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三十七章★

「暴風,之後他們拿資料過來時,記得讓我一起看。」需要釐清的事情仍舊多得不勝枚舉。

「好。」暴風點點頭。

「要去找其他人嗎?」收回弓箭,從「好恐怖的人」變回「好人」的綠葉問道。

「我們先去說好的集合地點等吧!」我瞄了一眼手上的手錶說。

在和剛才帶海妖精們過來的白袍打過招呼後,我們直接離開會客室。

先前來公會的時候,被帶著走了好幾次,所以我也摸清楚這棟建築物大半的結構,就算不請人帶路,我也不會走錯路。

「等等……」在我們繞過前面的轉角前,我忽然停下腳步,然後示意要身後的人都停下來,並且比了個噤聲的動作。

大家果然都安靜了下來,因為這條走廊正巧沒人,我們突然停下也沒有引來多餘的注意。

接著我們聽到轉角的不遠處傳來對話的聲音,其中一個聲音的主人還是我們認識的人。

「大哥,你家蘄克亞都不在意了,你就別一直掛著這種臉吧!」一個我們沒有聽過的聲音說道,我是不在意對方的身分,但他貌似提到了烈火這世的名字。

「我還以為自己很了解這個兒子,昨天聽了米可蕥的話後,我真應該好好反省。」這聲音我就很熟了,因為那是烈火父親的聲音。

啊!他指的大概是米可蕥昨天那番有關烈火小時候的話吧!

「也不能怪你,畢竟小蕥也說蘄克亞有隱瞞。」從對話內容聽起來應該是烈火叔叔的人說道:「何況這也是因為他有前世的記憶。」

這樣看來,這個人可能是米可蕥的父親?

糟糕,總覺得他們現在聊的事情應該是某種隱私,我們再這樣聽下去真的好嗎?

不等我猶豫完,烈火的父親嘆口氣接著說:「我知道。這事當年鬧得不小,我曉得這不是他的問題,也明白他就算有過去的記憶依舊是我兒子,當年族長問我要不要乾脆將他的記憶封起來時,我雖然在判斷那些記憶不會造成蘄克亞的混亂後,故作灑脫地拒絕了……但不可否認我其實比自己想像中的介意,何況那死小鬼又因為前世的個性,不喜歡學習鳳凰族最拿手的治療術,我也因此很討厭他那好似從上輩子帶來的戰鬥能力。」

等等!我怎麼好像聽見了某件很嚴重的事情!

沒想到當年鳳凰族居然想過要把烈火的記憶封起來!!

光明神保佑啊!幸好沒有!

「主要還是因為他總好似沒放下過去的事情吧?」烈火的叔叔笑笑地接話道:「明明已經擁有全新的生命卻彷彿還一直惦念著過往,就像是沒把此世的家人和朋友放在心上,只是無奈地接受命運的安排……身為關心他的長輩,多少還是讓人覺得不甘心,我想你也是因為不服輸才決定不封住他的記憶吧!無論如何,都想要這樣的兒子承認你是他的父親、我們是他的族人。」

胡扯!

雖然烈火的確很掛念我們這些兄弟,他現在也的確把我們擺在第一位,但如果他真沒把鳳凰族放在心上的話,他昨天發現醫療班出事時就不會衝第一個,之後也不會因為三頭犬的事情對刃金暴跳了!

