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三十三章★

「刃金,你和我們離開沒關係嗎?」在我們回到原世界後,綠葉向順勢跟我們一同回來的刃金問道。

對喔!剛才只顧著堅石的事情,完全忘記還有一個半路殺出的刃金了!

「沒關係!我可不想留下來被鳳凰族的人修理!」刃金搔了搔頭。

『?』他的話讓眾人面露疑惑。

「那些三頭犬該不會和你有關吧?」聰明如我當然立刻推出理由。

「什麼!?」刃金都還沒承認,完全相信我的判斷的烈火已經衝上去揪住他的衣領了,「你當我們醫療班很閒嗎!居然找麻煩!而且什麼不好放居然放高階魔獸!」

「不是我放的啦!」刃金趕緊掙脫他。

「那是誰放的?」烈火一臉殺氣騰騰的樣子。

「三頭犬是我表哥抓的。」刃金很無奈地說:「他這次的任務要取三頭犬的心臟,所以才拎到醫療班,他的管家已經和藍袍協調請他們幫忙了,只是醫療班今天的主力成員去開會了,表哥才把三頭犬捆起來放大廳,但禁錮的法術沒弄好,我們離開沒多久後,就感覺到三頭犬掙脫法術暴動,所以我只好趕回來幫忙了!」

「那你表哥呢?」俗話說冤有頭債有主,烈火沒遷怒到刃金的身上,而是問起那位始作俑者。

「他說他還有別的任務,反正只是地獄三頭犬,我來處理就好。」在烈火的瞪視下,刃金還是老實招了。

「你表哥也真放心……」我有點同情地看著刃金,從剛才交手的情況來看,我一點也不覺得刃金和那些實習藍袍能搞定那麼多隻三頭犬,若不是我們幾個出手,他們會不會被三頭犬吃下肚都是未知數。

「靠!」烈火馬上爆了粗口,看起來很想去宰了刃金那位表哥。

「追究的事情讓醫療班來比較好,我表哥是紫袍你惹不起啦!」看烈火一整個抓狂的樣子,刃金趕緊勸阻道:「不然你會被他宰了!」我知道他是真的在勸烈火,不過他的話聽起來毒就算了,還挑釁意味十足咧!

「哼!老子才不把區區紫袍放在眼裡!」烈火很囂張地說。

「刃金,你不打算去找你表哥嗎?」暴風乾脆轉移話題。

「他去處理紫袍的任務了,聽說那任務有很大的可能性會升格成黑袍級別,我可不想跟過去找死。」刃金搖搖頭,一臉就是不想淌渾水的模樣。

「黑袍的任務很危險?」從刃金剛才的身手來看,他的實力沒比當年差多少,但他居然說跟去是找死?!

「非常危險。」回答的人是羅蘭,「許多黑袍的實力勝過當年的我們,他們執行的任務也是九死一生。」

「……」看來之後把大家踢進公會的事得三思才行,我還無所謂,但我不希望其他人冒這種無謂的險。

  太陽,正如同你不希望我們有危險一樣,我們更不希望你一肩扛起所有危險。

正當我煩惱時,審判的聲音毫無預兆地出現在我的腦中。

  何況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連看都沒看我一眼,他用淡淡的嗓音繼續說道。

我沒有在腦中回話,只是靜靜地將所有人都帶回家。

「這裡是你們現在住的地方喔?」在進到公寓時,孤月露出好奇的神色。

「嚴格來說是太陽在這個世界的家,我們算客居,不過也沒差就是了!」暴風相當隨興地說。

「還真小。」一聽是我家,大地馬上出言批評。

「那還真不好意思。」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我不理會他們,遵循這些年的習慣、走到奶奶的牌位前說:「奶奶,我回來了!我所有的朋友終於都找齊,雖然那些傢伙很吵,您別理他們就好。」

「你在跟誰……!?」大地的話只說到一半,審判直接瞪了他一眼,將他後半段的話給瞪了回去。

「兄弟,飯可以亂吃,話不要亂講。」暴風搭著他的肩膀說道。

雖然大地一臉還想說什麼,刃金似乎也有疑問,不過在一票人的警告視線下,他們還是什麼都沒說。

「寒冰!我的肚子好餓~」跟奶奶請安完畢後,我立即轉頭對寒冰撒嬌。

「包在我身上。」雖然也累了,但寒冰不愧是十二聖騎士裡的賢妻良母,衣服也沒換便走進廚房。

「太陽,去幫忙。」審判看著我說。

「欸?可是我好累!」我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你不在誰幫寒冰開火?」審判挑起眉問道。

該死!我忘了!可惡,早知道應該叫瓦斯來的!

