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二十四章★

「接下來該怎麼辦?」關上門後,我身後的審判一臉嚴肅地問。

「烈火,你們學校的書能夠借出嗎?」我轉頭看向旁邊的烈火。

「可以,但沒辦法一次借太多,如果你要調查你們種族的事情,那麼查的文獻資料可多了!」烈火也明白我想幹的事情,他抓了抓頭、一臉無奈。

「不是說戰靈的天使族和噬月的血魔族都沒什麼資料?」幾百年前滅絕的種族,照理說資料應該不多。

「假如你想在一般歷史之中找尋的話,那真的很少,但就是這樣所以你才得翻閱更多的書籍。」回答這個問題的人是綠葉,他也露出擔憂的神情,「許多隱藏在歷史之下的事,都會藏在一般歷史的隻字片語中。」

原來如此,我們不知道那些藏起來的事情是什麼、更不曉得它們藏在哪裡,所以勢必得查閱更多書籍。

在那種情況下,恐怕我們翻了整整一櫃的書本,所查到的蛛絲馬跡加起來還不到一頁!

……可惡!老子跟你們拚了!

讓你們這些傢伙見識史上頭腦最好(?)的太陽騎士的毅力!

「鳳凰族內部也有些文獻,過去噬月血魔族曾攻擊過鳳凰族的某個部落,那時戰靈的天使族有來支援,所以鳳凰族對這兩族都有留下一些不外流的紀錄。」烈火自告奮勇:「我想辦法把資料借出來給你。」

「……先問個問題,照你這種說法,鳳凰族跟血魔族算是有仇吧?」我感到有些不妙。

我擔心的不是烈火,烈火絕不會因為種族問題而跟審判反目,不過其他鳳凰族就不一定了,可那時月見大哥看著審判的眼神卻沒什麼敵意,若這是裝出來的,那恐怕就危險了!

「算是有仇,但如果只是這種程度,大家多半不會仇恨轉嫁。」烈火聳聳肩說:「守世界的歷史很複雜,在幾百年甚至幾千年前,許多種族都曾彼此征戰過,如果你要一個個細數曾經來打過你的種族,然後把他們劃為拒絕往來戶,你可能會數不完。」

原來如此,這就像英國和法國曾經打過百年戰爭,但在幾百年後的現在,英國人和法國人也有不少人是朋友;中國人和日本人也打過仗,而且距離現在的時間更近,但大多數人已經不再記著這樣的仇恨。

但是,德國人曾屠殺猶太人,許多猶太人至今仍然憎恨他們,同理,這個時代依舊會有種族憎恨血魔族。

儘管事隔七百多年,可守世界的種族貌似都很長命,就算血魔族以屠殺式的手段進行戰爭,十之八九還是會有受害者倖存下來,他們可是當事人,那種仇恨跟祖上有仇根本不能比!

所以我們之後要研究的資料保括守世界的歷史,必須從最基本的開始了解,然後才能深入下去。

「綠葉,你有父母嗎?」暴風突然天外飛來一筆,他恐怕是想確認一下在場身分可能有問題的成員。

「我的母親是螢之森的精靈,但父親不曉得是什麼種族,我也從未見過他。」綠葉笑了笑說:「但我自幼就在螢之森長大,比起你們,我沒有什麼問……」綠葉沒把話說完。

「怎麼了?」審判問。

「只是突然想起,螢之森是另外一所異能學院||七陵學院的贊助者,螢之森的精靈們都是就讀那所學校比較多。」綠葉的表情有點遲疑。

先前聽到時沒想太多,可是在與冰炎交談過後,現在就算只是一點小小的不尋常,感覺起來也像有問題。

究竟是我草木皆兵,還是我們所有人背後大概都很複雜?

