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十章★

「居然真的是烈火?」我身後的幾人也跟著嚇到了,怎麼樣也沒想到會在這裡碰上另外一個十二聖騎士。

「審判、寒冰!」烈火轉頭看向旁邊的另外四人,「另外兩個是白雲和……暴風嗎?」

你堂堂烈火騎士長,一眼認出殘酷冰塊組的兩人,對溫暖好人派的同僚卻得花上幾秒辨認,這樣對嘛!

「……」儘管被抱著的我無法轉頭,不過放出感知的我還是能「看」見大家不約而同地點頭了。

「嗚!我好想你們啊!」雖說還沒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程度,但大概真的激動過頭了,因為烈火放開我後,下一個馬上撲過去抱住審判。

「……」沒有推開他或者露出任何不耐的神色,審判只是掛上一抹不太明顯的苦笑。

除了月見一頭霧水以外,我們其他人都不打算阻止烈火,畢竟只有我們彼此才能理解,帶著記憶卻換到了另一具肉體、還來到另外一個世界,然後和全部所愛的人分離的痛苦。

「烈火,冷靜些。」寒冰無奈地拍拍烈火的背,其實他也是今天才跟我們相認,不過寒冰的感情表達一向比較含蓄,掉個幾滴眼淚就已經很難得,但我們這位感情直率的烈火騎士長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寒冰!」烈火一放開審判後,下一個撲抱的對象是寒冰。

「呃……!?」寒冰在那瞬間流露出不知所措的情緒,下一秒他忽然一個腳軟,整個人往後傾。

「小心!」審判和我趕緊一人扶著一個,不讓烈火和寒冰一起摔倒在地。

「不要緊吧?」扶住烈火的我擔心地望向寒冰。

「寒冰剛才為了滅火耗掉了很多力量。」寒冰還來不及開口,一旁的白雲就幫他說了。

「啊!抱歉!」意識到自己的冒失,重新站穩的烈火用抱歉的眼神看向寒冰。

「先休息一下。」審判蹙眉,將寒冰扶到一旁的椅子上休息。

「審判你也是,你剛才也打了好幾輪。」那個叫牧恩的傢伙劍法不差,雖然以劍術來說,審判應該在他之上,但別忘了審判現在的身體只有十三歲,對方可是二十幾歲的青年,體力方面是審判不利。

「你也一樣。」審判瞄了我一眼說。

「你們先都坐下來休息吧!我去拿精靈飲料給你們喝。」烈火手腳快速地拖了幾張椅子過來,「那裡有床,如果累了的話可以躺。」

「謝了!」這次我真的鬆下警戒了,如果是烈火幫我們安排的話,那麼就不用一直小心提防了,因為我相信烈火絕對不會害我們。

「蘄克亞,你們認識?」始終沒有打岔的月見在我們的相認告一段落後,他才開口問道。

「嗯!他們是我的好友!」一邊跑到房間的另一頭去拿了些瓶瓶罐罐,烈火一邊對月見說:「月見大哥,麻煩你把門關上。」

「……」用一種若有所思的神色看了一眼烈火,月見大哥走去把門關上,但他一關上門便劈頭問道:「假如我記得沒錯,褚巡司說這幾個孩子是古老種族遺失在原世界的孩子,應該沒有來過守世界才對,沒有去過原世界的你為什麼會和他們認識?」

「欸?太陽,你們住在原世界?」烈火震驚地問道。

「從先前你們的對話來判斷,應該是這樣沒錯。」我點點頭,但接著我就意識到情況不妙,沒想到居然有十二聖騎士在另一個世界,重點是我們還當著月見的面和他相認,這下該怎麼圓謊啊……

「……」很顯然審判他們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幾人頓時面面相覷。

「真倒楣耶!守世界和我們原本的世界還比較接近一些,」反倒是烈火一點也不擔心的樣子,「再說你們明明就不是人類,到底為什麼會被丟在原世界啊……」

「烈火,你們到底是怎麼一眼看出我們是什麼種族?」明明我已經把翅膀收起來了,但是這些傢伙一個個都認得出我們的種族,這讓我覺得有些不妙。

審判的種族貌似很麻煩,要是之後有不長眼的傢伙跑來追殺他,我可不敢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來。

