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三十四章★

「呃……對了!刃金你現在到底是什麼種族?」或許是為了找話題轉移我的注意力,烈火的視線正好看見坐在他對面的刃金,「皮膚很白、手上有烏黑的爪子、身上充滿黑色氣息,你應該也是黑暗種族一類的吧?」

「……對。」刃金沉默了一下才點頭承認。

雖然也看出其他人都不是人類,但我們前世畢竟是聖騎士,他卻和審判一樣轉世成相當於不死生物的黑暗種族,不管他這些年是否已經接納這個身分,面對昔日的同僚,依舊很難坦承。

「安啦!我們當年都不介意太陽騎士身兼魔王了!魔王沒比不死生物好吧?」知道刃金在糾結什麼,大地狀似不在意地說,但明明今世也有審判這個魔族當先例,他為什麼非得舉我的例子不可啊!

「呵。」刃金露出苦笑,然後又低頭扒了一大口的飯。

「何況這世的我是魔族,同樣也是黑暗種族。」審判倒是自己先說了。

「欸!?」刃金和堅石不約而同地對審判投以驚愕的目光。

「還是據說非常嗜血的那種。」暴風用著輕鬆的語氣,半開玩笑地說道。

「所以你到底是啥?」雖然大地先前跟我們說過他的猜測,不過我還是想聽刃金自己的說法。

「吸血鬼。」刃金壯士斷腕般地說。

「喔。」眾人的反應非常很冷淡。

畢竟我們不少人的種族來頭都不小,什麼天使啊、魔族啊、精靈啊、妖精啊、鳳凰啊、諸神末裔啊、龍族啊……關於種族問題,所有人都已經被驚嚇到麻痺了!

「你們不是應該更吃驚嗎?」還不清楚我們種族的刃金一臉古怪地問。

「喔~這個啊!」烈火露出賊賊地笑。

「因為……」

在把大家的種族大揭密後,刃金和堅石一整個負荷不能地想要撞牆,還是被旁邊的綠葉和寒冰給拉住的,最後他們倆索性逃避現實般地開始埋頭苦吃。

「是說,刃金你不是吸血鬼嗎?」暴風突然問道:「我記得吸血鬼的食物應該是鮮血吧?」

對喔!因為對象是刃金所以我們一直沒注意,但是吸血鬼的食物是鮮血吧?

「其實我不喜歡血的味道。」刃金坦白說:「別讓我表哥知道,否則他又會想奇怪的方法逼我喝血。」

「但是你一直不喝血會有問題吧?而且吸血鬼能夠吃出除了血以外的食物的味道嗎?」身為醫療班實習生的烈火皺著眉頭問。

「普通吸血鬼的確吃不出一般食物的味道,不過……或許跟上輩子是聖騎士有關,我從小就能曬太陽,而且也能吃東西,雖然味道會比較淡。」刃金的表情有些無奈,「但是血還是得定期攝取,否則身體會很虛弱……啊!不過我不喜歡咬人,我是定期向醫院購買血袋!」應該是考慮到坐在他身邊的我們,他趕緊補上一句。

「就算你喜歡咬也沒關係啦!我們之中多的是皮厚血多的傢伙!」大地有意無意地看了我一眼。

靠!記得你的聖光量是除了我之外第二多的人,要吸血的話你也可以提供吧!

「吸血鬼要是吸了天使族的血,會不會怎麼樣啊?」綠葉遲疑地問道。

上一世身為太陽騎士的時候,我的血幾乎是不死生物的毒藥,而這世的我根本就是充滿光屬性的天使!

「不知道,沒聽過這種事。」大地聳聳肩,「太陽的話應該無所謂吧!這傢伙根本只有一張皮是天使!」

你不說一句諷刺我的話會死是嗎?!

「乾脆現在來試試看?」暴風露出某種很興奮的表情,烈火也是一臉期待的樣子。

……為什麼你們那麼想要看到直屬上司被吸血鬼咬!

「喂!弄個不好我會死耶!」刃金抗議了,他在說這話的時候還恐懼地瞄了我一眼。

靠!要被你吸血的人,更正,要被你吸血的天使都沒怕了,你怕啥!

「別胡鬧了!」看著已經在瞎起鬨的眾人,審判終於冷著臉阻止道。

審判騎士發話,本來還想繼續鬧下去的眾人瞬間變回乖孩子,再次安靜地扒飯。

事實證明我和寒冰煮多是對的,因為堅石幾乎是一人包辦了整大盤的米粉,和三分之二鍋的飯。

最後,所有的盤子都清潔溜溜,餐桌上簡直就是風捲殘雲般的景象,連骨頭都被直接咬碎啃下去!

由於我們煮得多、吃的人也多,所以杯碗瓢盆更多!

連那台抽獎換到的自動洗碗機都塞不下,堅石他們只好輪流去洗碗,雖說孤月是蛇,但他都能住在北極海了,相信區區台灣二月的冷水奈何不了他!

