧!」我對身旁的白雲說道。

「……」白雲乖巧地點頭。

「不好意思,雅子姊姊,可以麻煩你帶我去找伊冉了。」我回過頭來,對著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被我們晾在旁邊的雅子護士說道。

「好。」也從我們的對話中稍微弄清楚一點情況,雅子護士點點頭說:「你沒問題嗎?」不過她還是有些不放心讓審判和暴風獨處。

「沒問題。」審判不愧是審判,看上去就讓人感覺非常可靠。

「好吧!如果又有什麼意外的話,那邊有緊急鈴可以按。」她指著牆壁上的某個按鈕叮嚀道。

其實我還蠻想吐槽她說那是什麼鬼話啊!講得好像我們家的暴風還會失控一樣!

好吧!我知道精神病患都有一定的危險,可能上一秒還能談笑風生,下一秒就抓狂失控……

不過本人是非常護短的太陽騎士!所以胳膊當然是向內彎,不管怎樣都是先護兄弟再說!

「我曉得了,謝謝。」審判禮貌性地回道。

「那我們走吧!」這次雅子護士帶路的速度比較快,她應該還是不放心讓審判和暴風獨處太久。

不過讓他們兩個獨處正是我的目的之一,畢竟我們的事情不能當著外人的面攤開來解釋,除非我們三個也想在今天內被關進療養院。

可我們又沒法在今天內就把暴風跟寒冰弄出去,那就只好儘可能在容許的範圍內先告訴他們一些事情,最少要讓他們知道這裡是另外一個世界。

「到了,這裡就是廚房。」指著一間乾淨的小廚房,雅子護士簡單地對我們說:「雖然韓伊冉的症狀不算嚴重,但畢竟還是患者,希望你們盡量不要刺激到他。」

「我知道。」我點點頭說,接著踏進了那間廚房。

廚房內只有一個人,讓我省下了找人的功夫,而那個人還真是名符其實的少年白頭,一頭白色短髮。

不過細看下會發現他的髮色隱隱有著一種奇異的光芒,就像會閃閃發光一樣。

我放出感知探查,比起暴風那種混亂的屬性,眼前這個少年就單純很多了,只有兩種屬性,光屬性以及強烈到讓我很驚訝的冰屬性。

不是水屬性,而是非常寒冷的冰屬性。

對方身上的冰屬性已經完全超過正常人的極限,就算在過去,我也從未在高級的冰系魔法師身上感覺到如此強烈的冰屬性。

冰魔法是水魔法的進階應用,即使是善用冰術的寒冰騎士,他身上帶著的也是濃郁的水屬性,像這麼冰冷的冰屬性,我還是第一次在生物的身上發現,恐怕眼前的人不管是不是寒冰,十有八九都不是人類吧!

「太陽,桌上……」正當我還在觀察那個白髮少年時,白雲指著他面前的工作檯說道。

桌上放著十二個小袋子,上頭用簡單的顏色繡出我再熟悉不過的圖案--那是十二聖騎士的徽章!

就算看上去有些簡陋和歪七扭八,但我依舊能一眼認出,而過去,寒冰替我們做的專屬袋子就長這樣!

不再猶豫,我完全確定眼前這人的身分!

「寒冰。」我輕聲地喚道。

「!?」像是觸電一般,白髮少年的身體抖了一下,他手上正拎著的乾淨鋼盆和打蛋器全掉到地上。

「……」刻意發出一點腳步聲,我用著不疾不徐的腳步走到了寒冰的身旁。

「……太陽?」寒冰眨了眨眼看著我,似乎有點不敢相信的樣子,「你真的是太陽嗎?」他的聲音不自覺地拔尖了,就算他忽然像剛才的暴風一樣衝過來抓我,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啊!今日想必是太陽此生最幸運也最痛心的一日,窗外的天空是如此明媚,溫柔的微風傳遞著光明神的溫柔耳語,所以在光明神仁慈的指引之下,太陽前來尋找寒冰兄弟,讓寒冰兄弟你身陷荊棘之中如此之久,太陽我實在萬死難辭其咎。」故意換上以前太陽式的說法,我用著只讓我和寒冰聽得見的音量這麼說。

