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八章★

濃煙開始灌入地下室,普通人都明白這裡不適合久留,否則等等就算不被燒死大概也給濃煙嗆死了,但這兩人堵在門口的地方,要繞過他們離開有十足的困難。

一邊戒備著還站著不動的默靈,我一邊繼續放出感知。

  不好了!審判,寒冰他們跑去救人了!

我的臉色一白,隨即用感知傳話對審判說道。

「!?」一個分神,審判被砍出了一條深深的傷痕,鮮紅的血液立刻噴了出來,我趕緊朝他身上丟了中級治癒術過去,於此同時又放了骨牢擋住對方的追擊。

「天使族的治癒術居然能治療魔族,而且竟然連黑暗系的法術都能用……」始終在觀察我的默靈呢喃道。

「該怎麼做?」審判再度退回我身邊。

「你們兩個,難道不打算救人嗎?」我沒回答審判,只是眉頭深鎖地瞪著堵住我們去路的兩人。

「如果那是人類自己引發的意外,那我們沒有插手的理由。」牧恩舉著劍冷冷地對我們說,看他的模樣似乎也懶得去砍那堆骨牢,以他的能耐,大可放一把火把那些東西燒乾淨。

「你們真的確定那是人類引發的意外?別忘了我今天才知道自己是天使族,雖然會使用基本能力,但你們又真的相信我的判斷?」我彎起冷笑,刻意用不疾不徐的語氣說話。

『……』很明顯地,我眼前的兩人皆是一愣。

  審判,等等打穿我右後方的天花板,那上面會接到一間空房間。

一邊和眼前的兩個敵人周旋、爭取時間,我一邊用感知對審判下指示。

沒有點頭或搖頭,審判只是瞄了我一眼,但我曉得他同意了。

「牧恩,都在這裡了完全不管似乎也說不過去,你把這兩個小鬼帶回公會,我上去幫忙滅火順便查一下起火的原因。」似乎是被我剛才的那番話打動,默靈對他的搭檔吩咐道。

「知道了。」出乎意料地,牧恩沒有反對他的話,或許是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覺得單獨作戰也能順利擺平我和審判。

默靈話一說完就丟下我們快步離開這間地下室,他應該也覺得牧恩就算只憑一己之力都能把我和審判抓進他們口中的公會,這判斷讓人挺不愉快,但他離開我也比較沒有壓力,雖說剛才主要攻擊的人都是牧恩,但身為騎士的經驗和直覺告訴我,那個默靈才是比較棘手的對象。

  審判,計畫變更,我來打穿天花板,麻煩你幫我爭取十二秒的時間!

我才剛對審判說完,他就直接衝上前去和敵人打了起來,雖然那個牧恩能使用不少特殊能力,說不定比我還多,但劍術上他明顯落在審判之下,所以只要審判的速度夠快,他就連放法術的時間都沒有。

沒有浪費時間,我快速聚集強大的風屬性,二話不說地往我的右後方打去,就算牧恩注意到我的動作,他放出的攔阻魔法卻讓審判用劍氣打碎。

  審判,走!