順便一提,之所以不叫綠葉,是因為和三頭犬戰鬥時,綠葉不小心讓火焰燒到,雖然傷口已經被治好了,不過那時大失血,因此不管是我還是審判都沒有叫他做事的意思。

「為什麼太陽不在就沒辦法開火?」走進廚房後,我聽見外頭傳來堅石疑惑的聲音。

「因為廚房得用太陽的火球術來煮飯。」不需要做事的烈火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

「太陽,不好意思得麻煩你幫忙了。」寒冰有些歉意地說。

「反正我也想早點開飯。」畢竟一口氣增加到十二張嘴,青菜魚肉什麼的都還沒開始調理,米甚至沒有放下去煮,為了能夠早點吃飯,我也不能只是站在旁邊生火。

於是在寒冰快速地切菜時,我就負責替魚和肉解凍,完成後便接著洗米煮飯。

「對了,有誰的食量特別大嗎?」我想起先前陪烈火寫作業時,曾看到某些種族的食量跟人類不同,妖精族的大部分都還算正常,狩人一族則偏大,不過書上沒寫龍族的食量大小,孤月的確切種族又尚待查證,刃金的種族根本還沒問他,因此我只能跟本人確認了。

「啊啊!我家『火花』也要吃!」堅石他們都還來不及開口,烈火拎著聽說是貓王的小貓搶先說道:「牠的食量和正常人類差不多。」

等等,你家小貓剛才是塞哪去?

我從去到醫療班後就沒看到牠,你又是從哪個四度空間把牠抓出來的?

還有「火花」這名字有夠沒創意!你該不會因為自己是烈火騎士,所以寵物也要取跟火有關的名字吧!

而且為什麼一隻貓要吃跟人類一樣多的食物!

……算了,想到牠的原型跟台公車差不多,我忽然覺得牠的食量只跟普通人類一樣大說不定是我賺到。

「我正常。」完全不曉得我內心正在對烈火瘋狂吐槽,刃金接在烈火後頭說道。

「我也正常,跟以前差不多。」大地跟著說道。

「我的食量應該比人類大。」羅蘭用很認真的表情思索道。

「我的食量也很大……」孤月露出很抱歉的模樣。

「同上……」堅石露出更加抱歉的神情。

「別顧著跟我說很大,到底是有多大?」正常人食量的兩倍大是很大,正常人食量的五倍大也是很大!

「我大概是正常人的四倍。」孤月苦笑著說。

靠!你先前在海裡面不是都沒什麼進食嘛!

難道是那個時候沒吃,所以現在要吃回來?

「我一餐大概會吃三碗飯。」羅蘭有些苦惱地說,畢竟他上輩子從二十三歲死後就沒辦法吃東西了,這輩子又不是人,所以不太清楚正常人類的食量有多大是正常的,不過三碗飯其實也還好,反正家裡多的是一餐要吃三、四碗飯的「人」……但我不曉得羅蘭口中的「碗」其實是大碗公。

「我一餐可以吃下半頭牛。」堅石非常不好意思地說道。

龍的食量很大這點倒是跟我們原本的世界非常符合,應該說不管是哪個世界的龍食量都很大……

我旁邊的寒冰還是一張冰塊臉看不出表情,不過臉色已經有些發青了。

「我有聽過龍族的食量都很可觀……」綠葉無奈地說。

糟糕!算算目前的人數和孤月、堅石的食量,就算我買了加大型、十五人份電鍋,好像還是不夠用啊!

我果斷把先前換下來的電鍋也拿出來用,好在那時還沒丟,而且為了以防萬一,我連架子上的米粉都拿出來泡軟,反正要是吃不完大不了就塞冰箱,此刻把冰箱塞得滿滿的食材今天晚上一定會被清空!

