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二十五章★

「這種感覺……小心一點,前面有結界。」我們一行人照著烈火給出的座標往任務地點前進,在即將進入任務區域時,綠葉忽然出聲說道。

「嗯,有感覺到,那一帶的空間被分成兩個。」早就用感知確認過前方狀況,我一點也不驚訝。

「那該怎麼辦?」暴風問道。

在接近被隔絕起來的空間時,不用我們開口警告,旁邊的其他人也自動停下了腳步,距離抓得剛剛好,離那個將空間隔絕起來的結界只有一、兩步的距離之差。

看來這世大家都不是人類還是多少有些好處,畢竟大多數的異族在魔法方面的感應能力遠超過人類。

「讓我來吧!」烈火拿出一張奇異的符紙,在他將符紙扔到結界的上頭時,以符紙為中心,方圓三公尺內忽然開出了一個足夠讓成年人通行的洞。

「那張符紙是公會給的入口,這個結界是公會的人為了隔開普通人類而架的。」一旁的綠葉解釋道。

對他點點頭表示明白,接著我們也沒什麼猶豫地直接穿過入口、進入空間。

「沒想到那個結界居然連暗屬性的能量都能封鎖。」一進入結界裡面,審判就皺著眉頭說道。

「就是,連我的感知也無法穿過結界了解內部的情況。」我聳聳肩說。

「你們兩個……現在是那麼悠哉說這種事情的時候嗎?」暴風的眼皮抖啊抖地,不能怪他為什麼有這種反應,因為我們一進到這個空間,迎面而來的就是一大群上次那個叫『鬼族』的不死生物。

「速度擴張得好快,難道有鬼門?」綠葉的神情相當凝重。

「根據消息,確實有。」烈火反而不怎麼緊張,「冰炎他們的主要任務是破壞鬼門,而我們這些支援者要盡量殲滅結界裡的鬼族,不讓牠們妨礙破壞鬼門的行動以及離開這個結界範圍去傷害普通人類。」

「下次麻煩你把任務內容講清楚!」暴風賞了他一個眼刀。

「以我們來說也沒什麼難的吧?下階鬼族的實力只比骷髏兵好一些。」烈火一整個不以為意。

「早說嘛!」聽到烈火這話,暴風露出很放心的笑容。

就算以我們的實力來說這些鬼族都是小意思,不過你們那麼悠哉真的好嗎?

「別玩了,剛好趁現在適應自己的種族能力,順便試驗現在的軀體能將原本的能力發揮多少。」審判橫了他們一眼,於是剛才還很悠閒在抬槓的幾人瞬間進入臨戰狀態。

「我先來示範『爆符』的使用方法。」綠葉抽出一張爆符:『爆火,回應我的呼喚成為退敵所用。』

眨眼間,他手上的符紙化成了一把弓,款式和當年的綠葉神弓居然有幾分相似,接著他拉開弓弦將聖光壓縮成箭矢的模樣射了出去!

一隻箭就能殲滅一隻鬼族,以殺一隻鬼族能賺到的報酬來說,那些聖光的投資報酬率真的是高得嚇人!

「那個爆符還真是方便的好東西。」攜帶方便又不需要落落長的咒語,我之後也弄幾張來玩玩好了!

即便還不熟悉種族能力,其他人依舊馬上進入狀況,幾乎是下一秒,眾人的手上都出現了劍,暴風的爆符則是化成了腿甲,武器的款式肯定能自行決定,不然沒道理連腿甲都和過往的神器有個七、八分像。

這些傢伙的身手可說是非常俐落,就算是剛「出院」的寒冰和暴風,他們這段時間,每天都會趁著我們去上學時爬上沒有人的屋頂練劍,而且他們的工作只有做家事和煮午餐餵自己,所以一天有非常多的時間可以鍛鍊,因此實力就算還沒回到過去的程度,比起先前也大大提升不少。

何況鍛鍊體力也是需要方法的,曾受過專業訓練、知道方法的我們,再重新來過一次也不是什麼難事。

環顧了下周遭,這個結界的範圍很廣,除了我們眼前這票鬼族之外,其他地方也有藏著不少,等等必須分頭行動,不然可能打到日落都還沒結束。

那麼趁著他們衝前線,我就來放感知、順便弄個精神連結好了!