事實上我的這段話有一半是在向寒冰道歉,不過十二聖騎士裡面應該只有暴風和審判聽得懂。

「真的是太陽!?」寒冰啞口無言地看著我,他看也不看剛才掉到地上的東西,直接伸出手來抓著我的臉東看看西看看。

真是報應,上輩子都是我這樣抓綠葉或者白雲的臉,現在換我被人這樣抓。

「是的,抱歉,讓你一個人在這裡等那麼久。」我沒有掙脫寒冰的手,只是用充滿歉意的語氣說道。

「我以為、我明明看見你……」寒冰的記憶恐怕和暴風一樣,都停留在我被殺死的那一瞬間。

「是的,但我現在是活著的。」背對著護士,我悄悄地放出了一點點安神術。

幸好這間廚房沒有開燈,而是拉開整排窗簾,混著朝陽的光芒,我放出的治癒之光不算顯眼。

「真的是太陽。」看著我手上的治癒之光,寒冰的臉上出現我從未見過的柔和神情,「光明神把你還給我們了。」

「不!寒冰,我們都死過一次了!」一邊繼續施放安神術,我一邊低聲地說:「我們現在轉世成為另外一個人,但我沒有遺忘你們,十二聖騎士絕對不會拋棄十二聖騎士,所以我來找你們了!」

微微地張開嘴,寒冰露出困惑的樣子:「所以這個身體真的是我的?我一直以為自己在作夢。」

雖然臉上依稀有著伊希嵐.寒冰的輪廓,不過寒冰這世的長相跟過去仍舊有些差異,也難怪他會疑惑。

我握住寒冰那雙冰冷的手說道:「這不是夢,而我們此刻是真的活著。」

對於記憶還有些紊亂的他和暴風來說,這樣的肢體接觸或者一個擁抱才能真正令他們安下心來。

「但…但太陽我……我似乎不是人類……」看來寒冰的狀況比剛才的暴風輕很多,一下子就可以進入正常對話,而且還因為眼角瞄到站在廚房門口的護士而放低音量。

「放心,吧!我也不是,應該說目前我找到的十二聖騎士貌似大家都不是!」我聳了聳肩,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看著他說:「沒問題的,你們連我是魔王都不在意了,不是嗎?」

「……也是。」寒冰終於笑了。

「……」不過接著我就嚇傻了,我發誓寒冰的眼中似乎有某種液體正閃閃發光。

「我先整理這裡,等等你帶我去找其他人好嗎?」寒冰看著佈滿整張桌子的成品和半成品,他連忙說道。

「我也來!白雲,來幫忙收拾!」我換回正常的音量。

「好。」接著白雲就飄……我是說,走到我們旁邊來協助收拾的工作。

「白雲?」用著有點疑惑的神情看著白雲,寒冰的表情呆滯了兩秒。

「怎麼了?」我有些擔心地看著他。

「不,沒有!」寒冰趕緊搖搖頭,「你們還找到了誰?」

我面露凝色地說:「審判,以及今天同樣在這裡遇到的暴風。」

「暴風也在這?」不知道是不是曉得這裡是哪,寒冰露出古怪的神色。

「我們等等再解釋,現在先把這裡收拾好,我們等一下一起出去曬太陽如何?」我瞄了一眼就站在門口看我們收拾的護士。

「好。」廢話不多說,寒冰加快手上收拾的速度,還順便把已經完成得差不多的半成品送進烤箱。

「白雲,幫我個忙好嗎?」突然對白雲招了招手,我低聲在他耳邊交代了幾句話。

「……」白雲沒有二話地點頭,然後轉身從廚房偷溜出去。

我轉頭向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站在門口觀察我們的雅子護士搭話:「雅子姊姊,妳要不要吃點餅乾?」

這麼做是為了不讓護士發現白雲溜出廚房,我為了轉移護士的注意力而對她說話,讓白雲能夠趁隙離開,反正白雲的存在感本來就很低,只要護士沒在第一時間發現少了個人,相信等等她也不會想起應該還有個人。

另外,我這麼做也是為了增加護士對寒冰的好感,以便我之後能快點把他和暴風帶出去。

「啊、不用了。」沒想到她卻露出有些慌亂的神情搖搖頭。

怪了,她在怕什麼?

