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十二章★

在我煩惱大家的事情時,晚餐也做好了,六個人用一張小摺疊桌果然有點擠,因為菜也得煮得比較多,所以每個人都只能用手拿著自己的飯碗,桌上根本找不到多餘的空間來放碗,剛才添飯時我還為了碗盤的事情傷腦筋了一下,最後只能用小時候的塑膠碗充數。

結果我和審判忙了半天才把晚餐給煮好,這幾個傢伙沒給我說謝謝不打緊,除了白雲,另外三人居然都給我露出驚奇得好像發現新大陸的表情。

「可以吃啦!」我決定要快點把廚師的位子丟回去給寒冰,不然我有預感,之後說不定有人沒被餓死,卻死於在吃東西時發現食物是我做的,結果震驚到噎死!

「味道不錯耶!」一邊狼吞虎嚥,烈火一邊說道。

「要對太陽和審判你們改觀了。」暴風刻意用嚴肅的表情說:「特別是太陽你。」

「……」旁邊的寒冰竟然給我點頭附議。

「話說,我今天可不可以也在太陽你這裡過夜?」像是想起什麼般,烈火突然問道。

「太陽,你家的床和枕頭夠嗎?」因為剛才添飯時的慘況,審判倒是問了個很現實的問題。

「枕頭是不少,不過床只有兩張。」我露出有些苦惱的模樣,雖然家裡還有兩間房間可以睡人--我家是三房一廳二衛的規格--但是床不夠,畢竟這棟小公寓本來就只有我和奶奶兩個人住。

「沒有多餘的床墊嗎?」烈火皺著眉問。

「沒有。」印象中家裡沒這種東西。

「那有多餘的毯子可以舖嗎?」白雲悠悠地飄來一句。

「這個就有了。」我點點頭說:「我奶奶以前閒來無事常常會拿縫紉機裁枕頭和被毯,這些倒是很夠。」家裡沒用到的那間房間都被拿來堆這種東西。

「感謝太陽的奶奶。」暴風鬆了口氣。

「那就兩個人一間房間吧!」我想了一下說道:「本來審判和白雲寒假就要搬來我這,所以我幾天前就整理出房間要給他們。」雖然還找不到時間去買新的床墊就是了,不過好在先前有騰出時間整理房子,不然今天這樣突然多出三個人還真不曉得該往哪塞。

「獨居真的會使人成熟,太陽你變得好賢慧啊!」烈火露出很感動的表情看著我。

如果不是因為砸過去會破,破了還要重新買新的,否則我還蠻想把手邊的馬克杯扔過去打他的臉!

夠了!暴風、寒冰你們兩個不要也給我一副深有同感的樣子!

「白雲不回學校宿舍沒關係嗎?」想起白雲住校的審判問道。

「……沒關係。」想了兩秒,白雲好像真的無所謂般地說。

「那白雲今晚就和我們一起吧!如果學校那裡有問題,我們兩個再一起去幫忙說就好。」我不怎麼擔心地說,頂著一個資優生的身分還是有諸多方便之處,「也可以說我們是在為下個星期的期末考準備。」

即使平時不會有人為了期末考而合宿,不過如果是我和審判去說的話,老師們應該會接受這個理由。

而且大家都在這裡,把白雲踢回學校住怪可憐的,瞄了白雲一眼,雖然他的表情蓋在瀏海下看不見,但我想白雲今晚大概也想跟大家一起吧!

「太陽你們下星期要期末考,今天還這麼悠哉地亂晃喔?」烈火一臉愕然地看著我,「我可是都做好被當的心理準備了耶!」

「與其做那種心理準備你不如把書唸好……」我很鄙視地看著他。

而且我們今天沒有很悠哉地亂晃,是去找寒冰的,暴風跟你算是意外收穫!

再怎麼樣,找十二聖騎士對我們來說都比考試重要多了,何況課程早就上得差不多,現在只是複習而已,就算從現在開始都沒去念書,我相信以我們三個的本事還是可以高分過關。

「太陽本來就是當年我們之中筆試成績最高的。」暴風用一種這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語氣說:「而審判和白雲,你覺得他們兩個有可能需要為了考試擔心嗎?」

我一直是我們之中頭腦最好的一個,而審判也是以認真出名,白雲雖然除了消失以外的能力都不太突出,但大家都知道他可以把看過的書本全部背起來,而他一天有超過一半的時間都在看書啊!

