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十八章★

我們順利地迎來了期末,考試對我們來說果然很簡單……扣除已經趴在我家桌上裝死的烈火。

幸好先前米可蕥有來幫他補習,聽說他父親的抽考總算是勉強過關的樣子。

嘖嘖,那堆治癒術有很難學嗎?在徵求過米可蕥的同意後,我直接在旁邊光明正大地學,而且那些烈火完全使不好的治癒術,我也只是簡單看一下而已就學會了,連同有些米可蕥說是鳳凰族的專屬醫療法術,這讓她有點懷疑該不會其實我才是鳳凰族的吧?

由於我是混血兒的關係,因此不排除可能有混到類似的血統,但因為本人是法術加神術的天才,所以也有可能是我天賦異稟。

「太陽,你有特別想吃什麼年菜嗎?」拿著一疊不知道從哪要來的傳單,寒冰已經提前開始研究起各式各樣的年菜和年節的應景點心了。

「沒有,寒冰你做的都可以!」我巴結地看著準備大展身手的寒冰,看來今年過年有大餐可以吃了!

其實這幾天這樣下來,我真的覺得寒冰和暴風都沒什麼問題了,就算我們幾個都不在,他們兩個除了窩在家裡之外也會到處走走打發時間……當然不會太囂張啦!

以他們兩個的年紀都是該待在學校上學的,如果不是現在已經快學期末,有些學校已經提前結業式的話,他們應該早就被警察抓去盤問了吧!

而且待在家中的寒冰除了做例行的家事外,他也包辦了年前的大掃除,連廚房那些本來已經積了不少灰塵的工具都被他清得乾乾淨淨,我每天放學回家都有小點心可以吃,這讓我覺得現在的日子真是天堂啊!

如果我吃的時候,寒冰和審判不要一直叮嚀說等等要開飯、不要吃太多之類的,我會吃得更快樂。

「……你也太悠閒了,一點也不擔心。」一臉傷腦筋地看著我,旁邊的審判微微皺起了眉。

「我要擔心什麼?」我好奇地反問。

「你覺得我們三個的轉學手續能辦好嗎?」審判的表情很困擾又很無奈。

也難怪他會這麼問,因為我們三個都是學生,而且還沒有監護人,要辦轉學真的很麻煩,也得找級任導師簽名之類,今天趁著學期末的最後一天我們去向老師提出轉學申請時,我們的班導差點暈過去,最後還驚動到學務主任,畢竟我們三個都是資優生,還是全年級的前三名,理所當然地被抓去關切一番。

但真正的理由我們卻難以說明,難道要直接挑名說我們要去另外一個世界念書嗎?光說出口應該就會被老師他們以壓力太大精神失常為名押進醫院了!

「沒關係,真的不行的話,就拜託公會那邊處理。反正他們也希望我們去那個守世界定居,不然一直待在原世界他們老是要找人監視這裡也挺麻煩的。」我一派悠閒地說。

「監視?」聽到敏感慈,暴風的眼睛半瞇。

「啊啦,就已經警告他們說絕對會被你發現,那些傢伙就是不信邪。」烈火聳聳肩,露出彷彿在說我也沒辦法的表情。

「什麼時候?」寒冰換上有些嚴肅的神情,關鍵在於他和暴風都沒有發覺自己受到監視。

「星期一烈火回去上課的之後。」回答的人不是我,而是審判。

不得不說,那些傢伙潛伏和監視的技巧真的很優良,所有人之中大概只有我和審判注意到了。

我這邊是因為天生具備優秀的感知能力,不管是誰都逃不過我的感知,另一邊的審判雖然不了解自己的種族,但他無疑是我們之中對種族能力掌控度最高的人,周遭只要有任何的空氣波動都無法逃過他的注意。

公會的人其實算客氣了,因為烈火和我們在一起的那個星期日他們並沒有出現,應該是尊重接下這任務的人是烈火,不過在他星期一回去上課後,我們家不遠處便出現了少許監視者。

由於我家是公寓,他們有人乾脆明目張膽地進駐到別棟公寓的某層樓中,雖然出入都很低調,不過要逃過我和審判的注意力是不可能的,何況我們去上學時,也會有人分別跟著我、審判和白雲。