「我還分辨不出你們是什麼種族啦!不過你們沒有收斂種族的力流,稍微有點能力的人就可以輕易看出你們不是人類。」烈火聳聳肩,拿了五個瓶子過來給我們,「這是精靈特製的飲品,喝下去會比較好一點。」

「謝謝。」雖然造成了點麻煩,不過烈火在這裡也好,至少我可以相信他。

尤其是那些關於另外一個世界和那堆種族的事情,要一邊在確認對方有沒有欺騙我們的情況下一邊了解,就算是能夠看穿謊言的我,操作起來也有一定的困難程度。

「不好意思,請問可以回答我剛才的問題了嗎?」一直被我們晾在一旁的月見大哥無奈地問。

「喔!他們是我前世的朋友,我小時候族長不是有幫我做過檢查,說我可能有前世記憶嗎?」我還在絞盡腦汁思索隱瞞的方法,烈火竟然一開口就把實情說了出來……不過他剛才說他小時候就被檢查出來了?

「啊!原來是這樣。」也沒有多大的驚訝,月見大哥點點頭表示明白。

「你們怎麼檢查?」我有點疑惑地問,而且月見大哥的反應也太平淡了吧?

「這就要提到我現在的種族,因為我和你們一樣都不是人類,」突然露出不知從何解釋的表情,烈火想了想開口問道:「剛才你們有聽說這裡是聯合公會吧?」

「有,不過只聽到了簡單的解說。」我打開烈火剛才遞給我的瓶子,裡面的液體看起來一點都不正常,有人會覺得銀色的液體很正常嗎?

如果出現在溫度計裡那就再正常不過,但是相信不會有人想把水銀喝下肚吧?雖然我們手上的飲料金屬色澤沒那麼重就是了。

不過這飲料是烈火拿給我們的,他還一臉「怎麼了?為什麼要露出這種表情」的模樣,烈火不可能拿毒藥害我們,瓶子裡頭也飄著清香,最後我們幾個還是在對望一眼後,認命地把手上的飲料喝下去。

沒想到這個怪異的飲料一喝下去後,整個身體都暖了起來,而且非常好喝!硬要說的話,它很像楓糖口味的牛奶,就連身體都整個輕鬆了起來!

「這個好好喝。」暴風讚嘆地說。

「……」連一向不喜歡甜味的審判都跟著點頭。

「可以告訴我作法嗎?」寒冰很認真地再喝了一口,他已經開始研究起成分了。

「要做的話有困難喔!那可是精靈一族的特製飲品。」烈火無奈地攤了攤手說:「就算是醫療班能弄到的量也不多,因為對象是你們我才特別翻出來的。」

雖然很感動烈火的舉動,不過我還是要吐槽他剛才的話,我刻意用正經八百的語氣說道:「放心吧!剛剛我們才聽說寒冰是精靈族,所以他還真的做得出來!」以寒冰的功力,肯定沒問題!

「啊?寒冰是精靈族?!」烈火一秒扭頭過去情看著寒冰,表情很驚嚇,「耳朵不是尖的啊?!」

「因為這孩子是混血兒。」一旁的月見幫忙解釋道:「以身為醫療班該有的眼力來看,我還能告訴你那孩子是冰牙族的精靈。」

「哇!」不知道那個冰牙族精靈是不是真的那麼稀少,烈火的表情一整個驚嘆的不得了。

「烈火,你要不要先繼續解釋?」審判淡淡地把大家的注意從手上的飲料拉回來。

「喔、好!我想想,我剛講到哪了……」烈火偏頭想了一下才又繼續說明:「總之,我剛才說的聯合公會,主要任務就是負責維繫世界運行的平衡……至少我家老頭是這麼說的。公會裡頭有分設不同的階級和組織,並且會穿不同顏色的袍子作為辨認。要正式進入公會的話,基本上來說都一定要具備所謂『袍級』,考試就可以考到了!以等級區分的話,白袍是最低階,後面還有兩個是紫袍和最高的黑袍。」

所以剛才那個能和審判纏鬥的牧恩只是最低階的白袍?