「先洗杯子。」我對正跟滿滿一水槽的碗盤奮鬥的兩人說道。

「喔、好。」雖然不明白我的用意,不過他們還是乖乖地先從杯子開始清洗。

「其他人沒事就去洗澡,剩下的人幫忙鋪床。」我對正在閒嗑牙的幾人說道。

「那我先去洗澡好了!」綠葉起身說道,他手腳快速地拿了毛巾和換洗衣物走進浴室。

糟糕!看見綠葉手上的毛巾,我才想到不曉得家裡的毛巾夠不夠!

「房間交給你們處理,我去翻毛巾!」我馬上把收拾房間的工作丟給審判他們,接著往另外一個一向被我拿來當雜物室堆棉被的房間前進,「對了!羅蘭你們幾個有能夠換的衣服嗎?」

「有,有時任務需要過夜,所以我會攜帶換洗衣物。」不愧是一向認真過頭的羅蘭。

「我也有。」堅石跟著說:「我本來是去醫療班接受檢查,醫療班離我們族中有一段距離,來回要花上好幾天,所以會帶換洗衣物。」難怪堅石連打電話回家報備都不用,是說我也不曉得龍族裡面有沒有電話就是了。

「我身上剛好也有帶一套。」孤月非常慶幸地說。

「借我衣服吧!本來沒想到會在外面過夜,所以我沒帶。」大地用一點歉意也沒有的語氣說。

「請順便借我,剛才的任務結束後,我本來打算回家休息。」刃金跟著說,不過他的表情有誠意多了。

看了一下大地和刃金的身高,我直接轉頭對寒冰說:「寒冰,你借刃金衣服,大地去跟烈火借。」

「審判,衣櫥要擺哪?」我耳尖地聽到身後傳來烈火那讓人不明所以的問話。

「烈火!你搬我的衣櫥做什麼?」我震驚地看著那個不知為啥把我的衣櫥從房間扛出來的人問。

「不然你房間睡不下十二個人啊!」烈火理所當然地說:「而且審判也同意了!」看我一副想掐他的模樣,他趕緊把審判搬出來當擋箭牌。

你們還真的打算十二個人一起窩進我房間打地鋪嘛!

「而且房間比客廳溫暖,這樣大家等等開始討論時比較暖和。」同樣在清理房間物品的暴風這麼說道。

最後我可憐的房間只剩下一張床,其他東西都被他們搬出去了!

「其實東西清一清,這裡還是睡得下十二個人嘛!」正趴在床墊上小口喝著熱牛奶的暴風說道。

「就是!」烈火手上也有一杯牛奶,不過他是靠在某個牆邊坐著喝的。

是啊!我還真佩服我的房間,雖然有點擠,不過居然真的能塞進十二個人,看來我們家的公寓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大很多,會覺得小,是因為我以前老是拿它跟十二聖騎士住的內殿比吧!

雖然我們之中有人體型比較大,例如堅石、孤月、寒冰跟審判,不過也有個子比較嬌小的人,如綠葉和白雲,嗯?你問我?我也只是比審判矮了一點點!

總之,大家的身形大小加加減減地互補後,房間總歸是塞下十二個人了!

所有人已經都洗完澡,客廳和廚房也整理好了,儘管家裡人口暴增,不過在我的指揮下,大家還是很有效率地把雜事通通處理完畢,目前所有人都窩進了我的小房間裡,而且還人手一杯熱牛奶。

唉……明天又得去補充食物了……

另外,之所以要喝熱飲是因為今晚很冷,會選擇喝牛奶,則是因為喝牛奶才能快點長高!

其他人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不過被一票明明都還沒有完全發育起來,可是卻已經長得比我高的傢伙刺激到後,我最近喝牛奶喝得非常勤快!

「首先,最重要的問題是,我打算要考袍級進入公會,在場有人有搭檔了嗎?」如果可以,搭檔還是快點分一分比較好,接下來大家都要學習接任務,而那些任務有不少聽說是以兩人為一組去接的!

在場的眾人非常有志一同地搖頭,連常常到公會接任務的羅蘭都沒有搭檔。

「搭檔現在就要定下來嗎?」綠葉偏頭問道。

「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嗎?」暴風不解地反問。

「公會要處理的任務很多種,不是只有戰鬥能力強就能勝任,搭檔在一定程度上必須能夠互補,以我們當年的例子來舉例,就是戰士會搭配魔法師的意思,當然這只是通常情況,有時也不一定就是了。」解釋的人是羅蘭,或許是事關重大,所以他非常認真,不過這傢伙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個認真的人。

「從小生活在守世界的我們幾個就算了,其他人在法術上的適性都還不明確吧?」烈火接著說。

「不!我說的搭檔是這個寒假接任務時要用的臨時搭檔,因為這個寒假我們得多接一些任務,所以必須先分組!」他們說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沒想到!