「我本來還在想太陽你怎麼沒發作,沒想到你根本就在算計公會。」烈火露出賊賊的笑。

「不然我幹嘛讓那些傢伙留著?」我理所當然地說。

我預定將我們三個的轉學事項丟給公會派來的人處理,因為不管我有多神通廣大,頂著一個未成年又無監護者的身分,我在這個世界真的寸步難行,所以這幾天才會寬宏大量地讓他們在我們附近監視,否則我早把那些傢伙給沿線拔了!

「看來我似乎擔心太多了。」看著我胸有成竹的模樣,審判苦笑著搖搖頭。

「本來就是你擔心太多,聖殿之首親自出馬,哪有什麼事情能妨礙我們?」我朝他挑釁地笑了笑。

「也對。」審判回得乾脆。

「那麼大家最近有空就來幫忙整理房子,」殘酷冰塊組的老媽寒冰發話了,「審判和白雲這幾日搬了不少物品進來,考慮到接下來有可能找到其他人,不快點整理的話到時會沒有房間。」寒冰難得的話多了起來,而他的眼神也不容我們反駁。

其實也未必會沒有房間,畢竟你們幾個到現在都還擠在我房裡,另外兩個房間根本沒用到!

「俗話說,擇日不如撞日,那就乾脆明天吧!」一旁的暴風都能將這個國家的俗語拿出來用了!

於是我明天睡到自然醒的計畫再度破滅,不過不管寒冰有沒有要我們大掃除,我的計畫應該還是會失敗,如果不快點把審判踢去別的房間,我真的不要想能睡到自然醒!

因為我現在每天早上都會讓他弄醒,生理時鐘都快習慣了!

「烈火,我先前拜託你跟你們學校的行政人員提我們要轉學過去的事情,你有去說了嗎?」畢竟轉學的流程可不是只有轉出,還要轉入才行,要是烈火他們的學校不允許轉學生那可萬事休矣。

「有,幫你們去說了!」烈火也只是外表看起來毛毛躁躁的,辦正事時當然不會馬虎,「大概明天或後天就會有行政人員親自過來。」

「有能力測試之類的嗎?」審判忽然問道。

「沒,我們這種學校又叫『異能學校』,只要有『異於常人之能』就可以入學,何況你們本來就不是人,大概連鑑定都不需要。」烈火聳聳肩說。

「這種『異能學校』在你們那邊的世界很多嗎?」我皺著眉問。

要是異能學院數量眾多的話,那就麻煩了,因為不曉得大家分散在哪裡。

「很多啊!」烈火馬上點頭說:「而且學校之間每四年會舉行一次大型競賽,各校都會派代表進行交流。」

「這也還在想像之內……」我思考了下,問:「你們學校應該有圖書館吧?」

「當然有。」不曉得我為什麼天外飛來一問,烈火古怪地看了我一眼。

「藏書量如何?」我又問道。

「聽說我們學校圖書館的藏書量在整個守世界榜上有名!」烈火露出有些驕傲的神色,我真搞不懂他在驕傲什麼,就算他們學校藏書量真的很豐富,以我對烈火的了解,他去過的次數恐怕一隻手就數得出來吧!
「那白雲,轉過去後,給你一個學期的時間去把圖書館關於守世界資料和文化的書都給唸完!」我轉頭對著我們之中的活字典下令,畢竟要在另一個世界生活,去到全新的世界,不可能只用短短一兩年就適應,那麼最少要有個人具備那邊的知識才行。

「好。」或許不用我的命令,以白雲的性格,自己就會去圖書館把書本全部翻過。

「寒冰,準備一下茶水,客人到了。」一大清早就被抓起來大掃除,到中午我們才差不多結束然後開飯,吃飽飯後我本來正癱在椅子上裝死,不過沒多久就感知到外頭忽然出現強烈的神聖屬性。

