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十一章★

「好!那我們先來統整情況!」在月見大哥離開後,我們終於可以開始整理現況,而現在,我們已經找齊了半數的十二聖騎士!

「烈火,你在這邊還有碰上其他人嗎?」如果說「這邊的世界」總共有兩個,那麼搜尋的範圍就得擴大,雖然如此,我還是覺得冥冥之中有什麼力量在牽引著我們,就像我們幾個,只是隨便遇竟然都遇得到!

「沒有!」烈火搖搖頭,「就算有碰到我可能也認不出來,剛才會覺得你們不對勁,是因為你們同時出現五個人,而且太陽讓人莫名地很有熟悉感。」

「就是。」暴風附議道。

「那麼就先來了解一下各自的種族,不然連自己的能力都搞不清楚真的不妥當。」審判直接跳到重點。

「不過『戰靈』一脈的光天使和『噬月』血魔我也不是很了解,」烈火兩手一攤,搖了搖頭,「這兩個種族幾百年前就死光了,只有一些大多數人都有聽過的遙遠流傳以及神話故事。」

「我想也是。」沒有責怪烈火的理由,既然我跟審判的種族老早就絕種,要他給出詳細情報也太不講理了,「不過傳說裡面總有大概的特徵吧?」

能被流傳下來的故事通常都具有「大眾普遍的共同認知」、「獨樹一格的特徵」、「難忘的誇張事跡」這類相似點,我們至少能從那些故事裡大略地了解自己的種族特徵,省得老是因為使用能力而被人認出來。

「……」沒想到烈火居然露出了很古怪的神情。

「怎麼了?」寒冰不解地問。

「就算是不好的傳聞,你也可以直說沒關係。」審判看起來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如果不是知道你是審判,說不定光聽你的種族我就會逃命去了,」烈火露出很無奈的眼神,「『噬月』血魔聽說是很暴虐的一族,七百年前他們發起屠殺之役,殺滅很多種族,而且性好血色,他們手下的犧牲者每個都被凌辱得淒慘無比,另外就是他們特愛血淋淋的吃飯,喜歡撕咬其他種族活生生的軀體,而且偏愛幼兒。」一邊說,烈火還一邊偷瞄審判的表情,只見審判越聽臉色越黑。

我們幾人的神色也很糟,聽到這種傳聞……我們以後真的得幫審判隱藏種族了!

「沒關係的審判,我們每個人都相信你不會做那些事。」暴風拍了拍審判的肩膀安慰道。

「嗯。」旁邊的寒冰和白雲也跟著點頭。

「那『戰靈』的光天使族呢?」或許是為了轉移注意力,暴風隨即詢問了我的種族。

「……」只見烈火的表情又怪上了幾分,而且還有些想笑又不敢笑的。

「直接說吧!」畢竟是自己的種族,不可能不好奇,不過看烈火的反應,我也得先做心理準備了!

「『戰靈』一脈的光之天使族是天使族裡的異端,性格嚴肅且不苟言笑,一旦被激怒就會暴走,另有傳說歌頌他們整族驍勇善戰,精通各式兵器,雖然不擅長法術,但都是優秀的戰士……」說到這,他已經憋不住笑了。

不只暴風、寒冰,連旁邊的審判和白雲都在竊笑。

「傳說都有幾分不可信,何況也沒人規定我不能當法系的天使!」我黑著臉說。

「反正我們都有很不魔族的魔族了,再來一個不天使的天使也無所謂啦!」暴風一邊忍笑一邊說,就算沒看過我的戰鬥方式,但他們很明顯地不覺得我就算投過一次胎,劍術能增強到哪去。

事實上我的體能也的確沒增加多少……

「這話也沒錯。」寒冰跟著說。

「那我可不可以看一下太陽你和審判的翅膀啊?」烈火繼續露出剛才那種雙眼放光的模樣,由於先前沒看過審判的翅膀,所以寒冰和暴風也對審判投以好奇的眼神。

「……」我們兩個很無奈地對望了一眼,最後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下,我們兩個只好一起展開了羽翼。

「哇!」烈火的表情非常讚嘆,暴風他們也是。

「審判你有獠牙耶……」暴風呆呆地盯著審判跟著露出來的本相說。

「……」審判默默地把不小心跟著冒出來的獠牙縮了回去。

「太陽,我可以拔你的羽毛做羽毛筆嗎?」烈火好奇地伸出手摸了摸我的羽翼,「摸起來超柔順的。」

「免談!」我直接把翅膀收起,旁邊的審判一看我收了翅膀,他當然也跟著收。

「小氣。」說這句話的是暴風,看起來想拔我羽毛的人不是只有烈火。

可惡,因為審判的翅膀根本沒有羽毛好拔,就算有他們也沒膽去拔,所以只敢一臉期盼地看著我。

「烈火,鳳凰族不是也有羽毛嗎?」我忽然想起鳳凰也是有翅膀的,那麼烈火拔我的羽毛是要幹嘛啦!