「這裡的護士和醫生都不太吃我做的東西,因為他們說我是精神病患者,所以多少有些怕我。」寒冰的神情有些落寞,「偶爾會拿也只是不想刺激到我,不過拿了也不是自己吃,多半是送人或是……」

原來如此,但是也好在拿走的護士轉送給我們老師,然後老師又剛好請我吃。

如果不是這樣,我怎麼會知道寒冰在這裡呢?又怎麼會因此找到暴風呢?

「沒關係,以後都給我吃就好。」我很高興地說:「記得,我要非常非常非常甜的口味。」

「呵,審判大概又會皺眉了。」寒冰不自覺地彎了彎嘴角,大概是無意識地想露出笑容,卻笑不太出來。

我揮了揮手說:「沒關係的,反正就算丟給他吃,他也會照吃。」這不是我亂說,以往,審判每次準備點心給我,而我卻沒有在他下班去廁所找他交流時,他都只能含淚把那些甜到像用砂糖堆起來的甜食吃下去。

畢竟他不喜歡浪費食物,頂著審判騎士的身分,他也不能隨便送人甜點……

一邊等待那些半成品烤好,我一邊幫忙寒冰收拾,收拾的時候我也順口和寒冰聊些簡單的事情。

我發現有時寒冰會出現像是當機或者延遲那樣的反應,他應該是和暴風一樣,長期接受精神病藥物的「治療」,但他們本來就不能算是有問題,只是記憶錯亂而已,長年吃下來當然會有副作用!

得快點想辦法把他們帶出去,不然他們都正常還被迫繼續吃藥,久了正常都變不正常!

「雖然沒有籃子,不過我這裡有塑膠袋,把點心裝一裝拿去跟審判和暴風一起吃吧!」這裡沒有人敢吃寒冰做的點心,我想寒冰一定很難受。

真是一群不知好歹的傢伙!我家寒冰做的點心你們居然敢嫌,就不要讓我逮到你們!

好吧!我也知道精神病患做的食物,普通人確實不太敢吃,但我要再次強調我是護短的太陽騎士,絕對是護自己家兄弟!

何況寒冰和暴風都只是記憶銜接上有問題而已,才不是什麼精神病患!

以太陽騎士之名發誓,我一定會用最快的速度把你們帶出這間療養院!

「寒冰?」當我領著寒冰和白雲回去時,審判謹慎地觀察著跟在我身後、抱著一袋點心的寒冰。

「許久未見,審判騎士長、暴風騎士長。」寒冰低聲地用過往的稱呼和他們打招呼。

「真的是寒冰。」暴風微微睜大眼,旋即流露出相當高興的情緒。

審判不愧是我的蛔蟲,就算我事前沒有交代他,他也沒有辜負我的苦心。

我們只離開一個小時多,審判貌似已經讓暴風了解我們目前面臨的狀態--我們已經死過一次,並且因為不明原因而轉世到其他世界!

不只如此,暴風的頭髮已經梳理整齊,再配上那雙已經恢復清澈的雙眼,整個人看上去比較不像精神病患了,就是那副身體瘦得讓人很擔心。

很好,這樣我要帶他們離開應該又多了一點機會!

在向院方報備之後,我終於以曬太陽的名義,順利帶他們到療養院的某個戶外活動區吃點心,我們刻意挑了沒有什麼人的地方,反正現在時間還很早,大部分的病人都還沒起床,值班的醫生和護士也不多。

雖然我們這樣的組合實在有些奇怪,不過這裡奇怪的人多的是--當然不包括我家暴風和寒冰--所以我們的舉動即使引起了一點注目,但也沒人特別阻攔。

美中不足的就是暴風腳上的電子腳鐐還是不能拿下來。

「沒辦法,誰讓我是重症精神病患者。」自稱是重症精神病患者的那個人居然跟我聳聳肩,一派輕鬆。

我和審判對望了一眼:「之後我們會想到辦法把你們兩個帶離這裡。」

「呵!太陽騎士長和審判騎士長親自出手,我們哪還需要擔心呢?」就像從前一樣,暴風把手搭上我的肩膀說道,一旁的寒冰跟著點頭。

雖然第一時間,在上輩子的習慣下我差點反射性拍掉他放在我肩膀的手,不過視線一對上暴風那有些歪斜的眼神--那是長期服用藥物的後遺症--我決定還是不計較了!