「審判,掩護我,我要弄大型精神魔法。」鬼族早就發現有一群擁有力量的不速之客進到這個空間,何況大家已經開始朝牠們攻擊,牠們當然不會讓我們隨便殺,一受到攻擊,牠們隨即朝我們蜂擁而來。

「別亂來。」嘴巴上習慣性地警告我一句,審判很快地守到我身邊。

「我會小心。」我用最誠懇的表情對審判說道,然後轉頭向其他人下令:「你們幾個!不要只用劍砍,如果沒有危險的話就拿牠們來練練種族能力!」這種程度的對手是非常好的活沙包。

反正只要全部殲滅就能領賞,那就順便再讓我們練一下各自的種族能力吧!

「你說得倒容易!」不遠處的暴風對我翻了個白眼。

「嘿!讓你們看看鳳凰族的能耐!」烈火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他用一隻手憑空拉出一條金線,接著他大口吹氣,從金線中居然爆出如瀑布般的火焰將他眼前的大批鬼族燒成灰燼。

「我還以為這個世界的鳳凰能力偏向治療……」暴風瞪大眼。

事實上,先前聽說醫療班都由鳳凰族擔任時,我也是這麼認為的,看來現在要修改一下這層認知了。

「鳳凰族的確比較擅長治療,不過大多數的鳳凰族還是具備基本戰鬥能力。」身為遠程攻擊手的綠葉拉著弓在我身邊進行守備、順便幫我講解。

所以剛才那招是他們的「基本能力」?

接收到我們投向他的目光,烈火聳聳解釋道:「沒辦法,誰讓我攻擊能力強過治療能力,不過那麼大殺傷力的招式的確只有族內比較上位者才會用,我們這個年紀的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沒辦法。」

原來如此,所以烈火是特例,不過也不難理解,畢竟他怎麼想應該都是攻擊力強過治癒力。

「!?」似乎是不想讓烈火一個人出風頭,另外一邊忽然捲起大量的寒氣,宛如絕對零度的暴風雪,當接觸到那道幾乎化為實體的銀色之風的瞬間,所有的鬼族有如被分解一般地碎成一地冰屑。

這哪是幫蛋糕上的奶油快速定型的程度啊!

「嘖嘖。」看來寒冰應該是我們最初找到的成員中,除了審判以外,本身能力掌握度第二高的人。

「並不難。」對上我們有些讚嘆的目光後,寒冰淡淡地說:「我們的周遭都環著力流,順著力流的動向然後照著感覺做。」

這其實是個很模糊的解說,不過在場的都是戰鬥經驗豐富的騎士長,所以剩下的兩人也馬上抓到訣竅。

像是乘著風,暴風這世的速度依舊快到令人想拍手叫好,而在他奔跑並且一個大跳躍越過眼前的一匹鬼族時,他起跳的那小塊柏油路居然抽出水花,順著他飛越的弧度,水花拉成了小浪並且直接將那批鬼族滅頂。

恐怖的是那些鬼族在被淹沒之後,竟然直接被融掉了!

我怎麼記得先前聽說過暴風你用的是海水?

我現在還真想回頭去考證一下那到底是海水還是王水了!

「還真的不難。」落地後,暴風露出完全符合暴風騎士的輕佻笑容。

『鳳凰為生命而歌詠,精靈為自然而詠嘆,天使為光芒而讚頌,獸王為大地而唱諦,妖精為靈魂而歌頌,人類為世界而歌唱,憶起初始之聲,化做無形意念。』如同歌謠一般的聲音穿透鬼族的嘶吼聲,隨著白雲舉起的手指,如歌聲般的念詞混著力流和語言形成了保護的屏障,堅定地擋開了不斷向我們接近的鬼族。