「那你們可以幫我複習嗎?」想了想,結果烈火居然要我們幫他複習功課。

「烈火,你覺得守世界的課程跟原世界的一樣嗎?」我沒好氣地說。

「對喔。」烈火一臉哀莫大於心死,「太陽你們轉學來我們那裡唸書啦!反正你們都不是人類,幹嘛要在人類的學校唸書!」

俗話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們也不是自願要在這裡上學……

不過烈火的話倒是值得考慮,以我們的種族和目前的情況來說,在另外一個世界居住或許比較好,重點是今天一整天大略了解下來,我發現守世界和我們原本的世界比較接近。

「你覺得呢,太陽?」審判顯然也在跟我思考同樣的事情。

「以種族來考慮,的確是在另外一個世界上學比較沒有壓力,這裡的人幾乎都是黑髮黑眼,不說我和白雲的髮色已經招來很多的目光,寒冰的白髮要藏進原世界實在太顯眼。」我盯著眼前的夥伴們說:「而且那個巡司也說我們的能力會隨著成長而逐漸萌發,如果不會控制會發生危險。」

「如果在守世界至少受傷還可以來我們醫療班接受治療。」烈火彷彿是要加碼一樣地說:「而且你們兩個要是哪天翅膀受傷,總不能上原世界的人類醫院吧?」

「……」應該是覺得他的話太有道理了,暴風和寒冰一起點頭。

「你們該不會忘了我還有治癒術?」別忘了老子我可是有可能成為史上最強教皇的人!

「啊!對喔!」烈火恍然大悟地說。

「那麼……?」寒冰用著詢問的眼神望向我們。

「還是想辦法轉到守世界去好了,何況我有預感能在那裡找到剩下的人。」最後,身為十二聖騎士之首的我下了決定,而既然我都這麼說了,那麼其他人自然不會再有意見。

「太好了!要來就來我們學校吧!」最開心的人毫無疑問是烈火。

「至少先告訴我校名吧?」雖然正常來問應該要問:「你讀哪個學校?」

但由於我根本不曉得守世界的學校名稱,所以這個問題沒有意義。

「Atlantis學院。」烈火說出的校名倒是我唯一聽說過的那個,先前那對二人組有提到,說這所學校專門收些亂七八糟的種族,不過如果學校本身沒有種族問題,那我們也會比較方便。

「烈火你認識學校的行政人員嗎?」審判開始思索比較實際的問題了,因為我們對那個世界的管道就只有烈火而已,而烈火無論靈魂的真實年紀如何,在那邊都只是個未成年的小鬼。

「有。」烈火馬上點頭說:「對了!我記得我們學校有個行政人員剛好是天使族的人!」

「所以呢?」就算同種族也未必會幫忙吧!何況據說我這脈的天使族已經絕種了。

「對方應該多少會幫忙,畢竟天使族本來就稀少,而且守世界的種族通常都會幫忙同族。」像是知道我所想的,烈火這麼說道。

「如果對方對審判喊殺喊打怎麼辦?」我皺起眉,因為我記得天使族和魔族根本水火不容。

「……Atlantis學院的行政人員好像也有惡魔一族,聽說他們關係還不錯…應該……吧!而且『噬月』血魔族已經滅絕很久,現在就算出現後代,大部分的人應該也不想來找麻煩,除非是以前有結下樑子的種族。」烈火聳聳肩說:「而且當年被他們攻擊的種族多半都被屠滅了,還是斬草除根的那種滅法,所以現在和他們真正有仇的種族也不多才是。」

原來如此,當年的苦主都死得差不多了是吧……

烈火的情報如果無誤的話,看來那所學校還真不是普通的亂七八糟,光是看行政人員有天使又有惡魔就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了!

不過這樣就算我和審判進去唸,也不會太惹眼吧?

「Atlantis學院的種族五花八門,校內應該有其他魔族學生,但是我覺得你們幾個真的入學的話,大概還是很引人注意吧!」烈火的目光掃過在場的所有人,「因為你們全都是古老種族,不說太陽跟審判那種已經絕種的種族,暴風你們的種族不僅人口少,而且都不跟外族來往。」

『……』所以我們稀有珍獸當定了。

算了,之後想辦法收觀賞費好了!

「那既然確定的話我們是不是該實際一點,先想辦法籌學費呢?」暴風點出一個更加現實面的問題。

在場一票都是孤兒,我、審判、白雲都是勉強養活自己不餓死就不錯了,根本幫不上其他人,而且如果跑到另外一個世界念書的話,我們本來領的獎助學金也沒辦法繼續領了吧?

