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三十五章★

隔天一大早,在寒冰的指揮下,我們開始收拾房子,連據說是吸血鬼,會在白天睡覺的刃金也早早起床,本來還想賴床的我更是被審判一點也不客氣地從被窩裡面拖出來,驟然被人拉出溫暖的被窩,冬天早晨的冷空氣瞬間讓我整個人清醒了大半。

昨晚被抬出來的書櫃和桌子都被放到另一間重新整理過的房間裡,因為這一票傢伙短時間內沒打算滾出我房間,所以我的房間就變成大家打地鋪的睡房了。

人手夠多做起事來就很快,畢竟現場有寒冰指揮,寒冰看不到的時候也有我和審判,我們自然不會出現人多手雜的混亂情況,明明是個複雜的大掃除,結果兩個小時內就被我們完結了。

早餐是暴風、孤月、羅蘭和綠葉一起出去買的,不說冰箱已經沒有食材,因為要大掃除的關係,我們也沒空去市場買菜,由於總分量太大,這四個人分頭去不同早餐店打包。

反正這一帶不只住宅區,附近也有學校,所以早餐店很多。

完成大掃除、交代留守家裡的孤月、刃金跟白雲要記得晾衣服後,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出門了。

嗯?為什麼要趕在中午前出門?當然是因為要採買中午的食材,外加買張新桌子啊!

昨天整頓飯吃下來,最大的不便除了人太多、桌子不夠大要併兩張之外,就是桌上的料理太多,導致許多菜都離我很遙遠,要夾菜還得站起來或著大家傳來傳去,真是麻煩死了!

而且我們家的椅子也不夠,總不能天天去借塑膠椅吧!

於是我們先去一趟大賣場,順利地挑到一張大飯桌和一堆摺疊椅後,就讓大地、堅石、烈火和羅蘭先把那些東西扛回家了。

雖說他們之中隨便一人就能扛得動那堆東西,不過我可不想看見自己的兄弟被人用手機拍下來,然後放到網路上被當成是在大馬路上表演特技的人。

這樣以後走在路上我會想裝作不認識他們!

至於剩下的五人,我們直接殺到市場來個大採購!

與我們熟識的攤販毫無意外地被我們採購的大量食材給嚇到了,我只好簡單解釋說寒假時有許多親戚朋友來暫住,大家為了省錢一起開伙,所有人食量都不小,所以得吃很多東西。

雖然買多可以拗更多折扣,而且又有叔叔阿姨們的買蘿蔔送蔥或著買螃蟹送蝦子的愛心贊助,不過整趟採買下來,荷包仍是一整個大失血!

我是不是該叫羅蘭或烈火快去幫我們領昨天的酬勞呢?不然很快又要捉襟見肘了……

但最後我們省了跑一趟公會的功夫,因為有人幫我們送來了。

「你為什麼在這裡!」一回到家,我就發現家裡多了一個不速之客。

「身為一個屋主,你的話很失禮呢!」不知為何出現在我們家的冰炎皮笑肉不笑地看著我。

「對於不請自來的客人,我不拿掃把趕人已經很客氣了。」我也掛上「親切」的笑容回道。

「我來這裡是為了替公會轉交你們昨天殲滅鬼族和三頭犬的酬勞。」冰炎嘴角揚起的弧度更大了,但盯著我看的眼神卻跟和善完全打不著邊。

……看來我理虧了,不過怎麼樣也別想我和這傢伙道歉:「寒冰,幫客人倒茶。」

於是寒冰默默地鑽進廚房,手腳快速地倒了杯茶出來。

「謝謝。」也沒客氣,冰炎直接接過了寒冰遞給他的茶水。

「你還有什麼事情嗎?」在審判收下冰炎遞過來的信封袋後,我淡淡地問道,別誤會,我問這話不是要趕人,而是以我對冰炎的認識,如果沒事的話,這傢伙才不會在這裡坐著喝茶浪費時間!