「不,他有把我們放在心上。」烈火的父親淡淡地說:「那小鬼一直都有把我們、把整個鳳凰族放在心上,就像米可蕥昨天提到的,他是為了幫上忙才努力去學習怎麼關袍級。」

「……我還以為那只是他在磨練自己前世的能力。」烈火的叔叔沉默了幾秒才說:「現在仔細想想,那些鎖人用的法術,他好像花了不少時間才學會。」

「其實那小鬼很努力,昨天我越想越不對,然後跑去向越見求證,你還記得三年前,他母親在某次支援任務裡中了劇毒嗎?那毒需要很罕見的藥草才能治好。」

「那藥草不是越見帶人去採的嗎?」

「是,但越見帶的人包括蘄克亞,是那小鬼自己堅持要去,越見還無奈地告訴我,能拿到藥草主要還是蘄克亞差點連命都賭上去才搶到,只是那孩子不讓他和隨行的族人告訴我。」雖然看不見表情,不過光用聽的就覺得烈火的父親與其說是哀怨到快飄鬼火了,不如說是很想衝去掐烈火,「而且米可蕥說的對,他的劍術雖然是從上輩子帶來,但能夠那麼強也是自己這世努力的結果,甚至他也的確拼命學習不少鳳凰族的法術,例如我們的『淨化之火』,那明明是我親自教他的,但我卻總是忽略這點,那死小鬼又很少表現給我看!」

「……原來如此,你們還真是父子。」烈火的叔叔突然笑了。

「什麼意思?」

「你因為要讓他自己承認此生的一切而故意不去封住他的記憶,他也由於要讓我們這些家人自己去察覺並且承認他的確把我們當作親人,而刻意什麼都不說。」烈火的叔叔語氣非常無奈,「難怪除了家族以外的其他藍袍跟他關係都很好,大概只有我們當局者迷吧!」

「而且我還是最執迷不悟的那個人。」烈火的父親苦笑了一下,然後他們兩個的聲音逐漸拉遠,「總覺得要跟他道歉才行,不過那死小鬼表現得根本不在意這事,我剛才跟他提起時,那小鬼居然露出一臉彷彿在問『你在說什麼』的表情,我都搞不清楚他是裝傻還是真的傻……」

等到他們走遠後,我回過身,對綠葉問道:「綠葉,你母親和族人知道你有前世記憶嗎?」

「不知道,我不敢讓他們知道。」綠葉搖搖頭。

「是嗎……」

「太陽,你在想什麼?」審判冷靜地問。

「沒在想什麼,只是在反省。」我淡淡地說。

「因為我們至今為止,都沒有好好在過現在的生活。」白雲直接將我的心聲說了出來。

「什麼意思?」暴風疑惑地問。

「剛開始接觸人群的你和寒冰先不提,但我們幾人一直有意無意和周遭的人保持距離,完全沒有融入這個世界的打算。」我嘆口氣說。

身體裡頭被關著超格的靈魂,我們既不可能也不願意融入周遭。

到目前為止,我所有的日子都是得過且過,找到審判後,我所有的重心都擺在十二聖騎士身上,即使是現在也一樣,但這是不是代表,我一直沒有關注此生所遭遇的人事物呢?

我有點佩服烈火了,比起我這種彎彎拐拐,他一直是我們之中最單純的人,想的也比較單純吧!

若沒聽到烈火的父親和叔叔那麼說,我想自己也不會站在身旁的人的立場去思考。

我到我奶奶過世時,都沒有前世記憶的事情告訴她,哪怕她是養育我長大的恩人,一直陪伴在孤單的我的身邊,哪怕我因為寂寞而突然發火或者無理取鬧時,她也從未生氣,只是拼命想辦法哄我開心。

「太陽,你最大的缺點除了常常一個人去做危險的事情之外,就是一直以來都想得太多。」審判沒好氣地說道,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彈了我的額頭。

「什麼啊!」莫名其妙被彈額頭的我很無辜地看著他。

「以你的情形來說,根本不可能告訴任何人吧?畢竟這裡是守世界,他們對於這種非科學的事物接受度比較大,但在原世界說出來的話,我們有很大的機率會被送進療養院。」審判的語氣一如平時那般沉穩,讓人下意識感到信服。

呃……這麼說好像也是。

「而且我們也並非真的不在意此生所相遇的人,你不也多了個『死對頭』嗎?」審判彷彿天外飛來一筆地問道。

「……誰跟他是死對頭!」花了兩秒才意識到審判在說誰,我馬上惱羞成怒地喊道。

「那就是朋友?」審判反問。

「才不是!」我一秒反駁道。

「太陽,『他』也是你此生認識的人,而且才剛認識沒多久,但我覺得你對他的反應,似乎怎麼樣都不能用『不在意』來形容吧?」審判似笑非笑地說。

「……誰在意他了!」雖然知道自己的反應怎麼樣也稱不上平淡,但我依舊否認到底!