「這就是晨謠族的『傳唱之力』?」我很感興趣地注視著似乎也是知其所以不知其所以然的白雲。

先前烈火只告訴我們一個大概,他知道的本來就不多,只聽說晨謠族能將某些「歌頌之語」化成力量。

至於那個「歌頌之語」的定義到底是啥目前還在研究中,按照先前嘗試的結果,古典詩詞、歌謠、神話傳唱等等都可以引發白雲的能力。

「看來大家都抓到訣竅了嘛!」暴風一邊分神注意其他人的情況,一邊用飛快的速度消滅眼前的鬼族。

除了我和審判之外,另外幾人開始活用起自身的能力,大家的前世不愧是戰鬥經驗豐富的聖騎士長,適應力都不錯,很快地就學會將自身的特殊能力應用在戰鬥中,沒多久就將能夠看到的鬼族通通清乾淨了。

而我也沒閒著,趁他們動手的時候,我腳下的魔法陣也畫好了。

我一個一個鎖定、將每個人納入這道魔法的作用範圍中,然後開啟這道精神魔法。

我這世的精神力果然比以前還高,跟我當魔王的那陣子差不了多少,紅詩教我的那些魔法和陣法施展起來一點困難也沒有,更不會有腦袋轉不過來導致魔法卡住的窘況。

唯一不便的是,因為這個身體充斥著過多的光屬性,多少阻礙了我釋放別種屬性的能力,因此在放出魔法的時候,魔力的輸送反而有點緩慢。

「這是?」感覺到我放到他們身上的精神連結魔法,暴風轉頭看著我,其他人也向我投以疑惑的目光。

  聽得見嗎?試著在心裡對我們說話。

  太陽?

審判果然是最快抓到訣竅的人,而在他發話時,其他人也跟著露出驚訝的神色。

  這是精神連結的魔法,我把所有人都放到了同個對話平台上,這樣分頭行動時比較方便,距離限制則是我的感知範圍,只要不超過這個結界都沒問題。

我馬上向其他人解釋道,其實這就跟把大家拉到同個聊天室是相同的道理,不過由於暴風他們還沒用過電腦,所以我沒拿這個來比喻來說明。

  真方便!烈火的語氣很讚嘆。

  不過等等如果碰到其他支援者,大家還是開口說話比較好,省得被人察覺不對勁。

避免這群傢伙因為有我的精神魔法而懶得開口,我趕緊叮嚀道。

「知道了,那麼,你能夠找到其他鬼族的位置嗎?」沒有忘記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審判把話題拉回任務。

「可以,不過鬼族分散的範圍有點廣,大家得分散行動,但是這個空間裡面有幾個地方的黑暗屬性非常濃烈,恐怕在這裡的鬼族並不只有我們剛才殺的那種蝦兵蟹將。」我環顧大家說道。

目前我們總共有七個人,為了以備萬一,絕對不能單獨行動,所以一組一定要有兩個人以上。

「如果要長距離移動的話,就包在我身上吧!」說著,烈火拎高他手上一直拿著的寵物籃。

「我從剛才就想問你,你幹嘛一直拿著那東西?」先前就對那籃子放過感知了,所以我知道裡面裝著一隻貓咪,雖然屬性很奇特,不過我還是不曉得烈火幹嘛堅持要拎著牠來這裡。

「那是啥?」因為沒有感知,暴風等人自然不曉得裡面裝的是什麼。

「貓。」烈火很乾脆地說,他從裡面抓出一隻小白貓,那隻貓咪的眼睛居然還左右不同,然後烈火手上的寵物籃就被他塞進某個大概是四次元的空間裡面。

「你有養貓?」暴風有些難以置信。

其他幾人也露出了詭異的神情,如果說養的是狗還可以理解,烈火怎麼看都不像是會想養貓的人。

「大多數的鳳凰族都有養。」也明白我們為什麼要用這種表情瞪著他,烈火翻了個白眼。

欸?鳳凰族的人習慣養貓?

鳳凰不是鳥的一種嗎?為什麼鳥會想要養貓啊?

不對,就算你真的有養貓,到底為什麼你要把你家的貓帶來這種地方?

懶得浪費口水和我們解釋一堆,烈火直接把手上的貓用一種絕對會被控告虐待動物的姿勢拋出去,但我們都還來不及代替動保協會罵人,那隻貓居然整隻變大,落地時已經有一台廂型車的大小了,而且上頭居然還出現疑似是馬鞍的東西……不對,那東西出現在貓上,所以應該是貓鞍?