「公會要我帶話過來,『卡薩部落』的海妖精族人近日會前來拜訪。」冰炎看了暴風一眼,說:「希望你可以挑個時間和他們見面。」

「……」暴風滿臉遲疑,他不知如何是好地轉向我。

要他單獨去見他完全沒看過的族人也實在讓人尷尬,何況暴風根本還是把自己當成人類,雖然多少已經適應現在的身體和能力,可對於種族之類的事情,他依舊沒什麼實感,但以現況來看,又不能一直躲著他們。

「雖然不關我的事,不過我還是可以告訴你,他們應該希望帶你回海裡。」冰炎直勾勾地看著暴風說:「畢竟古老部落的海妖精在陸地上其實不安全。」

「這話是什麼意思?」審判皺著眉問道。

「『卡薩部落』以及可以算是系出同源的『塔莎部落』,兩者皆為古老海洋部族,他們在陸地上大都無法完全發揮實力,所以他們的族人一般不太行走於大海之外的世界。」冰炎其實沒有正面答覆審判的問題,因為在他回答後疑點還是一大堆,甚至有增加的趨勢,不過以這傢伙的個性也不會主動說得太詳細。

我看著有些苦惱的暴風問道:「暴風,你想要什麼時候去見他們?」

「……我自己去見?」暴風用求救般的眼神看向我。

「我當然會跟你一起去!」我才不管那些傢伙是不是暴風的族人,我怎麼可能放著自家兄弟去見一群陌生人啊!何況那群人還不是人類,擁有什麼能力根本是未知數!

「那就什麼時候都可以。」一聽到我的回答,暴風直接露出鬆口氣的模樣。

「既然如此,你要不要今天就去?他們已經在公會裡頭等待了。」冰炎沒什麼表情地說道。

我們換了幾個眼神,最後在大家的眼神鼓勵下,暴風點點頭說:「我會在午飯過後去一趟公會。」

聽到這個答覆,寒冰和綠葉很乾脆地一起鑽進廚房,沒多久我就聽見了沖水和切菜的聲音。

「好。」冰炎點點頭,他直接站起身。

「慢走不送。」我是真的懶得送他。

冰炎挑眉看了下我,但也沒說什麼,在烈火送他出去後,再次使用傳送陣離開。

「你為什麼對冰炎殿下的敵意那麼重?」刃金疑惑地問。

「沒有為什麼!」我冷哼了聲。

『……』

「所有人都要跟我一起去?」吃完飯後,暴風看著開始準備外出的眾人問道。

我聳聳肩說:「反正堅石要複檢,烈火要找他老爹,孤月得去跟公會的人報備,羅蘭也想去確認昨天那個任務的後續,刃金要找表哥的傭人,既然有一半的人都得過去,那不如大家一起去。」反正之後去公會的次數會不斷上升,早點把那裡摸熟一些有利無弊。

烈火抽出一張傳送符說:「所有人站近一點,我來開傳送陣法。」因為傳送陣法有範圍限制,大家立刻走到他的身旁。

「這倒是不需要。」我微笑地說。

『??』所有人不解地望向我,在大家都還沒反應過來時,我們腳下倏然轉出一道傳送陣,但烈火手上的傳送符根本還沒扔下。

「走囉!」我用悠閒的語氣說。

「靠!太陽你什麼時候學會用傳送陣!?」當我們準確無誤地到達公會後,烈火震驚地看著我。

「好歹也看你們用了那麼多次。」我一臉輕鬆地說道。

「但每個人用的傳送陣法都有些許差異耶!」綠葉一臉難以置信。

這個世界的法術系統和我們以前使用的魔法系統完全不一樣,以傳送陣法舉例的話,根據我先前幾次的觀察,他們每個人用的傳送陣都長得不大一樣,而且越精緻、複雜的傳送陣法,其傳送過程就越平穩。

「法術類的東西永遠都有規則可循。」可別小看我過目不忘的能力!