「為什麼要接任務?」大地痞痞地問:「難道你有欠錢?」

我直接無視大地,直接說出關鍵原因:「我們的伙食費非常吃緊!所有人通通都必須給我出去賺錢才行!」

幹!我不知不覺說出了跟昔日的教皇一樣的話!

「冰箱又空了。」寒冰低聲地補充道。

我們的冰箱裡面本來堆了兩天份、共六餐包含宵夜跟點心的食材,結果一個晚餐就全部用光了!

「抱歉……」知道自己是清空冰箱的最大元兇,堅石低頭致歉。

「我會認真出力的!」食量第二大的孤月發誓道。

其他人也紛紛點頭,雖然沒有這兩人恐怖,但在場的男生食量其實都不小,就算原世界的普通少年進入發育期的時候食量也會增加,但他們幾個明明是國中生,食量卻比尋常高中甚至大學生還要大!

幸好大家都很有自知之明!

「你!」我指著烈火家那隻正趴在綠葉腳上,據說是貓王的的貓咪,「不要以為你是隻貓就能置身事外,想吃飯就給我貢獻勞力!」牠如果只是隨便吃碗飯也就算了,但這隻貓的食量有一個成年人那麼大!

『喵!』果然是隻非常有靈性的貓,在看見我突然將矛頭轉到自己身上時,那隻叫火花的貓咪雖然露出嚇一跳的表情,但接著卻馬上用力點頭,還露出閃亮亮的討好眼神看著我。

「很好!」我很滿意地說:「那麼之後暴風負責管帳!」

聖殿中,有關修繕以及支出相關的公文都是暴風騎士在處理,對於管帳,他應該是最熟悉的人。

「什麼!?」暴風震驚地看著我。

「就管一下這個月家裡的水電和伙食費,然後跟大家收錢。」這應該不算什麼太複雜的工作吧?

「好吧……」暴風心不甘情不願地答應了,「反正再怎麼樣也不會有公文麻煩……」

看見羅蘭一臉有什麼想說的樣子,我問道:「怎麼了嗎?羅蘭?」

「我們幾個之後也要搬進來住嗎?」羅蘭有點遲疑地問。

「對喔!羅蘭、大地、刃金、堅石、孤月,你們在其他地方應該有住處吧?」綠葉恍然大悟地說。

是說,綠葉你和烈火應該也有吧!

「我是住在公會替我準備的暫時居所裡。」孤月的言下之意就是可以直接搬過來。

「我住學校宿舍,反正學生餐廳寒假又不開,剛好能來這裡蹭飯。」大地聳聳肩說。

「我也是,雖然住學校,但是表哥也在,有表哥盯著,我的食物就只有鮮血。」刃金接著說道,完全表態不想再去喝血了!

某方面來說我還真同情他。

這樣想來,好在審判的族人死光了!否則天曉得他會不會被壓著學吃人!

就在我用慶幸的目光看向審判時,他也用一種複雜的眼神掃過來,應該也想到了差不多的事情。

「我和哥哥們也是住學校宿舍,不過是不同宿舍,所以待在這邊沒問題。」羅蘭跟著說。

「綠葉,你過年不回精靈族沒關係嗎?」烈火看著和自己一樣都是有家可歸的綠葉問道。

「螢之森的精靈和原世界使用布一樣的曆法,我們的『新年』還有好幾個月。」綠葉淡淡地說:「何況母親目前正遠行,我即使回去家裡也沒人。」

「遠行?」這個詞彙也太微妙了吧?

「在我升上國中可以自立後,母親就踏上旅行,說是想去看看父親喜愛的世界。」綠葉苦笑著說,「雖然會定期捎信給我,不過我們一年見不到幾次面。」

「精靈都是這樣的嗎?」大地目瞪口呆地問。

「就是因為是精靈所以才會這樣,畢竟我們的生命太長,就算幾年不見,大多數的精靈也不會有太大的感覺。」綠葉笑了笑說,只是那笑容有點寂寞。

或許以精靈族來說,幾年的時間眨眼即過,但對於身體裡頭裝著人類靈魂的我們而言,幾年就是幾年,若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說不定時間感還會更長。

「好吧!反正要過年,剛好明天來重新整理房子兼大掃除!」我乾脆把話題轉到過年的準備上,看來開學前我們十二個人可以暫且住在一起,「十二個人都在的話……年夜飯也不用煩惱了,直接來圍爐吧!」

「圍爐?」眼前一票異世界的人睜著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看著我。

「就是吃火鍋啦!」有實際在台灣生活的人,嚴格來說只有我、審判和白雲,其他人不習慣台灣的用語也很正常。

「為什麼是火鍋?」烈火的頭上出現明顯的問號,「我記得你們先前不是都說要吃什麼年菜嗎?」

本來想煮年夜菜的寒冰也露出不解的眼神。

「因為在這邊的習俗裡,火鍋象徵團圓。」我還來不及解釋,白雲那悠然飄渺的聲音便說出了答案。

聽到這話,眾人不約而同彎起了淡淡的笑,而且不再有異議。

因為我們終於湊齊十二個人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