一確認天花板打通了,我又丟了一堆的風刃和冰術阻撓牧恩的動作,在神翼術的加強下,審判眨眼間就抓住我然後跳上一樓。

不能讓對方太快追上,在跳出洞口後,我馬上將洞口整個結冰。

「寒冰他們在哪?」審判果然一點廢話也不多說,劈頭就問其他人的動向。

「不遠,跟我來。」立刻放出感知確認其他人的位置,我一腳踹開了這座房間的門,先又回身丟了個冰系法術把門凝結起來,這才帶著審判衝過去幫忙。

「太陽!」此時,暴風正揹著一個已經昏過去的護士從另一頭跑過來。

我隨手揮出一些風刃將已經充斥著整個走廊的濃煙撥散,如果不是怕劇烈的熱漲冷縮會導致建築承受不住而崩塌,否則我還真想用一些冰系魔法來緩和周遭劇烈的高溫。

「有受傷嗎?」審判趕緊上前協助。

「沒有!我先把她背出去。」暴風有些緊張地說,「寒冰和白雲去撲滅火源了!我們沒有足夠的人手可以撤離整個療養院的病患。」

「你腳下的電子腳鐐?」審判皺著眉問。

「被寒冰用冰魔法破壞了。」暴風直接說。

「審判,那邊的房間有一個昏過去的病人,你去救他,然後跟暴風一起把傷患背出去,我先去找寒冰和白雲。」迅速地將感知擴大,我順利地找出寒冰他們的所在,順便確認一下附近還有哪些人需要立即性的救助。

「我知道了。」二話不說,審判衝進別的房間救人。

「太陽,小心一點。」暴風不放心地對我說道。

「你也是。」對他匆匆點頭後,我再度用風刃刮開走廊的煙霧,然後往寒冰他們的方向跑去。

感覺得到寒冰此時正使用強大的水屬性魔法進行滅火,白雲在他旁邊幫忙清掉一些障礙物,或者將傷者移到比較安全的地方。

我對自己施放一個神翼術,現在的情況刻不容緩,剛才那個叫默靈的傢伙正往寒冰他們的方向快速前進!

真要命!寒冰明擺著不是人類,如果不巧又跟審判一樣是什麼被人憎恨的種族,那就麻煩了!

結果我的速度還是不夠快,因為我已經感知到默靈和寒冰對上了,但是他們兩個只對了三招就達成共識,然後繼續轉頭滅火。

很明顯,那個默靈比寒冰有辦法的多,我感覺到那邊的火屬性一下子被消滅了許多,從感知到的情況來判斷應該是被那個默靈給吸收了!

看來那個叫默靈的傢伙除了會放火以外,也能吸收火焰。

「寒冰!白雲!」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我已經衝到爆炸的那個房間附近了,因為爆炸的關係,所以整面牆都化成了灰,因此我一眼就能看到寒冰他們。

「太陽!」看見我,寒冰露出鬆口氣的表情。

「喔?原來你們認識?」已經撲滅大部分的火勢,周遭只剩下零星的火苗,默靈轉過頭來用好奇的目光看著我們。

我還來不及回話,一道劍氣朝我們殺來,我反射性地躲開,寒冰和白雲當然更不用說。

「居然還有兩個?」追上我的牧恩難以置信地瞪著寒冰和白雲,「而且還是冰牙族和晨謠族的混血!?」

默靈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問:「你們真的不知道『守世界』的存在嗎?你和那個血魔族湊在一塊就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了,再來兩個同樣是混血兒的,怎麼看也不是巧合吧?」

「我們的確不是『碰巧』才成為朋友的,打小就知道自己跟旁邊的人類不一樣,怎麼可能會找普通人當朋友?」我半真半假地說。

  寒冰、白雲,小心點,這兩個是敵人。

和敵人對話爭取時間,我也用感知傳話向白雲和寒冰他們警告。

寒冰和白雲不約而同愣了一下,他們已經很久沒接收過我的感知傳話,但愣住不過是一、兩秒的事情,接著他們便極有默契地瞬間回到我身旁戒備。

這麼看來,即便被關在療養院,寒冰也有在最低限度的情況下鍛鍊身手。

「這麼說也有道理。」語氣仍舊輕鬆,不過默靈的眼神又多了幾分警戒,「那麼得麻煩你的這兩個朋友也和我們走一趟了。」

走一趟?這種說法可真像是在逮捕犯人!

