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二十六章★

「下面的鬼族等級不一樣。」審判早就把注意力轉到下方的鬼族,而那些鬼族似乎也注意到上頭的我們,抬起頭來對我們露出恫嚇不說,甚至已經有鬼族開始飛簷走壁地爬上來了。

不過眼下我倒不太在意那些無論是以前的我們,還是現在的我們都能輕易殲滅的鬼族,朝著結界新出現的入口感知過去,我彎起一抹笑:「看來可以一石三鳥了。」

「怎麼了?」

「公會又派了其他支援過來,裡面有很高的機率有我們的夥伴。」這讓我心情非常好,接著我順手炸出聖光將已經爬到腳邊的鬼族炸成灰。

「那麼就速戰速決吧!」審判手上的爆符剎那間化成審判神劍的模樣,他毫不遲疑地往下一躍,從至少四層樓高的建築物上跳下去,在落下的同時一併砍死正向我們靠近的鬼族。

不愧是審判,那劍法一如既往的強大,一邊感嘆著、我一邊在他身上施放神翼術和聖光護體。

「清場時間到了。」我眨眼間炸出龐大到足以將人淹死的聖光,向我圍過來的鬼族瞬間被清得一乾二淨。

這些鬼族的等級的確比剛才一進來碰到的那些高很多,牠們再生的速度很快,如果沒有破壞到核心或者直接把牠們殲滅到連灰都不剩下,沒過多久就能恢復原狀。

牠們的核心就是牠們身上黑暗屬性最濃厚的地方,大多數都在後頸或膝後之類不太容易攻擊到的位置,我甚至還碰到核心藏在腳底板的咧!

憑我的操控能力,基本上沒有我打不中的位置,如果有,用大量的聖光實行全方位殲滅就可以了!

審判根本不需要我告知弱點,憑藉著過往的戰鬥經驗,加上現在強大的種族感應能力,他不用多久就能找到眼前對手的要害,以他那鍛鍊了五十幾年的精湛劍術,有什麼地方他無法攻擊到?

我們兩個沒花費多少時間就將周遭的鬼族全數解決,我還順手放出聖光淨化掉這區的黑暗氣息,不然那些鬼族散發的臭氣光用聞的就讓我頭暈腦脹,雖然單隻鬼族的臭氣沒那麼恐怖,但聚在一起就很可怕了!

審判由於是用劍和對方近距離作戰,當然聞得更清楚,他的眉頭皺得好似能夾死一隻蚊子。

「聖光果然是消毒殺菌的好東西。」聞了幾口被淨化得異常乾淨的空氣,我露出很滿意的表情,望向正凝神戒備的審判,為了確認他目前的感知能力究竟強到什麼程度,我問道:「你能找到羅蘭他們在哪嗎?」

「可以,雖然羅蘭和那位夏碎的能量不明顯,但冰炎身上的冰屬性和火屬性實在太過強烈。」也曉得我是想確認他的能力,審判毫不遲疑地說:「在那個方向。」他指向東邊的一棟大樓。

「看來你再練個幾年,感知能力說不定能強過我呢!」不像我還得慢慢找,他根本像是憑感覺抓方向。

「應該沒辦法。」審判搖搖頭,然後我們兩個不約而同往那棟散發著最強烈黑暗氣息的大樓前進。

那棟大樓簡直比當年的黑暗之地還要更「黑暗」,要不是我一邊走一邊沿路放聖光淨化空氣,大概我們兩個還沒找到羅蘭他們就先被熏死,而且在我們前進的同時,迎面而來的鬼族簡直比廢墟中的蟑螂還多,隨著我們的前進,那些鬼族也越來越難殺,而且還開始出現許多特殊能力。

