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九章★

眾人驚愕地瞪向另外一邊,只見那裡的地板出現一個很漂亮的魔法陣,而魔法陣的中央正佇立著一名身穿和牧恩相似白色袍服的黑髮冰山美少女,對方的年紀大概比我們大個三、四歲,她的手上拿著一本書,一雙漂亮卻銳利的丹鳳眼毫無遺漏地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

「褚巡司?!」默靈大驚失色,從剛才到現在我首次看見他露出了緊張的樣子。

「您怎麼會到這裡?」牧恩更是直接臉色發白了,而且還對這名少女使用了敬語。

「我是你們二位這次的監督者。」那位冰山美少女冷冷地說,明明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氣勢可說完全不輸還在任審判騎士時的雷瑟,「不和我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嗎?」

默靈收起輕浮的笑容,戰戰兢兢地和對方報告道:「我們這次的殲滅任務被人搶先一步,但是搶先的這幾個小朋友卻是古老種族遺失在原世界混血兒,除了完全不曉得自己的種族、連能力都不太會用,因此我們判斷必須帶他們去一趟公會,不過這幾個小朋友不願配合,所以我們只好採取武力。」

從他們的神態和反應來看,那位冰山美少女的地位肯定不低,因此就算她的美貌令人嘆為觀止,我也完全不敢亂來,當眾被打成豬頭可不符合我的形象,就算對方是美少女也一樣。

冷冷地挑眉看了一會不斷和我們糾纏的二人組,接著冰山美少女將目光移到我們的身上:「你們不曉得自己的種族和能力還能殲滅鬼族?」一開口就命中要害,不過少女的口氣倒還不算差,只是有幾分的警戒。

看著眼前的少女我想了幾秒鐘,眼前這個少女絕對敷衍不得,所以我勢必得說實話,但在不能將前世記憶說出的前提之下,我就得慎選能說的東西,於是我拍了一下審判的肩說:「殲滅你們口中的鬼族的人是我和他,我們兩個也是比較清楚自己能力的人,畢竟我們的真正外貌看起來就不是人類,所以我們從小就知道自己不是人,想辦法隱藏特徵之外,我們摸索了這麼多年多少也摸出了些本能。」這麼說著,為了取信對方我也伸出了自己的羽翼。

在我身後第一次看見我的翅膀的寒冰和暴風都忍不住瞪大了眼,就連明明看過一次的白雲也還是忍不住露出驚嘆的眼神。

「我明白了。」黑髮少女點點頭,她頓了幾秒,然後還算是有善地開口說:「儘管不清楚像你們這種古老種族的後裔為何會流落在原世界,不過你們這樣很危險,因為你們不清楚自己的種族,未來,當種族能力隨著年紀的增長而逐漸被引出,但你們卻不會收斂與妥善使用的話,會很容易引來一些麻煩的東西。」

她的話語讓我陷入沉默,要說危險我當然知道,就算不曉得會引來什麼麻煩的東西,僅僅是摸索自己的能力就有一定的風險在,就像先前審判化了把劍要給白雲用,卻差點讓白雲被黑暗屬性給吞蝕掉。

「這裡並不是個可以好好對談的地方,我們轉換一下地點好嗎?我並沒有對你們不利的意思。」少女想了想又說:「何況,這裡出現爆炸和火災,鬧得這麼大你們之後也很難順利脫身吧?」

的確,已經聽見外面一堆消防車和警車的聲音了,想必媒體也來了不少,就不知道為什麼還沒有消防人員衝進這裡進行救援。

「請問妳的意思是,你們會負責善後嗎?」我直接挑了重點問。

「會。」少女很乾脆地說。

「審判,暫且跟她走?」我仍是有點猶豫,因為從對話來判斷,少女顯然跟那兩人同組織,不過可能不同部門,這讓我拿不定該如何是好,只能轉頭徵求身旁夥伴的意見。

「如果不分開我們五個,那麼就接受妳的提議。」也想不到其他更好的辦法,審判提出我們的底線。

「可以。」少女二話不說地點頭了。

「好!那我們接受,請問妳準備用什麼方式帶我們離開這裡?」這名少女最初是伴隨著一個魔法陣突然出現在這裡,合理推測是,那是一個轉移魔法陣。

「我會用『移動陣法』帶我們離開,至於善後工作,那兩個傢伙會負責。」一反和我們對話時還算平淡的態度,少女銳利地瞪了一眼旁邊的二人組。

少女的年紀怎麼看都比二人組來得小,默靈卻一點也不敢馬虎地趕緊回話:「我明白了!巡司大人,我們會將這裡處理好,也會調查出爆炸的原因。」

對他們微微頷首後,少女走到我們旁邊,也沒看她念什麼咒語,我們腳下便展開了跟剛才相同的華麗魔法陣:「請不要踏出陣法。」少女向我們叮嚀道,魔法陣綻放美麗的亮光,我們四周的景物迅速地消失了。

幾秒後,我們跳換到另外一個空間,這是一個相當乾淨明亮的室內,周遭有許多相似打扮的人正來來往往走動,服裝的款式就跟少女和剛才的二人組相同,不過顏色倒是多了幾種。

「褚巡司,這幾個孩子是?」一看到我們出現,旋即就有一名與少女同樣身穿白色袍服的人上前詢問。

「遺失在原世界的古族之子,先通知醫療班過來檢查,他們剛被捲進某個任務的事故。」這名年紀不到的少女由始自終都表現得十分精明幹練,無論他們是隸屬什麼組織,她的身分和能力恐怕都不低。