至於讓我看不出深淺的默靈則是中間的紫袍,甚至還不是最高階的黑袍……

我突然有種不妙的感覺。

「那麼這和你的種族有什麼關聯?」不像我們幾人都快被轉開注意力了,審判再次將話題拉回原點。

「公會裡面還有兩個輔助機構,一個是紅袍的情報班,一個則是藍袍的醫療班。」烈火指向站在旁邊的月見大哥,正確來說,他指的是月見身上的藍色袍服,「醫療班都是由我們一族來擔任,守世界的大多數種族中,我們一族對於醫治可算是無人能比,我們一族的上位者甚至能做到讓人起死回生!」

「!?」最後一句話令我們幾人同時露出了震驚的模樣。

「當然還是有時限,而且也很花費力氣,不過比太陽你以前用的起死回生術穩定很多,一般情況來說也不需要付出特別的代價。」烈火瞄了我一眼又補充道。

「你也能讓人起死回生?」旁邊的月見露出不下於我們的訝異神情。

「那算是我們上輩子的能力,我的確可以用,只是成功率只有四分之一,其他都有可能失敗或者出現副作用。」既然烈火不怎麼提防月見大哥,所以我也覺得沒必要對他瞞東瞞西。

「那你們到底是什麼種族?」注意到烈火從頭到腳都刻意不提及自己的種族名,暴風嗅到八卦的味道。

烈火變得有些吞吞吐吐,似乎在想要裝死等我們以後自己去發現好,還是壯士斷腕快點說一說算了。

不過他不說不代表我們沒有別人可以問,於是我們幾個將目光轉向旁邊據說跟烈火同族的月見大哥。

「我們是鳳凰一族。」月見大哥有些困惑地看向不肯說出他們種族的烈火。

「咳、咳……」眾人瞬間被手上的精靈飲料給噎到了。

「就知道你們這些傢伙會是這反應!」烈火一臉哀莫大於心死。

哇!烈火居然是傳說中的聖獸耶!看來我們之中又出現了稀有動物了!

……不過剛才聽說整個醫療班都是烈火他們那族來擔任?這麼說醫療班都是鳳凰族的嗎?

這樣看來,難道鳳凰在這邊的世界很容易見到?

「烈火居然是鳳凰族?如果是火龍什麼的還比較搭吧?」暴風的肩膀不停地抖抖抖,看起來很想大笑。

「真不好意思喔!」烈火負氣似地說,然後他轉向神情平靜的另外兩人,「審判、白雲,還是你們最好!」

「因為今天聽說了太陽是天使族,審判是魔族,已經驚訝不出來了。」白雲一臉平淡地說,還順便又喝了一口精靈飲料,用悠閒自然的語氣接露我和審判的種族。

「啊!」結果換烈火露出晴天霹靂般的表情,不斷用顫抖的手指著我,然後又看了看審判。

「我們已經震驚過了。」用一種過來人的語氣,暴風老神在在地說:「不過太陽的翅膀真的好漂亮。」

「……」烈火馬上跑到我的面前,用一種閃亮亮的期待眼神盯著我。

「你是把我當稀有動物了嗎……」白了他一眼,我突然有點想打人。

「真的還蠻稀有喔!」月見大哥忽然說:「剛才巡司會努力說服,並且想辦法把你們帶回公會的原因,就是因為你們都是很稀少的古老種族。」

……所以我們是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

「而且根據古老文獻的紀載,『戰靈』一脈的光之天使族和『噬月』的血魔一族在好幾百年前遭到滅族,如果不是因為我是鳳凰族的人,否則若你們不動用種族能力,我恐怕也看不出來。」月見再度補充道。

好吧!瀕臨絕種的是暴風他們,我和審判已經絕種了,這部分的情報和剛才那兩人提到的一致。

不過這麼說來,先前那兩個傢伙能夠認出我們的種族,大概是因為我和審判出手的時候,除了依靠過去的魔法和劍術之外,其他都是憑本能在打,那時大概不知不覺用了不少這兩個種族的特別能力吧!