不知道是不是那些鬼族的破壞性太強還是怎樣,這棟大樓的外觀雖然完好,但內部卻好似被人轟炸過了一樣,已經完全看不出來原本到底是做什麼用的。

「太陽,附近有兩個很強大的黑暗屬性。」審判冷著臉說道,表情異常戒備,因為那兩個黑暗屬性能量已經比死亡騎士還高,雖然還不到死亡領主的地步,但也絕不是一般程度的傢伙可以輕易解決的對手。

不過無論是我還是審判,我們的程度都絕對不該被劃分在一般中。

「一人負責一個。」這種強度的黑暗屬性放著不管絕對會出問題,儘管還沒有徹底摸清楚那些鬼族到底是個什麼鬼,但趁早滅掉絕對是必須的!

「要小心。」審判淡淡地說。

「呵,你忘了我可是專門對付不死生物的太陽騎士嗎?」我打趣地看著自從我們轉世後,就似乎一直在擔心東擔心西的審判。

「……也是,我可能真的想太多,不過小心些總是沒錯。」審判的眉頭稍微鬆了些,不過目前還在戰鬥狀態,實在不要肖想審判騎士會露出除了冷臉和酷臉以外的表情。

下一秒,我們瞬間清掉身邊的低階鬼族,直接殺向附近黑暗屬性能量最強的兩個存在!

嘖!看來是很難殺的類型!

我的聖光不管面對哪種不死生物,都是比毒藥還毒的東西,即使是巫妖使用的身體,只要遭到我的聖光攻擊,恢復能力都會被破壞,可是這頭鬼族在被我用聖光消滅一隻手後,居然在幾個攻防後再生了!

雖然被我用聖光毀掉的部分,再生速度比被旁邊的審判用劍砍掉的還慢,但依舊是在戰鬥過程中重新長了一條出來,這可是過去我從沒碰過的情況。

看來戰鬥時間拖久會對我和審判不利。

我立即聚集起更多的聖光,以現在情況來說這可不是件簡單事,畢竟這附近滿溢著是黑暗屬性的能量!

好在我此生擁有充滿光的天使軀體,而且體內的靈魂還是光屬性多得可以溢出來的太陽騎士,所以身體裡面的聖光根本多到用不完!

而旁邊的審判更誇張,他居然同時用起了黑暗屬性的能力和光明屬性的能力!

審判一邊用那異常刺眼的聖光攻擊並且阻止敵人再生,一邊用黑暗屬性的天賦能力吸收掉鬼族散發出來的黑暗系能量以及周遭的毒氣,接著再將那些吸收起來的能量轉化成別的形式放出去!

例如化成一些黑暗屬性的風刃或者鞭子,凌厲地剿滅其他想要伺機攻擊的鬼族。

實戰果然會催化實力的進步,明明我們都才剛知道自己的身分和能力不久,審判在最近幾場不算大的戰鬥中,已經進步到可以靈活運用的程度!

除了本來就在所有常識外的我,我可從沒見過有其他人可以同時使用這兩種屬性!

沒多久後,我發現這隻鬼族棘手的地方只是難殺了點,攻擊力和速度都不怎麼樣,畢竟在戰鬥中我還能夠分心去想東想西、分析現況並觀察審判的戰鬥,由此看來這個鬼族戰鬥能力還有待加強。

沒多久,我終於重創對方的核心,在牠發出尖叫聲的同時,我瞬間用聖光把牠的身體殲滅到連灰都不剩!

真是吵死人了!為什麼不管是哪個世界的不死生物都那麼吵啊!

「差不多了,羅蘭他們就在前面不遠處。」我和審判一路從一樓殺到十三樓,台灣果然不缺高樓大廈,但是麻煩多做點手扶梯好嘛!在這種不能搭電梯的狀態下,一面殺鬼族一面爬樓梯實在累人!

雖然我也不確定到底是這棟大樓沒做手扶梯,還是手扶梯已經被夷為平地了!