「你平常跟自己的族人處得好嗎?」烈火好奇地問。

「還不錯,平常相處時並沒有特別被疏遠。」綠葉照實說道,他看起來也不像有什麼隱瞞。

「你從來沒問過你的母親,為什麼要讓你就讀Atlantis學院嗎?」審判進一步詢問。

「入學時曾經問過,她說那是過去父親的希望。」綠葉說:「但我真的沒見過父親,母親平常也不太會提到父親的事,後來我也沒怎麼去深思這件事。」

「好吧!綠葉暫時列入疑點。」我有些頭痛地扶著額頭,當年四處找魔王候選人都沒這麼毫無頭緒,「那個冰炎的事情你們知道多少?」既然他說他和我們立場相似,那麼多少可以用他的事情當範例吧!

「他是我們這一輩實力最強的其中幾位。」烈火馬上說:「魔法能力很強、武藝也不輸我們,他是學校當紅的名人,畢竟才國中就考上了公會白袍,聽說如果不是年紀問題,他應該可以往上繼續考。」

綠葉接著說道:「但是除了這些傳言之外,沒人能查出他的詳細情報,只知道他住在學校宿舍,卻沒有人曉得他到底從哪來、又是什麼種族。」

審判皺著眉頭問道:「對這種一團迷霧的學生,難道學校都不在意?」

沒想到綠葉和烈火居然想都不想就直接搖頭了。

「我們學校只要有實力就能進來念。」烈火兩手一攤,「而且先前安因也說了,有些學生因為身分因素,甚至會隱瞞真名。」

也對,之前聽他說的時候還只是覺得有點奇怪,但現在想來這真不是件尋常的事情,畢竟在原世界不管報名什麼,只要資料造假通常都會引起麻煩。

「那我們幾個就直接用前世的名字吧!」我索性說道。

「這樣真的好嗎……」暴風喃喃地說。

「『冰炎』這個名字聽起來就不是真名,既然都有先例了,那就代表沒關係吧!」那傢伙的名字根本就是在呼應他的屬性,因為他身上擁有強烈冰屬性和火屬性。

「綠葉,既然你們都不曉得那位冰炎是誰,為什麼你那時會稱呼他『冰炎殿下』?」審判指出先前對話中的細節,不愧是記性強、對任何一點線索都很敏感的審判騎士。

這個切入點也不錯!

「殿下」這樣的稱呼聽起來就像某某貴族,若是不曉得來歷應該不會用這種說法。

「因為大家都這麼叫,」綠葉聳聳肩,「公會的上位者見到他時都這麼稱呼他,其他人就跟著這麼叫。」

「……」還能這樣嗎?

不過這個也能當作線索!以冰牙族混血兒加上地位尊貴這兩點來鎖定,應該不難找出他的身分!

畢竟,精靈族的混血兒聽說很稀少,那麼可能的人選就不多。

「那個、守世界是個很奇妙的地方,我們這裡的資料很充裕,通常不管要查什麼都很好找,但如果有事情是一團迷霧的話,那就絕對有問題,而且調查難度可以直接提升到最高級,所以只要在守世界被列入機密的事情,即使去圖書館調查文獻,大概也不會有什麼收穫。」綠葉露出尷尬的神色,「假如太陽你要深入調查,那麼最好加入公會成為袍級,袍級有比較高的權限查閱機密文件。」

「那麼之後來想辦法混進公會裡面。」我很乾脆地下了決定。

「太陽?」知道我其實不太喜歡他們,審判露出疑惑的表情看著我。

「如果只有這種方式才能保護兄弟的話,不管什麼手段我都不在乎。」我似笑非笑地說。

「也是。」審判有些無奈地笑了,旁邊的人也不約而同地彎起了奇異的笑。

前幾天已經從烈火那邊挖出關於公會的組織概況了,那麼我想……

「烈火,給你兩年的時間,馬上去把那個藍袍的資格給我考到手。」我對旁邊的烈火下令。

醫療班這種機構在一個組織中是很重要的,因為大家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都會受傷,理所當然也會需要治療,所以醫療班絕對是和袍級擁有最多接觸的單位,要弄到情報,那裡絕對是個不能漏掉的地方!

