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三十六章★

「您說您的名字是『希歐』?」名為泠月的女性臉上雖然依舊掛著笑容,但眼神有著藏不住的疑惑。

「是的,這是我現在使用的名字,而我未來也不打算改變。」暴風以輕鬆的語氣回道,像是在思索該怎麼說明,暴風頓了一下,決定老實坦承自己的情況:「……我的記憶是從我在人類世界生活時開始的。」

「您是我族流落在外的孩子,想不到您連過去的記憶都沒有,真是令人萬分痛心。」另一位男性用混雜著擔憂和啞然的語氣問:「我為『艾沃德』,是白灘上之扇貝,我族的孩子,在陌生的陸地上您過得可好?」

「是」白灘上之扇貝!?

從他們倆這段不明所以的話都接在名字之後,以及這名男性前面還接了一個「是」字來判斷,看來那個什麼珊瑚和什麼貝螺的詞句,應該是他們名字的涵義。

而且從他說的話裡來推斷,恐怕暴風現在的這個身體曾在海妖精的部族中生活過,甚至有原本的名字。

但暴風卻沒有在部落裡的記憶……我突然覺得事情棘手了。

「……現在很好。」聽到對方的問題,暴風只是簡單地說。

「我們接到公會的消息後做過調查,您應當是『汭娜流兒』大人之子。」叫作泠月的女性再度說道,神情之間有著濃濃的憂傷。

眼前的妖精從出現到現在的反應和情緒都沒有作假,所以我能判斷他們真的是在擔心暴風,但讓我不解的是,既然他們知道自己的族內有幼兒流落在外,那為何那麼多年他們都沒有來找暴風呢?

「『汭娜流兒』是誰?」暴風疑惑地問。

「你的母親,我的姊姊。」最後一位海妖精開口道,她的表情從頭到尾都一直很冷淡,「我是『洢蕾安』,黑礁石之海螺。」

這個女人是暴風血緣上的阿姨?

不過從外表來看的確有可能,剛才顧著感知這幾人的屬性、氣息和特徵,現在仔細看看,這位女性和現在的暴風長得的確有幾分相向。

因為忽然迸出了據說是自己親戚的人,就是暴風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暴風,問一下他們是怎麼查出你的身分!

發現暴風驟然聽見對方的身分而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我用感知傳話對他下指示,現在這個場合怎麼樣也輪不到我們開口。

「你們在來這裡之前,是如何查到我的身分?」暴風微微偏過頭問道。

「卡薩部落的海妖精不常出現混血兒,對比一下您的年齡,我們不難推出您的身分,何況您最近連續使用種族之力,大海的潮息向部落傳達了陸地上有屬於我們族人的訊息。」泠月和善地說。

雖然她這段話沒有說謊,但我認為這恐怕也不是完整的事實。

「那你們為什麼來找我?」暴風想了想,接著又問道。

「自然是希望您能與我們返回部族。」泠月馬上說道。

「請恕我拒絕。」暴風毫不猶豫地表態。

「為什麼?您在陸地上非常危險,唯有回到部族中才能夠受到保護。」艾沃德緊張地說:「而且……」

他的話還沒說完,暴風就舉起一隻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我在這片土地生活了至少十年,還是最近這陣子才學會使用能力,雖然不想特別去提,但我最初是出現在這座島國的海岸,被人類救上來的。」

「您想說什麼?」泠月露出疑惑的神色。

「最初,被人類救起的我聽說遭受了巨大的精神衝擊,因此導致精神狀態不正常,所以被放進了人類的病院接受治療,一直到最近我才恢復原狀。」暴風淡淡地說:「艾沃德先生,雖然這麼說很失禮,但你剛才的話在我耳中聽來非常不可信任。首先,你們應該早就知道有海妖精的混血兒流落在外,為何這些年來,從未有過族人前來找我?再者,您說部族能提供保護,但我既然會出現在此地,那就代表部族沒有把我保護好吧?」

「我們一直都在找您,但是此地距離您最初失蹤的地方相差甚遠,我們並沒有想到您會順著海流漂流到如此邊境的地區。」沒有露出任何驚慌的表情,泠月語調溫和地繼續說道:「而您之所以會流落在外,那是某次部族遭受外族攻擊所致。」

這個女妖精沒有說謊,但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沒有說出。

「部族為何會被襲擊?」暴風疑惑地問。

「您真的完全沒有過去的記憶嗎?」泠月露出了悲傷的神色。

「我連自己生母叫什麼名字都不曉得了,妳覺得我像有嗎?」雖然話裡說得不客氣,但暴風的語氣還算客氣,他只是在訴說事實而已。

「……能否請外人先離開?」在自我介紹完後,第一次主動開口的洢蕾安問道。

「不行。」暴風一口拒絕:「我已經表明自己完全沒有過去在海妖精部族的記憶,我甚至是在最近才得知守世界的存在,把話挑明講就是,我沒有辦法也沒有理由信任諸位,現況下我不希望和保護我的同伴分開。」