「安啦!接幾個公會任務就行了!」烈火卻一臉不用擔心的表情,接著他像是想到什麼般的,突然跑到客廳去翻自己剛才帶來的背包,接著又拎著兩封信跑了回來。

「你在幹嘛?」暴風問出了我們心裡的話。

「這個要給太陽和審判。」他將手上的信分別遞給我和審判說:「雖然你們是中間冒出來插手,不過驅退鬼族公會就會撥派獎金,而且療養院失火和你們無關,所以也沒被扣錢。」

「……」打開信封袋我時,我看見裡面有一張中央銀行開出來的支票,支付的錢幣也是新台幣。

……但那筆金額是怎麼回事?是另外一個世界的物價太高還是砍鬼族真的那麼好賺?

「烈火,『守世界』的物價很高嗎?」皺著眉頭,審判似乎也覺得這個金額有點不合理,畢竟他也不過隨便砍了幾刀,我也是隨手炸個聖光,然後就一大筆錢入帳,這也太可怕了點……

「消滅鬼族的獎金本來就比較高,因為鬼族是扭曲的存在,放任不管會對世界造成很大的危害,但是我也有聽說過守世界的物價好像比原世界高很多。」烈火瞄了一眼我們手上的支票金額後說道:「我們學校的註冊費很便宜,你們倆個人的獎金就夠你們五個註冊了!」

「……」好吧!學費問題暫時解決。

而且以後生活費問題也不用煩惱了!如果砍鬼族就能賺這麼高的賞金那我一定天天都去砍!

反正就和我們當年砍不死生物差不多,要是當年砍不死生物能拿這樣的賞金,聖騎士就不會那麼窮了吧!

光憑我在巫妖事件中,一個發火轟掉一整座街的不死生物來計算,我說不定都變成一級暴發戶了!

「審判,麻煩你收了,到時註冊費順便繳一繳。」我把手上的支票丟給審判,因為我突然覺得好無力啊!

雖說上輩子國家也有撥派賞金讓人討伐不死生物,但聖騎士絕對沒份,我們家的教皇還非常摳門,聽說那時征伐軍連伙食費都沒有,窮到還得自己打獵,所以大家不餓死就得感謝光明神了……

「學校能住宿嗎?」審判已經考慮起另外一個更加現實的問題。

也對啦!就算能住我這,但如果每天兩個世界兩頭跑也是很累人。

「可以啊!住宿費也很便宜,不過因為你們還得買課本和上課的用具,之後寒假最好再去做點任務。」烈火建議道。

「我很樂意。」我彎起燦爛的笑容,如果殺不死生物能賺那麼高的錢,那麼叫我殺再多隻都沒問題!

「太陽,我可以再來一碗飯嗎?」一直默默聽著我們的話的寒冰忽然問道。

「我也要,」暴風跟著說:「感覺已經好久沒吃到正常食物了。」

順便一提,我們中午吃的是公會準備的食物,雖然守世界跟我們原本的世界比較接近,但是就食物來說,我們一致認為原世界的料理比較親切……

「電鍋裡面還有飯,自己去添。」我指著一旁的電鍋,不管是寒冰還是暴風看上去都很瘦,即使中午有吃過東西,我還是多煮了一些飯。

「對了,等等房間怎麼分?」在寒冰和暴風去添飯時,烈火問道。

「抽籤分。」我很乾脆地說。

「反正都要打地鋪了,不能擠一間嗎?」烈火又問。

「擠一間的話是誰要睡床上啊?」我翻了個白眼說,「還有我家的枕頭不能打枕頭仗!」

「被發現了……」發現企圖被我識破,烈火只能露出乾笑。

大哥,你以為我們真的是十二三歲的小鬼嗎?還大家合宿打枕頭仗咧!

而且我就不信你有那個膽子拿枕頭打審判!

「不過大家睡一間也沒關係吧?床若是夠大的話,太陽你和審判睡床就行了,怎麼說你們也是溫暖好人派和殘酷冰塊組的老大,當然不能睡地板吧!」添完飯回來的暴風竟然贊同了烈火的提議,「何況床墊本來就只有兩張,所以一定有人要睡地板,那不如大家擠一間房間還比較暖和。」

『……』旁邊的寒冰和一直都很安靜的白雲竟然也跟著點頭。

暴風話都說到這份上,再加上他們幾人的神情,最後我也只能同意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