「格里西亞,騎在別人身上就別抱怨了。」審判的語氣頗為無奈,不過他下手依舊乾淨俐落,準確地操縱著用聖光和黑暗能量交揉而成的鞭子,把朝我們撲來的鬼族打成渣!

「嘿嘿!」我乾笑兩聲,審判之所以得用這種遠距離的方式殲滅鬼族,是因為他騰不出手揮劍,畢竟他的兩隻手正背著我,沒有第三隻手的他自然無法握劍。

我本來就沒有耐力打那麼久,如果是以前還可以憑藉好說歹說鍛鍊了二、三十年的體力以及聖騎士的堅韌身體撐過去,但現在的我只是個嬌弱(?)的天使,平常也沒有認真鍛鍊,要我衝殺十三層樓簡直是酷刑!

儘管這些鬼族的等級都是那種我們一對一可以輕鬆打贏的程度,但要曉得蟻多也會咬死象,在一直有鬼族朝我和審判前仆後繼的情況下,我爬到第七層就累垮了,即使聖光和精神力依舊充足,可沉重又酸痛的腳簡直寸步難移,最後審判幾乎是無奈地將我揹起,然後改用遠攻的方法殲滅鬼族。

趴在審判背上的我當然沒有閒著,他可是得一邊背著我、一邊快速前進(包括爬樓梯),沿路遇上的鬼族同樣必須清除乾淨,我如果敢在他的背上打瞌睡,有十足的可能性會被他一起滅掉!

我將聖光壓縮成子彈般的模樣,用手指比出手槍的姿勢,像是小朋友玩鬧般地做出開槍的動作,不過,我的食指前端可是能發射貨真價實的聖光子彈!而且我的一顆聖光往往能筆直地打穿好幾個鬼族!

誰讓這些沒大腦的鬼族一隻接在一隻的後面,我每一發都在挑戰自己能一口氣打穿幾隻!

真好,年夜飯可以煮大餐了!上次和審判只是各殺一隻鬼族就拿到那麼大筆的賞金,這次一口氣砍了那麼多鬼族,隨便一算都會有天價位的數字入帳!

不過錢要算、工作也得顧好,除了在審判的背上進行支援跟輔助外,我用感知確認整個區域的現況,順便用感知傳話的方式對其他人下令,或者聽他們回報一些緊急情況並且想辦法應對。

「審判,放我下來。」在逐漸接近羅蘭他們後,我讓審判把我放下。

要是只有羅蘭還無所謂,但那裡可還有外人,這種體力不支要人背的糗事我可不想隨便讓外人看到。

嗯?你問我當年的戰神之子和安公主?那種合作過一次以後就老死不相往來的傢伙擔心那麼多做啥!

「鬼族的數量變少了。」把我放下時,審判依舊警戒著四周。

隨著樓層變高,鬼族的數量也越來越少,但是難纏程度也增加了。

「鬼門差不多被封上了。」感知到那個接往異空間的黑暗連接口消失,我和審判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後快速地來到有鬼門的那一層樓,剛轉出樓梯,審判悍然劈開迎面撲上來的鬼族。

「格里西亞?」也在同時克殲滅掉原本正在對戰的高階鬼族,羅蘭露出訝異的神色看著我和審判。

這一層明顯比較空曠,這幾個傢伙在關上鬼門後,已經將此處給清掃得差不多了。

「我們是支援。」我簡短地說,下一秒直接用聖光將旁邊零星的幾隻鬼族一口氣炸成灰。

「不愧是天使族,果然很擅長使用神聖屬性的術法。」在一旁戒備著的冰炎瞥了我一眼,看見我們忽然冒出,他一點訝異的神色都沒有,大概早就察覺到支援者當中有我們的存在。

「好說好說。」我彎起笑容禮貌地回道。

「這邊解決了,外頭的情況如何?」站在冰炎附近的夏碎問道,上次見面時他只拿著符咒,這次他手上拿著的則是一條鞭子。

那瞬間,我有一種刃金說不定會很想跟他交朋友的預感。

「我們的夥伴正在清理外頭的鬼族,公會也有派其他支援過來,我想應該已經差不多了。」事實上,根據剛才放出的感知,外頭的鬼族只剩下零星的幾隻,對手是不死生物,烈火他們的效率自然就高,而且他們非常物盡其用地將鬼族當成沙包,試驗起各式各樣的攻擊手段。