就算每個人使用的法陣各不相同,上頭的元素我也通通看不懂,但只要仔細比對,就能找到共通之處,我可是連那票刺客用的傳送陣法都記下來了!

從最初褚冥玥用的那次我就一直在觀察了,甚至先前送安因離開時,我也不動聲色地把他腳下的傳送陣法給記下,接著連續好幾個晚上,我都在腦袋裡面比對每個傳送陣法的共通點以及我所感覺到的力流狀態,甚至包括我自己待在陣法裡被傳送出去時的感覺,最後才成功繪製出一個。

「不愧是史上最有祭司和法師潛質的太陽騎士。」大地冷冷地說。

看在有祭司和法師潛質不是什麼罵人的話,我就勉強當作他在稱讚我好了!

「太陽,我以後的功課就靠你了!」烈火用一種看見救星般的眼神看著我。

喂喂!

「你這樣我們這些從小生在守世界,卻還沒有學會變化傳送陣的人,臉要往哪擺啊!」刃金苦澀地說。

「當然擺在自己頭上。」臉還能往哪擺?難道真的能把臉丟下來嗎?呵呵呵!

眾人一齊給了我一個大白眼。

傳送陣的話題結束後,烈火和羅蘭就去找公會的人交涉了,公會的人帶我們到會客室等待,不過人家只是幾個族人來找暴風,我們這麼一大票人護駕也不太禮貌,所以真正陪暴風的人只有我、審判、綠葉和白雲。

刃金去找他表哥了,烈火去找自家老爸報到,寒冰陪堅石一起去找醫療班的人做健康檢查,大地、羅蘭則和孤月一起去找公會的人員報備行蹤,而且之後還要再陪羅蘭去問其他任務的後續。

「您們好。」我們只在會客室等了一下,就有一名白袍領著三名身上纏繞強烈水屬性的「人」走進來。

那三位想必就是真正的海妖精了!

他們身上的水屬性之強,不放感知都能感受到,放下感知後,我甚至能在他們身上感覺到海浪般的力流。

  這幾人身上有著海潮的氣息,而且氣味濃烈。審判對我傳話道。

  對,而且在海洋的力量之中,還隱隱含著某種『孕育』的力量。我也跟著回道。

生命最初是由海洋起始的,就連原世界的課本都曾寫過「海洋孕育了各式各樣的生命」這樣的語句,我在這三名妖精的身上感覺到這樣的力量,雖然他們收斂得很好。

不過烈火先前說的沒錯,海妖精真的是藍髮,眼前這三人,更正,這三位妖精都是深藍色的長髮,而且連眼珠都是湛藍的,我還注意到他們的手腕上都有一模一樣的魚龍刺青。

「不會我以後連眼睛都會變成藍色的吧……」暴風喃喃地低語道。

這不是他杞人憂天,因為自從他頻繁地接觸守世界並開發體內的種族能力後,頭髮的顏色就逐漸轉變成藍色,以前要透過陽光反射才能略略看出藍髮,現在就算不特別仔細看也能看出來了!

「年輕的孩子,您好,我們是『卡薩部落』的使者,是古老海洋部落之一,我的名字是『菈雅泠月』,清澈淺海之珊瑚,稱呼我為『泠月』即可。」為首的女性用著悅耳的嗓音說道。

我馬上瞇起了眼睛,因為眼前的女性竟然對年紀比自己小的暴風使用「您」這個敬稱,由此可知,他們可能知道暴風的身分,而且暴風的身分恐怕不低。

「……你們好,我是希歐。」也注意到對方的用詞,暴風稍微愣了兩秒才禮貌地回應道。

是說,剛才女妖精口中的「清澈淺海之珊瑚」是什麼東西?

我皺起眉和審判互換了一個疑惑的眼神,顯然他也不知道對方忽然蹦出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幾名海妖精瞬間露出疑惑的神色,在不動聲色地打量完暴風後,他們同樣不解地交換了一個眼神。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