眼前的幾人一起賞了我一個大白眼,甚至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在嘴硬。

嗚嗚!不管怎麼樣我絕不承認我跟一個小鬼頭是死對頭!

因為承認不就代表我也是個小鬼嘛!

我們很順利地全員集合,然後準備回家。

其他人也沒有遇上問題,而且寒冰還順便陪堅石聯絡了族人,告知他們堅石要到外面世界的學校念書。

聽說龍族避世而居的程度遠高過精靈族,所以堅石也很少接觸外面的世界,當然更不用提念書什麼的。

再者就是,龍族的生育率實在只比天使高上那麼一點,又因為龍的稀少和價值,所以很容易被轉著不良念頭的傢伙盯上,種種原因加下來,龍族非常討厭未成年的孩子到外面的世界行走。

但堅石的立場和一般龍族不同,因為他也是混血的,而且以原世界的生物課本來看,他還不是一般人類對龍族印象的卵生,而是卵胎生……

「見鬼!龍要怎麼卵胎生?」大地愕然地問,連生活在守世界的他聽到這件事都驚嚇了,我想堅石的情況在守世界來說應該也不常見。

順便一提,現在是晚飯時間,堅石也是一直到回家後才把自己的詳細情況告知我們,因為這次去一趟醫療班時,他除了去做定期的檢查外,還連絡了族人表達留在外面世界的意願。

「我的父親是龍族,母親卻是妖精族,當初母親懷孕時,腹中我的型態並非一般胎兒,而是龍族的蛋。」堅石用著有些困窘的表情解釋道。

『……』

「但在母親還懷著我時,我們的部落遭到狩獵者攻擊,聽說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母親被……當時的兄長別無選擇,他搶在母親的身體還有餘溫的情況下,拿刀剖開母親的腹部,並且將還在蛋裡的我給取出,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晚了很多才孵化,但身體卻沒有在蛋裡成長完成。」堅石露出淡淡的哀傷神色。

這樣來說,堅石你到底算不算是早產兒?提前離開母體,但卻延後孵化……

算了!這個現在不重要!重點是,怎麼堅石的情況也是被人襲擊!?

暴風是因為部落被外族襲擊所以才流落在外,堅石也是因為部落被攻擊,所以才提前離開母親的子宮……

「我還是頭一次聽說龍族的混血兒。」綠葉露出遲疑的神色開口說道:「我記得龍族很排斥外人。」

「他們非常討厭外人。」堅石點點頭,他的表情依舊平淡,但語氣裡有著藏不住的悲傷,「所以母親和兄長一直居住在部落的最外圍,在母親過世後,我和兄長也一直住在那裡。」

雖然堅石沒有明講,但在場的人也是大風大雨走過來的,就算他刻意不去提到,我們也猜得出堅石的母親那時之所以會受到攻擊,甚至在受傷後來不及搶救,恐怕也是因為遭到龍族的排擠吧!

「你的父親呢?」刃金皺著眉頭問道。

他才剛開口就被我們賞了一堆白眼,連平常已經算是死腦筋的羅蘭都直接在桌下踢他一腳,要他閉嘴。

這種事情如果堅石自己不提,照理說我們也不該白目去問,就算我們是從前世到現在的好夥伴,也不代表什麼私事和秘密都要讓對方知道,十二聖騎士的第二守則就是要尊重彼此的隱私權啊!

雖然我們現在因為要了解每個人的身世,所必須對彼此做基本的詢問,不過除了血緣以及可能有問題的身家背景之外的事情,能不多問通常我們也不會追根究底地問下去!

有不是打算要結姻親,人家的家事不要探問太多!況且堅石明擺著有各種隱情啊!

「……父親成為鬼族了。」堅石在安靜了幾秒後,忽然說出讓我們目瞪口呆的答覆。

發表留言