「啊!那是『貓王』!」綠葉恍然大悟地說。

「對。」烈火毫不猶豫地爬上了那隻貓,也不管一個大男生騎在貓的背上有多麼的違和。

「『貓王』?」

「據說千年前貓王吃了鳳凰族的族人,結果被鳳凰詛咒,所以現在貓王一族幾乎都變成鳳凰族的坐騎。」綠葉好心地解釋道。

「小時候我家老爸丟給我養的,先前放在我媽那,但是他們這幾天出差,結果就丟回來叫我自己照顧。」烈火聳聳肩說:「這傢伙的移動速度很快。」

那麼還挺方便的嘛!

不管外型如何,既然有坐騎的話,我看向旁邊可以進行遠距離攻擊的綠葉:「你和烈火一組,你們直接騎在貓王上面進行遠距離攻擊!」

「好!」綠葉立刻跳上貓王的背。

「我會用感知傳話告訴你們鬼族的確切位置,你們直接先從這塊區域的另一端開始清掃鬼族。」如果那隻貓王的速度真的很快,那麼烈火這組就有移動上的優勢,既然如此當然是直接派到另一邊比較快。

「沒問題。」烈火拍了一下身下的貓咪,只見那隻貓立刻拔腿狂奔,而且只跑了兩步,牠的前腳居然踏在半空中,沒多久牠的高度便超過周遭的建築物,能夠無視道路的格局,字面意義上地往另一頭直線前進!
沿路上綠葉不斷地朝看得到的鬼族發射箭矢,那些鬼族連攻擊牠們的人在哪都沒看見就被直接消滅了!

「那隻貓還能飛啊!」暴風感嘆地看著烈火離開的方向,表情像是在說下次要跟烈火借那隻貓來飛飛看。

如果還有會飛的功能,也難怪烈火會乖乖養貓了。

「那麼,我和審判去支援羅蘭他們,你們三個負責清理另外一條街道的鬼族。」我已經用感知找到羅蘭他們的位置,我很快地分配好剩下幾人負責的範圍。

「你跟審判一起行動?」暴風問道。

「我們兩個直接用飛的比較快。」這是那頭貓王給我的靈感,明白我的意思,審判和我同時展開雙翼。

先前有向綠葉確認過血魔族的翅膀是否有特徵,然後又拜託烈火借了醫療班內關於其他魔族的身體研究資料,研究半天後得來的結論是沒有,血魔族的翅膀跟一般的魔族沒兩樣,使用的時候可以不用顧忌太多。

「原來如此。」雖然先前已經讓寒冰他們看過我和審判的翅膀了,不過他們幾個還是不由自主地將目光集中在我和審判的身上,在我們起飛後更是露出讚嘆的神情,畢竟我們先前沒有真的飛給他們看過。

事實上我根本就沒真的飛過,至於審判的話……

「審判,你以前完全沒有練習過飛嗎?」我身旁的審判一看就知道正在努力抓氣流的動向。

「沒有,我還真不敢隨便張開翅膀。」審判非常無奈,看來這次是他初次飛行。

不過身為堂堂原.審判騎士長,他可一點都沒有被養在雞籠裡的鴿子那種飛不起來的窘況,雖然速度快不起來,但他只花了幾分鐘便抓到訣竅。

「其實我也沒有。」相較之下,我飛得就有點亂七八糟了,常常被迎面而來的風搞得重心不穩。

看來之後得找機會練習,要是身為天使卻因為不會飛而摔下來,怎麼想怎麼遜,我可丟不起這種臉!

「……」大概沒料到我也沒練習過飛行,審判直接瞪了我一眼:「你又亂來了。」

「機會難得嘛!」我聳聳肩,「何況段距離也不遠,就算真的摔下去,我也有風術可以用。」我可是非常謹慎的太陽騎士,要做這種事情當然是要百分之兩百確認自己不會有危險啊!

「唉!」對我的作風也算習以為常,審判無奈地嘆了口氣。

「已經到他們附近了,準備降落。」說著,我好不容易找到一條下降的氣流,順著它落到了附近的一個屋頂上後,我順勢收起羽翼。

審判緊接在後,身手俐落地降落在我的左手邊。

只飛了一小段路程,這傢伙就抓到飛行的訣竅了,下次我搞不好就能看到他用如龍般的英姿飛過天際。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