「可是我身邊的人都是鳳凰族啊!鳳凰的羽毛根本沒什麼稀罕,天使還比較少見一些。」烈火聳聳說。

這話還挺欠打的,居然說傳說中的聖獸--鳳凰的羽毛不稀罕……

不過某方面來說也沒錯,畢竟他自己就是鳳凰族的了,對他來說可能真的沒什麼特別,就像不會有人覺得自己的頭髮很稀有一樣!

「對了!那你知道我們幾個的種族嗎?」眼見不能拔我的羽毛,暴風乾脆來問他們三個的種族。

「先說說你們是什麼種族,雖然是鳳凰族,但我可沒月見大哥那種實力,一眼就能全部看穿。」烈火上下打量著暴風他們。

「聽說我是『卡薩部落』的海妖精,寒冰是『冰牙』的精靈這個你已經知道了,然後白雲是某個叫『晨謠族』的種族。」

不愧是暴風,我也不過就整理了一回,他便將大家的種族牢牢地記起了,哪還有一點精神病患的樣子!

不管怎麼說,他和寒冰能恢復比什麼都好!

「靠!為什麼你們都是那種避世而居的古老種族啊!資料很少耶!」烈火一副很想打人的表情。

「這個剛才有聽人家說了,」我點點頭說:「難道連寒冰他們的種族也沒什麼情報嗎?」

「只知道最基本的事情,因為這些種族都不和外人來往,就算是聯合公會對他們所知也不多,除非是公會裡面的高層或者相關者才會曉得詳細情形。」烈火聳聳肩。

「……」我突然覺得我們應該隨便去找個不認識,但至少曉得比較多事情的人來解釋比較實際……

那天傍晚我們就回到原世界,一來他們沒有理由扣留我們,二來公會雖然聯絡上暴風他們的族人,不過對方趕來也需要時間,因此我們自然就提議要先回來原世界,畢竟我家在原世界,對這裡還是比較熟一點。

順便一提,我們並沒有把暴風和寒冰送回療養院,在告知烈火他們的情況後,烈火義不容辭地跑去找公會的人幫忙,不知道跟療養院那邊做了什麼協調,總之他們現在不用回去就對了!

關於這點我還挺感激公會的人,否則光憑我和審判、白雲三人不曉得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把他們弄出來。

「你們住這啊?」跟著我們一起回來的烈火好奇地東看看西看看。

「嗯,我在原世界有被一個老奶奶收養,她已經過世了,這棟公寓是她留給我的遺產。」一邊帶他們進屋我一邊說明道,「奶奶、我回來了!今天又多帶了幾個朋友回來,他們可能會有點吵,希望妳別介意。」按照慣例,我先走到奶奶的牌位前向她老人家請安。

跟審判和白雲最初來時一樣,暴風他們也沒說什麼,像個好學生一樣乖乖把鞋子脫了、整齊地擺放在玄關。

「話說回來,晚飯的食材不曉得夠不夠。」現在是傍晚,算一算也差不多是晚飯時間了,雖然早上寒冰做的點心還有剩,不過六個男生也不可能靠那點東西就吃飽。

審判想了想說:「應該還夠,昨天做完飯後記得還剩下不少東西,不過可能不夠明天吃。」

「等等,你們是誰負責下廚?」暴風突然開口打岔道,他的視線輪流掃過我、審判和白雲。

「太陽和審判。」我跟審判都還來不及開口,白雲就幫我們說了。

「世界末日啊!太陽和審判竟然會下廚?」烈火露出已經算得上是驚悚的表情這麼說。

「……」暴風和寒冰互相對望了一眼,看起來像是正在思索要不要逃跑的樣子。

「其實還蠻好吃。」正當審判一臉無奈,而我開始考慮是否該揍人立威的時候,白雲又幫忙補充道:「雖然還比不過寒冰和綠葉。」

「真的假的……」烈火一臉半信半疑。

「……」翻了個白眼,懶得再和他們爭論,我直接鑽進廚房去忙了。

開玩笑,米都還沒放下去煮!再跟他們抬槓下去我們七點都沒辦法開飯!

「你們也先休息一下。」審判在進廚房前對著外頭的四人這麼說,不久前的簡易說明會結束後,在烈火的幫忙下,寒冰、暴風和白雲都開始學習運用他們種族的能力。

雖然烈火說他知道的不多,但再怎麼樣也還是比我們這幾個完全不知道的「人」多,所以之後的整個下午我們都忙著幫那幾人熟悉基礎能力。

至於我和審判就沒人能幫得上忙了,畢竟我們兩個都是已經絕種的種族,何況對於我的種族類別,老實說我也不是真的很相信他們給出的情報。

因為最初那個叫默靈的傢伙之所以說我是『戰靈』一脈的光天使族,是因為看見我施展聖光轟殺鬼族,但那個聖光我上輩子就能用了,就連其他的祭司和聖騎士也都用得出來,可別跟我說他們也是天使族的!