「免談,不說他們兩個,就是我和剛才那個也絕對不會和你們走!」我冰冷地拒絕。

「別浪費我們的時間了!」牧恩沒什麼耐心地揮出劍氣。

我瞬間放出大地守護盾擋下這波的劍氣,不過對方的力量比我預計的威力還高上不少,明明我現在的力量不算弱,這道大地守護盾還是被砍出深深的傷痕,只要再受到下一波的攻擊就會直接被擊潰。

一邊重新變出第二道大地守護盾抵擋敵方攻勢,我一邊思索著應對方法。

真糟糕!審判不在這裡,寒冰和白雲又沒武器,面對這種會耍劍氣的傢伙真是再麻煩也不過了!

更別提我還得分心注意那個從頭到腳都沒認真出手的默靈!

「!?」正當我為了武器傷腦筋時,我身旁的寒冰忽然雙手合掌,再拉開時卻在兩隻手的中間出現了濃烈的冰屬性,那團冰霧就這麼化成了一把劍的型態。

  寒冰,你掌握自己的能力了?

不敢讓眼前的敵人知道我們的情況,我只能用感知問話。

無聲的搖搖頭,寒冰大概是在戰鬥中現場學習,也可能是先前看了審判抽劍的方式,那時審判沒有完全將劍拉出,但寒冰大約也照著自己的能力進行嘗試。

「哼,無法完全掌控能力的半調子也好獻醜?」牧恩非常不屑地瞥了一眼寒冰,明明寒冰還沒出手,他卻已經看出寒冰似乎不會使用自己的能力。

「冰牙族可是精靈族的一支,精靈族鮮少用自己的屬性能力化出武器來戰鬥,就算是最武勇的冰牙族也都是使用打造好的上位兵器。」默靈非常好心地開口解釋,「你那種做法,就算是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呢!」

都跟你說我們是孤兒了!哪來的上位兵器好用啊!

不過是說,寒冰,原來你是精靈族的……

「而且剛才就覺得很詭異了,正面對戰都是那個魔族在負責,照理說『戰靈』一脈的光之天使應該是最驍勇善戰的才對,你卻從頭到腳都沒使用武器,反而都是用術法。」默靈用古怪的語氣繼續說道。

「……」寒冰和白雲默默地朝我投來疑惑的目光。

  剛剛聽他們說我是天使族的,審判是魔族的。

我只能簡單的用感知跟他們解釋,結果這兩個傢伙竟然用非常難以置信的目光瞪著我。

慢著!寒冰就算了,白雲你好歹也看過我和審判的翅膀,需要那麼震驚嘛!

「這麼看來你剛才沒說謊,至少能確定從來沒有人教你們該如何使用種族力量。」牧恩皺起眉頭,收斂了一點點的敵意。

廢話!就算擁有前世記憶,但老子前世是人類,最好會知道那些什麼種族能力要怎麼用!

「總之還是帶他們回公會吧!冰牙族和晨謠族也是避世而居的古老種族,出現這種被丟在原世界的混血兒實在很怪異。」根本不把我先前的拒絕放在眼裡,默靈跟牧恩對望了一眼。

「……」於是寒冰和白雲再度對我投以疑惑的目光,對於默靈說的話一臉理解不能。

  從他剛才的話裡面來判斷,我們幾個的種族通通不是人,除了我們是混血兒之外,我們還都是古老的稀有種族,所以他們要把我們帶去某個叫「公會」的地方,至於要做啥就不確定了。

雖然他們還是沒有明確指出白雲到底是什麼類型的種族,但應該可以確定不是人類了,否則剛才那傢伙就不會把白雲說成是混血。

這番話讓白雲和寒冰一同呆住了,推測是一回事,如今坐實了猜想又是另一回事!

「戰鬥之中分心好嗎?」雖然不曉得我在用感知和寒冰他們溝通,但也明顯地看出寒冰和白雲的注意力不在他們的身上,牧恩冷不防地出手,手一揚,一反前面幾次拿劍進攻的姿態,他扔出了幾顆透明的水晶,下一秒水晶直接在半空中破碎,刮起了強烈的颶風!