何況我們要調查的是和血緣相關的事情,負責治療的醫療班想必會有更多的資料,那麼我想弄到醫療班的情報就必須有能信任的人在裡面,既然醫療班必須由鳳凰族的人擔任,自然就只能把烈火踢進去。

感謝光明神,我們之中有現成的成員實在太好了!

「我知道。」烈火或許早在我和冰炎還在談話時就下定決心了,「太陽你曾說過兄弟不能換人,那麼為了保住我的兄弟,我也是什麼事都會去做。」

「白雲、暴風,你們兩個想辦法進去情報班。」情報是我們目前最需要的東西,聽說情報班的人都要隱藏身分四處潛伏蒐集資料,我相信不會有誰比白雲更適合這個工作,他根本不用刻意隱藏就沒人找得到了!

至於暴風的話……有比廣播電台更適合蒐集情報的人嘛!

「好的。」白雲乖巧地點頭。

「沒問題。」暴風也很爽快地答應了。

「其他目前還不確定適性的人,通通給我以考上白袍為目標。」包括我!

「那你要不要順便來分一下搭檔啊?」烈火提議道。

「等十二個人都找齊再來分。」我早就想過這個問題,不過眼下我們人都還沒找齊,就連羅蘭都不在這,而且也不確定他在這邊的世界有什麼打算,從剛才的情況來看,他已經很認真地在過這邊的生活了。

「對了,你們跟羅蘭在學校不認識嗎?」暴風像是想起什麼般地問道。

如果認識他的話,應該早在聽到名字時就會起疑了才對,畢竟羅蘭的名字跟上輩子一字不差。

「我們只在走廊上看過,知道他在B班。」綠葉想了想說:「另外冰炎殿下和夏碎閣下都是A班。」

「所以你和烈火是C班囉?」記得先前聽說過,Atlantis學院一個年級只有三班。

「對。」烈火咧嘴笑道:「學校是採能力分班,C班某方面來說算是放牛班。」

「其實不是因為C班學生的能力比較差,雖說是能力分班,但還會衡量家世之類的。」不曉得是不是想替自己辯解,綠葉趕緊說:「A班的背景通常都不錯,彼此之間的家世常常會有關係,所以團結度也最高。」

「相對來說,C班就是把雜七雜八的學生通通匯集在一起的一班,班裡還會有那種世仇的學生,所以團結度最低。」烈火懶洋洋地補充道。

「所以安因才會說要把我們分到C班嗎?」暴風有些黑線地問。

「一定的啊!因為你們幾個的身分基本上等於是來路不明,又不打算暴露種族背景,如果什麼都不解釋就丟進A班和B班會很引人注意,放C班就沒人在意了。」烈火露出某種很欠揍的笑容。

我有些無言,從小到大都是資優生的我還真沒念過所謂的放牛班……

算了!跟會惹來殺身之禍的種族問題相比,這種事情的重要性連一塊壓克力板都沒有!

接下來的幾天,我終於能夠好好睡到自然醒了,雖說要收拾廚房,但考慮到廚房很小,而且那些東西又都是自己換到的,寒冰包下了整理廚房的工作,不過同樣喜歡廚房的綠葉馬上捲起袖子進去幫他。

另外就是,綠葉那天也是直接在我家過夜的,依舊是全員睡在我房間,這幾乎要成為某種儀式了!

「太陽,我聯絡到羅蘭了。」而在某天,一大清早就不知道跑哪去的烈火在午餐過後終於回來了,手上還拎著一個跟他非常不搭嘎的寵物籃。

「他沒跟你一起過來嗎?」我疑惑地問。

「沒,他跟先前的冰炎和夏碎一起去處理另一個任務,地點也在這附近。」烈火聳聳肩說。

「也太勤勞……」綠葉苦笑著說:「不愧是國中部最常接公會任務的三人。」

「你們那邊的國中部學生實力如何?」審判果然很注意這種實力問題。

「大部分都不怎麼樣喔!單純以戰鬥力來說,我和綠葉就算不動兵器也能把他們修理得乾乾淨淨。」烈火咧開笑,「要代換的話,大概就是光明神殿的基層騎士吧!連十二聖騎士的小隊成員都進不了!」

也就是說,那些小朋友完全不是我們這些十二聖騎士的對手囉?