『……』

「至少,你們可以先告訴我,『卡薩部落』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受到攻擊?我想這應該不是什麼不能讓外人知道的事情吧?」暴風重新掛上了禮貌性的笑容問道。

暴風騎士怎麼說也是當年最擅於外交的人之一,即使我不用一直指導,他也曉得該問些什麼。

「在世界形成之時,海洋裡有好幾個生命核心,那是種能夠孕育生命的力量,而『卡薩部落』與和我們併名的相輔種族--『塔沙部落』就是繼承與守護核心的古老海洋種族之一,也因為我們本身具有相似的罕見力量,因此時常受到外族的覬覦。」泠月輕聲地解釋道。

雖然因為我們這些外人在場的關係,她講得很基本,不過也讓我多少了解那個卡薩部落到底是啥鬼。

海洋生命核心啊……這樣就能說通為什麼這幾人身上會有那種力流了!

「那麼、你們希望我回去的原因是什麼?我只是個流落在外的普通小孩吧?」暴風露出古怪的笑容說,儘管我們已經從他們的話語中推論出了個大概,不過他這話的意思擺明了就是要請對方將話說清楚。

「……您在族中有很重要的地位。」略帶警戒地瞄了我們一眼,泠月語帶保留地說。

「是嗎?這我倒是第一次聽說,」也沒有逼問下去,暴風刻意露出不太在乎的表情,「不過,我也說了,我沒打算和你們走,所以你們可以回去了。」

「少主我們……」因為暴風表明自己根本不考慮和他們離開,艾沃德緊張地脫口而出,隨即馬上發現自己暴露了暴風的身分,而亡羊補牢地閉上了嘴。

……他閉嘴也來不及了,因為「少主」這兩字我們聽得非常清楚。

天啊!沒想到暴風不是人就算了,居然還有個很大條的身分!

「我這『少主』身分有很重要嗎?」暴風突然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您怎麼會這麼問?」泠月終於掛不住臉上的笑容,「您是我們卡薩部落的族長之孫,理當受到保護。」

「需要我再次提醒你們,你們口中該受到保護的孩子流落在外將近十年喔!」暴風依舊微笑著,「你們的話語很矛盾!若我真有重要的身分,那為何以古老種族的能力,會花上十年都還沒找到一個小孩呢?」

「我們以為您死了。」泠月露出不忍的神色說。

『!?』

「……有什麼證據?」暴風馬上恢復冷靜。

「當年由於外族攻擊了我們守護幼年者的據點,您和其他幾位幼童被挾持作為人質,為了守護生命核心,我們無法妥協,於是外族就讓你們血濺當場,並且將你們的屍體丟入附近的急流、被沖到我們無法尋得的深淵之中。」泠月憂傷地說:「我們有順著海潮去尋找過,但一具屍體都沒有找到,我們以為您和其他幾個孩子都被重新納入了大海的懷抱,軀體已經化作海洋中的氣泡,因此才沒有再追尋下去。」

從剛才開始,為了不漏掉他們的任何一個反應,我早就放下了感知,所以他們的一舉一動,甚至是心跳的變化都逃不過我的掌握,因此我知道這個女人的那番說明中沒有謊言。

「是嘛……」暴風語氣淡然地彷彿接受一切,「不過、這也代表海洋沒有要讓我重回部族的打算吧?」

「所以,結論是不管如何你都沒有要回族裡的打算?」洢蕾安淡淡地問。

「沒有。」暴風很乾脆地回。

「但您在陸地上的安危……」艾沃德還想繼續勸他。

「請放心,我應該還蠻安全的。」暴風瞄了我們一眼。

「喔?」洢蕾安露出有些好奇的神色,下一秒,暴風迅速地抓住了她想拿下自己的手。

審判眨眼就用爆符做出劍,並且橫在艾沃德的頸子旁,準備抽出兵器的他當然只能乖乖打消動作。

而泠月本來要施法術的動作也被幾支箭阻止了,雖然還只是警告而沒有實際傷害到他們,不過已經從「好人」變成「好恐怖的人」的綠葉可是準確無比地將箭射到他們可能出手的幾個位置上,警告意味十足。

一旁的白雲在沒有人發覺的時候移動到他們後方的死角,只是靜靜地握著一把爆符變出劍,雖然沒有任何其他威脅的動作,但卻完全表明了自己隨時都可以朝他們的致命處攻擊!

至於我,我依舊待在原地、連一步都沒有動,不過以那三人為中心,整個房間瞬間出現了無數的冰錐、火球、風刃、雷電環繞著他們,在他們都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時,他們就已經被我的魔法給徹底包圍了,只要他們敢再有其他的舉動,我也絕對不會客氣。

而且請不要懷疑我的操控力,我不可能會打偏或者傷到自己人!