「風會助長火焰喔!」默靈好整以暇地放了火過來,熊熊烈火朝我們捲來。

也不是真正的戰鬥新手,寒冰立刻放出冰壁隔絕那團火焰,不過那些燦金色的火蛇侵蝕力非常強,一下子就吞掉了大半的冰霜,連點水蒸氣都沒發出。

「!」正當我考慮要怎麼撤退時,一道水柱從天而降,硬生生滅掉剛才我變出的水流無法熄滅的火焰。

「太陽。」橫過劍,眨眼間審判就出現在我面前,並且把不能近戰的我、還不太會使用力量的寒冰以及沒有劍的白雲給擋在後面。

「你們還好吧?」慢了審判幾秒,暴風跟著出現在我們身後。

「剛才的水流是?」我疑惑地問,那些水不是我也不是寒冰弄的,更不可能是審判和白雲的傑作。

「好像是我的能力吧!」暴風本人看上去也有點莫名其妙,「剛才和審判衝過來時,附近正好有還沒熄滅的火焰,又有人被困在那裡,情急之下我就發現我可以召喚水流。」

「所以你的能力是水啊……」我默默地記下來。

對喔、暴風身上那堆混亂的屬性中的確包含了濃郁的水屬性。

「不是水,正確來說是『海水』!」正跟我們對峙的牧恩整個暴跳了,「今天到底是什麼鬼日子?失落種族加古老種族的混血兒特展嗎?為什麼又來了一個古老部落的海妖精?」

「從剛才的力量感來判斷,應該是屬於『卡薩部落』的混血者。」活像是品種鑑定機一樣,默靈只要看個幾眼就能給出我們的血緣名稱。

「到底為什麼你們這群連自己到底有什麼力量都不知道的混血小鬼會湊在一起?」牧恩已經有點抓狂了,從我們剛才的對話、反應和戰鬥方式,能夠鑑定我方種族血緣的他們完全能得出我沒有說謊這一結論,不過就是因為這樣,在不曉得我們有前世記憶的情況下,才會更加覺得眼前的狀況很詭異吧!

我聳聳肩說:「好問題。」

我現在只希望這一切都不是光明神的安排,雖然我很高興這一世能繼續跟兄弟們重逢,對我們都不是人類這點我也沒什麼意見,但是我可不想再幫祂老人家做牛做馬了,畢竟我上輩子就把自己的任期給結束了!

顯然也覺得他們剛才是在說自己的種族,暴風好奇地提問:「太陽,他們剛才說我是什麼種族?」

我迅速整理目前得到的資訊:「一個名為『卡薩部落』的古老海妖精一族。」

「所以我變成妖精族的喔……」暴風一臉驚嘆。

「『變成』……?」很敏銳地聽出暴風的話有問題,默靈微微偏過頭,一臉似笑非笑的神色。

「我還一直以為自己是人類。」怎麼說都是我們十二聖騎士中的外交高手,暴風一下子就弄清楚情況,然後半真半假地說。

  目前從他們的話裡統整起來,我屬於光之天使族中一支名為『戰靈』的部族,審判是『噬月』的血魔族,估計是魔族,寒冰則是一支叫作『冰牙族』的精靈,暴風是『卡薩部落』的古老海妖精,白雲是名為『晨謠族』的種族,但目前還沒弄清楚那個種族到底是什麼……還有就是我們全員都是混血。

「海妖精」一詞我也從沒聽過就是了,不過「妖精」聽起來至少親切一點,因為童話故事裡頭常出現。

我將目前為止得到的情報完成統整,順便用感知傳話的方式告訴我的好兄弟們,他們每個人的表情都十分精彩,特別是第一次聽說、而且也沒看過我和審判的翅膀的暴風跟寒冰。

「……」暴風一臉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還不斷偷瞄我和審判。

「誰來和我解釋一下,明明就只是清理兩個鬼族,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種情況?」一個不屬於在場所有人的聲音傳了出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