對我來說,神聖屬性和黑暗屬性都很容易引起我的注意,就算不特別放出感知,只要對方靠近就能察覺。

看來烈火說的學校的行政人員已經到了。

不過來的人貌似不只一個,雖然一開始只有其中一人的神聖屬性強烈到甚至都能喚醒淺眠中的我,但根據我隨後放下的感知,屋外一共有兩位訪客。

第一人身上有著濃厚的神聖屬性,感知一放後,我還在他身上感覺到一些偏向植物系的屬性。

另外一人就是我沒能在一開始就發現的那個,恐怕是前者的神聖屬性太強、我第一時間被他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所以才會不小心忽略第二人,其實他身上也有不小的光屬性,而且跟我們身上的十分類似,再來,他同樣也參著植物系的屬性,和前者不同的是,第二人的植物屬性有些壓過了光屬性。

而且,他身上的某種力流感和寒冰很像。

寒冰倒茶時,暴風已經過去開門,只是在開門的時候,他很明顯地愣了一下。

「請問可以讓我進去嗎?」屋外的人有禮地詢問。

「請進。」暴風馬上側過身,還拿了兩雙室內鞋給他們。

「謝謝。」來訪者非常客氣,而我們立刻就明白暴風為什麼會愣住了,因為這個來訪者身上穿公會的制度中,象徵最高等級的黑袍!

除此之外,他的外貌是與我相同的金髮碧眼,雖然我們長得不像,但他散發的氣息和我相似。

「請問您是天使族的前輩嗎?」我站起身,然後禮貌地開口問道,先前烈火有跟我們提到過,他們學校有天使族的行政人員,沒想到我都還沒去拜訪他,他倒是自己先找上門了。

「是的,我為木之天使的『安因』,你就是『戰靈』一脈的光天使族後裔?」他用著有些好奇卻不失禮的目光看著我。

「據說我是。」我含蓄地回道。

「據說?」他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

「我這幾日才初次聽聞『守世界』這一詞,即便知道自己有羽翼,但我也是近日才從他人口中知曉自己的種族和身分。」既然對方與我同族,而且身上還散發著很澄淨的氣息,我乾脆打開天窗說亮話,把我的情況告訴他,況且以他的地位,想查到我的事情想必不難。

「原來如此。」名叫安因的天使微微頷首。

「請坐。」從旁邊移來了兩把椅子,暴風很快地招呼兩位客人坐下,在他們都坐下後,我才順勢將視線轉向另外一人。

那是一名與我們差不多年紀的少年,一頭翠綠色的短髮,連眼睛都是碧綠的,從對方的氣質來判斷,他應該和寒冰同為精靈族,不過屬性不大一樣。

只是對方給我的感覺非常熟悉,而且臉上的輪廓也……

重點是少年看見我們一屋子的人時,他很明顯地愣住了,雖然不明顯,但他還是悄悄地將我們每個人都打量過一番,儘管自始至終都維持著笑容,不過肢體動作有著藏不住的僵硬。

「安因閣下,請問您身邊的這位是……?」雖然我內心的激動也不小,但冒然向陌生的少年打招呼也不妥當,但今天我們本來就只聽說學校的行政人員會過來,既然對方身邊帶著一個明顯不是行政人員的人,那麼我們開口發問也不算突兀。

「這孩子是我們學校內行政組的實習生,他這次是來見習的,以後若還有碰上其他原世界的轉學生,他才曉得該如何處理,今天還請你們多多包涵了。」安因簡單地說明。

少年接在前輩之後、準備開口打招呼,但我卻刻意搶在他之前,先行報上自己的名字。

「我叫『格里西亞』,『格里西亞.太陽』,還請你們多多指教。」不出我所料,在聽到我的名字後,眼前的少年果然瞪大了眼,那愕然的模樣已經完全藏不住了。

「怎麼了嗎?」安因沒瞎,當然看得出來自家實習生的異狀。

「你是綠葉吧?」然後、我彎起了笑,旁邊的暴風等人在聽到我的話後也同樣瞪大了雙眼。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