「……」困惑地看了我們幾眼,那位穿白袍服的人像是有些不明所以,明明那對二人組一下就看出我們的種族,這一位卻一直有些狀況外,但他沒有提出質疑,轉頭用我們聽不懂的語言和其他人交談幾句。

那個人立刻跑去喊了別的人過來接手,這次來的則是一個穿藍色袍服的人。

「我來接手了。」一名看上去還算和藹的大哥走過來說。

「月見嗎?」帶我們來的少女說:「安排一間單獨的房間給他們,另外,不要分開他們五個。」

「好的。」叫作月見的大哥點點頭。

「可以請問這裡是哪裡嗎?」看他們的對話似乎告一段落,我以最禮貌的姿態提出問題。

「『聯合公會』,我們負責處理『原世界』和『守世界』的大小事務,也會在必要時對不同種族進行協助,並且維持世界以及種族的平衡與和諧。」少女簡單扼要地解釋。

「我明白了。」我掛上優雅的笑容問:「不知可否請問姊姊妳的名字?不然不曉得該如何稱呼。」

「『褚冥玥』。」少女乾淨俐落地報上她的姓名。

「也是台灣人?」我有點訝異,儘管她是東方人的長相,但我原先還以為她是來自這個「守世界」。

「是。」褚冥玥點點頭。

「我已經讓人準備好房間了,我帶他們過去可好?」一轉眼的時間,月見大哥已經完成準備,雖然還不敢完全信任這群人,但只要不把我們分開的話,發生什麼事情應該都有辦法應對。

褚冥玥想了想說:「麻煩你了,我先去跟上頭回報,這幾個孩子也得聯絡他們的種族。」

「我想應該不用麻煩,我們對自己的種族根本是今天才聽說,對其他族人也沒有太大興趣。」我馬上拒絕了她的安排,並且露出困擾的神情。

要是她把我們的族人查出來,好死不死我們的族人又決定將我們各自帶走的話就麻煩了!

即使我和審判的族人已經死絕,那也不代表沒有分支什麼的,其他三人應該也找得到各自的親族。

好不容易才與其他的十二聖騎士相遇,我可不希望大家又各自分開!

「無關你們的意願,因為你們有人是古老種族的後裔,按照公會的流程規章,就得禮貌性上通知你們的族人,否則會有藏匿之嫌。」褚冥玥用一種公事公辦的語氣說道:「不過我們也會尊重你們的意願,如果你們不願意和彼此分開,我們也不會讓你們的族人強行帶走你們。」完全看出了我的顧忌,褚冥玥的話倒是讓我們略略安下了心。

但我還是隨時做好可能需要落跑的心理準備,不過在這之前,還是得先問清楚我們各自的種族和特徵,否則之後還是容易惹上麻煩,眼下能從這些人那邊挖出多少情報算多少!

「請跟我來吧!」在我們的對話差不多結束後,月見大哥露出和善的表情對我們說,我們幾個也只能互相交換一個眼神,溫順地跟著大哥走。

一路上我們像是被當成了什麼珍奇異獸,凡是我們經過的走廊,都有不少人好奇地對我們探頭探腦。

這之中只有少數幾人跟剛才的二人組一樣,盯著我們幾秒後就露出大驚失色或者啞口無言的模樣,大多數的人和剛剛的白衣人一樣,看了半天似乎還是看不出我們的種族,只是繼續保持著好奇的神色,只是一直被人盯著看,實在讓我開始考慮要不要來收個觀賞費。

幸好五分鐘後,對方就帶我們進到某個房間,裡面只有一個和我們差不多年紀的少年在整理東西。

那個少年身上穿的衣服也是藍色,不過很明顯的不太正式,假如說月見他們身上的是正式版的制服,那麼這個孩子大概就是實習生之類的。

但不是我要說,因為眼前這孩子的頭髮是火焰般的紅色,又搭上金色的眼睛,這個組合配上藍色的衣服看上去有些衝突,不是個好配色。

「蘄克亞,交代的東西都有準備好嗎?」月見大哥對那孩子問。

嗯?蘄(奇)克亞??

「都好了啦!反正也就是簡單的藥品和保暖物而已!」名叫蘄克亞的少年說話的語氣還挺大剌剌的,就和這年紀的其他孩子沒什麼不同,不過在他把眼神投到我們身上時,他很明顯地愣了兩秒。

這反應我已經看習慣了,由於我們的種族罕見,剛才沿途看見我們的人,眼力好些的都是這反應。

「太陽,我總覺得那個小鬼很眼熟……」臉上帶著幾分古怪的神情,暴風悄悄地附在我耳邊說道。

那個男生似乎聽見了暴風的話,這回他很明顯地露出驚嚇的模樣,手上本來拿著的毯子全都掉到地上。

「你怎麼了?」月見大哥一臉疑惑,接著他發現那個少年一直用難以置信的目光盯著我們,「你們認識?」

很快地放出感知,眼前叫作「蘄克亞」的傢伙身上有著很濃烈的光屬性和火屬性,而且即使不用感知,仔細看一下也會在他臉上發現熟悉的輪廓。

「你是烈火?」我傻眼地問。

「真的是太陽!」眼前的人像是觸電般地跳起,在我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直接衝過來給我一個熊抱。

嗚!前幾次都是我在飛撲抱人,沒想到這次換我被抱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