這樣也比較合理,要是隨便一個小鬼都有十二聖騎士的水準,那我們還要不要混啊!

我露出很感興趣的表情問道:「所以,上次的冰炎和夏碎根本不能算是學生中的資優生,應該稱他們是頂尖的異端份子吧?」

那個冰炎可以和現在的我打到不分上下的程度,恐怕連審判都未必能夠百分之百打敗他,雖說因為肉體的關係,我們現在的實力還沒回到當年的水準,但我的聖光和精神力由於種族因素而遠超當年,平均下來,目前的我至少有超過準十二聖騎士的實力。

即便綠葉表示那兩個人的實力是他們這個年齡中最好的,但同樣都是小鬼,實力差距竟然有準十二聖騎士和基層騎士那麼巨大的差距,那麼兩者就無法劃分在同個位階。

「嚴格來說,極端的只有冰炎而已,夏碎雖然也不錯,但還在普通學生的正常範圍。」烈火聳聳肩說。

那天只有冰炎有能耐察覺到我的感知,看來他們雖說是同伴,實力仍舊有段差距。

「那麼帶路吧!」我站起身。

「帶路?」烈火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其他人也是一臉不解,除了已經在搖頭的審判。

「你想去找他們?」不愧是審判,我那麼沒頭沒腦的來一句他都知道我想幹嘛。

「當然。」我點頭道,可以去找羅蘭,又可以趁機觀察那個冰炎的實力,一石二鳥。

「也好,」烈火爽快地說:「他們這次的任務是驅退鬼族,因為範圍很大,公會好像打算派支援過去,乾脆我去連絡公會,我們直接接下這個任務吧!」

「好!」我一秒點頭。

跟有沒有幹勁無關,而是砍鬼族的賞金非常高,是筆非常好的生意啊!

考慮到之後的種種開銷,我現在是汲汲營營地想賺錢!

我一同意,烈火立刻拿出手機開始發簡訊。

「要注意不可以破壞周遭的建築物,也不能波及普通人喔!不然會被扣款!」綠葉說明起一些執行任務的注意事項:「而且弄壞原世界的東西,聽說處理起來很麻煩。」

「我們會留意。」審判承諾道,基本上我們之中本來就沒有破壞狂,因為以前戰鬥時也得注意不能隨便毀壞周遭的建築物,不然那個死老頭絕對會要我們賠的!

我們的薪水又沒多高,就算額外立下功績也無法加薪,但如果在任務途中不小心破壞掉什麼,賠償肯定是直接算在我們頭上,在這種不公平的待遇下,所有騎士當然是小心到不能再小心啊!

而旁邊的寒冰、暴風和白雲在聽完我們的對話後,隨即去做外出準備了。

「這個先給你們頂著用。」綠葉從背包裡面翻出幾張很像電視上道士用的那種符紙,「這個是『爆符』,可以隨著自己的意念自由變化成武器,除了太陽之外,其他人手上有劍比較好吧?」

「謝謝。」寒冰馬上接過符紙,其他人也紛紛接過了幾張,我則是自動跳過了,反正武器在我手上多半沒啥用處,弄個不好砍到自己人更麻煩。

沒多久後,把訊息發完的烈火一邊將手機收起來、一邊幹勁十足地說道:「我們走吧!我已經跟公會接下這個任務!」

眾人的表情完全能用精神煥發來形容,這可是久違的、與昔日的同伴一起出任務!

即便還沒有全員到齊,也很令人振奮。

「那麼、出發!」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