最後,我和寒冰煮出來的晚飯簡直就像滿漢全席,光是魚就有四條了,兩個飯鍋都煮了滿滿的白飯,旁邊還附帶兩大盤的米粉,煎蛋堆得像山一樣高……不、桌上的每道菜幾乎都堆得像座小山!

畢竟我家盤子沒那麼多,與其絞盡腦汁煮一大堆菜色,不如把每道菜的分量都加到最大!

審判早就想到原本的餐桌會放不下,他帶著其他人去我房間把書桌上的東西都清開,然後直接搬出來用,甚至連原本收在另外一個房間的桌子也搬了出來,好在我家的書桌都是摺疊桌,非常方便搬動。

其實椅子也不夠,所以剛才煮飯煮到一半,我還臨時跑下去和警衛借了那種請客用的塑膠椅充數。

「有必要煮得這麼誇張嗎?」看著整桌菜,食量正常……或許還比同歲少年小一點的暴風臉色發白地問。

「總比吃不夠好。」而且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一桌菜肯定連廚餘都不會剩!

「大家開飯吧!我好餓!」烈火第一個衝去添飯。

「堅石、孤月,這兩個碗給你們用。」寒冰遞了兩個很大的碗公過去,不然以他們兩個的食量,如果用和我們同樣大小的碗,一餐下來可能要添超過二十次的飯。

「謝謝。」堅石接過碗時說道。

「多謝啦!」孤月跟著說。

「我可以用那種碗嗎?」羅蘭難得提出要求。

「你平時該不會也是用這種大小的碗吧!」我驚嚇地問。

不是家裡有沒有那種碗公的問題,反正那種大碗公我家還有三、四個,但我好像錯估了羅蘭的食量!

我還以為他口中的「碗」跟我們用的差不多大!

「對。」羅蘭點點頭。

無奈之餘,我還是只能遞一個大碗公給他,接著默默在心裡慶幸,好加在我還炒了兩大盤的米粉。

很快的,大家就坐下來開飯了。

「真好吃!好懷念寒冰煮的菜啊!」刃金一臉感動。

但不是我要吐槽他,不過刃金現在在吃的醬油豆腐其實是我煮的……

這樣我到底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這些都是寒冰一個人煮的?」綠葉不解地問。

他是我們之中少數會下廚的人,當然知道煮一道菜需要多少時間,因此才會懷疑,即使是寒冰,真的能一個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煮出那麼一大桌的菜嗎?

事實證明當然不能,因為我也下去煮了!

「太陽有幫忙。」白雲這一開口,我才發現原來他就坐在我旁邊!

果然調味料不是自己生出來的,那時在廚房忙不過來時,一回過頭發現要找的醬料出現在手邊時,我就猜大概有個人飄進來了……

「哼!也只是幫忙生火吧?」大地挑釁地看了我一眼。

審判在將嘴裡的食物吞下後,淡淡地出聲為我平反:「你現在在吃的糖醋里肌和刃金剛才吃的醬油豆腐,兩道菜都是太陽『一手』煮的料理。」

「咳!」結果大地馬上噎到了,整塊肉卡在喉嚨裡面,整張臉的肌肉痛苦地皺起,旁邊的刃金比較好,因為嘴巴裡面剛好沒有食物,所以只是嗆到。

同樣是首次吃到我煮的飯的羅蘭眨了眨眼,一臉無法理解,好像剛才聽到了什麼天方夜譚一樣。

旁邊的孤月也是整個人愣住,堅石則因為目瞪口呆得太厲害,嘴巴裡的肉不知不覺掉回手上的碗裡。

看著表情痛苦的大地,我在心底冷笑一聲。

我就說之後會有人沒被餓死,卻在知道飯是我煮的時候被噎死!

「別救他。」在綠葉和烈火要上前幫大地時,我搶先一步用最冰冷的語氣發話道。

於是他們只能面面相覷地坐下吃飯,大地一直到臉色發青後才終於吞下那塊肉,又花了一分鐘才緩過氣。

「假如你每吃到我煮的菜就得噎到,那你這頓飯得吃上兩個鐘頭。」我皮笑肉不笑地說。

「靠!太陽你會煮飯!?」大地的神色幾乎可以說是驚嚇了,「太陽要打西邊升起了嗎?」

「你剛才吃的青椒肉絲和煎蛋也是太陽做的料理。」明明剛才和我一起做飯的人是寒冰,最多再加個溜進來當幽靈幫手的白雲,審判卻能準確無誤地說出桌上那些食物到底哪些是我煮出來的。