「昨天那位阿斯利安沒和你們一起嗎?」審判有些困惑地問道。

在這邊的只有羅蘭、冰炎、夏碎三人,昨天那位聽說是羅蘭哥哥的阿斯利安並不在這裡。

「他去支援別的任務了,」回答的人是羅蘭,「我們的大哥剛好接了個不太好辦的工作,有血緣者支援會比較好。」

「那你為什麼在這?」我感到很奇怪地問。

「雖然是同族,但我和他們沒有真正的血緣關係。」羅蘭也沒有隱瞞的意思。

「義兄弟?」審判疑惑地問。

「對。」羅蘭點點頭,他身旁的冰炎和夏碎似乎早就知道這件事,什麼反應都沒有。

「何況以我目前的實力,大哥手上的任務我也幫不上忙,所以才來這裡支援。」羅蘭接下去說。

「了解,那目前除了清掉殘餘的鬼族外,還有其他的事情嗎?」鬼門兜封上了,應該大功告成了吧?

「沒有。」冰炎很乾脆地說:「先去和公會的支援會合。」

我們幾人馬上達成共識,在清除掉殘留在這棟建築物裡的黑暗殘渣後,冰炎的腳下展開了傳送陣法,一眨眼我們就到了外面,不偏不倚就在幾名公會成員的身旁。

或許不能說是剛好,想也知道這肯定是冰炎的手筆,這傢伙的定位能力非常優秀。

  所有人集合!

我用感知向還分散在四處巡視的十二聖騎士下令,並且將落網之魚的位置告訴他們,讓他們能夠一邊做最後的清理、一邊跟我們碰頭。

「你的能力真有趣,這是天使族的能力嗎?」與前來支援的公會成員說明完情況後,冰炎饒有興致地問。

看來就算我不特別針對對他放感知,這傢伙也可以察覺到我的能力。

「請你自行猜測囉!」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我故意衝著他露出一抹奇異的笑。

冰炎的這個問題乍看之下像是是非題,但我其實根本不能回答,他果然和其他小鬼完全是不同檔次,而且非常聰明,在他那雙銳利的眼睛之下,哪怕是我都很難用謊言呼嚨過去。

這種是非題如果被識破說了謊,那麼答案是什麼就呼之欲出了。

感知能力當然不是天使族的能力,所以若要回答也只能老實告訴他不是。

可是還沒進入異能學院就讀、過往一直生活在原世界的我,照理來說不該能使用種族能力以外的魔法,所以若是我坦白承認,他絕對會察覺到不對勁。

雖然我說出:『請你自行猜測囉!』這種曖昧不明、同樣惹人懷疑的回應,但這種回答很模糊,什麼樣的答案都能夠套用,真相的可能性就非常廣了。

也看得出來我處處防著他,冰炎抬起一邊的眉毛,露出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輸人不輸陣,我也毫無畏懼地直視他的雙眼,並且彎著燦爛的笑。

「咳咳。」旁邊的夏碎忽然咳了兩聲,將我們的注意力都吸了過去。

「?」我這才發現不知何時,旁邊幾人的目光居然都集中在我和冰炎的身上,連那群年紀比較大的公會成員也不例外,不少人還用警戒萬分的視線看著我。

怪了,我也只不過是用眼神跟冰炎交流(對峙),就算說嚴重一點也只是跟他互瞪而已,又沒在他們面前露出什麼大能力,幹嘛他們要用一種跟我們當年警戒死亡騎士差不多的戒備神情瞪我?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