就算事先不知情,但他們在這裡被關那麼長的時間,身為十二聖騎士之首的我不是沒有責任。

「有想過這裡還有其他人嗎?」寒冰突然問道。

「有,剛才讓白雲去查過了。」白雲不愧是白雲,我跟寒冰也不過花了點時間收拾完廚房,他就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將整所精神病院繞過一圈了。

「有發現和其他聖騎士擁有相似特徵的人嗎?」審判表情凝重地詢問。

「……」白雲無聲地搖頭,雖然被瀏海遮住半邊臉,不過他的表情明顯鬆了口氣,事實上我也鬆口氣,儘管找不到其他十二聖騎士讓我有點失落,但我怎麼樣也不希望看見還有人被關進療養院了!

「我也有放出感知,目前連我本人在內,我們已經找到五個人了,我發現不管我們今生是什麼種族、什麼身分,我們身上或多或少會帶著光屬性,這座療養院只有寒冰和暴風的身上有光屬性,應該沒有其他人了。」連可能是不死生物相關種族的審判,他身上也蘊藏著屬於聖騎士的光屬性,其他十二聖騎士肯定不會例外。

「種族?難道你們不是人類?」暴風眨了眨眼,疑惑地問。

「白雲不確定,但我和審判絕對不是,順便一提,暴風你也有很大的可能性不是。」因為暴風身上的屬性組成實在太亂了,一般人類不可能有這種組成。

聽見自己可能也不是人,暴風沒有露出任何驚慌或害怕的神色,只是好奇地問:「那你們是什麼種族?」

「太陽,這裡有其他人在看我們嗎?」在張開翅膀前,審判謹慎地向我確認。

我放出了感知,然後搖搖頭說:「沒有,但是有監視器。」

畢竟這裡是療養院,為了避免發生什麼意外,當然到處都有監視器。

「為什麼不直接用講的告訴我們?」暴風偏過頭問。

「因為我們也不曉得自己到底是什麼種族,只能確定自己絕對不是人類。」我聳聳肩說。

眼前的暴風跟寒冰還是一頭霧水的樣子。

「雖然現在藏起來了,但我和審判都有翅膀,正常人類不可能有翅膀吧?」我懶洋洋地說。

接著我就看見寒冰和暴風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神情,目光還不由自主地掃向我和審判的後背。

「就說藏起來了。」要是會讓你們直接用肉眼看出破綻,我和審判恐怕早就被人類抓去解剖,「倒是,寒冰你又為什麼確定自己也不是人類?」

「!?」我這話一出,眾人或是驚訝、或是不解的視線一瞬間集中到寒冰身上。

「因為……」像是有點不曉得該怎麼解釋,寒冰想了幾秒後,他冷不防地朝我們吹了一口氣。

『!』當下,所有人都感覺到超冷的寒風迎面吹來,幸好只有一陣風,不然我擔心自己的臉頰會凍傷!

「我不需要使用魔法,只要吐氣就會吐出寒風。」寒冰沒什麼表情地說,但是眼神透露出困惑。

「你應該沒讓其他人知道吧?」審判立即問道。

「沒有,而且除了用這個能力讓奶油快速定型,我也不曉得還能做什麼。」寒冰一臉認真地說。

儘管不知道這是哪個種族的天賦能力,不過我相信寒冰的其他族人要是聽見寒冰拿這個能力來做蛋糕,說不定會氣得吐血。

「那麼暴風,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哪邊不尋常?」即使暴風自己不曉得,不過他身上混了那麼多種屬性絕對不可能一如常人,光是混上這麼多種屬性,那些力量竟然沒在身體內自體攻伐就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

「不曉得,因為先前記憶混亂、言行常常失控,我時常被打鎮定劑昏睡,也不曉得昏睡時我有沒有做出什麼事情。」暴風聳聳肩,一臉我也沒辦法的表情。

『……』他的答覆讓我們一時間都不曉得該如何接話。

「!?」正當我想再問下去時,身後的寒毛忽然豎了起來,曾經身為太陽騎士的直覺忽然發出了警告!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