大地目瞪口呆地化成了石像。

「嗯,我們剛來時也震驚過了,太陽還有早起做過早餐給我們吃喔!」烈火獻寶似地說,好像吃到我煮的早餐是某種偉大的榮耀,而在他說完後,不只大地,連羅蘭在內,沒住過我家的人都一起石化了。

「別理他們。」我決定無視他們。

「想當初我們也是過來人……」暴風感嘆地說。

「大家發現太陽會煮飯,都得先石化一次吧!」綠葉露出無奈的笑容。

「話說,審判你怎麼知道哪道料理是太陽做的?」顯然也注意到這個問題,烈火好奇地望向審判。

因為有著嘴裡有東西就不開口的習慣,審判先把口中的食物吞下後,才開口說道:「不同人煮的飯菜味道會不同,昨天煮醬油豆腐的人是寒冰,但三杯雞應該有太陽幫手。」

「那今天的三杯雞?」趕緊夾了一口眼前的三杯雞吃下後,暴風跟著問道。

「寒冰。」審判連思考都不用,一秒給出了答案,接著又安靜地繼續用餐。

所有人立刻將視線轉向我和寒冰求證。

寒冰點點頭,而我則無言地說道:「我知道審判騎士的觀察能力很好,沒想到連味覺都那麼敏銳……」

我這話等於是承認了審判剛才所有的話,事實上他說的完全正確,甚至那道三杯雞他也沒說是我煮的,而說是「幫手」,因為那道菜是寒冰煮到一半,因為要轉頭處理另一道菜,所以才讓我接手完成。

暴風很努力地咀嚼口中的三杯雞,吞下後用著有些無奈的表情說:「我吃不出來。」

「我也不行。」烈火根本打一開始就放棄去區分了。

「連我都分不出來。」同樣很擅長烹飪的綠葉說。

「太陽煮的糖醋里肌會比較甜。」白雲幽幽地說。

「是喔!」暴風馬上去夾了一塊糖醋里肌。

「是有比較甜,」烈火也跟著吃了塊糖醋里肌,然後露出無所謂的笑,「不過以太陽的口味來說,沒有變成撒砂糖的味道已經算很好了吧!」

「同意。」旁邊幾人點頭附議。

「其實我很想做出那種味道的糖醋,不過有技術性上的困難……」我以前真的拿過大量砂糖來調理糖醋里肌,因為糖醋本來就是甜的,所以當然要很甜很甜才好吃,可惜糖太容易燒焦,結果那次最後燒出了一鍋黑漆漆的東西,完全看不出原本想煮什麼,奶奶還誤會我把糖當成鹽,笑了我很久。

『……』眾人的頭上出現一打斜線。

「之後再來嘗試看看好了。」多試幾次應該會成功吧?

『千萬不要!』包括剛才石化的人,所有人異口同聲說,連審判都為了要開口而瞬間將嘴巴的食物吞下。

喂!羅蘭你跟著緊張什麼!?先前你已經是死亡君主了,根本沒味覺,不可能吃得出我的口味吧!

「太陽,你這個糖醋里肌味道好好吃!非常好吃!所以不用改了!真的!」暴風馬上說。

「浪費食物是不好的行為!」寒冰接著說道。

「不要增加伙食費。」不愧是審判,完全知道我的弱點在哪,一句話命中要害。

「嗚,好吧……」想到要成功一個很甜很甜很甜的糖醋里肌,可能得先失敗很多次,想想現在的伙食開銷那麼大,我決定還是先打消念頭好了,未來有錢的時候再來考慮。

「之後也別考慮!」果然是我肚子的蛔蟲,審判一眼就看出我根本沒有打消念頭。

「嘖!」

「看來之後太陽如果進了廚房,要麻煩寒冰你多多注意。」大概是為了他們的飲食安全考量,暴風很認真地看著寒冰說道。

「我會的。」寒冰點點頭說,眾人終於鬆口氣。

「有那麼恐怖嗎……」我也只不過是想嘗試煮很甜很甜很甜的料理嘛!不滿意你們可以不吃啊!

『非常恐怖!』眾人再度異口同聲地回道。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