只是月見大哥明明沒看見我的力量,卻也說我是光天使族,因為他的憑據是身為鳳凰族的眼力,這又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了。

「太陽,你在煩惱你的種族嗎?」審判冷不防地問。

糟糕,忘記這傢伙根本等於我的蛔蟲,在他旁邊煩惱得那麼明顯不被發現才奇怪。

「是有點。」於是我也只能招了,接著我把我的疑點告訴他。

「關於你用的聖光,先前我就在猶豫要不要告訴你了,你的聖光跟以前不太一樣。」審判有些遲疑地說。

「怎麼說?難道我用的不是聖光?可我還是能幫你加神翼術和聖光護體!」我難以置信地反問。

「舉例來說好了,烈火使用的火焰是『除靈之火』,但那依舊是火焰,而你用的聖光也仍舊是聖光,只是感覺和以前不同。」審判這麼說著,將手上已經切好的一盤蘿蔔和洋蔥遞給我。

「我倒是沒有注意到你說的那種感覺。」沒留意到這些細節的我也無從反駁,虧我擁有敏銳的感知能力。

「或許是因為我現在是黑暗種族一類,所以才會特別敏感。」審判皺了下眉頭說,看起來還是有點不能接受自己的種族,特別在聽了烈火的話之後。

「這倒很有可能,」就像我在成為太陽騎士後,感知能力曾經一度衰弱,但卻對黑暗屬性的感知能力增強了不少是同個道理,「不過審判你好像還是可以使用聖光吧?」

「嗯,但感覺也和以前不同。」這麼說著,審判攤開掌心,手上出現一團白得讓我覺得很刺眼的聖光。

「也和我現在的不同。」我也攤開掌心放出一團聖光。

「要形容的話,我的聖光……感覺很嚴厲。」舉了一個有些奇怪的形容詞,但我覺得審判形容得真好。

「要我說的話,如果用我的聖光去打不死生物,那麼不死生物可能是被我淨化掉的,但如果被審判你的聖光打到,我覺得不死生物應該是被殲滅掉……」我收回了聖光,放了個小火球術開始炒菜。

「擁有殲滅不死生物的嚴厲聖光的魔族是嗎……」審判苦笑了一下。

「安啦!我前世還不是太陽騎士兼任魔王,太陽騎士是光明神的代表,是充滿光屬性的容器,但魔王可是混沌神的代表,需要容納並且消耗全世界的暗屬性,我還不是沒有爆炸活得好好的。」我開著玩笑說。

「也是。」想了想,審判總算釋懷些了。

不過弄清楚我們的種族也好,之後要想辦法幫審判弄把武器,省得他只要用種族能力化出劍來,就會被人認出種族然後被追殺,到時我還要想辦法神不知鬼不覺地宰了那些人也真麻煩!

今天準備晚餐多花了一點時間,畢竟家裡的人口在一天之內一口氣翻倍,幸好中午在公會烈火有幫我們張羅食物,所以我們不算太餓。

真不曉得以前寒冰怎麼能夠那麼快幫大家料理好餐點,現在每次自己下廚時我都會無限地佩服起寒冰。

是說我感嘆什麼呢?反正現在已經有寒冰了,可以把廚師的位子還給他啦!

「你別太欺負寒冰。」不曉得是不是偷偷學了竊聽魔法,連看都沒看我一眼,審判就是知道我在想什麼。

「哪有!只是各司其職而已嘛!」我理所當然地說。

「……」輕輕地搖搖頭,審判一副莫可奈何的樣子,「你要欺負寒冰,至少等他身體都好了再說吧!」

「……也是。」在醫療班時,因為我們有把寒冰和暴風的事情告知烈火,所以烈火除了請人幫忙處理療養院那邊之外,也找了別的醫療班成員來幫寒冰他們檢查。

雖說在安神術的幫忙下,寒冰和暴風的精神狀態都正常了,也老早就搞清楚目前的情況,曾經當上十二騎士的心理素質自然沒話說!

先前是因為受到劇烈的精神衝擊--也就是親眼目睹我被殺--說不定還看見其他人被殺的畫面,然後一清醒就被扔到完全陌生的世界,就算是他們也不可能馬上接受。

而且來到這後不僅沒有受到適當的安撫,還每次一混亂就被施打藥物,長期下來就更沒有機會搞清楚所在的環境,於是變成了惡性循環,現在能夠那麼快復原連月見大哥都說不可思議。

但先前在療養院時服用了那麼多的精神病藥物,再怎麼樣也都還是有點副作用,重點是,他們現在都不是人類,然後用人類的藥物「治療」那麼久,真是想不出問題都難。

因此烈火才會跟我們過來,因為之後還得帶寒冰和暴風到醫療班「回診」。

儘管我也還沒完全相信他們,不過有烈火在應該不會再像之前那樣,何況我們幾個也會陪同。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