不曉得是不是聽說過這兩個種族的事情,旁邊的烈火一整個表情呆愣。

「怎麼了嗎?」有些介意烈火的反應,我狐疑地問。

「如果不是因為你們是太陽和審判,就算只是混血兒,抓去辦展覽應該還是挺賺錢……」發完呆後,烈火說出不知死活的感想:「呃!對不起,我開玩笑的!」

接收到我和審判放出的死光後,他馬上乖乖道歉,我和審判怎麼說都是光明神殿的兩大龍頭,相信他一個小小的烈火騎士沒那種膽子造反。

「月見大哥,我可以問個問題嗎?」既然他已經表明自己眼力很強了,那麼有件事我現在一定要弄清楚!

「請問。」月見大哥很和善地說。

「在守世界裡,擁有像你這種眼力的人多嗎?」如果多的話,審判的種族問題就真的棘手了!

「如果你是在擔心你們的種族會走到哪都被人一眼看穿的話,那麼你可以放心,守世界的人雖說眼力都不錯,但能夠一眼認出古老種族混血兒的人可不多,就算是善於醫療的鳳凰族也只有少部分的人看得出來。」完全曉得我在擔心什麼,月見大哥露出要我放心的笑容,「我聽說遇上你們的人是默靈和牧恩,他們倆是某支古老民族的後裔,那一族在辨認他族的能力上非常強悍,所以你們的種族才會被一眼識破。」

原來如此,我們只是倒楣遇上兩個個案囉?

「公會應該已經派人去和他們協調不要將你們的事情宣揚出去了,按照往例,公會對外只會宣布找到失落種族的孩子,基於對古族的尊重,公會不會公布你們的詳細種族和身分,請放心吧!」

「非常感謝。」看來我可以「暫時」省下把他們滅口處理的力氣。

不過,等我搞清楚我們各自的種族背景和情況後,視其必要性我說不定還是會動手!

我可沒忘記,那兩人對審判的種族都有著很深的敵意,其中一人甚至有殺意!

「那麼、蘄克亞,等等我幫你的朋友們做好檢查後,就安排你來負責向他們解釋『守世界』的基本情況,好嗎?」月見大哥想了想說:「我想這樣他們也比較能夠放下戒心吧?」

「好!我也不可能丟下太陽他們不管!」烈火很爽快地答應。

我們幾個當然也沒意見,比起根本不認識的陌生人,怎麼樣都是烈火比較得信賴!

烈火雖然一直表現得有點脫線、靠不太住,但不要忘了他和我們一樣,身體裡頭都寄宿著超過四十歲的靈魂,如果再算上我們轉世後的人生,那就是幾乎要邁向六十歲的靈魂了!

之後由月見替我們進行了縝密的檢查和簡單的治療,我們幾個都沒在剛才的戰鬥中受到嚴重的傷,不過那樣折騰下來,一些碰撞和瘀傷在所難免,就算我有治癒術可用,但如果有人願意幫忙那也沒有拒絕的理由,而且我也可以趁機見識一下這個世界的治癒術,能夠偷學起來當然更好。

可惜的是,月見大哥沒有使用太多的治療術法,或許是因為我們都是輕傷,所以他主要以藥品治療,不過那個藥非常有效,不算大的傷口幾乎是一擦上去就用肉眼看見的速度痊癒了!

這根本是神藥了吧!

「那麼你們慢慢聊,我先去向公會回報一下情況。」完成治療與檢查後,月見大哥就把我們的事情交給烈火,「以公會的效率,應該差不多聯繫上另外三個人的種族了。」

儘管我和審判都是遺孤,不過寒冰、暴風和白雲似乎都能找到族人,就不曉得是怎麼樣的族人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