「剛才若真的動上手,你們三位已經敗下陣來了。」暴風露出自信的笑。

這三人的實力都不弱,而我們也確實還不熟悉這個世界的法術,但搞圍毆可是騎士的專長,何況我還擁有能夠洞悉他人能力和行動的感知,在這狹小的空間動手的畫,我們絕不會居於下風。

或許是看我們都是一群小孩,而且也沒有公會的袍級,所以這三個海妖精太小看我們了!

儘管沒有露出巨大的破綻,但他們剛才出手的動作,在我們這些身經百戰的聖騎士眼中可稱之為輕率,如果真的有那意思,從洢蕾安出手的那秒開始,我們幾個至少有五次以上的機會可以殺掉他們!

這未必等於我們的實力遠高於他們,若是大家武力全開地兵戎相見,那我可不敢說,但輕敵是兵家大忌,戰場上的勝負有時僅在一秒之間,而憑著我們過往的戰鬥經驗,要抓住那一剎那的致勝時間點根本不難。

「看來的確如此。」沒有露出任何氣惱的神色,也曉得敗因在於他們太過輕敵,洢蕾安抽回了自己的手,視線不動聲色地掃過了我們。

「恕我失禮,但這些人真的是您能夠信任的人嗎?」泠月遲疑地問。

以他們的情報能力,大概不難查到我們和暴風基本上這陣子才「剛認識」而已。

也難怪他們剛才的出手那麼草率,如果都能知道我們和暴風才「剛認識」,想必也能查到我們幾個都是最近才接觸守世界的失落種族之子,而且身邊都沒有任何家人,那麼照理說應該還不會使用各自的能力,除了身體素質稍強之外,其他都和原世界的普通人差不了太多。

但很可惜,他們不知道我們體內的靈魂跟原世界的普通人相差甚遠,就算真的無法使用這一世的能力,我們至少還有上輩子所會的東西可以依靠。

「我能將性命交給他們。」暴風的表情完全沒改變,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三位同族,那自信和信任的神態根本不是一個普通小鬼會有的。

「……我明白了。」沉默了一下,最後洢蕾安開口道。

「洢蕾安大人!」艾沃德緊張地喊道。

「反正部落裡的孩子因意外而流落到外面的世界,在被外族發現後直接跟著外族在外行走不肯歸來,這也不是頭一例。」洢蕾安淡淡地說。

「那是因為有諸神末裔在他的身邊保護。」泠月搖搖頭說:「何況那孩子雖是塔沙部落的孩子,但卻非常驍勇善戰。」

「我想,我這位血緣上的外甥應該也不差,經過遙遠的時間洗滌,在海浪的拍打和磨練下,我會很期待他的發展。」洢蕾安彎起了笑,從她出現到現在我們第一次看見她露出笑容。

「少主……」泠月轉過頭,用懇求的視線看向暴風,希望能軟化暴風的決定。

但暴風只是用原本的笑容回望對方,泠月和艾沃德只能無奈地同聲嘆氣。

「我已經明白你的意思,會由我稟報父親和其他長老,」洢蕾安的態度始終平淡,「若是可以,也希望你以後能回來族裡看看,族人們會非常高興。」

「如果之後有空的話。」沒有直接答應,暴風似真似假地說。

「不過你若對自己的種族之事完全不清楚也不行,之後我會讓人捎來幾本與族內歷史和種族使命相關的書籍,希望你能好好閱讀。」洢蕾安繼續說,看來這女人沒有我一開始以為的那麼難應付,「也請您收下此物,畢竟是同族,若之後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族中也願意提供協助。」這麼說著的同時,洢蕾安將一片折射著海洋光芒的美麗藍色鱗片交給暴風。

「好的。」因為對方沒有惡意,暴風沒有拒絕的理由。

只是洢蕾安的立場改變得太快也太過爽快,反而讓我有些警戒了起來。

而且她剛才說暴風是她「血緣上的外甥」,莫非這傢伙已經發現了什麼嗎?

「那麼現下已經無事,我們就先告辭,可以讓你的朋友撤下法術了嗎?」洢蕾安會這麼問,是因為他們四周還環著一大堆我弄出來的魔法,根本寸步難行。

暴風朝我投來詢問的眼神。

雖說我對這位女性還有些摸不著頭緒,但只要他們不出手,我也沒有理由繼續對他們擺出攻擊姿態,所以我一個揮手撤下了所有魔法。

「這麼問雖然有些冒昧,不過那些相逆屬性的法術是你一人施展的?」沒有馬上離開,洢蕾安微微皺起了眉看著我問道。

畢竟風刃和雷電就算了,火球和冰術可是完全相反的能力,能夠同時使用並不是簡單的事情……這些是教皇以前告訴我的魔法知識。

「這對我來說不難。」我笑笑地回道。

「……原來如此,看來我們確實低估你們。」洢蕾安勾起了別有深意的笑。

但他們沒再採取什麼舉動,只是又多看了暴風幾眼後轉身離開。

太好了,這下暴風的身世問題就解決了……才怪!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